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现代魔导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现代魔导师 冥云 2671 2003.08.06 22:15

    

  徒步足足走了二十分钟才到餐厅,说穿了也是那个原因──要省钱,只要省上一个星期,他便可以在学校吃上一顿美美的饭盒。

  来到一间名叫紫云餐厅的店前,这名字是取自郭伯母,也就是郭儒的母亲的闺名。却不进入,陈傲天绕了个弯去到后巷,穿上挂在小门门柄的围裙,开始了他一晚的第一个工作──洗碗碟。

  一堆碗碟由厨房搬出搬入,陈傲天毫不马虎地用清洁液洗得发毫,才交给了颗计拿回厨房。

  现在只是下午,人客并不算多,陈傲天已洗好了碟子,将污水倒去渠口后,蹲下来怔怔的看着双手,数年来的帮工已在手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两手手掌粗糙不已,被水浸得有点泛白的皮肤也有一点脱皮,可怜的它们完全不像是一个十八岁年轻人的双手。

  木然地将一手伸进袋子,拿出父母的遗物,轻轻的道:「爸爸、妈妈…」瞧了好一会,又将它塞回衫袋,站起来走入厨房。

  厨房中除了几位厨师外,这天却多了个郭伯伯,郭伯伯一见到陈傲天,便微笑道:「傲天,怎么今天那么早?」因为郭伯伯很清楚他这个世侄很有责任感,于是也不用他打咭──就是上班下班时留下纪录来计算工钱。

  陈傲天没有回答,他知道郭伯伯即使他不说也会明白他的原因。陈傲天默默地走到放蔬菜的竹箩处,又辛劝的在洗菜,郭伯伯看到他这个样子,只能长叹一声,轻声道:「大哥、大嫂,对不起…」静静的走出厨房。

  花了半个小时才洗好那几箩蔬菜,看了看四周,已没甚么工作让他做,大厨老顾适时道:「傲天,过来吃饭吧。」陈傲天朝他微一点头,便走过去坐了下来,吃着老顾替他准备的饭菜。不单止老顾,全个餐厅上下也待他很好,每个人也很同情他的遭遇,只是大家也是打份工干干活,也没法给他甚么援助。

  忽地郭伯伯风风火火的跑进厨房,大喊道:「有好消息啊!食评家张辉利快要来我们餐厅,说要品尝一下我们的菜,要是他说上几句好话,我们便不用忧生意了!」

  大家也兴奋起来,除了陈傲天,毕竟这种一「餐」成名的机会并不多。虽然陈傲天并没有像其它人那样喜形于色,可是心底也着实为郭伯伯能有这么好的机会而高兴。

  到了大约九时,几位厨师与郭伯伯都站得脚也酸了,那个食评家张辉利还未到,大家都心中咒骂着他与他的女性亲属。

  待到十时半左右,一轮黑色奔驰才慢慢地在店前停下,车上走出了一男一女,男的一身墨黑西装,头发涂了蜡油似的发亮;女的一身高贵晚装,脸上的妆上得极厚,妖艳至极,看得郭伯伯大反其胃。

  张辉利用自以为极有绅士风度的方式请了那个殷丽下车,才施施然的走进餐厅,这时已是十时半,还哪有客人?于是他们挑了一个近着窗户的位子坐下。

  郭伯伯摆出一副笑脸拿着菜单走过去,详细地为他介绍着本店的各种精选菜式。可是张辉利却一直当他没到似的,不停与殷丽调笑聊天。郭伯伯心中火起,可是谁叫他是食评家?只好尽量忍气吞声,继续介绍着。

  到了郭伯伯说完第三次,连第四次也说了一半,那个张辉利才厌恶的抬起头来,大声道:「你以为我是聋的吗?我现在正与女朋友聊天,你就不要打扰着我们,先滚到一旁再说!」殷丽脸色一变,却又很快变回那个卖笑的样子。

  郭伯伯一脸的歉意,可是他的心中早已操******祖宗十八代了。

  待张辉利又与殷丽聊了十五分钟,他才一手招来郭伯伯,要他介绍一次菜式,看着的众人包括当事人郭伯伯也气炸了肺,可是也不得不哑忍下去。

  张辉利随便点了几道又贵又不饱肚的菜式,明显地就是要出风头。

  郭伯伯回到厨房,忍不住道:「哪有食评家会点这些菜的啊?不懂食还充大头…」

  厨师们都很无奈,可是也只好照样烹调。

  一碟碟的菜式如流水般取出厨房,放到张辉利的桌上,只见他一边跟殷丽聊着,一边慢条斯理的吃着。

  待他们吃完,餐厅早就过了打烊的时间了,陈傲天看了看钟,原来已是十一时半,可是那两人还坐着聊天,郭伯伯已是额角冒汗,可是又不好得罪他,叫他们离开。

  郭伯伯很体谅陈傲天,便先让他离去。

  陈傲天走出厨房,向着正门走去,这个时候,后巷的小门早已关上了。

  陈傲天走向正门,可是恰巧那个张辉利的桌子就在正门附近,无可避免的要经过那里。忽地脚下好像碰到甚么,身子失去平衡向前倒下,木盒子自袋子跌出,打开了来,内里的竟然是一条项链,挂上了一个银色六芒星,闪着奇异的流光。

  张辉利缩回弄倒陈傲天的右脚,看到了那流光闪动的银色六芒星项链,一时见猎心喜,俯身就想拾起。

  陈傲天立即爬了过去,将木盒子盖好,收回衣袋,不让张辉利拿到。陈傲天缓缓站起,连沾到灰尘的衣服也不拍拍就继续走向门口。

  张辉利突然挡在陈傲天的身前,笑道:「朋友,可以出让那条链子给我吗?」

  陈傲天没去搭理他,只眼神一黯,便轻声道:「请让开…」

  张辉利却不让开,笑道:「考虑一下吧,我可以出很高价的,我想送给我的女朋友。」

  殷丽站起身来,有点不安的道:「辉哥,不用了,人家不肯卖就算吧。」

  张辉利回头笑道:「我一定可以拿到链子给妳的,放心吧!」之后就喝道:「小子,你究竟卖不卖?」一手推向陈傲天。

  陈傲天的体质本就差极,这一推没能避过,被狼狈的推dao在地,木盒子再次掉出,链子也飞了出来。张辉利正想去拾,却又被陈傲天先一步爬了过去,连忙将六芒星链子挂上脖子。

  张辉利怒极,竟不顾这里是餐厅,脚不停踹上陈傲天的身躯。郭伯伯等人在远处,急忙抢出,奔向陈傲天处。

  陈傲天的身子蜷曲着,每一脚也狠狠的踢上他的身体,本就孱弱的身体哪能经受?忽地看见张辉利伸手想抢去他的项链,急得双手一堆,大喊道:「不要!」

  心中突然出现一股莫名的悸动,胸口的六芒星项链微微一热,额头眉心像是冒出一股力量,双手推出,明明没有碰到张辉利,他却像是被人大力推出般撞上身后的桌椅。

  陈傲天刚好回神,眉心忽然一阵剧痛,痛吼一声,便昏倒过去。郭伯伯与几位老厨子围住了他,急得大喊起来。

  「傲天!傲天!…」

  同一时间,世界各地都有人不约而同地回头望向香港的方向,异口同声的轻轻道:「出现了。」

  同一句「出现了」,却包含着各种不同的意思,在时代的大舞台上,陈傲天又能否占一席位?

  现在的他,还只是一个平凡的少年──不!他的人生已于一分钟前真正开始了。

  前路之上…究竟有甚么人、甚么事正在等待他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