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亲亲故乡情断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打鱼人家也逃荒

亲亲故乡情断肠 恩厘人 1 23 66032021.09.27 10:08

  当时间来到了1939年夏天的时候,整个龙头镇的人都在议论纷纷,空气中似乎便弥漫着一种不祥的气氛了,人们从潮汕人那边得到了消息,说是日.本鬼子进攻汕头了,而到了6月底,又传来消息说,日.本鬼子已经占领了ST市和CZ市了……

  不久后,龙头镇地区便多了很多讲潮汕话的外乡人了,他们是来龙头镇投亲靠友、是到龙头镇里来避难的,毕竟,这龙头镇是山区、交通也不便,人们都认为日.本鬼子应该不会到龙头镇里来。因此,龙头镇便成了部分潮汕人避难、逃避日.本鬼子的理想的后方场所。

  自此以后,那些本地的做生意的人,胆大的则只跑到未被日.本鬼占领的揭阳榕城便止步了,胆小的则只往梅州嘉应方向跑,无论如何,人们是不敢往潮州和汕头方向去了。

  自此以后,不论是生活在潮汕平原的潮汕人,还是生活在莲花山脉中的客家人,那些原来要靠“番批”帮补过日子的人,则全部都无法收到“番批”了。

  因为,在日.军侵占潮汕后,日.本鬼子实行了“以战养战”的政策,多数水陆交通都被日.军封锁控制截断了,人们便无法自由通行了,同时,日.本鬼子也通过各种手段开始掠夺、搜刮人们的钱银和粮食等物资,因此,整个潮客地区与南洋的联系以及流通之路便断掉了,也因此,很多人的生活从此便走向了苦难的边缘了。

  而对于罗家来说,时年由于已经没有做放排的生意了,因此,家里除了没有罗家禄的音信外,其暂时的影响还不算很大,那罗家福与罗家寿兄弟俩照样还是驾着船在龙江上捕鱼,那李雪梅照样还是在家带小孩和耕种那自己的一亩半地,那林木兰也照样去打短工,一家人的生活照样还是在平静地偏安一隅的过着。

  三年后,当时间来到了1942年秋季的时候,那天旱饥荒似乎便开始了,那天气是异常的干燥,老天也开始一滴雨都不下了,此时,龙江的河水便开始在慢慢地下降,江里水面的宽度在慢慢地变窄,水流也慢慢地缩小在河床的深槽中了,龙江便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干涸了。

  这时,对于打鱼的罗家福和罗家寿两兄弟来说,那龙江可是宝地福河了。

  在龙江江水变浅束窄后,那鱼虾也就归巢蛰伏到深潭里了,又慢慢地,原来的深潭也变浅了,原来淹在水里的礁石丛也露出来了,原来的深潭在这时便变成了浅潭或者只是一泓泓的水潭了,这对于罗家福和罗家寿两兄弟来说,那可是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面对着这一泓泓的潭水,由于水流流速十分的缓慢了,因此,原来的流网便被罗家福和罗家寿当作了静水死网来使用,他俩把拦网按一定的间隔分内、中、外三层围着礁丛下到了潭水里,下好网后,两兄弟便潜入水中,两手抓着石头不停地在水底敲击,以惊吓水底的鱼虾,同时,在暗礁处,又以手网撒开罩住水下的暗礁,然后,他俩击打摸抓网住的藏在礁石缝中的鱼,没有被网住的,在受到惊吓后也游走撞到了外面的拦网了。

  这样,在收网时,兄弟俩往往就获得了大丰收了,那在河里生存了数年、十数年的鲶鱼、鲤鱼、鳗鱼、草鱼、鲢鱼、鲫鱼、鲮鱼、塘鲺……甚至还有在河里生存了数十、上百年的鳖鱼、鲟鱼……捕获的鱼的重量有数斤的、十数斤的、数十斤的都有,以致,其兄弟俩每天的收成呀都有上百到数百斤,这可让兄弟俩和家人乐坏了。

  当时呀,连那李雪梅都要帮忙挑鱼去卖了,这时的罗家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却是赚了很多钱。

  当时正处在秋季,天气已开始寒冷了,虽然有船,虽然那时的罗家福才31岁,罗家寿才17岁,两兄弟是正值年轻气壮的年龄,但是,也要下水潜水,因此,为了御寒,罗家福便在船上备了米酒,在下水或者出水时,他们便会喝上几口,又为了充饥,罗家福又备了炒熟的花生米或者是黄豆,因为米酒除了驱寒外还可以预防风湿、加强人体血气的运行,而花生或者是黄豆则可以撑肚耐饱以保持体力,后来,罗家福又学会了抽烟,说是为了消除在船上的寂寞。

  就这样,罗家福便在想尽办法来克服自然因素的影响和自身条件的限制,兄弟俩便刻苦地在捕鱼赚钱,而在每天的辛苦过后,兄弟俩看着满船舱白花花的又大又肥的各种鱼,那两人便早就不知道什么是辛苦和寒冷了,兄弟俩便天天都是兴高采烈、干劲十足了。

  再看着那李雪梅卖鱼后拿回来的成堆的纸币或者是白花花响当当的银元,那一家人就别提有多高兴了……

  在赚了钱后,家里的生活也就随之大大地改善了,此时,罗家一家大小那都是无比的高兴。

  但是,不久后,那林木兰却忧虑了起来了,这时,只见她满脸的愁容,整天都是心有所思的样子。

  在一天的晚上,林木兰突然对着罗家福、罗家寿和李雪梅说道:“这江河的水位呀不停地在下降,就造成了鱼虾归巢,是大鱼无处藏身,才让你们能捕获到这么多鱼。这些天呀我老在想,这天气气候呀太反常了,太不对劲了,这么久都不下雨,我长这么大呀也没见过江水会这么干过,而且,我看到今年的竹子呀都陆陆续续的开花了,我以前听老人讲过,这竹子开花呀,那十有八九都是会发生旱灾的,我觉得呀,现在就好像已经是在发生旱灾了……”

  罗家福说道:“这还用讲吗?!现在无疑就已经是旱灾了,我们天天都在河里,这河水呀,就一天天的在变小了。我看村里村外的人呀都在唉声叹气了。”

  罗家寿也说道:“对呀,就是这样,那富地洋的山涧呀早就没水流了……”

  李雪梅说道:“是变小了,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就可以抓光河里的鱼了。”

  林木兰说道:“话是这么说,但我们也要思前顾后呀,这万一抓光河里的鱼了怎么办?这万一老天一直都不下雨,那河就会干涸了,那下游大河的鱼呀就上不来了,那你们到时呀就会没鱼抓了,所以呀,妈觉得呀,我们要早作打算呀,要预防灾难呀……”

  罗家寿说道:“没错,我跟大哥就是在一潭水一潭水的清,在一潭水一潭水的摸,我想呀,河里也很快就会没鱼了……”

  罗家福说道:“没错,这几天打的鱼呀已经在减少了。”

  李雪梅说道:“哦,这样呀,那就麻烦了……”

  罗家福说道:“嗯,妈说得对,看来,我们是要早作打算的时候了。”

  林木兰说道:“对啦,你们呀都已经发现了这个苗头了。这几天呀我不停地在想,是不是应该用你们打鱼赚的钱呀去买些稻谷囤积起来,等到没鱼打的时候呀,才有得吃,大家才不会饿肚子,特别是才不会让海燕、海龙和海豹饿肚子,所谓要积谷防饥、积粮备荒啊。”

  罗家福说道:“对,依我看呀,主要要买些稻谷,然后再买些番薯、芋头之类的,要买些可以放置储藏久一些的,我看这气候呀是有些不对劲了。”

  李雪梅说道:“嗯,对。那这样吧,我每天在卖了鱼以后呀,就到镇里买些稻谷、米或者番薯、芋头回来吧。”

  林木兰说道:“对,就应该这样。我要在家里再添置两个大陶罐,用来储存稻谷。事不宜迟,我看呀,也不要等了,这几天呀,咱几个大人就一起分几天去买粮食吧,该做的事就要抓紧做吧。”

  罗家福说道:“好吧,那就这样,明天就去买,买了以后,我和家寿就还是专心捕鱼,雪梅就还是负责卖鱼并且再买粮食,妈你就在家带海燕、海龙和海豹,并在家收藏稻谷、番薯、芋头,我看就这么办吧。”

  “另外,也把这事跟你叔叔和婶婶说一下,让他们几家人也要预早做好准备。”林木兰说道。

  “好吧。”李雪梅和罗家寿齐声地应道。

  这时,那林木兰便微笑了起来了。

  就这样,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那罗家人便购买囤积了两、三千斤的稻谷和稻米了,另外又买了几百斤的番薯和芋头了,当时,这林木兰呀确实是又发挥了高瞻远瞩、未雨绸缪的聪明才智了。

  命运呀,永远都是眷顾那些早作打算和早作计划的人。

  对于罗家人来说,是林木兰有聪明智慧也好,是他们的运气好也罢,他们确实是明智的,因为,在他们买粮的这个时候,那物价还未上涨,还是平常的价钱。

  而在到了当年的春节后,当地的物价便开始飞涨、米珠薪桂了,再后来,则是有钱都买不到粮了,而这时的罗家人则已是心安神定、在暗暗地偷乐了。

  至1943年的春季来临的时候,眼看着旱情加重,眼看着当地人已无法春耕春种了,这时,那罗家便只靠存粮度日了,因此,那林木兰也就开始更担忧了,于是家里便开始节衣缩食,在有意识地开始算米下锅了。

  而在到了四、五月份青黄不接的时候,村里的部分人便不得已已在开始逃荒了。

  这时,林木兰一家及未逃荒的罗家寨人便送走了罗家寨的一批去上江西逃荒的人了。

  在这批上江西逃荒的罗家寨人里,有吃光了储粮的罗金泉的二儿子罗德利一家和三儿子罗德安一家,也有去过番的罗瑞强、罗伟杰和罗炳文的家人。

  在到了六、七月份时,那龙江里的河水便只剩河床中间的深槽有一股小小的水流了,当地人便调侃戏称,唐朝的女皇武则天拉的尿都要比这河水大得多了,这时,人们都无不表现出了无奈、哀伤的神情,便已是哀鸿遍野了。

  那罗家福和罗家寿也只能捕到一些小鱼了。

  此时,林木兰清点了一下家里的粮食,便已是所剩不多了。再看看村里周围未去逃荒的人,都已在吃野菜饿肚子了,但那灾情却还看不到尽头。

  因此,在这天的晚上,罗家全家人便又坐在一起商讨起前途后路来了。

  这次,不等儿媳和儿子们开口,那林木兰便先说了起来:“现在我们也许是遇到了几百年未见过的天灾了,这到处都是饿夫,个个都饿得面黄肌瘦、手脚浮肿,四面田野山岭的野菜都已经被人采摘吃光了,看来随时都会饿死人了,但是,老天却还是一点下雨的迹象都没有,你们都知道,很多人都已去逃荒了,看来呀,我们也要做打算了……”

  李雪梅说道:“是呀,看来不去逃荒就会被饿死了呀,现在河里也没鱼打了……”

  罗家福说道:“这段时间人心惶惶,饿殍遍野,听说已经有人在抢粮食、在打家劫舍了,这老天呀好像就是在要人命一样!”

  罗家寿也说道:“是呀,我们该怎么办呀?这天好像就是要绝人了一样!”

  林木兰说道:“别悲观,天无绝人之路、事在人为嘛,你们都别议论了,听妈说吧,今天我到江边转了一下,看了一下河水,我估摸着那船还勉强能浮得动,还勉强能往下游走。所以呀,我计划着让你们趁早都乘船往下游去,我在想呀,下游的榕江应该还有水,俗话说,打鱼赢打猎,没有一盘也有一碟,在船上打鱼说不定呀还能维持,在船上吃鱼说不定呀还能维持生命,现在家里也就仅剩一点点的粮米了,如果再不走的话呀迟点可能就走不了了,那一家人呀可能就真的会被活活地饿死了,所以,我想呀你们明天就马上动身走……”

  李雪梅问道:“我们?我们明天就马上动身走?该怎么走呀?我们一家人怎么走得了呀?”

  林木兰说道:“我想这样:家福、家寿和你带着海龙、海豹走,你们带齐渔网以及各自的衣物,也不需太多,简单一点,你们就顺着河水到榕江下游去讨碗饭吃,到榕城后也可以去找你们的舅父,也可以让他们帮帮忙出出主意,在一段时间后,等天下雨了,等天灾过了,你们再回来。”

  李雪梅说道:“可是,咱家的船太小了?”

  林木兰说道:“咱家的船虽小,但是,这天不会下雨,我想呀,晚上睡觉时,雪梅、海龙和海豹可以一起睡在船舱里,家福、家寿则可以睡在船舱外……大家要克服困难共度时艰啊,有一点要注意的就是,你们要注意海龙和海豹的安全,不要掉到水里了……”

  罗家福说道:“这没问题。”

  李雪梅问道:“那你和海燕怎么办呢?”

  林木兰说道:“我就不走了,我舍不得你爸和这间老屋呀,我就在家里守门看屋,并看着你爸坟墓里的那几块老骨头,唉!都走了的话,你爸会寂寞的呀,而海燕呢,她已经11岁了,跟去船的话也会不方便的,所以就留下来陪我吧。我都想好了,如果煲粥水喝的话,家里的那些米呀也还够我祖孙俩再吃个个把月的,另外,咱的那一亩半地就在河边,离河底不远,我可以到河底挑水来种作,就种些番薯藤和一些粗生的蔬菜,也够我祖孙俩度日的。你们就不用忧虑我和海燕了。”

  说着,林木兰便转过脸来笑着在对罗海燕说道:“好不好呀?海燕,你跟奶奶就留在家里好不好呀?”

  旁边的罗海燕在看了看大家后,她像是有些不太情愿地在应道:“嗯……好,我就跟奶奶留在家里了,我要跟奶奶一起睡一起吃一起克服困难。”

  罗海燕说完后就依偎到了林木兰的身边。

  罗家福说道:“既然这样,也好。看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李雪梅在叹道:“唉!时势是这样,看来也就只能是这样了。”

  罗家寿说道:“行啊,我们也算是熬到最后才逃荒的人啦。”

  林木兰说道:“那好吧,大家就赶快准备准备一下吧,明天你们就走吧。”

  说完后,那罗家福、李雪梅和罗家寿就分头的去收拾东西、去准备渔网和准备一些生活用品了。

  等罗家福、李雪梅和罗家寿回房去做准备时,那林木兰的目光却突然在痴痴地望着罗海龙和罗海豹,她表现出了那种恋恋不舍和无限爱惜的情怀,然后,只见她在说道:“那个,海龙、海豹呀,到奶奶这里来,让奶奶好好看看你们,嗯……奶奶真是舍不得你们呀……”

  当罗海龙和罗海豹扑到林木兰的怀里的时候,那林木兰对着两个孙子真是又亲又抱,她紧紧地把他俩搂在了自己的怀中,她还暗暗地不自觉地滴下了眼泪来,真是有万般无奈的情怀啊……

  当时,那罗海龙才7岁,那罗海豹才5岁,兄弟俩正是调皮活泼可爱的年龄,虽然前段时间也与一班去上江西逃荒的小伙伴们分别过了,但兄弟俩始终也还是懵懵懂懂不谙世事、始终还不懂人间生活的艰难和辛酸,于是,他兄弟俩便只一味地在林木兰的怀里撒起娇和玩耍打闹起来,并在享受着林木兰对他们的千般爱惜和呵护。

  在第二天上午,万事便收拾准备妥当了,那罗家人便在乌石潭里分离送别了……

  乌石潭在村边的龙江河里,是罗家福平时停泊靠船的地方,乌石潭之所以被罗家寨人叫做乌石潭,是因为潭边有两座紧紧挨着的一高一矮临水垂直的独石,较高的约有三米多高,较矮的也有二米多高,因石头表面呈乌黑色,故罗家寨人便把这石前的深水潭叫做乌石潭,又把这座高石叫做高嫲石,把这座矮石叫做矮嫲石,也有人把它叫做大嫲石和细嫲石,意即这独石就像两位奶奶站在这里守护着到河边来的罗家寨人一般。

  在距离独石约三、四米外的潭头水中,又有时隐时现的两块紧紧挨着的礁石,它被罗家寨人叫做哈卵石,意即形似雄性动物的两个蛋.蛋的石头。

  在平时,乌石潭的水深是在二至四米的样子,因而,大嫲石、细嫲石便是不同年龄段的孩童们跳水的跳台,在跳下水后,在嬉戏玩累了,孩童们便可以游到哈卵石,便可以抓住或坐在哈卵石上歇息。

  不知在多少年前,村里人就在乌石潭岸边修砌了石级,以供女人们洗衣服,又修了一条石板路通到了村里,以方便人们通行来往,因而,这乌石潭在一两百年来,它不但是女人们洗衣服的地方,也是罗家寨的男人们游泳、嬉水、跳水、潜水、在水中嬉戏取乐的地方,同时也是以前前辈人放排集结竹木和航运装卸货物的地方。

  而这时的乌石潭,水深已是不足1米了,水面也仅有10米、8米宽了,罗家福的那条渔船就停在了这乌石潭的半泓水中,一眼望去,乌石潭上下及对面都裸露出了大片的沙砾滩,沙砾滩中间仅有一股不足5米宽的水流还连着乌石潭,水流顺着河床深槽忽左忽右弯弯曲曲的在流向下游,两岸岸边的竹林也因干旱而变得了苍黄,原来水面有二、三百米宽的滔滔的龙江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此时,林木兰牵着罗海龙和罗海豹随着家人来到了船边,罗家福把他俩抱上了船,兄弟俩便新奇地在船上玩耍了起来,李雪梅也上了船,之后,数袋的衣服行李也被接上了船,又在一阵的被整理妥当后,那罗家福和罗家寿俩兄弟便在水中一前一后的推动起船来,他们五人便准备离去了。

  这时,李雪梅在船上教唆着罗海龙和罗海豹向林木兰和罗海燕告别。

  只见那5岁的罗海豹在船上摇着小手对着林木兰和罗海燕喊道:“奶奶,再见!姐姐,再见!”

  那7岁的罗海龙也在大声地叫道:“奶奶,再见!姐姐,再见!奶奶,姐姐,我会想你们的!”

  那11岁的罗海燕便在岸上摇着手应道:“爸爸,妈妈,再见!三叔,再见!弟弟!海龙,海豹,再见!”

  而林木兰则在强忍着泪水、在强装着笑脸,只见她也挥着手在说道:“乖孙啊,再见!要注意安全啊!别在船上乱蹦乱跳呀!要听话呀!家福、家寿、雪梅呀,要照顾好海龙、海豹呀,大家都要注意安全啊!都要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啊!……”

  那李雪梅、罗家福和罗家寿便也依依不舍地边离开边看着岸上的林木兰和罗海燕说道:

  “妈,保重啊!凡事都要小心一点啊!”

  “燕燕啊,好好陪着奶奶,要照顾好奶奶呀!”

  “等天旱过了,等河水涨了,我们就回来……”

  虽然在出发前,在家里,那该说的话都说过了,那该叮嘱的话都叮嘱过了,但此时,留在家里的和外出的却都还在互相的叮咛着。

  就这样,在互相的叮咛和话别之后,那罗家福和罗家寿便推动着船离开了乌石潭了。

  看着渔船在启航了,那林木兰便又挥着手、又在大声地说道:“好吧,去吧,我儿!我孙!去吧!放心地走吧!等天旱过了、等河水涨了就回来……”

  随后,那渔船便在罗家福和罗家寿的推动下,便在慢慢地渐行渐远了,之后,渔船在渐渐地转弯,最后,它便消失在了林木兰和罗海燕的眼帘中了。

  罗家的青壮年便这样的就走了,家里便只剩下了老幼的祖孙俩了,她俩该怎样生活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续述。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