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超时空誓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选择壶城,便不是问题

超时空誓言 风中冰火 2244 2019.05.30 23:44

  会议桌两边分坐着剑拔弩张的沈安两家,相比起沈家的从容不迫,安家则显得更为紧张一些。

  沉不气的安谦礼在会议室里来来回回地走动,顾盛盯着地面上渐渐清晰的磨痕,也不敢出声制止,只好眼观鼻、鼻观心、杵在那儿像根木头似的。

  安冠江正端坐着闭眼养神,却被身后悉悉索索作响的脚步声给扰得不行,不由地皱了皱眉头,轻咳一声。坐在后方的随身秘书孟译铭接到暗示,瞅准机会拉住经过身前的安谦礼,示意安大公子不要再闹腾了,就老老实实地坐一会吧。

  沈煜瑾三人则完全不受影响,旁若无人地开着小型会议。

  孟译铭安抚好安谦礼,树脂镜片后的双眼羡慕地看着对面忙碌的三人——这才是真正精英人士的日常吧。

  一想到自己虽然名义上是安冠江的随身秘书,说白了也就是一个处理杂事的男保姆。想当年自己刚出社会时意气风发的模样,才不过几年工夫便被现实磨得棱角尽失,孟译铭顿时觉得心灰意冷好生无趣。

  几不可闻地叹了声气,不想一回神正对上周裴然直勾勾往向自己的双眸,凌厉的眼神惊得孟译铭连忙低头回避——糟糕,看得太出神了,估计被误会是正在打探商业机密。

  对场间气氛感觉入微的罗洁停止汇报,抬眼顺着周裴然的目光望向孟译铭,顿了顿再开口时,已切换到孟译铭完全没有听到过的语调和发音方式。

  孟译铭不由得苦笑,果然都是精英中的大神,居然能用这种前所未闻小语种作为开会交流的语言,自己果真是拍马都不及。

  想来也是,沈安两家互为姻亲,其业务范围相互之间虽然多有交集,但更多的是相互竞争的关系,搞不好现在他们讨论的内容涉及重大的商业机密,刚才自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看确实是很不礼貌。

  安谦礼可管不了那么多,闲得发慌的他正愁没事情可做,直接隔着桌子在那里指桑骂槐:“四叔,这回您算是看清楚了某些自诩是安月华亲人的人的嘴脸了吧。安月华现在还不知生死,他们几个人倒好,还有心思在这里开会赚钱。”

  这回连泰山崩于面前都面带微笑的沈煜瑾也不禁沉下了脸,向来脾气不算太好的罗洁抬眼看向安谦礼的眼神就像在看个死人。

  “闭嘴!给我坐一边去!”深知沈煜瑾脾气的安冠江立刻出声喝止安谦礼说出更加混帐的话。

  离会议室大门最近的顾盛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时不是从门上的玻璃窗伸长脖子朝病房方向张望——赵副院长和梁主任都去给安月华会诊了,这么多专家同时莅临病房,自己就算是做一个旁听生也是受益匪浅,可惜自己却被领导留在这里伺候几位大爷,这遭遇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顾盛幽怨的眼神扫过会议室里的众人,不经意间对上正呲牙给自己威胁性一笑的安谦礼,顾盛顿时觉得自己昨天被踹的后腰又开始一阵抽痛了。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完成会诊的几位医生博士鱼贯走入会议室,人还没坐定,原本平静的会议室顿时炸开了锅。

  “现在月华的情况怎么样?!”两边几乎同时问出声道。

  三位博士虽然分属不同阵营,但在低声相互交换意见之后,将目光齐刷刷地投向赵植树和梁慕海。

  赵植树被六双眼睛盯得浑身上下不自在,仔细斟酌一番后硬着头皮开口:“经过我们多人的会诊,基本上判断安月华的生理指标和各项生理机能都属于一个较好的状态。他的脑部虽有进行过外科手术的痕迹,但是恢复的情况非常的良好,现在唯一不能确定的就是他什么时候能醒来……”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说的都是些废话!”安谦礼没等赵植树说完就直接开喷:“你来来回回说的都是昨天的内容,一点新意都没有。我们现在只想知道安月华什么时候能醒来,如果你们没有本事治好他,那么人我们就带走了。”

  行动永远比脑子快的安谦礼话还没说完就打算冲出去抢人,却被比他动作更快的罗洁堵在了门口。

  看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罗洁,安谦礼正打算习惯性的发飙,却在开口的瞬间蓦然回想起昨天她伶俐身手。

  安谦礼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努力以一种恶狠狠的口气质问:“你……你想干嘛?”

  罗洁都懒得搭理他,只是望向老板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沈煜瑾轻敲了两下桌子,再次表明沈家的态度:“月华必须跟我回申越市治疗。”

  一直默不作声的安冠江也再次表明自己的立场:“安月华是我们安家人,于情于理他都必须回穗洋市治疗。”

  两边都是对安月华治疗的主导权都自在必得,毫无商量回转的余地。

  谈判顿时陷入死局。

  顾盛杵在角落听着两边互不相让的斗法,禁不住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们两家都想将安月华接回自己的地盘治疗,其实上说白了就是不想让安月华去对方的地盘治疗,怕自己丧失了主动权。你们这样谈到天荒地老也不会有结果的,还不如各退一步把安月华留在壶城。反正壶城不是谁的主场,两家在这边的势力看样子也旗鼓相当,留在壶城治疗且岂不是皆大欢喜?

  “好吧!留在壶城治疗,我们安家勉强能够接受。”安冠江装做思考了很久的样子,终于痛下了决心。

  得到这个答案的沈煜瑾明显松了一口气:“刚老爷子也说了,壶城的气候环境很是不错,他改天过来疗养时,顺道来看看月华。”

  顾盛:“……”

  呃,刚才走神了没听到前半截,这些大神们都是什么神仙逻辑,之前还争得不可开交,这么快就达成一致了?!

  赵植树:“……”

  梁慕海:“……”

  本来想着快点送走安冠江和沈煜瑾两尊大神,并尽快将安月华这个瘟神弄走的赵植树和梁慕海突然听到留壶城治疗的消息,愣是半天没回过神来——这也太急转直下了吧?本来互不妥协的两家人怎么这么快就达成一致了?

  安冠江和沈煜瑾都是成功的企业家,与绝大多数成功的商人一样都是谈判的高手。

  这次两家人对安月华治疗所在地的争夺,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场商务谈判。

  守住底线是商务谈判中最重点的一点,两家的底线都非常的一致——绝不能让安月华到对方地盘上治疗。

  适时让步也是商务谈判中很重要的策略——两家都准确了解对方的底线所在,让第三地作为安月华治疗的地点就是解决双方根本分歧的最好选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