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超时空誓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生死两茫

超时空誓言 风中冰火 2040 2019.04.24 20:20

  话虽如此,但最近几次古怪离奇的经历让安月华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他的大脑此时已处于缺氧失血状态,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愣着的两只眼睛里早已没有往日的神采,抖得像帕金森症者似的身体跌跌撞撞地挪到了“自己”身边,颤颤巍巍伸出的右手在距“自己”约五厘米的地方,被一股不大但坚定的力量“嗖”的一下弹开了。

  看着自己抖得不成样子的右手,安月华哆哆嗦嗦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半晌之后,被各种信息震惊得无法言语的安月华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啊……”的一声大喊,以异常决绝的姿势向“自己”猛地扑了过去。

  与绝大多数小说和影视作品里所演的一样,安月华在即将触碰到“自己”的瞬间,一道凭空出现的巨大力量,以坚定无比的态度狠狠地将他弹开。

  安月华长嗷了一声,觉得最近跟这个拟声词那叫一个有缘,短短几天之内已经不知道用了多少次了,再这样下去都要怀疑这个拟声词是为自己私人定制的。

  疼痛感并没有如约而至,被镶在“壁”上的安月华惊恐闭着眼胡思乱想道:完了完了……我真的……真的死了……现在连痛觉也没有了?!

  不对,我这是……

  惊慌失措后的安月华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四肢——感触软软的、粘粘的,还有些弹性?

  他蓦然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被“粘”在了一个半球形的透明结界上,就像被蜘蛛网缠住的飞虫,悬在半空,不上不下。

  从现在这个角度向下看,正好能以45度角俯视躺在病床上的“自己”。

  真是,惨不忍睹啊!

  安月华呲着牙把头扭到一边,感觉后牙槽处凉风阵阵——新冒出的那颗阻生牙真是痛得厉害!

  多功能病床上,白色的纱布里三层外三层将他包裹得严严实实,只留两只眼睛两个鼻孔和一张嘴在外面——好吧,现在游戏是进行到COSPALY木乃伊的任务吗?

  安月华看着心电监护仪屏幕规律跳动的曲线,苦涩地一笑:好吧,不管怎么说,至少自己现在还活着。

  年少时的经历让安月华在阳光俊郎的外表下,比同龄人多了一丝的沉稳——比如现在要确定一个关键性问题——自己现在到底是以怎样的形态生活在这个空间?

  安月华努力地回忆自己接触过的影视作品、书籍和民间传说。

  纯能量体?之前在海滩上,我能在阳光下行走,影子有长有短,还能踩沙逐浪,所以应该不是。

  平行空间?应该是可以参与到“另一个我”的生活中,但是现在这个空间的人明显看不到我,感觉不到我的存在,所以应该也不是。

  穿越到某款电子游戏?这个也不像,一般游戏的设定都是做任务升级打怪的,从海滩上醒来到现在所经历的事都没有做任务的环节;再说能开发、上线、发行逻辑上这么乱七八糟游戏的公司,那还真是个人才!

  安月华右手无意识的摩挲着下唇,综合现在所掌握的资料信息,仔细地思考、推衍着种种可能。

  生魂!这是安月华经过一系列严谨的逻辑分析之后,极不情愿的给自己现在的生物状态下的定义——生魂,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灵魂出窍。民间传说人有三魂:胎光、爽灵、幽精,生魂出体一般是三魂中的其中一魂离体,如果三魂都离体的话,那也就离死不远了。

  安月华以超乎常人的冷静分析道:生魂出体的情况一般出现在久病体虚者或突发意外前,现在自己本体应该是处于重度昏迷,离植物人(即持续性植物状态PVS)应该还有一段差距。

  问题是,现在自己的魂魄已经离体多久了,怎样才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安月华蹭了蹭有些发痒的鼻子,还没等他完全失去对右手的控制,一股不大不小刚刚够用的吸力就将右手又“粘”回到了结界上。

  “好吧,我现在不但是‘生魂’,而且还是‘人缚魂’。”安月华喃喃自语地发着牢骚:“人家‘地缚灵’是因为对特定场所有深厚的感情或者意念,死去后灵魂束缚在那片土地上无法离去,但只要帮助其完成心愿就能升天解脱;我现在倒好,被困在离自己身体约两米远的一张结界上,还被逼着一睁开眼就看到目不忍睹的‘活体木乃伊’。”

  唉……

  从现在起,我的名字要加上一个前缀。

  唉……唉……

  叫做“生魂安月华”。

  唉……唉……唉……

  当一连串的唉声叹气都不足以排解苦闷与无聊时,生魂安月华只好把无聊进行到底。

  “病房天花板用的是工程铝扣板,单块尺寸是60厘米乘60厘米,长用了15块,宽用了8块,所以这个房间面积应该是约43平方米……”生魂安月华被困在结界上不知道时间几何,只好兴味索然地看天数地:“地面磁砖单块尺寸是80厘米乘80厘米,长用了11.25块,宽用了8块,其中靠近门的几块有轻微磨损,还有两块有裂纹……”

  “啊……哈……”生魂安月华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双眼透过溢出的泪水无神地望着下方不远处——心电监护仪屏幕上不断波动的生命曲线嘀咕:“之前作为‘自由生魂’还能到处走走看,现在倒好,被这个结界粘在了半空中,挣也挣不脱,下也下不来,走也走不了,也没个人来救救我……”

  “唉……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到处瞎逛……怎么感觉之前扑向病床的姿势,蠢得就像是自投罗网的飞蛾……”生魂安月华搭拉着眼皮迷迷糊糊地想着,不多时便被周公招去下了棋。

  生魂原来也是需要睡觉的——这是生魂安月华本次奇幻之旅掌握的又一个新知识点,就不知道醒来后能否作为侃大山时的一个话题。

  话说这周公还真是挺讲义气的,知道生魂安月华被困在结界上虽然能动,却连个翻身都做不到,就时不时让结界颤动一下,晃晃悠悠的好不舒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