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李靖的中年危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人不中二枉少年

李靖的中年危机 吴四柳 2487 2020.09.02 09:05

  不久之前,紫千山让他那个护卫去将观日台上另一边的那些人都杀了灭口。

  那个八品境的护卫,也就很随意地朝那边走去,走得不紧不慢。

  观日台左右横宽有近两百丈距离,而这两百丈路他走了足足有半刻种的时间。

  那边的人,这护卫在登上观日台的时候就已经留意过了,一群江湖底层的游侠儿,境界最高的一个不过也才四品,他伸伸手指头就能摁死。

  而且他很清楚公子的脾性,猫捉老鼠的游戏能玩很久呢!

  而在另一边,一直偷偷看着这边的刘大有,也已经察觉到了事情有点不对,虽然他听不见那边的交谈声,但他能看到林小婵突然站起然后又跌坐回椅子,也能看到林小婵脸上那种仓惶焦急之色。

  刘大有朝兄弟们使了个眼色,俏然握住了脚畔长刀的刀柄。

  然后这时那名护卫也快要走到他们身前了。

  刘大有发现了对方眼中的杀意,还有身上的杀气。

  他不知道对方有多厉害,境界有多高,但能清楚感觉到这个人气势上的压迫感,比他的师父沂州杨天霸要可怕太多。

  逃!

  这是刘大有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然而就在此时,对面传来了一声女子尖叫,刘大有心头一跳,朝那边望了一眼,之间林小婵正被紫千山一把撕掉了上衣。

  刘大有瞬间眼睛就红了,大脑一片空白,接着狂吼一声,抽出长刀朝那边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似乎有道清风从他身边吹了过去。

  那名护卫冷哼了一声,抬掌准备朝那不要命的小子抓去,只是紧接着他的眼前一花,身前突然多了一个人。

  一个头戴笠帽的少年。

  那护卫微微一怔,他注意到过这少年,刚才正和一个中年男子站在悬崖边交谈,似乎是一对父子,而在他看来,那对父子在这些人中最没有威胁的存在。

  怎么一眨眼的时间,这少年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护卫立马醒悟,脸色大变,只是他什么都来不及做了,连给自己公子示警都没有机会。

  少年用手指顶了顶笠帽,抬首看了他一眼,这护卫顿时胸口如被重锤击中般,仰天喷出一口鲜血,身子软软委顿在地。

  这护卫是八品高手,在江湖上,除了九品先天宗师之外,他就是最强大的人,但在一名真正的练气士面前,他还不够看。

  是的,一眼都不够看!

  少年再次身子微微一晃,仿佛再度变为了一缕清风,吹到了观日台的另一边,将正准备挺枪而入的紫千山,从林小婵的身子上拎了起来。

  悬崖边,被他抛下的老父亲一脸不满的站在那里。

  刚才怎么答应我的来着?

  不是说好不出手的嘛?

  最终李靖还是只能一声叹息,谁叫当年他下了昆仑之后,同样转头就把师傅的告诫抛到了九霄云外呢!

  自已是第几天破戒来的?是第三天还是第四天?不记得了……只记得好像是为了一个小姑娘,在沙漠中千里追杀,将一伙马贼杀得一个都不剩!

  自己生的儿子这么像自己,一时间李靖都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苦恼。

  只是在把长辈的话当耳边风这一点上,金吒倒是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再次叹了口气,李靖负手悠悠地朝那边走了过去,经过刘大有的身边时,他拍了拍依然那呆立原地的家伙的肩膀。

  “来,跟我说说那什么紫霜世家,什么听雨楼,过往在江湖上的名声口碑都怎么样。”

  吭当一声,刘大有吓得手中长刀掉落在地,瞠目结舌地看着李靖,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另一边,金吒脱下身上的蓑衣,盖在了林小婵赤果的身躯上,接着对被他像只小狗般拎在手中得紫千山,认真地说道:

  “天地间的每一样宝物,都是有缘者得之,如果想强行霸占,只会给你自己带来灾祸。”

  “而且,你还是用这么卑鄙的手段逼迫别人,既然被我看到了,那我只能阻止你继续行伤天害理之事。”

  刚刚走过来的李靖,顿时羞惭捂了下脸。

  太中二了!

  当年玉虚宫那朋友也是这么说自己的,没想到这一点也完美遗传给了儿子。

  紫千山则一脸恐惧地望着金吒,他现在全身都动不了了,因为一股磅礴浩大的气劲已经锁紧了他的全身窍穴,他数次运起内劲想要冲开封锁,可是自己的内劲一触及那道浩瀚的气劲,就如溪流遇见大海一般,激不起半点浪花。

  那种气劲绝不是内劲,紫千山以前隐约在他父亲紫东来的身上感受到过。

  难道这个少年也是一位先天宗师?

  可是他才几岁啊!

  世上哪有十几岁的宗师!

  而金吒金吒在说完那通话之后,就停了下来,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只好求助似的朝自己父亲望去。

  李靖撇开了头。

  意思很明显:你自己惹下的事,自己擦屁股。

  “小……哦不,吒哥,要不,让他先把解药拿出来?”

  暂时清醒过来的刘大有,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提了个建议。

  娘的,刚才不久前自己对他们父子俩说过什么来着,哦,叫金吒以后跟自己混,还说要给他介绍个师傅来的。

  老李,不带这么玩的啊,你们都是这么高的高手了,跟我这种小人物玩这种游戏有意思么?

  金吒哦了一声,盯着紫千山。

  “解药在我那护卫的身上。”

  紫千山颤声说道。

  刘大有连忙跑了过去,从那个重伤昏迷倒地的护卫的身上,搜出了解药,再给彭生和林小婵服下。

  然后,金吒又开始盯着紫千山看。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紫千山似乎意识到什么,不久之前,那个高高在上,仿佛能将所有人都踩在脚下的贵公子,此时像条癞皮狗痛哭着求饶。

  金吒有些嫌弃地将这家伙一把扔在地上,然后又看了李靖一眼,李靖依然没有理他,只顾看着四周的风景。

  于是金吒知道,自己的老爹这次肯定是指望不上了。

  这时候刘大有走了过来,低声说道:

  “要不还是把他放了吧,这小子的父亲是江湖五绝之一,先天宗师,而且紫霜世家是江湖上的第一世家,家中高手如云,没人惹得起他们。”

  他现在已经知道,这对萍水相逢的父子俩,应该是深藏不露的大高手,但到底有多高,以他的眼力自然看不出来,但就算是先天宗师,可毕竟只有两个人,和整个庞大的紫霜世家比起来,总归实力还是要相差许多。

  金吒低头沉思了一会,倒不是因为刘大有说的那些话让他有了什么顾忌,爹爹说过,就算是黄天禄那小子,一个人也能挑了那什么所谓的五绝宗师,更别说两次击败黄天禄的自己了。

  他只是在思考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不久之后,金吒就有了决定。

  一个人所有的行为选择,其实都来自于他过往的经历,所以金吒是在回忆了一下他以前读过的书籍,平常商老师的教诲之后做出这个决定的,当然还有一点灵感,则是来自李靖刚才讲的那个关于巨灵族的故事。

  少年走到悬崖边,深深吸了一口气,心里默默对自己的系统说了一句话,然后迎着朝阳,对着满天金色的云海,挥了挥衣袖。

  下一刻,山顶上狂风大作,云海翻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