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超时空誓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你到底是谁?

超时空誓言 风中冰火 2299 2019.03.30 20:20

  “爹地……”夏珝琋轻声唤着安月华。

  “爹地……”夏珝琋的小爪子在安月华眼前晃了晃。

  “爹地……”夏珝琋加快了小爪子晃动的速度,看来爹地已经认出妈咪并已经被吓傻了,怎么办,我不要刚相认的帅帅爹地变傻!

  就在夏珝琋快要哭出来的档口,安月华终于回过神来了,眨了眨被紫水晶光芒迷离的双眼,好不容易找回丢失的焦距。将眼前的夏珝琋与记忆中女子重合——从血脉深处传来一声呐喊:“我终于……终于……在24岁的年纪,就当了一名五岁女娃的爹了!”

  苍天啊……

  大地啊……

  真不带你们这样玩的……

  一阵自怨自艾过后,安月华用力搓了搓脸,望着对面拘谨坐着,双手环抱着蝴蝶小包表面维持着平静的小夏珝琋,努力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安月华这一笑不要紧,却让夏珝琋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爹地想说什么,笑得这么勉强?

  夏珝琋故作镇静地轻咳一声,挺直腰板,调整了一下坐姿,冲安月华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微笑,但是紧揪着背包蝴蝶翅膀的小手,却暴露了她内心地不安。

  “爹地不会不要我吧?”小夏珝琋心想:“妈咪,我费了那么大的劲,才好不容易从孤儿院里逃了出来,找到月华爹地,他如果就这样不要我,那我以后可怎么办呀?!”

  看着夏珝琋如坐针毡的模样,安月华欲言又止。

  抬手捏了捏有些发涨的鼻梁,安月华深吸一口气,下了极大的决心,正准备开口,不想放在桌面上的手机震了一下。

  安月华挑眉看了一下手机屏幕上方弹出来的提示,迟疑片刻,拿起手机阻挡夏珝琋好奇地视线,修长如玉的手指快速地滑过手机屏幕.

  不多时,一份调查邮件映入了他的眼帘。

  安月华皱着眉,左手食指无意识地摩挲着下唇,以令人吃惊地速度快速浏览邮件。

  虽然从安月华发出调查夏珝琋的指令到收到邮件,只有短短不到一个小时,但以沈家强大的情报能力,已经足够调查出夏珝琋和她母亲夏芷兰的信息,以及夏芷兰出车祸后,夏珝琋被送往孤儿院的事。

  当然,不出安月华所料,夏芷兰未婚先孕生下夏珝琋的事,只有寥寥的几句话轻轻带过。

  看着这份明显被篡改和隐藏了重要信息的调查邮件,安月华冷冷地哼了一声,菱角分明的薄唇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

  安家一直监视和提防自己也就算了,现在既然连沈家的情报网在这件事情上对自己都有所防备,他们到底在隐瞒着什么?

  自己当然也不能毫无防备——兔子都有三个窝,更何况是从小在群狼环视下长大的安月华。

  正在此时,手机再次震了一下,一封加密的邮件新鲜到货。

  看着用暗语写成的邮件主题,安月华的眼角不自然地抽了一下,余光看到小珝琋如受惊地小兔子般,一脸不安地关注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邮件的署名很是骚包——“太阳黑子”——一名在情报界赫赫有名的情报贩子。

  他的座佑铭是:即使有太阳般耀眼的光芒,也无可避免有黑暗(黑子)地存在,而我的任务就是让这一黑暗昭示于天下。

  邮件的主要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她是你的女儿。

  看着重若千钧的六个字,安月华只觉得今年的愚人节还是惊喜连连!

  心颇重的“太阳黑子”在邮件结尾,还非常嚣张地用了连续的八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狠狠地嘲笑了一番安月华:“看在你如此吃瘪的份上,这份情报我就不收费了,密钥没有提示,你自己猜!”

  安月华苦笑着打开附件。

  不出所料,明文是一篇关于太阳系形成的科学文献——果然是这个骚包最爱玩的伎俩——表面上看与自己和夏珝琋一丁点关系也没有,解开密文后却是安家或是沈家费尽心机要掩饰的事实真相。

  至于密钥,以“太阳黑子”一贯的尿性是不会那么容易让自己得到的。

  而加密的方式是替代式或移位式?甚至是更复杂的积密码?

  安月华在脑子里飞快地模拟了几种解密方式,发现好像都能解开,但仔细一推衍又都不能解开。

  余光中看到对面坐立不安绞着小手的夏珝琋,已经快把背包的蝴蝶翅膀揪下来了。

  安月华疲惫地闭上眼,揉了揉已经发胀的太阳穴,抚平额角上跳得正欢的青筋——想不通的事就暂时不要去想,时间是解决问题的最好钥匙。

  当安月华再次睁开眼时,所有的疲惫已一扫而空.

  清亮的双眸第一次认真打量夏珝琋周身——磨损得很符合“离院出走”孤儿身份的旅游鞋,上上下下破了好几个洞的“时尚”牛仔裤;以淡粉为底色,经历几番多层次挑染,很有复古嘻哈风格的长袖T恤;外罩一件洗得有些发白,袖子长得可以甩水袖的宽大运动服。

  有些打结的头发,松松垮垮的被皮筋束成半高马尾,几缕调皮的碎发零乱粘在局促的小脸旁,周身上下唯一比较新的,便是被紧紧抱在怀中的蝴蝶形小书包。

  安月华用力地抹了抹脸,艰难地开口道:“你的行李……”

  夏珝琋低着头小声地说:“我,我是逃出孤儿院的,而且我也没什么其他的行李……”

  除了妈妈那天帮我买的小背包和留给我的吊坠。夏珝琋在心里默默地加了一句。

  安月华在心里沉沉地叹了一口气,环顾四周——八十多平方米的套房,相对于那一个宽大却没有温度的“家”而言,只能算是小巧玲珑。

  近30平方米的客厅虽然不大,采光却是极好,整幅的落地窗外是壶城的母亲河——环江。

  基于某人骨子里的习惯,原本就略显宽敞的主卧,生生被敲掉了一幅墙壁,与旁边的书房连成一体,被打造成一个具备卧室、敞开式书房、超豪华沐浴间等多项功能的奢华卧室。

  名为客房的房间里,则是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健身器材,至于床铺什么的,那是肯定没有的。

  安月华捏了捏发胀的眉心,感受着夏珝琋满脸期盼地目光,除了无奈地接受自己有一个五岁女儿的事实外,更应着手该解决一些实际的问题——这个家该添些东西了。

  虽然在夏珝琋看来,只要跟安月华生活在一起,那里都是天堂;但是对于安月华来说,实在是不能接受继承了自己和她母亲绝世容颜的小精灵,变成脏兮兮的小女巫待在自己身边。

  那么,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帮这个小东西去解决一些日常生活上的问题。

  可是对于一个自小就没有玩过洋娃娃换装游戏的大男人来说,怎样帮小女孩穿衣打扮呢?

  安月华再次无助地捏了捏眉心,叹了一口气,拨通了刘清悠的电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