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超时空誓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苏醒

超时空誓言 风中冰火 1967 2019.04.21 20:20

  安月华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梦里他回到了童年,在与昔日小伙伴的欢笑声中无忧无虑的成长……

  在那懵懂未知的青葱岁月青涩的初恋,如今结出了一颗美丽的果实。

  直到他无意间翻开曾祖母的日记,遵循灵魂最深处古老的印记来到壶城。

  从此,一抹纤细美丽的身影,走入他的生活。

  他是那么的想跟她永远在一起,在漫漫的人生中手牵手、肩并肩,一边慢步欣赏沿途的风景,一边慢慢变老。

  直到有一天,那个精灵般美丽的小小身影闯入他的生活。

  虽然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但他仍能感觉到那纤细美丽的身影将离他而去。

  逆光中,那纤细的身影,温柔地呼唤着他的名字渐行渐远。

  他寻着声音茫然寻找,却发现那光越来越强,越来越盛。

  他用手挡在眼前,紧闭双目以期躲避无处不在的耀白光芒。

  当他终于能睁开眼时,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只有黑暗和死寂的空间。

  在这个神秘的空间里,他作为观众看到了一部围绕他开演的“大戏”。

  这场光怪陆离的梦,最后终结于一场毁天灭地的大爆炸和一片可以吞噬一切的白光。

  白光。

  刺目的白光。

  该死的白光怎么那里都有!

  安月华恼怒地想合上自己的眼皮,却被两根不知好歹手指无情地破坏。

  “你还记起自己是谁吗?”白光处似乎有声音传来。

  “是谁?是谁在说话?”安月华本想反问,却发现自己喉咙深处只能溢出一声弱弱的呻吟。

  “你还记起自己是谁吗?”声音还是不放弃地追问。

  “我……当然……知道我是谁!”只为从干裂的薄唇挤出这断断续续的几个字,安月华原本英俊的面庞就因痛苦而扭曲变形。

  “你能记起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烦人的声音还在絮絮叨叨。

  “记……不太……清楚了。”安月华眨了眨眼睛,花了好一会儿功夫调整眼睛的焦距,试图辨识逆光中那几团模糊的影子,问道:“出……什么……事了?我……这……是……怎么了?”

  “他的情况看起来不算好……”淡淡地抛下这一句话,那几张脸便凑在一起,似乎讨论着什么。

  “你们……能……告诉……我……这是哪吗?”安月华好不容易吐出几个字,凑成完整的一句话。

  “不,我不同意!”一个人激动地挥舞着手臂。

  “但是我坚持!”一个声音钉截铁地表明自己的立场。

  “我也认为他现在的情况不适合飞行。”看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比较中肯。

  “时间紧迫,现在必须马上出发。”打断争论的声音有铁血的味道。

  “嘿……”安月华努力的想引起他们的注意。

  “嘿……”还是没有人理他。

  该死,你们有谁能听一下我的想法吗?

  安月华努力挣扎着想坐起来,可惜极度的疲惫感和空虚感再度袭来,安月华头一歪,便又昏死了过去。

  再度醒来时,略有恢复的双眸终于能勉强辨认出眼前有几张脸在晃。

  “我……这是……”还没等安月华问出完整的话语,就有一个声音热心的为他解释。

  “你的头部两次受伤,出现轻度逆行性失忆症状,我们做了计算机断层扫描,发现虽然没有骨折,但有外伤性颅内出血的迹象。”一张模糊的脸凑到了他眼前:“所以,如果你是担心后期恢复的事,那么放松一点,只要你配合我们的治疗,那么过几天你的情况就会好转,我们也会继续观察。”

  “为什么……我的手脚……都不能动了……”安月华问出心里的疑惑。

  “你还受了很重的外伤,刚做完手术麻药还没过……”后面说什么,安月华已经无心去听。

  “能……把灯……关了吗?”安月华闭上唯一能动的眼皮躲避刺目的白光。

  “好的,如果头部受到重创导致大脑挫伤,对光线敏感是常见症状。”刺目的白光被关掉了,安月华刚长舒一口气,就听到让他疑惑的消息:“准备好了,现在可以出发了。”

  “等等……你们……是要……”

  “您的四舅沈煜瑾已经联系了申越市最厉害的颅脑外科专家给您做手术,现在我们立即给您转院。”有人在回答他问题的同时向莫菲氏滴管注入了一管药液。

  “你怎么又给他加了一针,之前已经用了三倍于常人的量了……”

  “没办法呀,我也没想到他的意志力这么坚强,到现在还有意识……”

  “如果药物过量引起中毒怎么办……”

  “不管了,先把他弄出去,要不然没法向老板交差……”

  “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安月华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很重要的事。

  “夏……珝琋……她在……”耳朵怎么好像也听不见声音了。

  “你是说那个小女孩吗?她会跟你一起……”

  “悠……悠……她……”舌头好像越来越不听使唤了。

  不行了,眼皮好重,真的好重……好……重……

  ……

  眼皮还是好重,好重!

  白光还是好刺眼,好刺眼!

  耳边还是好吵,好吵!

  安月华痛苦地皱眉呻吟一声,在一片海滩上醒来。

  明媚的阳光,透过斑驳的椰子树叶细碎的洒在他身上,忽明忽暗的光线晃得眼睛生痛,让人忍不住抬手遮眼。

  安月华挣扎着坐起身来打量自己,一身很适合海岛度假的浅色休闲服,配上深蓝色的沙滩鞋也算是相得益彰。

  挠挠头,抖落头发上粘着的细沙,安月华环顾四周——这似乎是一个海岛。

  我这是在梦中?安月华疑惑地抓起一把沙子,清晰地感觉到细沙从指缝间流淌而下的触感。

  这梦做得好生奇怪,不但视角是梦中人的视角,居然能思考,有感觉。

  安月华无奈地想:似乎与珝琋相认后,自己就经常做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