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超时空誓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占博士落枕了

超时空誓言 风中冰火 2289 2019.06.13 23:44

  精神恍惚的占明旭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搭拉着眼皮,有气无力地看了一圈同桌的三人。

  成功夺取安月华治疗主导权,并顺便一次性完成三件大事的沈煜瑾自然是精神抖擞;昨日陪自己走了大半天的罗洁除了今早换了双平底鞋外,倒也没看出什么异样;同样是熬半宿的周裴然虽然眼底有些发青,却也仍是一副精英的模样。

  占明旭郁闷地想:只有自己这个一心一意搞研究的博士被摧残得精神萎靡,再加上睡得极不安稳的缘故,居然也毫无意外的——落枕了!

  看着歪着脑袋,疼得呲牙咧嘴跟自己共进早餐的占明旭,沈煜瑾关心地建议:“要不待会儿让人陪您到中医院治疗一下脖子吧!”

  在周裴然眼神的示意下,一名叫叶信宇的小伙子走上前来听候差遣。

  叶信宇,不足一米七五的身高,二十五六岁出头,名牌院校毕业,两年入职沈氏,五个月前才通过重重考核得以加入周裴然的团队。

  占明旭别扭地转动身子看了一眼站在自己侧后方的叶信宇,又呲牙咧嘴地转了回来望向沈煜瑾,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就被沈煜瑾接下来话题给岔开了:“金莲山庄那边已经安排好了,月华今天下午就能搬过去,今后他复健治疗的事就拜托您了。”

  占明旭愣了愣,才明白大清早被请过来共进早餐的原因,涉及到本职工作,他向来都是不含糊的,正想习惯性的点头答应,不想却牵扯到颈侧僵硬的肌肉,“嗷”的一声痛呼叫得人心惊肉跳。

  周裴然抱歉地看着捂着脖子疼到怀疑人生的占明旭,朝叶信宇勾了勾手指头,让他安排好待会儿治疗的事。

  “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今天就离开壶城,周裴然还会在这待一段时间,由他负责后续的工作,”沈煜瑾用餐布优雅地擦拭嘴角,准备结束早餐会:“您这边有什么要求和需要请尽管开口。”

  正准备起身的沈煜瑾想了想,又重新坐了回来,鹰隼般锐利的眼睛直接望进占明旭的眼底:“陈瑞雪博士会和您一起工作,虽然他的事情处理起来会有些麻烦,而且似乎您不是很赞同他的某些行为,但我还是希望你们俩相处愉快。”

  说罢,没等占明旭想明白应该怎样回答,已经站起身的沈煜瑾边整理衣服边郑重其事地道别:“那我就先行一步了,占博士后会有期。”

  一阵旋风过后,就只留下还没消化完信息的占明旭和周裴然四目相对。

  占明旭一脸懵:他……他就这么走了?

  周裴然面带微笑:是的,沈总已经离开壶城。您有什么事情找我就行了。

  占明旭无奈接受:……好吧。

  占明旭轻咳一声,调整了一下坐姿,端起一名脑外科博士应有的专家范:“时间这么紧,你们选定的治疗地点肯定没有配齐各项设备。所以在安月华离开人民医院之前再做一次头部计算机断层扫描(CT)以及磁共振成像(MRI),我需要在下午对他的情况进行诊断前拿到报告。”

  周裴然颔首应下。

  身后一名年约三十岁的短发女子,干练地转身正准备去办此事。

  “等等!”占明旭想了想,僵着脖子一脸正色地指示:“请骨科专家对他四肢长骨的恢复情况进行综合性评估,我需要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用调整身体姿势的方式对他进行治疗。”

  周裴然一脸尊敬地看着占明旭——是他想象中顶级专家的模样。

  然后“顶级专家”万分艰难地转过身子,呲着牙抽了一口气:“那个……小叶……”

  占老佛爷颤颤巍巍伸出手臂四处寻找支点:“我们这就去医院吧。”

  再顶级的专家也是人,也会痛!

  在“哎哟哟”的叫唤声中,叶信宇小心翼翼扶着占佛爷向门外走去,他那低眉顺眼的模样像极了古时宫里的小太监。

  ……

  壶城市中医院门诊大楼705室,两鬓头发已经花白的颈椎科主任医生路艾亭刚刚给上一位病人诊断完毕,正在专心致志地写病历留医嘱。

  “路主任,你这没有单间治疗室吗?”叶信宇恭敬地扶着占明旭坐好,环顾了一下四周理所当然地问道。

  路艾亭闻言笔尖微微一顿,抬头看了一眼带他们俩进来的院长秘书,一边继续为前一位病人写医嘱,一边耐着性子分心应付:“我这的条件就这样,没有单间治疗室。”

  医嘱中的最后一条是“注意保暖”,其中“暖”字的最后一捺被写得极其苍劲有力。

  将手中已经写好的病历本交给病人,并叮嘱他最近脖子不能受凉,特别在空调房里要注意防风。

  还没等他把医嘱交待完毕,叶信宇就插话了:“可是人也太多了,就没有安静一点的地方吗?”

  刚才他路过治疗室时顺便看了一眼——不宽敞的空间里挤挤挨挨地排了十几张床,虽然床与床之间有帘子隔着,但是里面人声嘈杂,充斥着艾草和中药味的复杂空气让他的鼻炎差点又犯了。

  这种条件的治疗室连他都看不上眼,更别说占明旭博士了。

  路艾亭有点恼火地看着眼前这位有点作的年轻人,正想让他另请高明,余光看见欲言又止的陈秘书正在疯狂地给他打手势。

  路艾亭深吸一口气,心中默念:不生气,我是佛,我不生气……

  待心情平复后他才无可奈何地开口:“旁边还有一间小的治疗室,里边现在只有一位病人正在做治疗,大概10分钟之后就好了。”

  言罢,便决定不理这个眼高于顶的年轻人。

  路艾亭抬手扶了扶老花眼镜,打量占明旭的眼神里多了医者特有的仁心:“你有那里不舒服?”

  占明旭试着活动一下僵直的脖子,却痛得他呲牙咧嘴连话都说不全了:“这……这里痛……”

  路艾亭了然于心地走到他身后,将手轻轻搭在他的脖颈上,微微一使劲,纯熟专业的推拿手法下,占明旭也顾不得什么博士的尊严,被按得嗷嗷直叫。

  “嗯,落枕了。”路艾亭停下手中的动作,说出一个大家都知道的诊断结果:“待会儿做一下推拿,扎一下针灸,再熏一下艾条,应该就差不多了。”

  路艾亭回到座位,一边操作电脑打开界面,一边理所当然地向占明旭伸出了左手。

  占明旭瞪大眼睛盯着面前的手,一脸懵:这……这是要什么?

  等了半天仍没见有东西递过来的路艾亭,转过脸来面无表情地问道:“病历本、就诊卡?”

  占明旭:“……”

  叶信宇:“……”

  糟糕,两人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那个,路主任可不可以直接开单缴费,”明知无用却还徒劳挣扎叶信宇,不死心地问:“然后我们就不需要办就诊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