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超时空誓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占朗旭小课堂(求推荐票)

超时空誓言 风中冰火 2300 2019.06.11 23:35

  “嗯?”占朗旭已经迷乎的大脑实在是想不起两家斗了几次了。

  “第一次是在ICU病房外安谦礼试图带人闯入病房抢走安月华,被沈煜瑾的两个特助以暴制暴阻止了。话说罗洁的身手真好,人又长得漂亮又能干——老板你真不打算追来做老婆?”

  占朗旭:“……”

  “第二次是在ICU病房的会议室里,两家光是对安月华的复健治疗地点进行交涉,都一直争到了天黑,仍然没有结果。”

  “第三次是今天一大早,两家人分别风风火火地带着专程邀请来三位脑科教授给安月华做会诊,都试图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并抢占先机。”

  “第四次就是安沈两家分别对占明旭和陈瑞雪两人出手进行争取,耗费了大量人力、动用了海量的资源,若不是我给他俩的小剧本里加了些猛料,估计到现在还未能顺理成章的说服两位博士。”

  “第五次就是刚刚安沈两家在壶江酒店会议室里进行的谈判,最后这场谈判以两家各退一步达成协议而告终。”

  “扣掉吃饭睡觉的时间,这两家人还真是斗得难解难分呀!我说老板,这两家真的是姻亲不是世仇?”徐闻主逻辑单元运算法则中的某个阀值似乎被触发,突然之间变得八卦无比:“不是有一句俗话‘冤家易解不易结’,难道不是安沈两家为了化解世仇,安家出儿子沈家出女儿结成儿女亲家,然后……谁知……于是……”

  占朗旭:“……”

  占朗旭干咳一声,想睡却不能睡的脸木然了片刻,为避免徐闻脑洞大开再继续编出二万五千字的狗血剧本,他只好重起已经宕机的大脑,端起了老师范:“停!听我说。”

  占朗旭调整了一下姿势,舒舒服服地半躺着继续给徐闻上课:“两家之间的具体关系你自己去调查。今天刚开始谈的都不涉及核心问题,只是不停的在外围兜兜转转拖延时间,你当真以为他们是毫无计谋吗?”

  “那是因为当时两家都没有争取到需要的人,手中的筹码不足;所以我才让你把编写的小剧本抛出去,让两家都花了大代价才得到。两家几乎是同时拿到‘猛料’,同时说服(威胁)了博士,分别攒足了筹码,自然就由原来的‘亲友聚会’转变成了刀光剑影的真正谈判。”

  “至于为什么两家人说话都是只说一半,然后就是相互丢资料炸弹?你自己将谈判后半段影像的时间轴,与你抛入互联网里小剧本的时间轴对比就知道,毕竟谈判有些时候是‘看破不说破’——话只说前半段,后半段藏着掖着,不立刻露出底牌,方便见招拆招甚至反击。”

  “特别是沈煜瑾和安冠江这两人,相互之间斗了近三十年,20多年的姻亲造成两家的关系错综复杂、利益犬牙交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本就分不太清楚。安月华年纪轻轻就在安家占了这么大的股份,如果从商场上来说根本就是沈家嵌入安家肉里的一根刺;他的突然昏迷自然让安家慌了手脚,说什么也不肯让沈煜瑾带回申越去治疗。”

  “沈家这些人个个都是人中龙凤,还好人丁不望要不然就真是翻了天了;而安家的子孙虽然没有这么优秀,但子侄众多,按比例来说也总会出那么些个优秀的人才。”

  一人一机走神想到了安谦礼,不约而同的在心里默加了一句:当然按比例来说出纨绔子弟的概率也是挺大的。

  第三讲:不要漏掉任何一个关键人物。

  “对了老板,后来安家怎么那么快就放弃立场,转而同意沈家的要求。”徐闻说罢还贴心的用一个全息三维屏投放当时的影像,另两个分别投放两家的平板设备上显示的内容。

  占朗旭勉力撑开眼皮,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平板设备的内容,不由得哑然失笑:沈煜珀和沈煜瑾这两兄弟,一龙一虎配合得可真是天衣无缝呀。

  “你自己查查沈煜珀手中的几支私募和他在几大证券商的席位,主要查昨天下午尾盘和今天的流水就知道了。”占朗旭的左手中指有一下没一下敲着太阳穴,给徐闻指明方向:“别忘了安冠江这次来争夺安月华的目的是什么。”

  只用了不到一秒,徐闻就调出了相关资料,经过它卓越大脑一分析,只得佩服地说了个“牛”字。

  原来沈煜珀只用了短短一个多一点的交易日,就在二级市场买入了约3%耀硅高科的股份,再加上他本来就是耀硅高科的第三大股东,按相关规定必须在两个交易日内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所以在谈判陷入僵局的时刻,沈煜珀选择公开增持信息,无异于给安冠江当头一棒。

  徐闻“哦”了一声,不解地问:“如果沈家以恶意抛售股票为要挟的话,就算最后能赢也会蒙受相当大的损失,这种伤敌一千自伤八佰的打法,好像没多大意思。”

  占朗旭笑了笑,再配合他那张似睡非睡的倦容,竞依稀透出几分高深莫测的感觉:“你处理一下那张图就知道了。”

  徐闻依言操作,图片里的信息被分门别类的整理后,做成了关系图展示出来——由罗洁掌控的几个自媒体大号准备了一些文章,如:《7月经济数据出炉,硅晶圆片市场前景如何》、《国家产业布局调整,半导体产业能否成为下一个风口》等正面的文章,也有诸如《从盛夏到隆冬,硅晶圆片是否会重蹈覆辙》、《升级产业链,硅晶圆片能否助力多晶硅摆脱产能过剩的魔咒》等负面的文章。

  一阵一反立场的文章如天平的两端,放置任何一个砝码都会对安家这次升级自身的产业链造成影响;再加上沈煜珀手中持有的股份,两相配合之下安冠江根本毫无胜算。

  “所以我都说了,罗洁最配您、最适合当老板娘。”徐闻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迷药,一门心思要拉郎配:“老板,你真的不心动,不考虑考虑吗?”

  占朗旭嗤之以鼻的冷哼一声,徐闻识趣的转移了话题:“所以安冠江为了保住大局,主动放弃了安月华治疗的主导权,并买一送一的将陈瑞雪送给了沈煜瑾?”

  正可谓是一念成佛,一念亦可成魔。

  对于安冠江来说本是必输的一局,却在他果断的取舍后有了转机。

  “嗯。”占朗旭肯定地点点头。

  所以真正让安冠江败下阵来的就是这个漏算的关键人物——沈煜珀,他股市“过江龙”的绰号果然不是白叫的。

  第四讲:求同存异,谋求利润最大化。

  说完这些,占朗旭困得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徐闻还是不依不挠地追问:“到最后沈家明明已经是大获全胜了,为什么沈煜瑾还要将脑科医院的股份稀释出去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