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大秦从吞长生药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庙堂纷争(新人新书求收藏~)

大秦从吞长生药开始 泼凉墨水 2299 2021.05.02 02:07

  也不知宁大宝是出于什么心态特意跑过来送早饭。但有句老话讲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宁净看着那个食盒思来想去,却实在想不出这小小的食盒里能盛下什么阴谋诡计。

  莫不是二叔一时想不开想要来个毒杀。但秦律之严,杀人者,人恒杀之,用一家数口人的性命,来换自己这条命,怎么想也划不来。

  好奇心驱使下,宁净还是打开了食盒。里面码着一碟卤小菜,还有一碗黍米粥,很寻常的一顿早饭。

  清淡的粥里并不适合投放毒药,而那种无色无味的毒药,价值千金,用来谋害自己实在是太浪费。

  宁净向来不愿意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摩人心,尤其对方还和他流着相同血脉。稍微犹豫一番,便美滋滋地吃起来到大秦的第二顿早饭。

  其实是宁净想的太多了,小胖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宁大宝是按自家窝囊老爹的吩咐去给堂兄送早餐,这事他以前也没少干过,只是近些年在老娘日渐增长的威压下才不送。

  经历昨日祠堂那番风雨后,二叔宁阙看过大兄灵位,终于觉悟。自己确实很不是东西,愧对九泉之下的大兄,亏对含恨托孤的大嫂,更愧对在里正面前替自己求情的宁净。

  不再犹豫,更不顾家里娘们的反对,他重新让宁大宝给宁净送吃食。

  为这事二叔跪了一夜炕头…

  第二日清晨,宁家婆娘知道这次是拗不过自家男人了,索性多煮很多米粥。

  “要喂就喂个饱,扭扭捏捏像娘们”,宁二婶往锅里添了半碗米,摇摇头突然意识到,自己就是个娘们呀。

  宁净能感觉到与二叔家渐渐缓和的氛围,也乐意事情就这样发展下去,毕竟粟米粥是真的香。

  ……

  白云山。

  剑宗大殿。

  一位身穿黑色华服的青年站在大殿前,其身后是三名发须皆白的老者。

  青年正是赢苏。

  他此时面色微寒,拳头攥紧,一股上位者的威压隐而不发。

  其身后的三名老者,皆是通天境的大修行者,是剑宗乃至整个大秦有数的强者。

  赢苏低沉着声音道:“我希望剑宗能给个出合理的解释,以慰祭那七名舍命护驾的大秦军士。”

  “公子来剑宗修行,途遭遇匪人刺驾,此事又发生在剑宗辖下,剑宗确有失职之嫌”,一名老者淡然道。

  说话这名老者是剑宗宗主李幼然,其一身修为早已通天,是不惧一个外放的公侯之子,只是秦律治世,在他剑宗势力范围内,发生这种丑事,确实得给出个交代。

  “剑宗将倾所有执法弟子之力协助公子调查。”老人摸了摸胡须接着道:“至于嫌犯,公子聪慧过人想来也有些眉目了”。

  赢苏微微蹙眉,他心中确实已经有了答案,敢在大秦境内刺杀一名有秦军护卫的公侯之子,而且还差点就成功了,除却那些人,还有能谁?

  六国余孽!!

  “此事我会禀给陛下,至于查案就不劳宗主费心了。”赢苏说道:“只是恳请宗主,派遣两名宗内弟子替本公子护住一人。”

  “何人?”

  李幼然不问缘由,直接问赢苏要保护什么人,明显是对这件事做出相应补偿。

  ……

  ……

  前日赢苏在齐云山下遇刺,身边随行侍卫一个个死在他面前,就在赢苏以为自己也要赴兄长后路时。

  一个身影挡在了他前面。

  嗯……就是刚刚穿越过来,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宁净同学。

  “大侠饶命啊!!”小宁子声情并茂地喊出这句话,成功扰乱了那贼人的心神。

  “咻”。

  赢苏不知道大侠是什么,也不知道如何乞求饶命,但他知道抓住机会,抓住电光火石间那极其渺茫的机会。

  他瞬间点燃全身修为,一剑决然划过那贼人的咽喉,完成教科书式的越境反杀。

  然后他就彻底昏死过去了。

  ……

  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咸阳庙堂,迎来了一场狂风骤雨。

  阿房宫内。

  居于龙椅之上的皇帝陛下看着羊皮密卷眉头紧蹙,他抬头俯看满朝文武,忽的眼眸倏地笼上一层寒霜,刺透百官本就不厚实,不耐寒的朝服。

  郎中令盛煜年事已高,加上天气寒冷,冷不禁就打了个寒颤,他心中暗悔,没听家中婆娘的劝,要是穿上赵大人送来的那件貂裘,也不至于冷成这个德行。

  “废物!饭桶!朕的三千大秦铁骑居然奈何不了区区一个燕国余孽!”

  皇帝陛下怒斥道:“盛煜,你这个郎中令不用当了!”

  “翁”得一下。

  郎中令盛煜顿时感到天旋地转。

  那名燕国余孽确实是他在负责抓捕,只是秦国在逃刑徒并不少见,大多都是一时半会抓不到人,或者干脆不抓任其自流。

  那名燕国余孽修的是兵家绝学,其在燕国未亡时,便是燕军中赫赫有名的强者,一身皮肉堪比精钢,端是不好对付。

  盛煜也是费尽心思,奈何手下军士境界与之相差甚远,而迟迟无法抓获。

  满朝文武对此的一贯态度,想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陛下如今怎么就要革自己的职?

  盛煜觉得自己很冤枉,还能抢救一下。

  “陛下,请给老臣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啊,臣一定会将那燕国余孽的头颅带回来。”郎中令声泪俱下,为自己争取缓刑。

  皇帝陛下看着他,不屑地说道:“不用,那余孽已经死了。”

  死了?盛煜此时觉得自己的仕途,也跟着那名燕国余孽一同死了。

  “赵高,今后郎中令便由你来当。”皇帝陛下看着盛煜说道:“至于你,归去颍川郡钓鱼吧。”

  皇帝陛下不耐烦地挥手,示意诸臣退朝。

  一场庙堂风波就此结束。

  ……

  盛煜失神落魄地走在阿房宫的殿廊上,昔日巴结自己的同僚,无不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他。

  陛下让他去颍川郡钓鱼,不是真的让他去颍水钓鱼,而是外贬颖川当郡蔚。堂堂九卿被贬如此,盛煜还是大秦开国以来第一人。

  “盛大人,别来无恙啊”,赵高脸皮厚,得了便宜不忘卖乖。

  盛煜不语,他全然把贬官的过错归咎于赵高。

  以为是陛下听信赵高的谗言,而他理所当然就是受佞臣迫害的忠臣。

  正所谓:王不见王,忠妄不两立!

  盛煜加快脚步,想离赵高这个小人远点。

  “你贬得不冤。”赵高紧随其后,在盛煜耳畔小声说道:“那名燕国余孽去了颍川郡,去了齐云山……”

  盛煜听罢,止住脚步,整个人顿时如坠冰窟。

  他贵为九卿,消息很是灵通,知道前段时间“那位”也去了颍川郡,其目的地正是齐云山!

  苍天有眼,盛煜开始庆幸自己只是被贬官。

  若是“那位”出了什么差错,这大秦庙堂怕是要掀翻天,自己有十颗头也不够砍!

  “多谢赵大人指点,煜,感激不尽矣!”盛煜赶忙给赵高躬身一礼。

  赵高笑呵呵扶起盛煜,算是解决了一个潜在的定时炸弹。

  他的目光却没有看向卑躬屈膝的盛煜,而是落在了遥远的南方天穹,那里似乎正在发生一些有趣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