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亲亲故乡情断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0章 飘洋过海避席谢罪(1)

亲亲故乡情断肠 恩厘人 1 23 65792022.07.21 16:32

  这第二件事情就是:柴虹带着罗茂和罗雯移民去美国了。

  在2009年10月份的一个晚上,柴虹的母亲蓝田茵忽然中风跌倒,柴虹便急呼120、在紧急地把蓝田茵送往医院救治,但在到达医院经医生的全力抢救后,却最终还是因抢救无效而去世了。

  其时,柴虹和罗茂及罗雯便在哭哭啼啼,其情甚是悲伤。

  柴虹便含泪通知了身在其故乡的姐姐、姐夫及外甥等亲人来了深圳,然后,在罗伟强的联系和安排下,柴家便在深圳殡仪馆简单的办完了蓝田茵的后事,之后,蓝田茵的骨灰便被柴虹的姐姐、姐夫带回了老家安葬。

  在柴虹与罗伟强的孽缘败露导致了我爷爷出车祸死亡后的七、八年来,柴虹与程小莉以及与罗家等人的相处关系那是颇为尴尬,而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生活阅历的丰富,随着思想的成熟,也随着罗茂和罗雯的慢慢长大,柴虹的内心便倍受折磨和倍受煎熬,她更是在深深的自我谴责,所以,柴虹的心情和日子过得也不是十分的舒畅及自在。

  因而,在面对着心怀怨恨、不理不睬、处在冷战一样的程小莉时,愧疚的柴虹便一直都在等待合适的时机来妥善处理她与罗伟强跟程小莉的关系。

  在母亲蓝田茵去世了以后,柴虹便觉得自己已是无牵无挂了,同时,看着一对已经长大且颇为乖巧懂事的自己的儿女,此时已是40岁的柴虹便觉得已是要兑现诺言离开罗伟强的时候了。

  抢闺蜜之夫、占闺蜜之夫,聪明、能干的柴虹其实也一直很清楚,这绝对是自己的不道德,这绝对是自己的不对,并且,从这么多年来的相处和了解来看,柴虹也很清楚,罗伟强是绝对不会因自己而离开程小莉和罗家人的,因而,唯一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自己带着孩子离开罗伟强跟程小莉。

  机遇有时就是那么的巧合,母亲的离世让柴虹觉得自己已是无牵无挂、已是时候离开罗伟强了,这似乎是第一个巧合,而第二个巧合则是恰在这时,美国在经受了次贷金融危机、在经济危机之后的移民政策似有放松,它推出了一个投资移民的政策,因而,投资移民美国在此时便成了很多想移民出国的富人的潮流选择。

  那在银厂做总经理的柴虹的朋友圈里也有些人在考虑投资移民美国的事情,并且,有些朋友就已经是投资移民去了美国了,因而,柴虹便也把目光盯在了投资移民美国的事情上了,选择漂洋过海、远走美国,这不论是对于柴虹还是对于柴虹的儿女来说,应是离开罗伟强的最好办法。

  于是乎,柴虹便开始在朋友圈中暗中打探、暗中了解投资移民美国的政策以及相关的手续、费用和流程等的事宜了。

  在经过了一段时间和一番的了解和斟酌之后,柴虹便下了决心并在暗中付诸实施了。

  第一,在某一天的晚上,柴虹把罗茂和罗雯召集在了一起,然后,她便把她三仔乸与罗伟强的关系的来龙去脉,以及这么多年来的生活状况,还有此时的她的心境以及与罗家人的关系状况,等等等等,她便和盘托出告诉了罗茂和罗雯,期间,柴虹向儿女表达了忏悔,也讲述了当年的诸多的原因,她想以此来求得儿女的谅解。

  这时的罗茂正在读初三,罗雯正在读初一,其实,罗茂和罗雯兄妹俩在外婆蓝田茵及母亲柴虹的管教下,一直都是十分的聪明伶俐,以致,慢慢长大的兄妹俩对父母亲的关系以及对自己的身世、自己的社会亲属关系等等,早就已有私下的议论和怀疑了,但在严格的家教下,兄妹俩便不敢在父母亲面前提起和询问父母亲。

  而在此时,却见母亲在掏心掏肺的把这些隐私告诉了自己,因而,在了解和证实了父母亲的这种特殊的关系之后,罗茂和罗雯却没有嫌弃自己的母亲,而是选择了谅解,毕竟古语都有说“子不嫌母丑”嘛,那罗茂和罗雯也是不例外。

  罗茂和罗雯兄妹俩只在淡淡的表示道:“这是你们上一辈人的事,你们自己去处理,我们不管也不会管,我们只知道是你们给予了我们生命、给予了我们父爱和母爱,我们只知道你们是我们的伟大的父亲和母亲……”

  儿女的谅解便让柴虹万分的宽慰和欣喜。

  第二,柴虹又把自己想带罗茂和罗雯移民去美国的想法告诉了罗茂和罗雯,她说这是彻底解决她与罗伟强跟程小莉的三角关系的唯一好办法,只有远走高飞了,才不会藕断丝连,才能弥补自己的过错,才能让自己的良心得到宽恕和安慰,这时,柴虹又要求罗茂和罗雯在事成之前一定要保密,不要告诉包括父亲罗伟强在内的任何人。

  其实,在罗茂和罗雯的同学中已有人移民去了美国了,这还让他兄妹俩羡慕不已呢,所以,当兄妹俩从母亲的口中得知了这个计划时,那罗茂和罗雯兄妹俩便是无限的向往和万分的高兴了,因而便唯唯诺诺的在听从了母亲的安排。

  第三,在此后,柴虹便在开始着手去找代办投资移民美国的中介机构了,在经数次的接触、了解和谈判之后,柴虹便清晰了投资移民美国的政策、流程、所需的时间和所需的费用了,之后,柴虹便与中介机构签订了合同,她便委托了中介机构来为她代办一切的手续了。

  第四,在完成了上述的工作后,柴虹便在按需把自己三仔乸的有关材料交给了中介机构,并付了中介机构的代办费和佣金等费用,跟着,她便在筹备移民的资金了。

  随即,柴虹很快就把自己名下的另外两套房子和数间商铺都卖掉了,而只留下了在居住的那套房子,卖房、卖商铺的钱,再加上十数年来的租金收入积攒,还有银厂历年来的部分利润及其本人的工资积蓄,柴虹便在特定的移民银行账户上存了四千万元的现金了,这已经远远超过了移民所需的每人50万美金的最低经济条件了。

  也是难能可贵啊,此时的柴虹一点都没有去透支、或去挪用、或去占用、或去变卖侵占银厂的流动资金及其一切资产,她想把银厂原封不动的按此时的现状完好地交回给罗伟强和程小莉,她想以此来显示她当年勾搭罗伟强就是不是为了财而只是为了爱,她想以此来封住别人的口舌和改变别人对她的看法,她就想以此来证明她的感情生活虽然是走错了,但那也要错得有骨气、有道理,她也想以此来减轻自己的罪过和宽恕自己。

  这做二奶的柴虹呀,确实也是有她自己的胸怀和有她自己的过人之处,她确实就是一个与众二奶不一样的二奶。

  第五,柴虹也在暗中开始在清理银厂的应收、未收、应付、未付的所有账务及一切客户和员工的资料,并在静心思考银厂存在的问题和未来继续走下去的建议,然后,她把它写成了书面材料,她想在将来自己移民离开时对继承的管理者才好有个清晰的交代。

  就这样,柴虹便在暗中偷偷地做着移民前的各种的准备工作了。

  在做着这些准备工作的同时,柴虹也不断地在与中介机构勾通,以了解移民报审的进展情况。

  至2010年的6月底时,柴虹三仔乸的投资移民便顺利的获批了,在获悉后,柴虹大喜,罗茂和罗雯更是在欢呼雀跃。

  随即在7月份的中旬时,便进入到了要正式签证往美国的时候了。

  此时,柴虹才在一个晚上、并在家里制造了一个特别温馨的氛围,她才把移民的事情以及办理的过程还有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详细地告诉了罗伟强。

  罗伟强听着听着,他简直就是目瞪口呆、惊愕了,但他却没有发火,罗伟强只在轻轻地埋怨柴虹,他说这么大的大事也不预先跟他商量,也在说柴虹不该在暗中背着他做这些事情。

  而柴虹却在似笑非笑、似嗔非嗔的,在含情脉脉地轻轻说道:“当年,咱俩不也是在暗中背着小莉姐,在做了许多对不起小莉姐的事情么?我现在呀那是在弥补咱俩的过错,是到了我该退隐的时候了,虽然我没有预先跟你商量,但我却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唉!这也许是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面对着柴虹,那罗伟强便只得哑然苦笑了,他真的没想到柴虹会这么做。

  最终,罗伟强便只得“唉——!”的长叹了一声,因为,柴虹都走到了这一步了,那罗伟强还能怎么样呢?他便只得无奈的接受了。

  “那你有没有考虑好到美国后的生活?还有罗茂和罗雯的读书学习呀?”罗伟强在问道。

  柴虹便在眼望着罗伟强,在慢慢地说了起来了:

  “我都想好了,到了那边以后:

  第一,我移民的地方是旧金山,那里有很多的华人,我已经先委托中介在帮我租房子了,其实,中介都已经帮我物色好房子了,住的事情就已经不用担忧了,等我到了那边以后,再等我熟悉了环境以后,那我也会买房子,听说美国的房子并不贵。

  第二,我准备和已经移民在美国的原来是做旅游的两个朋友合伙开一间中餐馆,准备做当地华人及国内旅游团的生意,现在人民币在升值、国人到美国旅游是那样的火热,我想中餐馆的生意应该有得做,那我三仔乸的生活费就有着落、就可以持续的维持了,另外我带的四千万,除了投资中餐馆和买房外,我也还有余款可以维持生活。

  第三,罗茂和罗雯到了那边以后,我会找好学校,先让孩子学好语言,那边好像是叫做预科班吧?等过了语言关以后,我再让他兄妹俩继续上高中和初中,嗯,放心吧,咱罗茂和罗雯聪明伶俐,咱要相信自己儿女的能力,所以,我想呀,这一定是不会误了他俩的前途的。

  第四,其他的、我名下的房产都被我卖了,这套、现在咱住的这套房子就先留着,等若干年以后,如果罗茂和罗雯愿意做海归回来的话,那也有房子住,深圳现在的房子那么贵,当然啦,到那时也不知是什么世界了,我呢,可能就不会再回来了。

  第五,我在走之前,我是一定会去见小莉姐的,你也可以预先跟她沟通好,我会把银厂完好无损、清清楚楚的移交给小莉姐和你,这叫好聚好散吧?

  第六,我在走之前,我也一定会带罗茂和罗雯回你乡下去见你妈,唉!这么多年来,我几乎都是夹着尾巴做人,只有你妈没有嫌弃我,只有你妈在暗中偷偷地关注着我和我的儿女,难得呀,我一辈子都是会记住你妈的好的,况且,罗茂和罗雯是姓罗、是你罗家的儿女,罗茂和罗雯也是应该到你乡下去认祖归宗的。

  第七,我知道,我跟你的感情确实是错爱了,这么多年来,在别人面前我真的是抬不起头来、很难受,所以,在到了那边以后,我绝对是不会再错了,我是绝对不会再去找男人过了,我只求与罗茂和罗雯平平安安的过好生活,如果……如果你有时间能到美国去,那我照样还是原来的我陪你睡……

  所以嘛,你就绝对不用担心我的事情,我只希望你以后在这边能与小莉姐和好如初,你们就好好的去经营好公司,好好的去和小莉姐及罗斯、罗玎过好今后的生活……”

  就这样,罗伟强在静静地听着柴虹叙说,他没有插话,但他的脑子却在不停的思考着。

  在柴虹说完后,那罗伟强便才在说道:

  “唉,你都考虑得这么清楚了,那我还能怎么样呢?那这样吧:

  第一,在你和孩子走了以后,我就把这套房子租出去吧,你去办一个国际银联卡,我会把租金打到卡里,这租金折回美金,估计每个月也有一、两千美金吧?这就可以帮补你们在美国的生活,另外,有困难了,就要联系我,我说过我会照顾好你一辈子的生活的。

  第二,在若干年以后,如果罗茂和罗雯愿意回来,他俩有我这样的父亲,那他俩的居住、工作和生活还要你担心吗?我难道不会去照顾好他俩吗?

  第三,我也要去活动活动一下,联系一下朋友,我争取看能不能与你们一同前往美国,我要送你们过去,等你们安顿好了以后,我再回来。

  总之吧,剩下的事情,就让我与你一起来承担、一起来做,我罗伟强做事,一贯都是要有头有尾、有担当、会负责到底,男人拼死拼活、累死累活为了啥呀?不就是为了老婆孩子和老娘么?嗯……只有这样,那我才能放心啊。”

  “哦,好吧,我只是……只是怕你在小莉姐面前难做……”柴虹听后,她便感到了无比的高兴。

  就这样,柴虹和罗伟强便在瞻前顾后、在卿卿我我的商量和计划着这有关移民的很多的事情。

  在两天以后,那罗伟强便陪着柴虹、带着罗茂和罗雯到位于广州的美国的领馆办妥了签证了。

  随后,罗伟强便联系了已经身在美国的原来的客户朋友,向他说明的缘由,之后,便通过朋友的邀请,也通过两边公司及相关机构的担保,那罗伟强便也就以洽谈商务的名义顺利地拿到了前往美国的签证了。

  于是乎,这一家四口便定了2010年8月中旬的前往美国的机票了。

  在万事俱备、凡事都已被办妥之后的一个夜晚,柴虹便来敲开了程小莉的家门,罗伟强则借故离开,以留下这两个女人去私谈。

  不用讲,因为柴虹的移民的事情还没有向大家公开,所以,那不明就里的程小莉对柴虹便是不欢迎。

  而那早有心理准备的柴虹便又以带着忏悔的心理在低声下气的哀求程小莉,说她有很重要的私话要跟你小莉姐私谈,她请求程小莉给她一次机会,说这也许是唯一的一次能与你小莉姐说话的机会了。

  在这七、八年来,程小莉心中的那根刺一直都在隐隐作痛,以致,程小莉与柴虹几乎都没有来往。

  此时,程小莉在看着柴虹的态度和听了她的话后,她便不冷不热、不怒不笑的让柴虹进了家门。

  柴虹说话的语速一贯都比较快,但在此时,那进门坐下后的柴虹却把语速放慢了,她不管程小莉愿不愿意听、也不管程小莉爱不爱听,她便慢慢地把自己带两个孩子移民去美国的事告诉了程小莉,也把自己的意愿告诉了程小莉,她也把银厂的有关事宜交代给了程小莉,最后,柴虹便请程小莉安排人到银厂来与她交接,柴虹的话殷殷切切、诚诚恳恳,充满了无限的诚意。

  那不冷不热的程小莉在听着听着,慢慢地,她的心里倒是被荡漾起了一圈圈的涟漪了,在不经意之间,一股终于可以落下心中的隐患的、终于可以落下心中大石头的安慰的轻松神情便在脸上流露了出来了,但她却在刻意地压制着自己,以不让它轻易地流露出来。

  在柴虹说完了以后,便见程小莉还是以不冷不热的口吻在说道:“好吧,我知道了,我会安排程小西去与你交割,那你回去吧。”

  那曾经是闺蜜的、又是如此聪明细心的柴虹焉能没有觉察到程小莉脸上的神态变化呢?因此,柴虹的心中那也是十分的欣喜,虽然与程小莉的会面有些生硬、不是十分的融洽热情,但在离开了程小莉的家门以后,柴虹便感觉自己已是宽慰了许多了。

  在第二天的上午,程小西及罗斯便奉命到银厂去与柴虹交接了。

  此时放暑假在家的罗斯正准备升上大学四年级,而在大四阶段的课程几乎都是实习,况且罗斯学的是工业设计专业,这与自家企业的珠宝模具和款式设计等业务多少是有些对口,所以,在父母亲的说服下,罗斯便同意和准备回自家企业做接班人了,这样,罗斯便一方面是回来在自家的企业里实习,另一方面也是在开始来熟悉自家企业的业务。

  仅仅只是用了两天的时间便清清楚楚、清清晰晰的完成了交接工作,程小莉在听了程小西及罗斯的汇报后,感觉柴虹能留下一个完好无损的银厂,银厂不但还有上千万的流动资金,其设备等固定资产也比七、八年前增加了不少,其规模也是扩大了许多,因而,便觉得柴虹确实也是有她的胸襟和诚意,于是,程小莉突然便在心底里似乎又有些佩服和怜悯柴虹了。

  在第三天,按约定,罗伟强从位于市区里的销售部来到了银厂,程小莉及程小西和罗斯也来到了银厂,柴虹便把银厂的中层干部及生产骨干都召集了起来在会议室里开会。

  会议开始了。

  柴虹首先愉快简短地讲话,她说由于个人的原因,她准备离职了,她感谢同事们这么多年来对她的工作的支持,她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银厂新领导的工作,以创造银厂及各自自身的更美好的价值……

  柴虹说完后,会议室里便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跟着,总裁罗伟强便在宣布任命:兹任命程小西为银厂总经理,任命罗斯为银厂副总经理,即日生效。

  会议室里便又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来。

  接着,程小西和罗斯便分别在作表态讲话,特别是程小西在作了长篇讲话,他肯定了在柴虹领导下的银厂的成绩,他也肯定了众人的工作,然后,他便讲了今后发展的计划和愿景,他特别希望大家再接再厉、一如既往的来支持他和罗斯的工作,以求银厂的产值及个人的奖金收入都能再上一个台阶。

  这便又博得了在座的众人的掌声了。

  最后,便是总裁罗伟强和副总裁程小莉的总结讲话。

  在罗伟强和程小莉讲完话后,那会议室里便响起了热烈长久的掌声来了。

  其实,在会议室里开会的这些中层干部及生产骨干,他们有谁不知道这银厂及金厂是你罗家的家族生意呀?作为一个打工者,求的是能增加收入,求的是付出能与收入成正比,而至于谁来做领导,那是你家族里的事情,与作为打工者的自己关系并不大,因而,在此情此景下,这又有谁能不在热烈地鼓掌呢?

  在会议结束了以后,那柴虹便算是完全的交割完成及卸任了,她也就不用再去上班和不再去过问银厂的事了,她便感到了轻松和专心致志的去收拾行囊准备带孩子去美国了。

  也是在会议结束了以后,那柴虹带孩子移民去美国及把银厂清楚完好无损地移交给程小莉的事便在人们的口中传播了开来了,人们都说柴虹是凭自己的本事赚了钱养大了孩子,之后又适时勇退带孩子去移民了,因而,人们对柴虹便有些刮目相看了,那对她的态度和看法也就有些改变了。

  当然啦,其时也有人在说,柴虹是在借鸡生蛋、是在见好就收了。

  跟着,就又有人在接话调笑说:你搞得清楚是柴虹借鸡生了蛋呢?还是罗伟强借鸡生了蛋?

  总之,对于罗伟强与柴虹的这段情缘,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那是各有各的看法和各有各的评论。

  而在银厂交接的数天之后,那柴虹便真的就带着罗茂和罗雯回乡下来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续述。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