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让我打一拳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出事(二合一大章!)

让我打一拳吧 哈千龙悬起 3879 2019.11.29 00:02

  远处。

  “哼唧!”

  看着到处飞奔的乔巴,佩奇的神情中不仅没有一丝的震惊,反而是略微带着一些不屑。

  就这速度?

  还没它之前没变小的时候跑得快呢!

  跟个傻子似的。

  佩奇轻蔑的摇摇脑袋,慢腾腾的独自往家里走去。

  “哎……”

  看见佩奇的不辞而别,江铭心中也只能轻叹一声。

  对于佩奇这种直接跳过青年、中年直接步入到老年生活的情况,他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呜!”

  身下。

  一声催促的叫声。

  乔巴像是在询问着江铭问什么突然停下来了。

  “算了。”

  江铭拍了拍乔巴的后背。

  “咱们继续,乔巴!”

  “呜!”

  ……

  速度与激情让江铭忘乎所以。

  一人一兽玩到深夜,江铭望着手中已经已经空荡荡的兽皮袋,这才将乔巴带回了住所。

  “那儿,乔巴,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

  江铭伸手指着佩奇之前用过的带棚栅栏说道。

  “呜呜!”

  乔巴疑惑的看着他,显然并没有理解江铭话中的意思。

  “跟我过来。”

  江铭也没指望它能听懂,他打开栅栏,带着乔巴走到了最中央的地方。这里有一层厚厚的干草和一张跟佩奇使用的同款兽皮毯。

  “来,趴下。”

  双手放在乔巴的身上轻轻的往下按,乔巴顺势趴在毛毯之上。

  虽然它的智商有些令人捉急,

  但江铭动作之中的意思它还是能大概领会到的。

  “就这样,别动!”

  一边说着,江铭一边起身慢慢起身。

  “呜!”

  乔巴就这样孤零零的趴在那里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他的动作

  说实话。

  在那一瞬间,江铭心中闪过要带着乔巴一起进屋的想法。

  可一想到里面狭窄的空间和这家伙爱闹腾的性格。

  他还是狠下心赶紧转身离开。

  吱呀!

  移开门板。

  佩奇安静的趴在火堆旁,莹也仍旧坐在床上修炼。

  “呼~”

  江铭伸了个懒腰,正打算进屋。

  倏然。

  “呜!”

  一道可怜巴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

  江铭扶额苦笑,转过头一看。

  果然。

  乔巴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跟了过来。

  “乔巴,这里现在住不下你,等以后我在旁边给你另外建一栋小屋可以吗?”

  江铭转身摸了摸它丑萌丑萌的脑袋,然后再次走向之前的栅栏。

  只是这次。

  乔巴并没有再跟着他一起过去,而是一动不动望着屋内闪动的火光和一旁的佩奇。

  “乔巴,这边!”

  江铭朝着它叫道。

  可下一刻。

  乔巴突然猛的窜进屋里。

  “……”

  见状,江铭也赶紧闪身进去。

  “额……”

  屋内。

  只见原本还在毛毯上休息的佩奇此时已经懵逼的被挤到了一旁,而角落里的所有空间都被乔巴无情的侵占,不留下一丝的空隙

  “哼唧!哼唧!”

  佩奇怒目而视。

  只是。

  下一刻。

  “吸溜~”

  又是乔巴的一次突然袭击。

  我要踢死你!

  佩奇被气得都快要疯掉。

  这也是江铭第一次看见佩奇在智商突飞猛进之后表现出这种上蹿下跳的模样。

  “乔巴,过来!”

  江铭沉着脸,表情严肃。

  他必须得让对方大概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一个错误的举动。

  而且。

  犯错。

  就会受到惩罚。

  “呜!呜!”

  乔巴继续保持着呆萌的表情,宛若一个“智障”。

  一人一兽就这样僵持住。。

  “大人,要不就让它住进来吧。”

  就在这时,坐在一旁的莹突然开口道。

  草!

  你这个臭娘们心肠竟然如此歹毒!

  霎时间。

  佩奇又将自己的怒火转移到了莹的身上。

  如果此时的佩奇有说话的能力,它一定会化身成一位究极喷子疯狂输出。

  “我之前倒是有这个想法,不过你觉得这里能住得下它们俩?”

  看着在角落里使劲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的乔巴,江铭还是摇了摇头。

  “大人,这个不难解决。”

  莹淡淡的瞥了佩奇一眼,也不理它,“如果你真的想让乔巴住进来的话,我等会可以把那个柜子搬进储藏室给它腾一些空间出来。”

  听她说着,江铭转头对比了一下乔巴的体型,发现把那个位置给空出来还真就挺适合它。

  当然。

  也只能是最近一年半载,如果它后面再长大一些,恐怕还是得继续换地方。

  算了。

  江铭沉吟片刻,最后决定同意莹的意见,“那就按你说的这样安排吧。”

  尽管乔巴傻是傻了点。

  但江铭觉得自己只要认同了对方,那它就和佩奇没有任何的区别。

  要知道。

  之前佩奇的出身比起乔巴来都远远不如,他都能把佩奇养到现在,更何况乔巴还算是一头名副其实的凶兽。

  对他来说,只要自己喜欢,东西再垃圾,他也觉得挺好。

  可他要是不喜欢,你就算整出条龙来也没用。

  很快。

  房间里一阵鸡飞狗跳。

  床边的柜子被转移到了储藏室,江铭也终于顺利的将乔巴安顿下来。

  不过。

  佩奇睡在床的右边,乔巴睡在床的左边。

  “两兄弟”也算是有了一床之隔。

  这也是江铭出于“安全性”考虑,乔巴的体型现在比佩奇要大得多,要是让这俩货睡在一起,他自己都怕万一乔巴晚上翻个身啥的就得整出一条猪命。

  而且。

  按照此时佩奇的神情来看。

  估计它现在宁愿睡在一堆屎旁边也不会同意让这货睡在它旁边。

  “哎!”

  江铭一声叹息。

  这就是智商差距所带来的交流障碍啊。

  你这咋让它们处,它们也不可能处到一块。

  只是。

  事已至此。

  他也只能但愿等时间久了佩奇和乔巴的关系能慢慢好上一些。

  至少。

  不能得一对上眼就开掐吧。

  ……

  半个月之后。

  “你给我死!”

  奋力的用前蹄顶开乔巴的脑袋,此时满身沾满口水的佩奇自然又是一阵无能狂怒。

  “呜呜!”

  可是还没等它喷完这一轮,乔巴又开始舔着脸往佩奇的身上凑。

  乔巴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上了眼前的这个小家伙。

  不仅长得特别“漂亮”。

  而且。

  舔起来软软的,香香的。

  我香尼玛的大冬瓜!

  如果佩奇能知道乔巴的心声,它一定不会吝啬于自己的粗鄙之语。

  “哼唧!!!”

  佩奇一声哀嚎,竟然愣是直接跳到了旁边江铭的腿上。

  身后的乔巴见状,也是虎头虎脑跟着往这边蹭。

  “乔巴!行了。”

  江铭伸手按住它的脑袋,不让它动。

  “呜!”

  乔巴又开始施展其呆萌大法。

  不过。

  这一次还没等着江铭开口。

  砰砰!

  砰砰!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都这个时间点了,怎么还会有人过来?”

  江铭愣了愣,赶紧放开乔巴起身过去开门。

  “大人!”

  门开,来人却是魁的阿姆,此时她的怀中还抱着一个厚厚的包裹。

  “你这是?”

  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模样,江铭开口问道。

  “大人,请你救救我的孩子!”

  魁的阿姆慌张的看了看旁边,突然猛的跪下。

  “魁?”

  江铭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立即沉声道:“行了,赶紧先进来!”

  实际上。

  在他刚才看到对方的一瞬间就已经隐隐猜到应该是魁出了什么事情。

  “我来吧。”

  进了屋,莹赶紧顺手接过然后缓缓放到床上。

  掀开外面那层棕色皮毛,里面正是已经昏迷过去的魁。

  只是。

  之前的那个小胖墩现在却是已经变得骨瘦如柴的模样,而且从他的腹部到颈部全都布满了一种密密麻麻的诡异蓝色纹路。

  “到底怎么回事?”

  江铭皱眉问道。

  他也是根本没想到只是小半个月的时间,对方的身上就突然发生了如此恐怖的变化。

  “大人,其实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

  魁的阿姆声音中隐隐带着哭腔,“应该是在五六天之前,我发现魁每天越吃越多,但是身体却越来越瘦。”

  “我跟他说带他去医那里看一下,但是他死活不肯,还一直嘱咐我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说到这,她稍稍有些停顿。

  “没事,你继续。”

  江铭面无表情。

  “当时我拧不过他,就迟疑了几天,可是没想到就在昨天下午,他突然晕倒在地上,当时我特别着急,什么也没想抱着他就往外面跑。”

  “可过了没一会,他又醒了过来,还让我赶紧回去。”

  “这一次我没敢听他的,还是打算带他去找人看看,他当时实在没办法就告诉我说他得到了什么奇遇,只要他现在撑过了这段时间以后就有机会成为最顶尖的战士。”

  “我不答应,他就抱着我开始哭,当时看着他的样子,我实在是狠不下心,然后又把他抱了回去。”

  “然后……然后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魁他就一直没有再醒过来,等了一个晚上,我实在是不敢再继续等不下去,后来就抱着他去看了医,可是医说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最后没有办法,我就想到了大人你这里……”

  魁的阿姆快速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全都说了出来。

  “他有告诉过你他在什么地方得到的奇遇没有?”

  江铭沉声道。

  “没有。”

  魁的阿姆一边摇头,一边焦急恳求道:“大人,请你一定要想想办法。”

  “我尽力。”

  江铭叹了口气。

  实际上。

  他已经大概猜测出,魁的身上应该是出现了一种“被吞噬”的现象。

  简明的说。

  就是他每天所摄取的能量不足以支撑起他身体的消耗,所以就造成了一种内耗的情况。

  至于原因,他现在还不能完全的确定。

  不过。

  解决办法说起来其实并不算太难。

  只是……

  “莹,之前让你留存的血蛾皇的血液还剩多少?”

  江铭问道。

  “还剩两筒。”

  莹如实回答。

  当时一共拿回来的倒是有不少,可是大多数都已经喂给了佩奇。

  “全部都拿过来。”

  “是!”

  很快,莹去而复返。

  江铭接过她手中的两个木筒,打开魁的嘴就开始往里面硬灌。

  咕咚!

  咕咚!

  “还好……”

  江铭顿时松了口气。

  刚才他心中还有些担心昏迷状态下的魁到底能不能吞咽得下去。

  不过。

  现在看起来,对方还算幸运。

  片刻,两个木筒中的绿色血液全都进了魁的肚子。

  “大人,魁他是不是没事了?”

  在一旁犹豫了许久,魁的阿姆终于是忍不住问道。

  “现在还不清楚。”

  江铭摇摇头,并没有给出准确的答复。

  尽管血蛾皇的等级不低,但这两筒血液到底够不够支撑起魁身体内部的消耗,他心中也没有底。

  屋内。

  似乎是陷入了沉默。

  就这样,三人再次等待了十多分钟之后,江铭终于是再也等不下去了。

  因为。

  他发现魁的气息在变得越来越微弱,到最后几乎微不可闻。

  踏马的!

  江铭心中暗骂。

  果然,最坏的结果还是出现了。

  “莹,你赶紧去找牙取一些……不,把所有剩下来的高级凶兽的血液都拿过来!”

  江铭当机立断。

  这种时候一定不能有任何的耽搁。

  “是!”

  小姑娘也知道事情的紧急性,立即飞奔出门。

  “呼……”

  江铭深吸了一口气,出声安慰道:“别担心,我会让他活下来的。”

  这,算是他的承诺。

  “嗯!”

  魁的阿姆一边点头,但是脸上却是不断的有泪珠滑过。

  对她来说,此时的时间犹如钢针,每分每秒都在刺痛着她的心。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此时,莹还没有回来。

  床边。

  “小子,你说我还有必要再继续等下去吗?”

  江铭起身用右手抚摸着魁的胸口,但他已经好像……感受不到对方的心跳。

  “你应该不会想就这样英年早逝对吧。”

  江铭像是在自言自语。

  可就在那一刹那。

  他的眼神瞬间变得漆黑如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