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亲亲故乡情断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8章 冤家对碰剑拔弩张(3)

亲亲故乡情断肠 恩厘人 1 23 63422022.04.29 07:00

  “罗海龙!屌惹姆,罗海龙!”大门口外首先响起了一个老男人的恶狠狠的极不友好的呼喝声来。

  跟着,便是十数口吵吵杂杂和恶狠狠的破口大骂的声音:

  “罗伟强!王八蛋!狗杂种啊!竟敢欺负我程家的女人!”

  “狗娘养的!屌惹姆!还敢欺负到我程家头上啊!”

  “臭小子!我不阉了你我就不是程家人!”

  “打死罗伟强!”

  “抽他的筋!”

  “剥他的皮!”

  “拆他的骨!”

  “要把罗伟强碎尸万段!”

  ……

  在一时之间,这十多声破口大骂的声音便在门外同时响了起来了。

  “砰!砰!砰!砰!……”紧跟着,又似有数根棍棒在撞打着大门。

  “拆了他的门!”

  “掀了他的瓦!”

  “踏平他罗家!”

  “轰炸他罗家!”

  ……

  此时,这恶狠狠的叫骂声交汇着撞打大门的碰击声吵吵杂杂、一浪接着一浪,这乱哄哄的声音便迅速地刺破了罗家寨的晚上十点多钟的宁静的夜空了。

  屋里的罗海龙及家人便迅即地冲出房、围聚在了屋内的天井坪中,隔着大门一听,门外的数个叫骂声似乎颇为熟悉,在闻声辨识的瞬间,那罗家人便都明白了:这一定是程家人杀到了我罗家来了。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呀?

  那就暂且让我回过头来往回叙述吧。

  原来呀,在程小莉离家走后,那听到了小弟家吵闹声的她的伯父们便纷纷地到了程嘉权的家里来了,伯父们见屋里的那被掀翻的饭桌和饭菜一地狼藉,更见程嘉权在七窍冒烟,于是便纷纷开口急问究竟。

  那正在气头上的程嘉权便不加思索的就说道:“是罗海龙的二儿子罗伟强把小莉强暴了,小莉的肚子都大了,我的肺都要炸了,真是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

  唉!这处在极端暴怒中的程嘉权呀也真是被气懵了,他简直就是脑子进水了,竟说出了这样的话!

  程嘉权的兄弟们一听,那还得了!

  自古以来,当地的人们最仇恨、最忌讳、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之一就是自己家族中的女人被人调戏或被人强暴,因而,作为全家族的男人,那就必将会团结起来保护自己家族的女人和维护自己家族的尊严,那就必将会群起而诛杀那调戏者或强暴者!这是浸透在当地男人的骨髓里的义务和血性!

  更何况那强暴者还是冤家仇人罗海龙的儿子!真是岂有此理!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乎,那兄弟们个个立马就都是义愤填膺、群情汹涌、恶语四起、拳头都捏出了汁了:“屌惹姆!他娘的!我若不把罗海龙和罗伟强碎尸万段,那就誓不为人!”

  在程大雷的十三个儿子中,老大在1935年被罗家禄等四人杀死,老二、老三在三十几年前被枪毙,其余老死的已老死,剩下在世的仅还有七个,其中最小的程嘉权也已经是近60岁了,其他的个个也都可谓是七老八十、老弱病残了,但是,因为程大雷的儿子多、年龄差距也大,以致其很多孙子比后面的儿子还大,这又经过了数十年的繁衍,所以,其传下的第二、第三、第四代那也是十分的庞大和众多。

  程嘉权的母亲是程大雷最小的老婆,她生有程嘉权和程嘉武两兄弟,排行第十二的程嘉武因家庭等原因便一直都没讨到老婆,他此时是一个60多岁的孤老头,虽与程嘉权一家同住在现在的三间两舍的同一座屋里,但他却只是在右侧的一间房里独立生活,当晚,他到了同父异母的哥哥家里去蹭餐了,所以,他便不知道程嘉权家里刚才所发生的事情。

  当程嘉武与其他哥哥回到屋里听了程嘉权的话后,他便尤其愤恨,脑门简直都要被炸开了,于是,他在恶语咒骂的同时便立即就担当起了组织家族人去找罗家报仇算账的召集人了。

  兄弟们在程嘉武的鼓动下,便在程嘉权的屋里七嘴八舌地愤恨着和叫骂着。

  程嘉权已被气瘫了,腰痛也在发作了,脑子更是短路懵了,因而,他对兄弟们的举动和言行既不拦阻也没多作解释,他只瘫睡在了床上,在发出着“嗤嗤嗤……”的震怒声。

  而那何素珍见状,她便在哭着说道:“各位伯父们啊,先别说是强暴啊,我小莉回来凳子都还没有坐热,话也还没说几句,程嘉权就把她打跑了,情况都还没有了解清楚,我小莉刚才的意思好像是说她与罗伟强恋爱的呀,罗家明天还会上门来提亲,你们先问问我小莉是怎么一回事?好不好?”

  “那小莉现在在哪里呀?”有人问道。

  “不是在你们……九伯父的家里吗?我刚才是叫她去你家里躲一躲的呀?”何素珍说道。

  “没有啊,小莉没到我家呀。”九伯父在应道。

  “那有没有在你家里?”

  “没有。”

  “她去了你家没有?”

  “没有。”

  ……

  兄弟们在面面相觑,都在互相问、答着。

  “都没有,那小莉会去哪里呀?素珍呀,你刚才说啥……哦,屌惹姆!先别管,走!操家火,趁机到罗家报仇雪恨去!”程嘉武好像是听到了何素珍在说程小莉是与罗伟强在恋爱了,但他却又在狂叫起来。

  “别啊,你们先别这样啊……这传出去了,我小莉咋办呀?会逼死我小莉的呀,我求求你们了,各位伯父啊……”何素珍在哭着哀求道。

  “这是男人的事!女人走开!头发长见识短!我们现在绝不是十几年前忍气吞声、挨斗被打的人了!竟敢欺负我程家的女人,屌惹姆!也该是我们报仇雪恨、扬眉吐气的时候啦,走!分头叫人去!”程嘉武在吼叫着。

  这去罗家报仇雪恨,那必定就要械斗打架,而这些老弱病残的兄弟们怎能抬脚出手呢?

  当时,长辈老人都是住在老屋里,而家族中的青壮年却是住在村边各自的新屋里。

  于是乎,兄弟们便又恶恨恨地走出门去召集家族中的青壮年。

  其时才是腊月二十四日,家族中很多外出打工的、要回来过年的青壮年其实都还没有回来,所以,虽经兄弟们的一番鼓动及吆喝,在片刻之后,也就才聚集起了16个18至45岁的能出手打架的青壮年,其中有些是程嘉武的侄子,有些则已是侄孙辈了,不明就里的他们被程嘉武一煽动,大家便也就群情激动、愤恨填胸了,这谁能容忍家族中的女人被人欺负、被人强暴呀?于是乎,大家便都拿起棍棒和砍竹刀等武器蠢蠢而动了。

  众人拿着武器陆续集合到了程嘉权门前的巷道中,程嘉武想叫程嘉权一同前往,但由于此前的愤怒和追打程小莉,便见体弱的程嘉权已瘫睡在了床上,那何素珍则在流着泪伺候着程嘉权,而一旁的程小西则在发着呆。

  “小西,走!”程嘉武便不敢叫程嘉权,他转而递过一根棍棒给程小西。

  程小西看着程嘉武,在脸露难色。

  “程小西!你是不是我程家的男人啊!走!为了你姐你爸咱程家,你就必须跟我去!人多力量才大!”程嘉武大喝道。

  在十二伯父的淫威下,程小西便只得接过棍棒跟着大家出了门,然后,大家便在凶神恶煞般的叫骂着杀向了罗家寨。

  走在路上的程小西一直在低头想着:我姐怎么会是被罗伟强强暴呢?我姐在家时的表情好像是很幸福的呀?我姐应该是与罗伟强真心相爱的!再个,我读高中的所有费用,我吃的、穿的,那全都是我姐寄钱来解决的,对了,我不能给我姐添乱,我不能对不起我姐。

  于是乎,在走到半路时,那程小西便对程嘉武说道:“哎呦,十二伯啊,我突然肚子疼了,哎呦,疼死我啦,我想拉屎,你们先走吧。”

  “懒牛多屎尿!就是个没用的东西!一点骨气都没有!去拉吧!”

  程嘉武说完,他便带领着其余的16个人继续走向罗家寨,而程小西因此便没有同来了。

  罗家寨与程屋楼只有五、六百米的距离,程嘉武等17个人一路走,也一路在叫嚣着。

  在到了罗海龙房屋的大门外时,大家便在指名道姓、在杀气腾腾地破口大骂起来,更用随身所带的棍棒砸向了罗家大门。

  而与家人在仓促中聚在天井坪的此时的罗伟强,他在听到了如此嚣张的挑衅后,一股无名之火便迅速地直蹿脑门,他一眼便看见了墙角的数条早些年跟父亲练武用的滑子棍,于是,他便立即上前拿起了一条后就走向大门。

  “二哥,我跟你一起出去,打死他们!他娘的!当我罗家是什么呀!”罗伟峰见状,他也一边说着一边就走向墙角欲拿滑子棍。

  此时,眼看着一场械斗就要爆发了……

  “站住!都过来!小不忍则乱大谋!”罗海龙小声地喝住了罗伟强和罗伟峰。

  罗伟强不情愿地走了过来:“爸,你听!他们把我们罗家当成什么了呀?!这不跟他们打一架,我们罗家的脸面何存啊?!”

  罗伟峰停住了脚步后也在说道:“对,爸,是可忍孰不可忍,你还忍得住呀?”

  “忍住!忍得住要忍,忍不住也要忍,都先别冲动!”罗海龙在说道,“我突然在想呀……就让他们去闹吧,闹得越大就越好,那明天我和你妈就越有说话的筹码,现在呀不但要讲战术,更要讲证至了,你们知道吗?这有世界证至、有国家证至,而人与人之间呀也有个人证至。我们就应该将计就计,就来利用他们把坏事变成好事!”。

  此时的罗海龙呀反应得快也很冷静,他霎时似乎就有了主张了。

  罗海龙说完后便转身问程小莉:“小莉啊,刚才好像是你伯父程嘉武的声音?你再听听,外面来的那些人是你的什么人?”

  此时的程小莉已是浑身都在颤抖了,也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亲人竟会找到罗家来,她更担心两家人会大动干戈。

  “听声音,是我的十二伯,其他的人都是我的堂哥、堂弟,还有我的侄子。爸,我没想到,他们竟会追到这里来……”程小莉在哭泣着应道。

  “你爸、你妈和你弟不在外面?我好像没听到他们的声音。”罗海龙又问道。

  “不在,没有他们的声音。”程小莉又应道。

  “哦,这就好,这说明你爸在给彼此都留了情面了,嗯,强头啊,要想成事,这就更加要讲个人证至了。”罗海龙似乎已经是有了应对的计策了。

  “爸,还证至个屁呀!你听,外面的这班人就像一群疯狗一样在狂吠乱叫,他们把我们罗家当什么了呀!你就让我出去把他们打趴在地,等我把他们打得屁滚尿流,那才是证至!”罗伟强说道。

  “别冲动!不到万不得已就别打!因为他们都是小莉的亲人,你和小莉将来还要与他们来往、还要互相面对的,这最好能给大家留个余地,否则,就会老死不相往来了,你懂吗?”罗海龙在喝道。

  “没错!强头啊,别冲动!也许退一步就会海阔天空了!听你爸的。”李雪梅也在喝道。

  “对,千万别打!打起来就一定会头破血流,不是你死就是他伤,就一定会伤感情,那明天就没法谈了,本来就已是冤家,那以后就更会成为死对头了,强头、黄蜂仔啊,忍住!听你爸安排吧!”曾淑萍也在说道。

  “是的,强头啊,要是在外面做生意,老爸一定不如你,但要说在咱乡里嘛,那你就绝对不如我,而黄蜂仔就更不要掺和了,所以,你们一定要按我的意思行事。”罗海龙说道。

  “哦,那……那好,爸,你说咋办?”罗伟强说道。

  “行,爸,那你说该怎样应付。”罗伟峰说道。

  “这样:阿萍啊,你快带小莉回房,等一下不管外面怎样都别出来,要保护好小莉别伤了胎气。我和强头就守在门后,不到万不得已我们四人都不要露脸。就让黄蜂仔和奶奶出门去应对,你俩就这样、这样……”罗海龙便简短地在交代了起来。

  那曾淑萍听后,她便拥扶着程小莉走进了房内。

  而李雪梅听后则在打趣道:“好嘞!我老太婆今天就要为我孙子和孙媳妇做一次挡箭牌了!小孙子欸,快帮奶奶拿两粒降压药来,让奶奶吃下定心丸后就和你一起出征吧!”

  罗伟峰便迅即地回房拿来了两粒降压药和一杯温开水,李雪梅立即把它吞下,随即,她便和罗伟峰各拿起了一条滑子棍,然后就去开门。

  然而,就在此时,门外却突然传来了“砰!”的一声巨响!

  原来,那在门外叫骂了好一会的程嘉武见屋里没人反应,那稳固的大门又撞打不开,于是,他顿时便炸火了,咬牙切齿的他抡起棍棒便砸向了门外墙边的一个闲置的空咸菜瓮,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这个能装一百几十斤咸菜的陶制咸菜瓮便立马被打得了稀巴烂!那碎片便撒开了一地了。

  程嘉武在打烂了空咸菜瓮后,见大门外还放置着两只木制的尿桶,未解恨的他又抡起棍棒砸向了尿桶,随着“哐!哐!”的两声后,那两只尿桶便也应声成了碎片了。

  “砸!砸!砸烂罗家!”门外的程家人在咆哮着。

  “砰!”“啪啦!”的又是两声,程家有人捡起了一块碎陶片扔上了屋顶,那屋顶的瓦片便破碎穿窿掉到了屋里的地面了。

  “有人抢劫啊!有人打家劫舍啊!乡亲们啊!快来啊!打劫匪啊!”就在此时,门内的李雪梅突然放开了喉咙,她在大呼大叫了起来,跟着,她拉开门闩“哐!哐!”的摇了两下大门后,她便把大门打开了。

  李雪梅的呼叫声,还有刚才程嘉武打烂咸菜瓮和尿桶的声音,以及程家人的咆哮声便再次迅速地刺破了晚上的罗家寨宁静的夜空。

  霎时,罗家寨的人们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自古以来,团结抵御外贼是罗家寨人传承的家训,于是,众人便纷纷拿起了武器,并急忙地向罗海龙家走来了。

  “谁在我家门口放肆!无法无天了吗?老太婆在此!谁敢再动!我老太婆的滑子棍就不认人了!”这已经是75岁的李雪梅一出门便在大声地吼道,她的声音有些喘气和颤动,但却是十分的坚定和洪亮。

  李雪梅在吼完后,她便扎起了马步,更把滑子棍头往地上一跺,地坪上便响起了“砰!”的一声,随即,她双手把滑子棍一挑、一拉,便在门口摆出了一副迎战的姿势了,此时,她威风凛凛,真像电视剧《杨门女将》里的握着龙头拐杖要出征的佘太君一样。

  “屌惹姆!谁打烂了我家的东西!你们想干什么?想抢劫是吗?来呀!看谁敢碰一下我奶奶,老子就跟你拼了!”罗伟峰紧跟着奶奶在大门口一闪一拉,他便也跳出了门外,跟着,他也大喝了起来。

  其实,这罗伟峰并未跟父亲及二哥和三哥练过武功,但在家耳闻目睹多了,他便也自然就会了几个招式,只见他把滑子棍往前方一舞,然后,前手一翘后手一沉,跟着马步一跺,他便也就做出了随时准备出击的姿势来。

  “干什么!怎么回事!”

  “屌惹姆!原来是程嘉武啊!”

  “原来是程家人呀!”

  几乎也是在此时,那闻声而来的乡亲们有的拿着棍棒,有的拿着砍竹刀或菜刀,也已从巷道的左右两边急急忙忙地围拢过来了。

  程嘉武等程家人见出来的是一老一少,便在这一老一少的舞棍和呼吼声里退了数步,再一放眼,巷道左右是拿着武器并在愤怒屌骂的人们在逐渐围拢,因而,他们便纷纷地在握棍、扎马、防备、对峙了起来。

  “谁想抢劫你家呀?老太婆,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是来找你孙子罗伟强算账的!快叫罗伟强出来受死!”程嘉武叫道。

  “没错!我们是来找罗伟强的!罗伟强该死!我们是来拿罗伟强碎尸万段的!”程嘉武后面的程家人一起在叫道。

  “哎呀!好大的口气!我孙子罗伟强怎么就该死?”李雪梅在毫不畏惧地回应。

  程家的众人一听,便又在咆哮了起来:

  “你问你罗伟强!”

  “老太婆!罗伟强犯下了该死的滔天大罪了,你还想包庇你孙子是吗?”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对!打死罗伟强!”

  “拆门破屋掀瓦!”

  “踏平罗家!”

  “天诛地灭罗伟强!”

  ……

  程家的人吵吵杂杂,在敲击刀枪棍棒的同时,那十数张口同时也在破口语喷李雪梅。

  “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欺负我伯姆一老一少是吗?!”就在此时,那刚刚赶到的罗晓光在大吼了一声后,他便和同样是刚刚赶到的罗晓辉及罗晓明站到了李雪梅和罗伟峰的身边来了。

  这罗晓光、罗晓辉和罗晓明是谁呀?

  他们正是罗海龙的堂弟,才是祖宗传下的第四代的房亲,其三人来到巷中时见李雪梅和罗伟峰一老一少在面对十几个破口大骂的程家人,真是岂有此理!这亲帮亲乃是当地人数百年来的铁律,因而,他们便快速而愤怒地前来助阵壮威了。

  这时,大门口便有了五个人了,而巷道的两边也迅速地又围聚了数十个罗家寨的男人来,这三面的罗家寨男人可就把程家人围堵在了约4米宽的巷道中间了,而紧跟罗家寨男人后面的则是两群罗家寨的女人们,在这些女人中,就有彭四妹和杨竹清等人,而在巷尾则更还有人在陆陆续续的围着过来,在堵住了各个巷口。

  此时,那罗晓光的话又让握棍摆着架势的程家人在怒吼了:

  “谁还敢骂我们?”

  “谁还敢骂我,我就跟谁拼了!”

  “对!我们不再任人欺负、任人宰割了!”

  “看谁还敢瞧不起我们?”

  “我们是来讨回公道的!”

  ……

  “好!你们身腰硬了是吧,那我就不骂你们是仔了,那你们想干什么?想来欺负我罗家人啊?要打是吗?来呀!那就看谁死谁活!”罗晓光手握砍竹刀在叫道。

  “对!来呀!真是欺人太甚了!六十年前,我们的老祖宗就是被你程家人打死打伤的!今天,你试一下!来呀!我罗家人就一定让你断手断脚爬出罗家寨!”罗晓辉手握菜刀在喝道。

  “来呀!你们如果再敢乱动!就试一下!你他娘的!乡亲们啊!你们能容忍程家人在我们罗家人头上拉屎拉尿、在我们罗家寨撒野么?”罗晓明手握棍棒更在煽动起了罗家寨人来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续述。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