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玄界登仙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朱雀传承

玄界登仙录 入梦自知 2539 2018.09.14 22:10

  待站在花苞面前,苏源缓缓停下,此时距离甚近,呼吸声也听得清楚,确实是这花苞中发出。

  苏源确定后,有些谨慎的向上漂浮,同时低头向花苞中心望去。

  只见一个白袍青年,此时正四仰八叉地躺在花心之上,双目紧闭,呼呼大睡,看着水着极其香甜的样子。

  正是景徐吟,苏源见状,好气又好笑地摇了摇头,正待出声将他叫醒,忽的有些不平衡。景徐吟多半也得了一朵花苞的传承,然而却舒爽的在这里睡得鼾声连连。自己却先是在湖中被互不相让的两股真火一番折磨,而后长出朱雀翼时还受了这么大的罪。

  “同样受了传承,他就这么爽?不行,这样我很不爽。”苏源此刻看向景徐吟的目光,有些不忿起来。

  忽的眉尖一动,有些兴奋的坏笑起来。闭眼默念灵诀,片刻后手中开始缓缓凝聚出一团水球,而后虽然在这火属性气息极为强烈的空间中,苏源仍是竭力使出冰系法术,将这团水球硬生生凝成了一颗雪球。

  只是雪球刚刚凝成,在这温热的空气中便有了溶化之势。苏源略一思索,挥手一道灵光将雪球包裹,隔绝了外界的温热。

  下一刻,在无声的坏笑中,这颗雪球缓缓升起,靠近景徐吟,并径直划入景徐吟胸口的衣襟中。

  苏源抬手一指,雪球表面的灵光瞬间消失。强忍着笑,下一刻,苏源快速伸手捂住了双耳。

  “哇!”

  震耳欲聋的叫喊声猛地传出,景徐吟猛然睁开双眼,快速坐起,拍打着胸前。

  此时苏源徐徐靠近,面上一本正经,装作睡眼惺忪,刚刚睡醒的样子:“景师兄,你这是怎么了?”

  景徐吟面色还有些懵懂,急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忽然觉得胸前一凉就醒来了……”下一刻他发觉苏源定格在自己身前的目光,也跟着目光看去,忽的脸皮一抖,下半句也咽了回去。

  此刻坐在花心上的景徐吟双腿平平放着,双腿之间,一条如蛇般的清水,自他衣衫中渗了出来。

  在景徐吟惊恐且不敢置信的目光中,这道水流还流了一尺,方才缓缓下渗。

  场面陷入一阵尴尬的寂静。

  “诶?他当成尿了?”

  “哈哈哈,正好涮他一顿。”

  苏源此刻心中已笑的打滚,面上却一本正经,看向面部剧烈抽搐的景徐吟,轻咳一声:“景师兄,你这……你先收拾一下,我这就回避。”

  景徐吟此刻面红如血,急急大喊:“苏师兄,这个不是……不是我尿床啊,这水是从我胸口流下去的,不信你看我现在胸口还有水渍的。”语罢竟不顾三七二十一地伸手撩起衣袍。

  苏源又轻咳一声:“景师兄不必如此,为兄自然是相信你的。”

  景徐吟如看到救星一般仰起头,感动的正要开口,苏源却继续说道:

  “没事,尿床也没什么丢人的。今日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为兄绝不外传。”语罢不顾景徐吟大张的嘴,快速向前飞遁而去,风中只留下一句话:“我在前面三百丈等你,收拾完了咱们一起去找朱雀前辈。”

  景徐吟木然盯着苏源缓缓向前飞去的身影,隐约看到苏源肩头还有些窃笑时发出的抖动。此刻低头看看自己双腿间的水痕,欲哭无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景徐吟心头无声的呐喊。

  ……

  苏源立于三百丈外的空中,脚踩祥云,终是忍不住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就差在空中打滚。

  半晌后才止住笑容,回头看景徐吟还未飞来,又是忍不住笑出声。只是此刻忽的想起背后的翅膀。

  “嗯……还得想办法把它收起来,不然岂不是会被人当成怪物。”苏源眉头微皱。缓缓闭上双眼。

  这时凝聚灵力传入羽翼,神念向羽翼发出回收的命令。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那伸展开来足有一丈的双翼缓缓自中段折回,弯曲着贴合在一起,再一点点地缩回苏源肩胛骨里。

  苏源只觉得背后有些发烫,倒没有什么疼痛。片刻后,苏源感受到背后一轻,翅膀好像已完全收回体内,此时只觉得后背的筋骨处有些温热,提醒着自己羽翼的存在。

  苏源还有些不放心,由于伸手摸不到肩胛骨,便挥手凝成了一面水镜,水镜缓缓飞到自己身后,借着反射的余光,苏源清楚的看到,那朱雀之翼已完全收回了体内,但两侧肩胛骨的表皮上,竟然多出了一对巴掌大小的红色羽翼纹身。

  “这就是那羽翼所在吗?”苏源心中闪过这个念头,体内灵力随着心念而动,缓缓地输进背后的纹身之中。

  接收到灵力,那赤红的纹身即刻释放出浓郁的红色光芒,径直变化成了光质的翅膀,并且苏源又一次感受到背后发痒,那种有东西要钻出来的感觉。心知再注入灵力,朱雀之翼想来又会钻出来,此时心定了下来,撤掉灵力,光质的翅膀便快速消散。

  此时前方遥遥飞来一道火红遁光,片刻便飞到了苏源面前,遁光中是那朱雀化成的中年人凤煌,此刻正有些诧异地上下打量着苏源。

  “你……接受到传承了?怎么会这么快?”

  苏源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前辈,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一觉醒来,身后就长出了一对朱雀之翼,应该是接受了传承吧。”

  “什么!”凤煌面露惊色,喉头猛地吞咽了一下,稳重的气度荡然无存。此刻面露奇光地打量着苏源,忽的开口:“你将翅膀释放出来,让我看看。”

  苏源依言照做,凤煌看着羽翼,前前后后的打量了许久,低着头,默不作声。

  看在苏源眼里,倒像是收了很大打击一样。心头忐忑,正不知道说什么。却见凤煌抬起头,爽朗的一笑,似是将方才的些许情绪一扫而空:“方才我有些震惊,失礼了,苏道友。”

  苏源听闻道友的称呼,直直一愣,正要开口,凤煌却摆摆手:“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现下你叫我前辈自是没错。但你既然得到那一位的传承,那将来迈入炼神之阶也便有了希望。此刻便不必过于拘礼了。”

  苏源虽然听到解释,但忽的让自己与凤煌平辈相称,还是做不到。正打算询问萧萧的状况,此时景徐吟却飞了过来。面色仍有些涨红,有些局促地看了一眼苏源,躬身向凤煌一礼。

  凤煌伫立不动,上下看了景徐吟一眼,喟叹道:“看来你是得到了叱目神光的传承,你爹拿那东西为你交换一次机会,也算没白费。”

  景徐吟面色恭谨,点头称是。

  凤煌又转头看向苏源:“那小丫头此刻正在感悟天地元气,你跟景小子既然得到了传承,就先离开罢。此刻距离七日之约还有三日,三日后,来朱雀谷接人便是。”语罢一挥袖袍。一旁的空间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红色灵纹,下一刻忽的化成了混沌状的粘稠光晕。

  苏源见此,与景徐吟对视一眼,低头称是,便钻了进去。

  只是进入之后,他看了一旁面目淡然的凤煌一眼,终是说了一句:

  “多谢……前辈。”

  凤煌听到最后的前辈二字,眉宇微不可查地动了一下,挥手将空间之门关闭,嘴角终是漾起一丝微笑,随即隐去。

  转身向来路飞去,风中只留下几声轻微的呢喃:

  “朱雀之翼……好幸运的小子,竟能得到远祖的真血。若有朝一日能化身朱雀之体……”

  “那其实……也算是我的族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