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李靖的中年危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旅行前的准备

李靖的中年危机 吴四柳 2353 2020.08.28 08:57

  三日之后,李靖带着金吒离开了朝歌。

  这是一场他期待已久的旅行,属于他们父子两人的旅行。

  这想法是李靖很多年前就有了的,最初的源头还是来自于玉虚宫的那位朋友。

  “以后如果和自己儿子的关系有些紧张话,阿靖你不妨带上儿子来一次父子间两个人的旅行,这一招叫做爸爸去哪儿,相信我,这对培养亲子关系很有效果的哦。”

  当然李靖并不知道,那朋友当初说这些话时,意中所指的其实是他另外一个儿子。

  因为在昨夜书房长谈以前,李靖觉得这两年和自己的长子有了些隔阂,所以他准备试试那个朋友的建议,为此李靖花了三天的时间,精心为这次旅行做了很多准备。

  比如说他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亲手为金吒做了一个大竹箱,用经年老竹削成一指宽的篾片,在李靖灵巧的双手下编织在一起,就变成了一个结实美观的竹箱,再用牛皮剪裁出两根背带,系在竹箱之上,这样就能轻松地背在身后。

  全程蹲在身边看着一根根薄薄的篾条,在父亲李靖手中很神奇的变成一个竹箱的木吒,眼中有着极度的崇拜,以及一些羡慕。

  “爹,给我也做一个呗。”

  “行,这个先给你哥,下次为父带你出去的时候,给你也做一个。”

  李靖笑着摸了摸木吒的头道,作为两个,即将成为三个孩子的父亲,或许在很多方面不算一个合格的父亲,但有一点李靖一直做得很好,那就是公平。

  给木吒买一块糖,就绝不会少了金吒的那一份,至于很多时候金吒都将糖让给了木吒,那是另一回事。

  但作为父亲,那块糖一定要给,不给,孩子就要争了。

  李靖示意金吒过来试试竹箱的背带松紧合不合适,金吒似乎有些不情愿,和木吒不同,他觉得这个大竹箱背在身后有些傻,按照他原先的希望,背上应该是背一把长剑的。

  轻衫负剑,这才是金吒憧憬中的行走天涯时该有的装扮。

  李靖瞪了他一眼,给了他两个选择。

  “要么现在过来试试,要么这次江湖之游取消,为父直接用土遁之术送你上昆仑。”

  金吒有些生气地怒视了自己父亲一会,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屈服。

  “紧不紧。”

  “……还好……”

  “到底紧不紧。”

  “我说了还好!”

  “哦,那就是紧了。”

  知子莫若父,李靖将竹箱取下,低头重新开始调整竹箱背带的长度。

  “爹……”

  “嗯。”

  “又加了五十点亲密值。”

  “为父猜到了。”

  “……另外,你瞪孩儿的时候,也加了五点……”

  “……哦……”

  李靖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那么说,自己的孩子还是能够随便教训的么。

  “好了,再来试试。”

  李靖举着调整好背带的竹箱回头招呼想偷偷溜开金吒道。

  做这么一个大竹箱,自然不是为了故意为难金吒的,里面是要放很多东西的。

  一路上父子两人换洗的衣物,带给昆仑山上的师尊和朋友的礼物,还有路上吃的干粮。

  这两天晚上李靖都在厨房里鼓捣路上的吃食,各种果脯干肉米糕做了一大堆。

  殷素知表示有些不解。

  “夫君,以你的遁法,应该很容易找到打尖的客栈饭铺吧,何必还要带这么多的吃的?”

  “因为这也是旅行的一部分啊!”

  李靖笑眯眯地解释道。

  殷素知哦了一声,然后拿了两块米糕转身和木吒去分享了,这两天,这些吃食已经有三分之一进了她们母子俩的肚子。

  李靖很担心自己和金吒如果不早点走的话,准备的干粮可能真的会被那对吃货母子分享光。

  不过对于一场旅行来说,吃食这些东西终究只是点缀,而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自然是一份详尽细致的旅行攻略。

  对此李靖倒是早有腹案。

  他准备带金吒再走一次当年他走过的路。

  二十年前,李靖走下昆仑,并不是万里远遁来到朝歌的,而是一步一步,一路向东,用了两年的时间,才走到了大殷皇朝的京城。

  而这一次,李靖准备带着自己的儿子,一路向西,再走一次当年的来路。

  对于一个父亲来说,这是一件很值得期盼的事情,隐隐会有某些传承的意味在其间。

  当然,因为时间关系,他们必须在两个月内赶到昆仑,不可能真的一步一步走过去,也不可能看遍李靖当年看过的所有风景。

  所以李靖在出发前的最后一个夜晚,细细梳理了一下当年走过的路,挑选了几个他认为值得再去看一次,也应该让金吒去看看的风景,做为这次旅行的站点。

  那些地方有山,有水,有江,有湖,亦有人间。

  一切都准备好了,到了该出发的时刻了。

  而在出发以前,李靖专门去了一趟集市,给金吒买了一大把糖葫芦。

  只不过金吒说这次没有增加任何一点亲密值。

  李靖倒没有太失望,果然没这么简单可以刷数值的,应该是太刻意的行为都产生不了亲密值。

  最后那些糖葫芦自然都便宜了木吒,算是这次不能带他一起去的补偿吧。

  第三日的清晨。

  李靖牵着金吒的手站在门外。

  殷素知牵着木吒的手站在门内,柳氏站在她们身后。

  一个家庭暂时迎来了分别。

  殷素知乌云般的鬓间插着一根金步摇,不算太贵重,但做工也颇为精细,这是当初两人成婚时,李靖花光所有积蓄给她买的礼物,也是如今殷素知最值钱的一件首饰了。

  不过和原来的模样相比,这金步摇上多了一根淡淡发着白光的鹤羽。

  “娘子,这根鹤羽乃是白鹤师兄的本命之羽,他送给了你,恐怕自身起码要损失数十年道行。”

  “为夫离开的这段时间,你要一直戴着它,如果万一发生什么意外之事,你带上木吒和柳姨,握住这根鹤羽,可以瞬息之间让你们三人远遁百里之外,切记切记。”

  这几话这两天李靖已经重复说了很多遍了,此时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又交待了一次。

  殷素知红着眼眶点了点头。

  李靖爱怜地摸了摸她光洁白嫩的脸颊笑道:

  “媳妇你就放心吧,一路上我会照顾好金吒的。”

  殷素知嗯了一声,接着弯腰抱了一下金吒,在金吒耳边细声叮嘱了一句道:

  “路上照顾好你爹。”

  她的声音很轻,语速也很快,但李靖还是听清楚了这句话,然后黑了黑脸。

  敢情媳妇不放心的人是自己!

  “乖,要听娘亲的话哦。”

  “柳姨,家里的事情就拜托您了。”

  李靖摸了摸木吒的头,这小子眼中有着浓浓的羡慕和渴望之色,李靖心情微微一黯,这次去昆仑,或许该好好请教一下师尊,有没有办法解决木吒不能修行的问题。

  接着他朝众人挥了挥手道别,挥手的同时,袖袍轻摆间,地上有几颗尘沙随风飘扬了起来,然后李靖和金吒的身影就消失了。

  风止,沙落,人已在千里之外!

  旅程开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