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封魔刀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月下对饮

封魔刀客 一柿 2079 2018.11.12 16:11

  晚上,祝鸿杰,徐金鹏,谢苍海,丁狂四人围坐一桌,把酒言欢。

  “痛快,痛快,小师弟,我敬你一杯。”谢苍海端起酒坛,给丁狂倒了一碗酒,给自己也倒了一碗酒,端起碗伸到丁狂面前“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痛快过。”

  “敬师兄,要不是有师兄指点,我也没有今天的进步。”丁狂端起碗和谢苍海碰了一下,一仰而尽。

  “爽快!”谢苍海端着碗,毫不犹豫往自己嘴巴里倒。

  “八师弟,你过去藏拙了,该罚。”徐金鹏笑呵呵的端起酒坛为谢苍海倒了一碗酒。

  “哪里是我藏拙,是你们没能让我使出全力,要罚,也是罚你这个师兄。”谢苍海笑着回道。

  “好哇,你这是看不起我,我非要和你比划比划,好叫你知道,谁是师兄,谁是师弟。”徐金鹏作势撸起衣袖,一份要决斗的模样。

  “比就比,怕你不成。”谢苍海拍了一下桌子,笑着站起来。两个师兄从他们下台就一副神情激动、跃跃欲试的模样,他又岂能看不出来。

  两个人站在桌子前面,以手为刀,你来我往,抢夺酒坛,斗了好一阵子,也没分出胜负。最后祝鸿杰站起来,出手如风,隔开了两个人交错的手,把酒坛拿在手上。

  “你们两要斗去外面斗,别在这挡着我和小师弟喝酒。”祝鸿杰端着酒坛,给自己和丁狂各倒了一碗。

  今夜无月又无星,看着外面漆黑的一片,祝鸿杰和谢苍海苦笑一下,只能无奈罢手,重新坐了下来。

  “小师弟,再过两天,你就要去魔窟试炼了,师兄敬你一杯,祝你此行胜利而归。”徐金鹏举起酒杯对丁狂说道。

  “小师弟你要去魔窟?”祝鸿杰问道,此前他不在魔刀门,还不知道丁狂要去魔窟的事情。

  “是的。”丁狂回答。

  “魔窟我们都没有去过,里面的试炼可不简单。”祝鸿杰脸色凝重的说道,“能够从魔窟活到最后出来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但最奇怪的是,他们在魔窟的试炼中都失败了,没有人能够成功。”

  “从来没有人能够成功?”丁狂疑惑的问道。

  “从来没有人能够从成功的道路上出来。”祝鸿杰肯定的回答。

  “为什么?”丁狂问。

  “没有人愿意说明失败的原因,他们对里面的试炼,都绝口不提。”祝鸿杰摇摇头说道。

  “就是因为没有人成功,所以我们才格外好奇。”徐金鹏摸着大肚子说道“小师弟,你可一定要成功的出来,给我们说说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丁狂没有说话,他想着大师兄的话,没有人能够成功的试炼,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失败出来的人都已经很厉害了,是不是因为考验太难,没有人能够完成?对于即将到来的魔窟试炼,他充满了期待。

  “小师弟,虽然你刀法精妙,但你毕竟底子薄,进到魔窟之后,一定要小心,保全自己才是最重要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谢苍海举着酒杯,对丁狂语重心长的说道。

  “对对,小师弟活着出来最重要,试炼只是一种练武的方式,这种方式失败了,可能只是因为它不适合你,而不代表你不行。这世上走向成功的道路千千万,这条不行可以换一条嘛。”徐金鹏也端起酒杯,笑呵呵的说道。

  “小师弟,你的性子,有时候就是太直了,这样容易吃亏。过刚易折,适当的弯腰,是为了以后挺得更直。”祝鸿杰也说道。

  “谢谢几位师兄。”丁狂举起了酒杯。

  “不说魔窟了,今晚难得我们师兄弟聚在一起,喝酒喝酒。”徐金鹏一边给大家倒酒,一边笑呵呵的转移话题。

  “好,今朝有酒今朝醉,大师兄,我敬你。”谢苍海端起酒杯对祝鸿杰说道。

  ……

  这不是师兄弟们第一次聚在一起喝酒,却是气氛最好的一次。四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渐渐地,话题转移到刀法上,除了师父教的刀法,还有在外面历练遇到的各路高手的刀法四个人就各自对刀法的理解和感悟进行交流,时而以手为刀互相演示,时而举酒对饮笑声阵阵。

  到了魔窟开放的日子,丁狂带着刀和行李,拜别了几位师兄,跟着魔刀老祖出了山门。

  “师父,魔窟在哪里?”路上,丁狂问老祖。

  “到了你就知道了。”魔刀老祖回答。

  “那魔窟里面,都有什么呢?”丁狂又问。

  “进去了,你就知道了。”魔刀老祖摸着胡子,语焉不详。

  “师父,魔窟的训练难吗?”丁狂再问。

  “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魔刀老祖回答。

  “师父,我听说魔窟试炼没有人能成功?”丁狂继续问。

  “我相信你不会让为师失望的。”魔刀老祖看着丁狂,笑眯眯的说道。

  “师父,我通过魔窟试炼,就可以成为刀客了吗?”丁狂接着问。

  “想要成为刀客,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现在还小,以后长大了,就明白了。”魔刀老祖回答。

  一老一少两个人,一个问一个答,走了一整天,到了一座山前。

  巍峨的山峰,高耸入云,山坡上,密密麻麻长满了大树,底下铺满了落叶,散发着苍老腐朽的气息。

  丁狂仰头看着山,看着树,感觉自己如尘埃一般渺小。

  魔刀老祖把丁狂夹在手臂下,提气掠进山林,穿过了几棵古树之后,落在一处平台上,前面是一片如刀削过的山壁。

  杂草丛生,石块斑驳,青黄的苔藓爬满了石壁上,黑黢黢的“魔窟”二字,掩盖在苔藓下,不仔细,还看不清楚。

  丁狂张大了嘴巴,这就是魔窟,师兄口中充满神秘的魔窟。

  他四下张望,完全看不出人迹,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特别呢?

  魔刀老祖嘱咐了一句跟上,就朝山壁走去,扒开一处草丛,露出一条仅容一个人通过的裂缝。魔刀老祖带着丁狂,进了裂缝。

  丁狂的背贴着山石,艰难的跟在师父后面。周围一片漆黑,只有顶上泻下一道窄窄的光芒,时而看到蝙蝠张开翅膀飞过。丁狂跟着师父,走走停停,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忽然出现一道光。随着光越来越大,两个人穿过了裂缝,眼前一片豁然开朗。

  “这里就是魔窟,以后你就留在这里训练。”魔刀老祖丢了块牌子给丁狂,交代了一句,便飞身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