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大秦从吞长生药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黑心(新人新书求收藏~)

大秦从吞长生药开始 泼凉墨水 2205 2021.05.06 07:23

  酒肆店面不大,其后厨却是超出一般的规格,十七八尺见方,占两三个人并不拥挤,甚至还很宽敞。

  在盘下这间酒肆时,陈野特意对后厨扩建了一番,为的就是把这里改造成一间密室,好不影响到其他客人。

  毕竟在台前打架,损害的是自己的利益。

  打破几个桌椅陶罐也就罢了,伤了和气人心散去,店里生意也就难做了。

  “爷不管你是谁,但你最好老实把账结清,不然别怪爷不客气。”

  到了后厨陈野便不在掩饰,凝真境练气士的气息骤然间爆发,空气仿佛也随之变沉许多。

  “如果价格合适,我们当然愿意付钱。”宁净不惧道:“可你将廉价的兽肉当成牛肉出售,视秦律为粪土,这钱我确实给不得。”

  陈野笑了,眼前这个少年似乎不清楚自己所面临的情况,还天真地在这砍起价。

  “五个大子,少一个子我便卸你一条腿,不够的让那小女娃替你还。”

  宁净有些无奈,他好说歹说又不是吃霸王餐,只是付应当付的那份,但胖子却这般威胁,难道秦律在修行者面前只是坨臭狗屎嘛?

  “你就不怕我出去报官?”

  陈野有些不屑,说道:“结清账目,你去尽管报官。”

  他并不是不把秦律不放在眼里,相反很是重视,所以每次下手后都将证据处理干净,官府那边找不到证据自然没话说。

  话到这里便是没得谈了,宁净此时希望小姑娘动手能够轻点,万一砸坏什么大件,他那点积蓄真不一定够赔。

  ……

  噼里啪啦,宽敞厨房里瓶瓶罐罐的东西碎了一地。

  陈野一脸惊恐地看着那个小姑娘。

  方才他悍然出手,想先卸掉少年的一条胳膊,好让其吃到苦头后乖乖付钱——至于为什么不卸腿?

  那是钱不够时再卸的,此时卸了可不符合他的审美。

  就在他以为要得手的瞬间。

  陈野心中突然泛起巨大的恐惧,慌忙后掠,顾不得身后装满瓶罐的橱柜,下一刻便与橱柜亲密接触,撞得满地碎片。

  他的判断是对的,因为在他原来站的地面上出现一道二尺长的剑痕。

  一道足以把他斩成两半的恐怖刀意。

  百里溪略带遗憾:“还以为你躲不开呢。”

  剑宗师长给她下的任务是保护宁净一段时间,方才她从那黑心店家身上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目标正是宁净。

  于是她出了剑,斩下那一刀!

  ……

  对的,百里溪用的是正是刀法。

  在她眼里,对付一个不入流的练气士,哪需要考虑用什么手段,向来怎么直接怎么来。

  刀道便是最直接,最霸道,且最有效的手段。

  一刀下去,鬼神避易!

  更何况区区一个凝真境的练气士,于是画面有了开头的一幕。

  陈野一阵后怕,要是反应慢上一分,怕不是已经成为小姑娘的剑下亡魂。

  他不想收那笔钱了。

  有些钱赚不得,有些人他惹不起。

  ……

  陈野眼里满是后怕的神情,他从瓦片堆里站起来,说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能斩出那恐怖一刀,小姑娘的境界实力明显是比他强上太多,甚至可能是聚气境!远不是他凝真境可以战胜,这之间相差一个大境界。

  宁净耸耸肩,一脸无辜,不晓得说什么。

  总不能告诉对方,他其实是隔壁村的某某村民,想要报仇,尽管过去找我吧。

  一来他打不过,二来他不知道小姑娘能陪他多久。

  “我叫百里溪,百里家的百里,山间有条小溪的溪。”小姑娘亮出自家来历,“不服,你随时可去剑宗找我,哦,对了,这家伙我由罩着。”

  百里溪指着一旁吃瓜的宁净,说道:“下次你若是想找他麻烦,我的剑可不会再偏了!”

  陈野站起身来,抖了抖身上的尘土,说道:“晚辈陈野,见过百里师叔。”

  他终于想起这小姑娘是谁了,齐云剑宗百年间最惊艳的天才。

  传闻其七岁修道,九岁凝真。

  朝入归元,夕问道。

  现今是天下最年轻的大修行者——百里溪。

  按辈分,他这声师叔叫的不亏。

  “晚辈早些时日也在剑宗修行,算起来,是百里师叔你的师侄儿,真是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

  胖子一脸谄媚,对被赶下山去的那段过往只字不提,按他以往的做法那般,打不过便加入。

  “谁跟你这奸商是一家人?”百里溪眼神厌憎道。

  她只是跟着宁净来吃顿饭,却没想到遇到这种糟心事,不光吃的牛肉是假的,还被这黑心胖子好生一顿威胁,说什么钱不够就要打断宁净的腿,再不够还要打断她的腿?!

  所以她刚才出手是带着点杀意。

  胖子尴尬一笑,捡起碎片堆里的小算盘,拨动起来:“师叔和这位前辈,一共吃了四斤牛肉,这顿晚辈请了,再给一百铢茶水钱当是见面礼。”

  在大秦一枚秦半两约等于25铢钱,100铢便是4枚秦半两,这还真只是茶水钱。

  宁净从未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心里也是膈应:“茶水钱什么的就免了,饭钱我也会好好付。”

  在他眼里,吃饭买单,天经地义,他只是不想被人当成冤大头,更看不惯胖子挂羊头卖狗肉,欺弱怕硬的行为。

  最终宁净付了两大枚秦半两,算是以正常价格结的账,这事就此揭过。

  ……

  带着小姑娘回到山下那间有些破烂的小屋,宁净一脸疲惫地躺在床上。

  看着屋顶破洞透过的天光,他回忆起酒肆里那场短暂而激烈的战斗。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真难,随便一间酒肆老板就是修行者,要是身边没有小姑娘,他只能乖乖认栽,甚至真的就被那胖子卸掉胳膊。

  心中对修行之事的渴望愈发强烈。

  其实在大秦,练气士的数量并不泛滥。因为要想成为一名练气士是有先天条件的。

  按照先秦诸子的说法,人体四肢及其各个脏器间埋藏着无数经脉,这些遍布人体的经脉汇聚成一个极其复杂的网络,维持着人体日常的运转。

  小到一言一行,大到吃喝拉撒打架饶磕…都绕不开经脉运转。

  甚至连思维的某个跳跃,都是经脉相互牵动的结果。

  全身经脉间,又有九条脉络是先天闭塞,有人天赋异禀,偶尔通了几条脉络,再习得某样功法,就成了练气士。

  只可惜,这种人千中无一,整个大秦也才不到数十万修行者。

  他之所以产生练气士不值钱的想法,大概是这些天遇到了普通人一年都见不到的数量。

  比如神秘青年赢苏,及其派来保护他的百里溪小姑娘,酒肆里的胖老板,甚至连那倒霉堂弟宁大宝也是个修行者。

  宁净若是一心想要修行,其往后的路怕是有些不好走了。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