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超时空誓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牛鬼蛇神聚一堂

超时空誓言 风中冰火 2311 2019.05.26 22:45

  “谁在这闹事?!”壶城市人民医院安全保卫科科长史东强,带着一群临时集结的保安气急败坏冲到ICU病房。

  一进门,就看见仪态风姿迥然相异的两人互不相让,剑拔弩张;一群滚地葫芦倒在地上疼得哭爹喊娘;四周被惊吓的病人家属紧贴着墙壁,努力不被误伤无辜。

  史东强愣了愣,看了一眼明显动过手的周裴然和罗洁,又看了看倒地不起的葫芦们——这,到底谁才是闹事者?!

  顾盛扶着腰挣扎着爬起来,指着满地葫芦呲牙咧嘴地说:“史科长,就是他们几个在闹事,还想强闯ICU病房。”

  史东强听罢气不打一处来,一摆手命令随行的保安们按防暴应急预案执行。

  得令的保安们等的就是这一刻,立马冲上去七手八脚地制服了葫芦们——呃,至于有没有借机踩上两脚,在受伤的关节处加重力量就不得而知了。

  “安月华……月华他在里面吗?”始终处于状况之外,一心只关注安岳华刘清悠弱如扶柳地询问。

  还没等到护士的回答,她那瘦可见骨的手腕就撑不住没几两重量的身子,突然眼前发黑腿一软,差点儿晕了过去。

  罗洁眼疾手快地接住她轻若羽毛的身子,不经意地皱了皱眉头。

  罗洁知道她与安月华的关系——因为夏珝琋突然出现的缘故,两人退回到“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

  看到刘清悠因心系安月华变成这副瘦骨嶙峋的模样,罗洁正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就看见两位老人家气喘吁吁一路小跑着刘清悠身边。

  “清悠,我和你爸不过是去交个费领个药的功夫,你怎么就自己跑到这里来了?”眉目之间与刘清悠长得几分相似的中年妇人,满脸焦急地细细打量着心爱的女儿,生怕她少了一丝的头发。

  “妈,我没事。”刘清悠缓缓地摇了摇头,几不可闻地开口解释:“我听说月华被送到了ICU病房,所以……”

  “我的儿呀,你死得好惨呀!”一阵哭天抢地的哀嚎声刺入众人耳膜。

  听到这一两个月来,每隔几天就来闹上一闹的声音,赵植树等人就一头黑线。

  “害你的人不得好死啊!”陈立伟的母亲王百花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差设灵堂烧纸钱了。

  赵植树努力地平息额角跳得的青筋,深吸几口气上前安慰:“对于陈立伟先生的意外死亡我们也很抱歉,他的补偿款就差您过来签字,就可以……”.

  “就可以什么?!”还没等赵植树说完,王百花就一阵抢白:“就可以死而复生吗?!我告诉你们,别想用一点钱就打发我,我跟你们没完!”

  “我的儿呀!”

  “你死得好惨呀!”

  “你让我和你弟弟们怎么活呀!”

  “他们还那么小,家里才起了房还等着你赚钱回家还债呀!”

  “你大弟才谈了朋友,女方要在县城里买一套房呀……”

  众人:“……”

  沈煜瑾一目十行地看着周裴然接上的资料:陈立伟,供职于盘古集团,摩天轮事故中与安月华在同一座仓里,后死于一个半月前的壶城人民医院住院部附楼倒塌事故。按相关标准赔偿金应是50万左右,但他的母亲以赔偿金太少为由,三天两头来闹。

  特别是她现在闹的时间地点都非常的不合适。

  周裴然从上司阴沉得快滴出水来的面色里读出了一丝不耐烦,正在思考如何解决,不想突然被凌厉的尖叫吓得一愣。

  “啊!”刘清悠惊恐地抱着头,吓得拼命往母亲怀里钻,“你走开,你不要过来!”

  “你想干嘛?!”刘爸爸用并不强壮地身体挡在母女两前面,抖着手指着王百花:“你……你这个疯婆子,你想干嘛?!”

  王百花试了几次都突破不了刘爸爸的防线,不甘心的在刘爸爸手上挠了好几条血痕。

  接着又是一阵痛心疾首的表演:“儿呀!还有这个女人也不得好死啊,看你人走了就不肯为你守寡,现在你尾七未过就出来勾搭野男人……”

  刘爸和刘妈一边护着刘清悠,面色铁青地指责王百花:“你……你嘴巴放干净点,别乱说!”

  又来了!

  赵植树等人民医院的人看着这一幕就头痛——这两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的,整谁都烦!

  “沈总,安月华确实在里面。”罗洁在确认完相关信息后,小轻声地对沈煜瑾说。

  沈煜瑾还没来及回答,余光就瞧见一道突然扑过来的身影,本能的往后撤了好大一步。

  “你们就是害死我儿子的那个安月华的家人?”王百花浑身颤抖着憋出两个字:“赔钱!”

  沈煜瑾:“……”

  罗洁:“……”

  周裴然:“……”

  众人:“……”

  这人是想钱想疯了吧?!

  王百花,陈立伟的母亲。荥阳市塔林县城董村人,大字不识几个就只会认所谓的死理:

  一,冤有头债有主。如果刘清悠跟陈立伟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干嘛摩天轮出事时两人在同一个座仓?既然是男女朋友关系儿子死了,不管过没过门都要为儿子守寡。

  二,不是你,你干嘛逃?儿子死于医院附楼的坍塌事故,同时安月华也莫名失踪了,如果安月华跟儿子的死没有关系,他干嘛无缘无故失踪?

  综上两点,凡事跟陈立伟的死能扯上半点关系的,王百花都要去闹上一闹——能要财的就要财,能要人的就要人,最好是人和财都能要。

  一个半月前,她初见刘清悠时就觉得这个“媳妇”真是好呀,人美脾气好学历高,关键是还能赚钱养家,就算大儿子死了也不能便宜外面的野男人,家里还有两个儿子等着呢……

  就在不久前,王百花正准备去找医院领导,不想远远看到朝ICU病房走来的刘清悠,便尾随着赶过来凑一下热闹。

  赵植树等人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怎么没多大功夫谁都知安月华进了ICU,什么牛鬼蛇神都齐聚一堂直接来了一锅大杂烩。

  一直揣着手站在旁边看戏的占明旭和陈瑞雪相互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赞许的目光——看这情形,安月华醒来后恢复如初的可能性是越来越高了。

  植物人呼唤治疗有多种方法,如物理治疗、高压氧治疗等当初在岛上的秘密基地里都已经使用过,并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此前斟酌再三后,决定将安月华送回壶城进行后续治疗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可以利用亲情进行治疗。

  现在看来可用的资源,远远不止这此。

  诸如,能激起无数人八卦热情的豪门恩怨,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冲破重重阻挠的凄美爱情,秉承我弱我有理其他皆浮云的胡搅蛮缠老太……

  哇噢!

  真是愈发觉得占朗旭和徐闻那两个整天不务正业的家伙,认真策划执行起某些事情来,还是很有天赋和成果的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