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大秦从吞长生药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大秦从吞长生药开始

泼凉墨水

  • 仙侠

    类型
  • 2021.04.30上架
  • 1.81

    连载(字)

25位书友共同开启《大秦从吞长生药开始》的仙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齐云山下(新人新书求收藏~)

大秦从吞长生药开始 泼凉墨水 1881 2021.04.30 12:12

  寒风呼啸,冬日里天色并不明亮。

  昏暗天幕中,寥落几颗星子点缀着灰白色的天空,地平线尽头上,半轮红日正缓慢地升起。

  大秦,颍川郡,齐云山下某间小院里。

  薄薄的积雪映着朝阳,分外刺眼,一名少年用手擦去小院灶台上的积雪,对着灶口添了把干柴。

  一个寒夜过去还留有一丝热度的灶火,在得到新生命力后,很快便重新炽热起来。

  宁净朝着陶锅里舀了两勺清水。

  趁着灶火旺盛,宁净走到小院正中的水井前边,麻溜地转动着井轱辘,重新打了半缸井水。

  用这略带暖意的井水,洗了个脸,睡意和疲倦顿时消失。

  他抬头看着露出半边天的太阳,掐算时间,便开始往已经沸腾咕噜的陶锅里下黍米,准备为自己和屋里那家伙,煮上半锅香喷喷的黍米粥。

  尽管那家伙不见得会去吃这分搓来之食,但作为主人家哪有让客人饿肚子的道理?

  秉着这朴素的信仰,宁净把米缸里仅剩的半碗黍米添进了陶锅。

  黍米是一种广泛种植于荆州,郢州及江北地区的谷物,其苗如芦,而异于粟,粒亦大。

  秦国先民取其果实,去其谷壳,留其粒以做资粮,又因其生长快,产量颇丰的缘故,不到百年时间便已成为大秦百姓重要的主食。

  不多时,陶锅里滚烫的黍米粥升起袅袅白雾,这些雾气迎着冬日晨风渐渐散去又缓慢升起。

  “苏公子,起来喝粥了!”宁净端着陶碗,对着屋里喊到。

  在大秦,公子一般是用来称呼公侯之子的,一般人不能轻易使用,能用者比如上郡监督军队的公子高,比如镇守北地数万魔种的公子乐,再比如前年被贬幽州牧羊的公子澈……

  宁净倒是没想太多,叫那家伙公子,纯粹是一时想不出合适的称呼,而且看他一身华服,气质出尘,倒是当得起这声公子。

  “有劳了”,声如磬玉,一个人影缓慢走出小屋。

  他身穿黑色华服,在无人伺候左右时,竟也能穿得一丝不苟,腰间那枚白玉璧,更衬得整个人的气质更上一层楼。

  宁净愣了,后世所说,“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得大概便是如此。

  “无需多礼,叫我赢苏便好,”被人叫做公子,赢苏很是不习惯,这会让他想起某位兄长,想起一些不愉快地过往。

  “赢苏,赢苏,公子扶苏?”宁净在心中暗自推测。

  没办法,赢姓在大秦实在是太过耀眼,而加“苏”这个字,更容易让人联想到传说中的那位。

  赢苏倒是一点也不客气,自己拿个陶碗舀了满满一大碗米粥。他吹散陶碗上新生的白雾,小心翼翼地喝着滚烫的黍米粥,时不时伸出筷子,学着宁净,蜻蜓点水般沾一下放在灶台上的小碟卤水。

  黍米粥就着卤水,这便是一日的开始。

  ……

  ……

  赢苏只是借宿一晚,所以吃过粥后便回到小屋,便将放在席上那件染血的白衫收拾好,然后拿起桌案上那面磨到快看不清人影的铜镜,照了照,明眸露出一丝极其复杂的神色。

  他端倪良久,开始对着镜子整理着装。

  许久之后,镜子里的他笑了笑。

  这丝淡淡的笑意并不是因为穿着这身服饰形象好,气质佳,而是他满意于自己穿得很标准,没有任何纰漏。

  袖口与下摆的松紧恰到好处,腰间那枚代表其身份的白玉,也很自然地垂下。

  整个人看起来一丝不苟,就算是遇到最严苛的大秦司仪,想来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将铜镜放回桌案上,并留下五枚秦半两,赢苏走出小院和宁净告别。

  他准备上山。

  上齐云山。

  ……

  ……

  就像很多小说故事里面描绘那样,一座风光秀丽的大山,总会被某一势力占居,尽享所有风光,外人不能轻易进入,美名其曰开宗立派。

  齐云山脉是一座盘桓于颖川,琅琊,巨鹿,三郡之间的庞大山脉,其占地极广,境内更有奇峰怪石,悬崖飞瀑,峭谷密洞。

  这样一座集天地灵秀,日月昭华的宝地上,自然也有一个宗门。

  一个在颍川郡,乃至在整个大秦都能排进前三甲的庞然大物---齐云剑宗。

  秦国之所以能灭吞并中原六国,建立超越时代,颠覆前人想象力的大秦帝国,很大程度上都归功于国内极致鼎盛的修行宗门。

  奋六世之余烈,扫平六国。

  皇帝陛下听从丞相李斯的建议,将天下划分为三十六郡,在各郡间设立无数修行机构,称为“痒学”。

  那些原本的修行宗派在这样宽松政令下,发光发热,发扬光大,为大秦帝国源源不断地输送新鲜血液。

  而原本属于六国的练气士,也纷纷加入到各地痒学,或者回归宗派,一时间修行之道,在整个大秦帝国花开遍地。

  这时候,日头已经完全出来了,天光大亮。

  齐云山崎岖山道上,堆积大半个冬天的白雪,在日光照耀下,愈发明亮刺眼。

  赢苏眯着眼走在这条上山的道上,偶尔会遇到剑宗弟子,尽管双方不认识,但在看到赢苏腰间的那块玉壁后,后者还是会很懂事的见礼。

  这些人都是剑宗外门弟子,是没有资格居住在山上,只能在山脚下建个院子,亦或是在临近小镇上另寻住处。

  ……

  ……

  山脚下的某间小院子里,宁净看着见底的米缸有些发愁。

  他不是土生土长的秦人,确切说,昨日他才来到这个世界,占据这具身体。

  宁净本是一名蓝星上普通的龙套演员,昨夜他在戏组加班,因太过疲倦,窝在道具堆里不小心睡着。

  再次醒来时,稍微睁眼便看到明晃晃的大刀向他砍来。

  睡得迷糊,他下意识地喊出在全剧中唯一的台词:“大侠饶命啊!!”

  这声大侠饶命,声情并貌,将一个贪生怕死的反派角色演的活灵活现,颇有影帝之资,堪称宁净演技的巅峰——虽然他只是个跑龙套的。

  那名举刀的巨汉明显愣了愣,似乎没反应过来,随后其脖颈处竟出现一道红线,一颗头颅便从这红线处切断,像颗熟烂了的西瓜般滚落在路边。

  黑夜里,宁净有被深深震撼到。

  好快的剑!

  好大的头颅!

  杀死这名巨汉的家伙,此时却是比死人还要虚弱,赢苏脸色苍白嘴角溢着血倒在路边,不知醒着还是晕死过去。

  宁净擦干擦脸上溅到的血,看着倒在路边的神秘青年,沉默许久,他想唤醒对方询问状况,忽然间一股记忆就莫名涌进脑海。

  大秦,练气士,诸子百家,我,宁净?

  宁净瞬间秒懂,感情自己穿越了。到了一个疑似中国古代秦朝的时空——这里有练气士,有诸子百家,有大秦铁骑,还有各种匪夷所思,难以想象的事物……

  而那名年轻人并不是坏人,相反还救了他一命。

  按着依稀的记忆,宁净把那昏迷中的赢苏带回自己的家,好生照料。

  ……

  赢苏一大早就离开了小院,身体仿佛并没有大碍,昨晚还像个快死的人一样,结果第二天就活蹦乱跳,食欲还那么好,喝了大半锅粥。

  宁净此时所面临最大的危机就是断粮,这具身体原主人居住在齐云山下,并不代表他此时就是个前途无量的剑宗练气士,而只是他家恰巧便在此地,仅此而已。

  回到屋里,宁净很快便发现桌上赢苏留下的五枚秦半两,愣了愣,然后将那五枚秦半两细心收入囊中。

  或许在这个世界搞个农家乐,专门用来招待练气士,也不失为一条活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