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超时空誓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游乐场惊魂

超时空誓言 风中冰火 2450 2019.04.08 20:20

  夏珝琋侧着脑袋望了望突然沉默下来的陈立伟,注意到他紧握的双手正在不停地颤抖,是气急败坏准备动手打月华爹地吗?那可不行,月华爹地那张帅脸除了我能蹂躏外,谁也不许碰他分毫!

  “月华哥哥,我肚子好饿喔!”夏珝琋开口提醒快吻到一起的安月华和刘清悠,还是不要以这种方式刺激快要抓狂的陈立伟,摩天轮现在升得这么高,在里面动手可是很危险滴。

  突然,“咔嚓”一道细微金属断裂的声音传入了小夏珝琋的耳朵,摩天轮转轴处一丝微小的颤抖没能逃过夏珝琋敏锐的感觉,突如其来的危险信息让她瞬间僵硬。

  该死!不会吧!

  夏珝琋转动僵硬的脖子,瞪圆双眸透过座舱透明的地板,死死盯着摩天轮的转轴。

  咔

  咔咔

  咔咔咔

  咔咔咔咔

  ……

  金属断裂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密,伴随着一阵让人酸掉大牙的金属扭曲声,摩天轮在以肉眼能够看得到的速度缓慢倾斜,地面上排队的人们终于感觉到异样,惊恐的尖叫声响彻云霄。

  摩天轮的载客座舱里更是乱成一团,尖叫声、求救声此起彼伏,安月华一手紧紧搂着吓得浑身颤抖的刘清悠,另一只手将已经“吓傻”的夏珝琋用力拥在怀里,英俊的脸上满是紧张和不甘:要怎样才能救出悠悠和夏珝琋!怎么办,难道我们今天真的就死在这里了?!

  此时,座舱里的第四个人——陈立伟,却沉默得诡异,没有尖叫,也没有任何的紧张慌乱,仿佛所有的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和掌控之中。

  “小悠,到我这来,我可以保护你的!”陈立伟在倾斜的座舱里向刘清悠伸出了左手,说道:“相信我,只要你过来,跟我走,这一切马上就可以结束了。我会对你好,我们一定可以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不要……不要……”

  望着陈立伟癫狂的面孔,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手,刘清悠害怕地摇着头,满是泪水的小脸往安月华怀里缩了缩。

  相比起大人癫狂和惊恐,六岁的夏珝琋却冷静得出奇,原本清亮的暗紫色眼眸已变得黝黑无神,透过倾斜的座舱窗户,空洞的盯着地面上惊慌失措地人群,仿佛在寻找什么……

  喀……咔……

  金属断裂弯曲的声音越来越大……

  啊……啊……救命啊……

  揪心的尖叫此起彼伏,摩天轮座舱里、地面上乱成一团麻……

  是谁?是谁在制造这起事故?!夏珝琋的神念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有惊慌失措的,有失声痛哭的,有打电话报警的,有拍照发朋友圈发微博的,还有人……直播的……

  是谁?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弄断摩天轮的中轴?让我们置于危险之中?!

  夏珝琋皱起可爱的小眉头,深深的思索着,努力想着办法:实在不行,我就带着安月华老爹去安全的地方,虽然以我现在的能力还是有点困难,但是积蓄一下力量应该可以办到。

  下定决心后,夏珝琋调整了一下坐姿,左手紧紧握住胸前的吊坠,右手隐蔽地结了一个手印,本就黝黑无神的紫眸在瞬息间更是变得幽暗无光,仿佛宇宙初始,混饨一片……

  “小悠,你过来……”陈立伟一直维持着右手前伸的姿势,盯着刘清悠梨花带雨的小脸痴狂地说:“你过来一切都会好的……”

  “不要……”被安月华保护在怀里瑟瑟发抖地刘清悠,惊恐地看着陈立伟,拽着安月华衣服前襟的小手关节因用力过度隐隐泛白。

  “我让你过来!”伴随着一声暴喝,已经失去耐性的陈立伟猛地朝刘清悠扑了过来,却被早已戒备的安月华一脚踹了回去。

  “碰”的一声巨响,在空中划过一道并不美妙曲线的肥胖身躯狠狠地撞上了座舱壁,不但让本来就已经倾斜的座舱剧烈地晃动起来,而且失控的左手肘还顺便撞破了一扇玻璃窗。

  “啊……”

  伴着摩天轮下喝水喝茶吃冰吃瓜吃鲸围观群众一阵阵揪心的尖叫,摩天轮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快,眼看中轴将彻底断裂,巨大的摩天轮将砸向来不及疏散的人群,造成不可估量的人员伤亡。

  如果这个世界真有英雄,那是漫威的世界;在摩天轮座舱这方小世界里,安月华就英雄般的存在,仅用一条长腿就将早已癫狂,不断扑向刘清悠的陈立伟踹得与座舱壁亲密接触了数次。

  “呵……呵呵……”艰难撑起肥胖身躯的陈立伟突然怪笑起来,恶狠狠地说:“本来我只是静静的想带着小悠离开,结果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不上道,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截由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皮毛包裹着的,食指长短拇指粗细的黝黑金属棒,经陈立伟隔着兽皮几番摆弄后居然成了一把造型奇特的锋利匕首。

  “呵呵,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这是什么了吧?”陈立伟一脸挑衅地看着安月华,胜券在握地说:“你可能不是很清楚这东西的锋利程度,相信我,只要我在你的喉咙不远处这么用力一挥,不但能很轻松割断你的喉咙,就是你身后的钢板也得断裂。”

  “你……你居然把公司最新研发的超强硬度记忆可塑合金做成偷了出来?”一直被安月华护在怀里,终于稳定了情绪刘清悠不敢相信地问道:“你怎么能这么做?你这是犯罪!”

  “对!是我偷偷拿出来!”陈立平大声的吼道:“东升集团出大价钱买我手上的这个东西,还承诺给我销售部副总经理的位子!小悠,过来!我一定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新娘!”

  “安月华,我警告你,把小悠还给我,还可以给你和你女儿一条生路,否则……”还没等陈立伟耍狠的话说完,匕首就被安月华的一脚踢飞,从早已破洞的窗户飞了出去。

  “我的钱!”陈立伟顾不得正身处摩天轮上,手脚并用的想从窗户爬出去,抓住掉落的匕首,却被冲上来的安月华一把拉了回来。

  急红了眼的陈立伟转身便和安月华扭打在一起,如两头愤怒的公牛般你一拳我一脚地斗个不停,刘清悠满脸泪水地看着心爱的安月华为了她被揍了好拳,不知那里来的勇气,不顾一切地起身,想为安月华挡下陈立伟的拳头。

  说时迟,那时快,安月华抓住机会,一记足以让人下巴脱臼的上勾拳狠狠地“吻”上了陈立伟的下巴,陈某人眼睛一翻,彻底瘫软在地板上。

  而正在自由落体运动的的匕首,则是不偏不倚地落到正在崩裂的摩天轮中轴齿轮中。

  “咔!”的一声巨响,摩天轮忽然停下了倾斜的脚步,数十个座舱剧烈地晃动起来,正奋不顾身奔向安月华的刘清悠一个踉跄,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狠狠撞向安月华。

  此时,一条关于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定律,完美地证明了它的正确性,亲密相撞后的安月华与刘清悠被猛地弹开,分别与座舱壁亲密接触后,一前一后干净利索地晕倒了。

  哇!不用这么生猛吧!

  好不容易积蓄完力量的夏珝琋,刚回神看到的就是此番生猛的景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