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大秦从吞长生药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盛怒(新人新书求收藏~)

大秦从吞长生药开始 泼凉墨水 2073 2021.04.30 12:28

  转瞬间,宁净便打消这个没出息的念头。

  这个世界明显不一般,充满无数可能,他怎么会甘心偏安一隅,平平淡淡渡完此生。

  昨日他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世界,又机缘巧合下结交到第一位朋友——疑似公子扶苏的神秘青年。

  他不免有些怅然,这个世界对他来说还是太过陌生。

  此大秦会是后世那个举世无双的大秦嘛?

  没人能给宁净答案,他也不需要答案,既然来了,他能做的那就活下去!

  一锅米粥,早落入赢苏和宁净两人的肚囊中,下顿饭是没着落了。

  宁净开始消化米粥,嗯…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试图找到下顿饭的着落。

  结果还真他找到了些有用的信息。

  宁净,颍川郡,齐云县人士。

  家中老父亲宁德是枚修行种子,上过几次战场,斩敌数十人,官至百夫长,封有爵位,只可惜七年前就死在了,镇压邪祟的战斗中,荫蔽后人二十余亩良田……

  嗯,他名义上的父亲倒是个猛人,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把修行资质遗传下来。

  让宁净意外的是,他此时还是个小地主!

  他乐了,有地,二十亩良田,余生何愁吃喝?

  只是那二十亩地,现在还在二叔手上打理,要回来怕是要折腾一番了。

  ……

  凭着记忆宁净来到二叔家前,很礼貌的喊道:“二叔,余家里没粮了,还望预支半斗,净,感激不尽矣!”

  当年二叔看宁净痴呆,加上年幼,便占了他家的良田,每年只分给宁净极少收成。

  不多时,后屋走出个富态小胖子,看年纪就知道不可能是二叔宁阙,是二叔家的儿子,算起来是宁净的堂弟,唤名宁大宝。

  宁大宝看着宁净,皱着眉说道:“年前你便从我这预支了二斗米,老爹后来又给了五斗,合计正好是八斗,今年农获便没你家什么事了,何来预支一说?”

  宁净气乐了,这货不是傻子,就是把他当傻子,很明显宁净遇到的是后者情况。

  他也不吭声,头也不回地便要走了,宁净在心中谋划着要搞点大事情。

  看着宁净渐远的背影,宁大宝有一种拳打棉花的感觉,他本是想作弄一下这个傻堂兄,然后再大度地匀出二斗米来,这样不光能堵住街坊邻里的嘴,还能在爹面前有个交代。

  只是今天的宁净,好像有些不一样啊?

  ……

  ……

  “净,无法果腹,恳请里正大人主持分家!”,宁净此时来到了里正家门外喊话。

  里正不是人名,而一里地的长者,算是秦国最小的行政长官,主管户籍,田赋。今天这事找里正便是找对人了。

  不多时,一个老头颤颤巍巍扶着拐杖走了出来。

  他老态龙钟,满脸褶子,眼神明显有些不太好使,打量许久后,才认出是宁家那傻小子,忿怒道:“宁净,土地是老秦人拿命,拿血换回来的,你何来资格说分就分?”

  宁净顶着压力,诚恳回答道:“家父浴血杀敌,于数年惨死战场,母亦悲伤损神,随父而去。”

  “留二十亩良田,福荫吾辈,余年幼无力耕种,良田落入外家之手……”

  这话听着调理清晰,不像平日里那个傻宁子能说出的,莫不是此子突然间开窍了?又或是有人指示?

  里正不敢怠慢,细细听着,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渐渐多了。

  听着宁净讲着,场间人你一言,我一语,把二叔骂得很是惨淡,秦国民风彪悍,有人甚至扬言要煽了宁净二叔,那斯忒不是东西了。

  讲到最后,宁净声泪俱下,说道:“恳请老里正大人主持公道,还宁家之根本,净,感激不尽。”

  宁家之根本所指自然是那片被二叔家霸占多年的良田。

  场间人一片哗然,土地是秦人最珍视之所在。

  可以说有人胆敢侵占田地,那便是与整个大秦有功军士作对。而大秦军士则更是整个大秦最厚重,最不可撼动的基石。

  宁二叔此举,依秦律当斩!

  “将宁大宝那个畜生带来!”老里正气得咬牙,“还有把宁阙给我叫来,当面对质!”

  ……

  ……

  宁阙也就是宁净的二叔,早年他也上阵杀过敌,赚了些田地,但与宁净父亲比起来却差了不是一星半点。毕竟一个修行种子比起一个普通军卒要强大太多。

  秦国又是按人头论功行赏,拿不到人头的二叔,自然是混得不算好。勉强在大兄资助下娶了媳妇,延了香火。

  在得到宁净那二十亩地后,宁阙大有时来运转之势,和屋里婆娘又生了个小子,也就是宁净那倒霉堂弟宁大宝。

  令宁阙惊喜的是,宁大宝竟然能通修行,而且天赋异禀,好像是什么先天…道种?

  这事在当年甚至还惊动了白云山上某位大人物,亲自下山收徒。

  算算时日,再过两个月宁大宝便要上山修行,正式成为练气士,宁家村是住不长久了。

  躺在家中抽旱烟的宁阙不禁有些愁然。毕竟是亲骨肉,分别总会有些不舍。或许自己是时候为大宝说门亲事了,好延续一下老宁的家香火。

  “当家的大事不好了”,媳妇急促的呼声,将满屋愁然打碎,“宁净那傻小子,竟跑到里正那闹着要分家!”

  “没良心的,也不看看当初是谁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喂大!”宁阙生气了,怒了,然后开始发焉。

  说到底还是底气不足,自家侵占宁净土地那么多年,乡里乡亲都看在眼里,只是没人点破。

  “咱大宝过两月就是正经练气士了,里正那糟老头不敢太难为我们家。”

  媳妇给自家窝囊男人打着气:“去看看你那傻侄儿能闹出什个啥”。

  ……

  “跪下,你可对得起你大哥!”

  宁氏祠堂里,老里正看着宁阙和宁大宝两人恨铁不成钢,他痛心疾首地说道:“侵吞田地达十亩者,依秦律当削首示众!”

  嗡的一下。

  宁阙如造雷击,整个人都瘫软在地,余光正好落在大兄宁德的牌位上。

  “可我们家也不是白占啊!”宁大宝委屈道,他家出力耕作,充其量只是农获分配不合理。

  早知道罚这么严重,他们哪敢去干这缺德事?

  宁净看着倒在地上如烂泥一般的叔父,叹了一声。

  他只是想拿回属于自家的那份家业,并不想有人在这件事上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更何况那人还自己名义上的叔父,好歹有着血缘关系。

  只是看着盛怒下的里正老头,宁净实在想不出能说些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