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超时空誓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老爸不见了

超时空誓言 风中冰火 2005 2019.04.02 20:20

  爬了爬被冷汗浸湿的乱发,安月华顶着两个堪比国宝熊猫的黑眼圈,叹了一口气起床洗漱。

  就在安月华关上浴室门的瞬间,本应安睡的夏珝琋豁然睁开了眼,半坐起身,一点声音也没有,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浴室的方向,手紧握着颈上的吊坠,大拇指无意识摩挲着上面镶嵌的紫水晶。

  数分钟后,安月华洗漱完毕,就在转动门把的那一瞬间,紫水晶似乎有了生命般,骤然光芒一盛,吓得夏珝琋赶紧握住吊坠躺下装睡。

  ……

  经过简单的梳洗,安月华似乎又恢复往日的精气神,只见他换了一套晨练的运动服,准备出门前还专程去看了“熟睡中”的夏珝琋一眼。

  安月华的一天,从晨跑开始。

  五分钟的热身,半个小时的慢跑,接着是沐浴、更衣、吃早餐、上班(上学)……这么多几年来他都是这么循规蹈矩的度过。

  安月华的住处就在环江边上。

  环江沿岸秀丽的景色与北方大江大河的壮丽与辽阔不同,它有着南方特有的温婉缠绵。

  特别是每年的季春时节,二十多万株紫荆花开满枝头,或紫红、或淡粉、或洁白,成团成簇大片盛开的紫荆花把壶城装点成了一座“粉红色“城市的同时,也没有遗忘给环江这条碧绿的缎带缀上唯美的花边。

  安月华一边欣赏美景一边沿着亲水平台慢跑,转过一个河弯,不知是因为江畔有山或是其他什么的缘故,不浓不淡的雾气笼罩着前方如海鸥般展翅的大桥;朦胧中随着香雾散在风中纷纷扬扬洒落的花瓣雨如临仙境。

  明明是如此美丽的景色,却惹得安月华无由来地一阵心烦。

  停在的小径旁扶膝喘气,擦了擦额角的汗滴,安月华决定结束这效果极差的晨跑。

  以前晨跑可以让他心情愉悦、精力充沛,可今天才慢跑十分钟就感觉自己有点力不从心,上气不接下气——一定是头一天晚上睡得实在太不安稳所致。

  ……

  不远处的早餐铺子飘出阵阵诱人的香味,引得人十指大动。

  安月华抚着已饥肠辘辘的胃,走进一家早餐店。

  夏珝琋会喜欢吃什么?看着种类繁多的早餐,想到家里这也不吃、那也不吃,只喜欢吃炸鸡薯条等垃圾食品的叼嘴小人儿,安月华就觉得一阵头痛。

  不管了,每样都来一点,总有一款会是她喜欢的。

  于是,小笼包、煎饼、油条、豆浆、皮蛋瘦肉粥、肠粉、芋头糕……装了满满两大袋,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一家八口人的早餐呢。

  提着热气腾腾的早餐,脑子里准备着十几套叫小姑娘起床的方案,安月华心情颇好的从电梯里走出来。

  谁知刚过转角,就被家门外抱膝蹲着的小小身影吓了一跳。

  珝琋?!她不是应该在房间里睡觉吗,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脚步声,像被遗弃小狗般蜷缩在门边的夏珝琋抬起了泪汪汪的双眼,猛地冲过来抱住安月华的大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两手都被提袋占据的安月华,不知所措僵立在当场——手中的早餐提也不是,放也不是。

  不管了,先进门再说。

  安月华就这样拖着树袋熊般挂在他身上的夏珝琋,一步一挪的回到家里,把满手的早餐放上餐桌,弯腰抱起夏珝琋放到椅子上坐好。

  “怎么啦?”安月华蹲下身子与夏珝琋平视,轻轻地问:“你不是在睡觉吗,怎么跑到外边去了?”

  夏珝琋估计是哭狠了,坐在椅子上抽抽哒哒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个字,反倒是把安月华哭得心烦意乱手足无措。

  安月华的脸就像开了个酱菜铺子般好不精彩,一边感受着自己太阳穴上动脉跳得正欢的韵律,一边抖着悬在空中好久也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手,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来。

  夏珝琋透过朦胧的泪眼,看到已经被“气”得变形的安月华,以为爹地生气不要自己,自己又要变成一个没人痛没人爱的小孩了。

  想到伤心处,夏珝琋再接再厉地嚎啕大哭起来。

  “Oh my god!”安月华捂眼败走。

  ……

  长这么大,安月华终于相信女人是水做的了。

  你说夏珝琋这小小的身体里究竟蓄了多少水,愣是哭了大半小时才勉勉强强停住。

  安月华看着被抽走了大半包的抽取纸,扫了眼夏珝琋包的一地“饺子”,只想仰天长叹——这愚人节的礼物也忒惊喜了吧?

  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用在安月华身上是再恰当不过了。

  这厢夏珝琋才刚刚止住了哭,抽抽哒哒说出了哭的原因——原来睡醒的夏珝琋在家里到处找不到安月华,便到家门外寻找,却不知门有自动关闭功能,一不小心就被锁在门外。

  不知所措的小家伙就这样穿着单薄的睡衣,在四月微冷的清晨,手脚冰凉、满脸无助地等了他半个多小时。

  就在夏珝琋以为爹地不要自己了,自己又再次成为孤儿的时候,安月华回来了。一直紧绷着弦的夏珝琋再也止不涛涛泪水,如山洪暴发般地喷涌而出。

  安月华无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跟她好好交流一番,那厢门铃就不合时宜地响起。

  扫了一眼监视器里最不想见到的那几张脸,安月华决意视而不见,聪而不闻。

  “叮咚……”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门外的人并不打算放弃,门铃按得一阵比一阵急。

  “安月华,我知道你在里边,别想躲!快开门!”门外的人再也顾不得什么涵养风度,直接上手大力捶门:“安月华,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屋里头藏了什么人,如果你再不开门的话,相不相信你有私生女的事,会在一个小时之内出现在全国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最后一句话成功引起了安月华地注意,横了一眼被他们捶得不住颤抖的大门,安月华的唇角扯出一道似笑非笑的弧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