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超时空誓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控局之落子谋全局(二)

超时空誓言 风中冰火 2262 2019.05.23 23:44

  时间再倒回八小时前,正是占朗旭恍恍惚惚进入梦境的时刻。

  全球IT行业毫无预警地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地震。

  星云,这个星球上曾经最顶尖的人工智能电脑,在一个小时之前被一神秘组织入侵成功了,并且以它庞大的资源网络作为跳板,向外传播病毒感染了全球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电脑。

  由于IBF公司作为网络安防业最顶尖的龙头企业,为世界范围内的大量公司和用户提供全方位的安防服务。

  以前业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古有永不犯错的国王,现有永不被黑的星云。

  凡事必有例外,黑化后的星云由曾经的守护神变成恶魔撒旦。

  变异的一百个“时间之神”病毒凭借着自己没有被标记“病毒特征码”的便利,顺着星云遍布全球的网络在极短的时间内感染了超过95%以上的病毒库,并在加强版绝交三剑客的联手下,把记录着电脑病毒种种“相貌特征”的数据破坏得七零八碎。

  按照以前的程式化的处理方案,本着星云永不会被黑的设计理念,这些被感染的病毒库只需要重新备份IBF公司的病毒库即可。

  没想,从IBF公司备份来的不是病毒库,而是一本集齐了各个年代、各种类型、各项功能的病毒百科全书。

  曾经最强的守护者转眼间变成了最大的毒源。

  占朗旭和徐闻的这一招,直接让整个互联网几近瘫痪。

  此前仅仅小有名气的“杀魔”公司在这场浩劫中却表现得异常坚挺。

  不知是他们公司太不起眼的缘故,或是一些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原因,“杀魔”公司没有成为第一波被攻击的对象。

  当各个病毒库被变异的一百个“时间之神”病毒折腾得风雨飘摇时,得到消息的“杀魔”公司果断的采取了断网的方式保全了本公司的中心病毒库。

  靠着无与伦比的运气,“杀魔”公司躲过了第一波病毒潮狂轰滥炸的强攻。

  此后,“杀魔”公司凭借其颠覆性的“病毒特征码”捕获技术,在短时间内将一百个变异“时间之神”病毒的特征码加入中心病毒库,并对外发布声明“本着造福全人类技术无国界的初衷,无偿公开中心病毒库的所有数据。”

  一时间,“杀魔”公司在IT行业声名大噪。

  可以说,这一役确立了“杀魔”公司在网络安防业界的地位。

  这次病毒大爆发事件对整个IT行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据不完全统计,全球有90%以上的电子设备都受到影响,当然也包括遍布壶城市大街小巷的各类监控系统。

  ……

  永耀国时间中午十二点。

  七月中旬的壶城正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

  晌午时分,炙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知了躲在萎靡不振的大树上惨叫着:“热呀……热呀……热呀……”

  虽然现在整个互联网被“时间之神”病毒搅得血雨腥风,从理论上说壶城市的所有监控系统都处于宕机状态。

  但庞郅还是吸取了上次绑架安月华时差点犯下大错的教训,谨小慎微的将一辆极不起眼、号称“秋名山神车”的拉货小面,停在一条偏僻没有监控的巷子口。

  巷子口不远处的围墙里,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榕树,厚重如华盖的绿萌在这炎热的夏季洒下难得的清凉。

  庞郅拉开车门左顾右盼了好一会儿,确定这个连野猫都嫌热的时间点,别说是人就是鬼影都没有一个。

  招唤同伴将昏迷不醒的安月华从车里抬出,小心谨慎地放置在绿萌之下,还好心地帮他摆了个舒服的姿势。

  前后不过两分钟,小面一个加速离开了巷口,也许是太紧张的缘故,在前方转弯处还秀了一把任性漂移。

  ……

  离巷口走行约三分钟转角处的一间蝇头小店里,一名精瘦的年轻男子边刷手机边嗦着螺蛳粉。

  可能是感觉今天的辣椒有点不够劲,他将手机随手放在桌面上,端着粉碗走到取粉处:“老板,加半勺辣椒油。”

  当他心满意足端着红艳诱人的螺蛳粉回到座位上,准备愉快地享受今天的中餐,才猛然发现自己的手机呢?

  此时,一名头带着防紫外线面具,身披防晒斗篷,将身体层层包裹得只能勉强辨出人形的中年妇女,用带着防晒手套的手指熟练地操作着男青年的手机。

  经过巷子口时她略微停留,对着树荫下的安月华咔咔的拍了几张照片。

  她似乎根本不关心照片的质量,只是低头一阵操作,按下几个“确定”键后,看也没看地把手机往巷子里一丢,转身便离开了。

  壶城市有一个本地比较有名的论坛——绿豆社区。

  一个刚注册的账号发布了一条帖子:配图是一张只能勉强看出人形的曝光过度照片,所配的标题就比较惊耸——市人民医院附近惊现一男尸!

  虽然受到病毒潮的影响,各种APP使用起来远没有平时流畅,但这并不妨碍八卦猎奇消息迅速在市井间流传。

  一时间,微博、朋友圈、公众号上关于壶城市人民医院旁惊现一男尸的文章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还有些热心网友在转发的同时艾特了“平安壶城”。

  约五分钟后,一名城市环卫工戴着大斗笠,舞动着手中特制的竹扫把,伴着“刷刷刷”富有节奏的摩擦声扫过巷子口。

  明晃晃的太阳刺得他眼睛生痛,炎热的天气似乎要蒸干他身体里的每一滴水份,以至于当他听到巷子里隐隐约约有手机铃声传来时,还以为自己是中署产生了幻听。

  用手搭了一个没什么用处的凉棚,城市环卫工眯着眼往铃声传来的方向望去——那边的树荫下似乎有什么东西?

  虽然是烈日当空的正午,但还是有点心里犯悚的环卫工人,颤颤惊惊、一步一挪地朝树荫蹭了过去。

  妈呀!

  是人!

  是死人!

  慌张得忘记呼吸的环卫工人,只觉得手脚都不听使唤了,像根木头似的杵在离“尸体”约十米处进退维谷。

  口袋里突然传来的震动和响铃声瞬间让他炸了毛,哆哆嗦嗦地掏出电话看也没看来电号码,可怜的环卫工人只是来来回回重复相同的话语:“是死人……死人了……真的死人……”

  得益于互联网上信息的飞速传播。

  不多时,数台车辆拉着的几个版本“呜呜呜”的警笛声,出现在巷子口,一群群专业人员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安月华身边。

  “还有脉搏!”一名医生并指在安月华的颈间一探,惊喜地大叫:“快抬上救护车!”

  手拿着电话不知所措的环卫工人一听到还人还是活的,顿时心神一松、眼睛一翻干净利索的晕了过去。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