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九元天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承诺

九元天界 夜深明月 2017 2020.09.18 05:42

  “错了,重新再来。”

  “不对,双脚步伐迈的太开。”

  “又错了,同一个地方错两次,就你这样不用心,怎么学,怎么练?”

  “还是错,把心法给我重新背一遍。”

  ……

  严谨的怒喝声不断从二长老的院子里传来,路过的人,无不惊叹,加上院门紧闭,看不到院子里的情况,纷纷猜测。

  尤其是年轻一辈,无不立马跑开,恨不得离的越远越好,二长老在林家是出了名的严谨,冷酷,被他调教的小辈们,皆是叫苦连天。

  这两年,由于家族事物过于繁忙,林锋基本上不会再管小辈们的修炼,着实让他们兴奋了好久,大有一种受尽压迫的奴隶,翻身过好日子的感觉。

  然而今天突然再次听到二长老调教的声音,一种好日子到头的苦难感直击他们的心灵。

  这个消息很快就在林家传开了,小辈们顿时人人自危,躲进房间,不敢出门。

  时间很快来到傍晚时分。

  二长老坐在石凳上,手里拿着风游步的秘籍,时不时品一口茶,很是惬意。

  林阳站在不远处,整个人做出一副向前冲刺时猛然转身变换方位的动作,看起来很是滑稽。

  左腿弯曲,右腿斜向前半步,加上身体朝侧边倾斜,双手各提着十斤铁块,头上还顶着一只碗,碗里装着九成的水。

  林阳紧咬着牙关,汗水顺着脸颊,发丝滴落在地上,整个人在不断颤抖着。

  碗里的水不断摇晃,林阳用尽全力,使水不慌出碗内。

  “记住了吗?”林锋问道。

  “记…住…了”林阳一字一顿咬着牙说道。

  “这个地方,你一共错了十一次,所以,我罚你立定一个半时辰,倘若再错,时间加倍,明白了吗?”

  “明…白…了”

  林阳感觉自己已经快到极限了,若不是他的身体素质不错,否则早就坚持不住了。

  “好了,放下来吧!”

  林锋这句话在林阳耳边,仿佛天籁之音一般。

  双手一松,铁块嘭嘭落在地面上,整个人向后一倒,瘫在地上大口喘气。

  “小阳子,碗碎了哦……”林锋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林阳艰难转过头来,脖子上传出骨头碰撞的咔咔声。

  林阳哭丧着脸,说道:“锋爷爷,不带这样的行吗?”

  “明天我赔您百八十个的,就不要在意这个了吧!”

  林锋摇着头说道:“这是规矩,不能改,明天来的时候自觉点。”

  看着林阳那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林锋说道:“若是明天这部武学能给我一点惊喜的话,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林阳此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家族里的小辈们都这么惧怕林锋了,这种堪比魔鬼一般的训练,简直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林阳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心里暗自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来请教林锋了。

  林阳一瘸一拐的往自己院子走去,在夕阳下,林阳的样子看上去狼狈极了。

  ……

  轻轻推开院门,林阳顿时怔住了,苏渃雪背对着他,正用心打理着她弄的小花圃,夕阳撒在她身上,为她添上一份金色的光华。

  这一刻,苏渃雪好像变成了一道光,照进了林阳的心。

  听到身后传来声响,苏渃雪停下动作,转过身,看了林阳一眼,露出惊讶的神色。

  林阳此时几乎大半个身子都靠在门上,汗水打湿了他的头发和衣服,看上去很是狼狈。

  苏渃雪没有多问,反而说道:“那天是我不对,我听人说了,那个暖池是林伯伯为你打造的,没有征问过你的意见,就私自使用了。”

  林阳愣了一下,他实在是没想过,苏渃雪会这么说,其实林阳心里早就准备好,接受苏渃雪的各种谩骂和讨厌。

  林阳忽然有些明白了,这种寄人篱下,要看别人脸色的日子,并不是那么轻松,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女孩子。

  想到这里,林阳有些心疼,苏渃雪从小生活在苏家,即便是遭受各种白眼,但至少不会有那种寄人篱下的无助感。

  林阳叹了一口气,慢慢走到苏渃雪面前,十分郑重的说了一声对不起。

  苏渃雪看着眼前这个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十分认真跟自己道歉的模样,心中不知为何,有些慌乱起来。

  紧接着林阳继续说道:“往后那个暖池就归你使用了,明天我去找人再重新布置下,让它更隐秘一点。”

  “还有啊!以后在林家,谁要是敢说你坏话,给你脸色看的话,就跟我说,我林阳第一个饶不了他。”

  听着林阳说着承诺的话,苏渃雪心里顿时心乱如麻,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咕……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两人瞬间各自后退了一步。

  林阳十分尴尬,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挠着头。

  看着林阳傻傻的模样,苏渃雪忍不住掩嘴轻笑起来。

  苏渃雪跑进屋内,拿来一块毛巾,眼神朝着屋后使了个眼色,随后跑出院子。

  林阳低头看着手里的毛巾,心里瞬间觉得,有这么一个人有时候感觉还挺不错的。

  在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之后,林阳穿好衣服,走进房间时,一阵饭香味飘进鼻尖,林阳顿时感觉口水直流。

  房间里,苏渃雪坐在桌前,桌上摆好了饭食,看到林阳过来,苏渃雪盛好米饭,放到林阳面前。

  林阳低声说了句谢谢,捧着碗,大口大口的扒饭,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

  苏渃雪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两人之间的关系,在这一刻瞬间拉近许多。

  饭后,苏渃雪伸手收拾碗筷,林阳想帮忙,却被苏渃雪笑着拒绝。

  大病初愈后的这两年里,林阳这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林家小辈中,不管是不是直系,都不会有人来照顾身活起居,这也是为了以防他们心生安逸和享受。

  林阳摇了摇头,将这些心思压下,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武学问题,一想到明天自己要面临的惩罚,心里就有些毛骨悚然。

  林阳想都没想,撒腿就往院子空地跑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