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大秦从吞长生药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军功(新人新书求收藏)

大秦从吞长生药开始 泼凉墨水 1953 2021.05.08 13:11

  “你真的就那么想要修行嘛?”

  百里溪小姑娘坐在床头,双手撑起身体,有些无聊地看着宁净:“修行一事讲究天赋,如果不出意外,你再看一百年《冲虚真经》也只能是个普通人。”

  宁净从床上坐起:“为什么?”

  此时他并不晓得修行最基础的理论,但圣人都曰过:“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因此他没有任何包袱地问出为什么。

  “因为有些人,天生便不可能成为练气士。”

  百里溪看着宁净,目光中带着同情:“打个比方,一个没有水的池子,就算过一万年也不可能衍化出最简单的生命。”

  “你的存在就像个没水的池子,那些生命就是练气士所掌握的灵气。”

  “可是池子如果天生没有水,那还算池子嘛?倒不如说是个土坑。”

  宁净抓住这句话里的关键,接着问道:“要怎么样让那个水池,或者说,让我先拥有衍化生命的水?”

  “人体内天生有九条经脉闭塞,我们练气士比常人幸运,至少拥有一条通畅无碍的经脉。”

  “这些通畅的经脉,就像小溪,大河,甚至同江海般源源不断地将天地灵气,输送到人体,这些灵气最终又会在人体丹田处汇聚成一个水池,一个湖,或是一片海。”

  “顺便一提,我通了九条经脉,拥有一片大海。”

  这里百里溪没有炫耀的意思,她只是在给一个修行白痴做着简单的科普。

  宁净若有所思:“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所谓的经脉凿开?”

  小姑娘白了少年一眼,:“这世间还没人能把经脉凿开而不死。”

  “人体远比你想象中脆弱,九大经脉随便有一条出现损伤,那个人便废了一半。”

  宁净想到了后世现代医学中的神经学,如果神经出现了损伤确实会有很大的问题,轻者肌肉抽搐,重者就瘫痪卧床。

  “那我该怎么办?”

  宁净撑起身子,看着小姑娘的眼,“世间那么多修行者,总不可能天生都具有修行资质,总会出现几个特立独行的家伙,打破常规。”

  “而那些人是如何做到的?”

  百里溪小姑娘有些意外,眼前这个少年比想象中要聪明,总能看到问题的关键点。

  “有人吞服丹药,强行逆天改命,将原本闭塞的经脉以药力冲开。”

  “有人修兵家绝学,气血可匹敌妖魔,攻伐之法更是天下无双,远强于通境界修行者。”小姑娘叹了口气:“只可惜这类人,很难走得更远,在军方中也才数位将军达到了杀神领域。”

  “也有人在感到修行无望后,自甘堕落,将血肉身躯供奉给妖魔,获取一时之力量,便彻底沦为魔种游荡世间。”

  百里溪看向宁净的眼睛,突然很认真说道:“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成为最后一种。”

  剑宗主要的任务就是镇压世间存在的诸多魔种,她身为宗主的亲传弟子,很明白魔种的下场是多么悲惨,无法生活在阳光中,以人类的血肉为资粮,寿元漫长,却终其一生都活在噩梦中。

  被小姑娘直视眼睛,宁净有些不习惯,眼神略微躲闪说道:“人是杂食动物,吃起来肯定非常难吃,光是这点我便接受不了,所以不会去考虑成为魔种。”

  “如此最好不过。”

  ……

  ……

  这场有关修行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因为这时,小院外来了个人。

  老里正搀扶着酸木拐杖,颤巍巍走进宁净家的小院,用拐头轻轻敲击地面,算是打了招呼。

  他来的目的很简单,是想将宁父军功过继的事宜交代一番。

  七年前,宁净的父亲,也就是百夫长宁德,死在了镇压邪祟的战斗中,其获下的军功并没有随之消逝,而是记录在地方军部的功劳账簿里。

  依照秦律,军功可由父子兄弟或是子侄继承。

  二叔当年也没去打那份军功的主意,毕竟是他兄长的命。

  身为遗孤的宁净,又因天生痴傻难当大任。

  军功过继来也只会徒增麻烦,况且军方也不会允许一个傻子滥竽充数。

  这份拿命换来的军功,便一直在功劳簿里发霉,直到宁净的穿越。

  里正从田地案中,看出宁净已开了窍,不再痴傻。

  于是在事后顺便将这事汇报给上头官员。

  上头官员觉得有利可图,又转报给了齐云县军卫所。

  有些巧合的是,此时卫所老大恰巧是宁德当年的战友。在老战友坚持下,地方军部终于点头,将这份尘封多年的军功过继问题重新提上议程。

  这件事并没有那么顺利,但颍川郡里的某个大人物,似乎对此很感兴趣,送了份手札给地方军部。

  于是这份批文一路绿灯,不到数日时间,就转到里正的手中。

  “里正大人,快里面请。”

  宁净赶忙过去搀扶老头子,生怕其被石子绊倒。

  “不用了,老朽就不进去坐了”

  里正摸了摸花白的胡须:“宁家小子,老朽今日过来给你送份大礼。”

  说着他递过那份文书。

  宁净赶紧接过,然后细细阅读,随后他看向里正的神情多了份敬畏。

  这老头无疑是个好官,切切实实在为秦人办实事。

  ....

  “你想入伍参军或是在大秦庙堂为吏,都在你一念之间。“

  老头看着宁净,劝诫道:“大秦兵卒千千万,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但宁家这脉却只有你了。”

  他看宁净年幼,其年龄又于自家孙女相仿。

  同是父母早夭的苦命娃,难免以长辈的身份多说了几句。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