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让我打一拳吧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欺凌 (求推荐!求收藏!)

让我打一拳吧 哈千龙悬起 2276 2019.11.26 23:25

  毕竟在佩奇的世界观里可完全没有相让这种说法。

  它的大脑在放下第一颗棋子之后,就开始不停的计算着怎样更快的让对方输掉这局游戏。

  不过。

  被江铭严厉拒绝之后,佩奇又立即把目标换成了莹。

  一开始的时候,这一人一猪下得倒还算是有来有回。

  但是几天下来,江铭明显发现局面每次都在朝着佩奇那一方慢慢的发生偏移。

  很诡异,但这的的确确就是事实。

  最后。

  在一个平凡的下午。

  莹也同样点击拒绝了佩奇的邀请,并顺手将其拉黑。

  “大人,它太聪明了,如果我们不提前解决掉它,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之后的几个深夜,小姑娘总是在喋喋不休的向江铭提出同样的建议。

  不过。

  他自然是没有答应。

  一只凶兽太过聪明到底是错是对这个暂且不论。

  即便它中途走了错路。

  他也有自信把它给扳正咯。

  ……

  时光就这样慢慢的流转。

  冬末。

  第十八个大月。

  在经历了接近快五个多月的严寒之后,磐石部落外面的冰雪终于出现了一丝的松动。

  冬季实在是太枯燥。

  至少。

  江铭心里一直是这么觉得的。

  部落里的其他人至少还有老婆平时能干点羞羞的事情。

  但他,不能。

  每天呆在昏暗的屋子里,他经常会在半睡半醒之间恍惚觉得自己似乎是因为犯了事被关进了局子。

  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不过好在最近天气开始慢慢回暖,江铭能出门遛弯的时间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多。

  尽管。

  出去也无非是到处闲逛,但是在冬末温和的阳光下到处走走看看,然后顺便去找魁下会棋也是极好的。

  说起来。

  这几个月,磐石部落别的事没发生,倒是江铭制造出来的五子棋却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融入到了各家各户的日常生活当中。

  当然。

  这并不是他有意传播出去的,他也没这个闲心。

  事情的开始要从两人拉黑佩奇之后的第二个星期说起。

  那个时候,每周都会有人给他们搬运食物过来,可没想到就是这些突然出现的外来人员却是引起了佩奇的暗中窥视。

  好吧。

  其实已经不算什么窥视了。

  它完全就像一个“恶棍”,咬着别人的裤腿硬是不让人家走。

  江铭也实在没办法,只好教会了其中一个人,让他陪着佩奇玩。

  从那之后。

  佩奇就一发不可收拾。

  关键它也不嫌人家菜,只要有人愿意陪着他,它就能一动不动的坐上一天。

  就这样。

  慢慢的次数多了。

  会五子棋的人也越来越多,最后一直到完全在磐石部落中流传开来。

  而至于江铭为什么会单单找魁下棋。

  原因嘛,自然是这小小子技术够菜。

  反正。

  自从两人下完棋的第一天之后,江铭就感觉到自己的快乐程度突然间大幅度提高。

  虽然,欺负一个小孩子让他的心中略微感到有些愧疚,但自从被一只猪给无情碾压之后,他内心早已经将这些年纪和物种的差距全都给抛弃掉。

  做人嘛。

  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咯!

  对吧,亚索。

  ……

  夕阳西斜。

  冬日的余辉洒在白雪之上仿佛给这个世界增添了另一种颜色。

  此刻。

  磐石部落往东大约数里。

  一下小小的身影一边不时兴奋的摸着肚子,一边往磐石部落的方向走去。

  实际上。

  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已经远远超出了他这个年纪的孩子该出现的范围,而且看其过来的方向,这个距离甚至会更远。

  在磐石部落,即便是最勇敢的孩子在走到大圩林边缘之后也会望而却步。

  因为,就算只是普通的野兽也会对他们产生很大的威胁。

  但现在。

  似乎有人打破了这个常规。

  ……

  “窸窣!”“窸窣!”

  深深的脚印陷在雪地里排成一条长长的直线。

  “呼……得赶紧回去了。”

  看着前方已经不远的磐石部落,魁心中沉吟。

  自己从早上出来一直到现在已经接近八个时辰,恐怕阿姆她已经在担心自己了!

  迟疑片刻。

  魁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然后开始加快起自己的步伐。

  此刻。

  东峰右侧的一个小山坡。

  “谁让你这个垃圾玩我们的滑道的?”

  “我没有!那个滑道是我自己做的。”

  “什么你自己做的,这整个地盘都是我们的,赶紧滚开,去找你那个吃人的疯子玩。”

  “魁他不是疯子。”

  “不是疯子?你问问他们有多少人亲眼看到他咬死了我的弟弟?”

  “对!我当时就亲眼看到了。”

  “我也看到了!”

  “他当时咬着予的脖子满嘴是血,根本就不像个人!”

  一时之间,所有人好似群情激愤。

  “你们明明就是想抢别人的东西,才……”

  砰!

  一声肉体碰撞的声音传来。

  “咳……咳!”

  “现在你说说看,他是不是个疯子?”

  “你们根本……”

  砰!

  “有本事你继续说!”

  “说了又怎么样?”

  就在这时,一道听不出喜怒的声音出现在他们身后。

  闻声,祁心中顿时一抖。

  这个声音……

  即使不用猜他也能知道对方是谁。

  “你这个疯子怎么在这里?”

  回过头,祁强迫着不让自己露出胆怯的神色

  上次,他找了六七个同伴去偷袭这小子,结果反倒是被对方打得鼻青脸肿,要不是中途那位大人及时出现,恐怕他们的结果还会更惨。

  尽管现在他身后的人数比上次几乎多了一倍,但是看着魁脸上阴沉的神色,他现在心里仍旧是一点底都没有。

  “我在哪里跟你有什么关系?”

  魁一脸不屑道,“一群只会在背后偷袭的废物!”

  “你!”

  祁心中愤怒。

  只是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反驳。

  “行了,赶紧给我滚开!这个地盘现在是我的了,要是以后再让我在这里看见你们,见一次打一次!”

  说着,魁还一边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拳头。

  “你以为你是谁?”

  看着魁脸上无视性的眼神,祁还是假装硬气道。

  虽然他很想现在就一拳打在这个小胖子的脸上,让对方跪地求饶。

  但是。

  他心中清楚,一旦这么做了,跪地求饶的很有可能只会是他自己。

  “呵呵。”

  魁脸上冷笑,举起拳头便欲要动手。

  一秒……

  两秒……

  三秒……

  “你行,我们走!”

  祁狠狠的看了他一眼,心中终究还是有些害怕。

  毕竟上一次被揍得经历还历历在目。

  见状,他身后那十多人也赶紧跟着离开。

  说实话。

  大家心里都门清,六个人打不过,这十多二十个难道也真的打不过?

  这可不见得。

  但是。

  就算真的能打赢,按照对方的战斗力他们之中也必定会有人负伤。

  那么问题就来了,谁又愿意做那几个炮灰?

  要知道。

  自私。

  永远是人性之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让自己损失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