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李靖的中年危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龙门镇内

李靖的中年危机 吴四柳 2475 2020.09.15 12:12

  船到龙门,李靖父子在龙门镇的码头下了船。

  船舷护栏边,一道身姿曼妙的倩影站在护栏边,凝视着远去的身影,久久不曾扭动脚步。

  李靖只是在下船的时候,笑着对符朵朵说了一声珍重,然后下船之后,明知符朵朵在后面看着他,却再未回头。

  “我不喜欢那个女人。”

  金吒小声嘟囔了一句。

  李靖苦笑着拍了拍儿子的后背,接着有点不放心地再度交待了一遍。

  “这件事情,以后就别和你娘亲说了啊!”

  金吒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接着问李靖道:

  “爹,我们现在要去哪?”

  李靖指了指前方的那个小城,心神大定,哈哈笑道:

  “先带你去那里吃一顿好吃的,然后我们回头往西,去昆仑!”

  金吒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

  李靖带金吒来吃好吃的,倒不是因为儿子答应为他在媳妇面前打掩护而临时起的意。

  在他这次的游历计划中,本来就准备带金吒登一座山,游一条河,吃一道菜,走一片沙漠,如今山已经登过了,河也已经游过了,现在轮到吃那道菜了。

  那道菜就是烩鲤鱼。

  此时李靖父子正坐在桌子前,面前放着的是那道让李靖心心念念了很多年的烩黄河大鲤鱼。

  满满整整的一个大锅,桌子下面烧着碳火,嫩绿的葱段,金黄的老姜在浓郁的汤中翻滚,雪白细腻的鱼肉,已经开始散发处诱人的香气。

  龙门附近这段黄河中的鲤鱼,或许是因为那段能让鲤鱼化龙的河道存在的原因,许多鲤鱼终日在那里与激流搏斗,所以肉质特别的紧实鲜美,让人一尝之下,再难相忘。

  李靖带金吒来吃的这家店,门面并不起眼,但客人却不少,因为真正的美食,从来不会出现在那些金碧辉煌的大酒楼中,反倒这种陋巷深处,往往会藏着让人惊喜的味道。

  多年之前,李靖经过龙门的时候,在这里吃过一次烩鲤鱼,如今他又带着自己的儿子来了,让人庆幸的是,十几年后,这家店依然开着,而且味道也没有变。

  看着儿子狼吞虎咽地将大块大块的鱼肉送进嘴里,喝着店家自酿的米酒,李靖的心情很是不错。

  “慢点吃,小心鱼刺。”

  他提醒了一下金吒,悠悠喝了杯酒,耳边充斥着噪杂而满是烟火气的交谈声,无非是一些家长里短。

  只是在听了一会之后,李靖心底略微有些奇怪,因为边上那些客人的对话,基本上都是在说昨天谁家的谁谁谁病死了,前天是谁家的谁谁谁没了,今天谁家的谁睡谁好像夜不行了,然后各各摇头叹息。

  看他们话中得意思,这龙门镇,似乎正在遭受一场瘟疫的侵袭。

  “唉,希望镇守大人请来的那位老神仙,能帮我们龙门镇化解这场灾厄吧!”

  “希望如此吧,听说明天那位老神仙,要举办蘸福大会,还要当众救治发瘟的病人,到时候大家都去看看……”

  这些交谈声不断地钻进李靖的耳中,不过李靖没有太在意,因为吃完这道黄河鲤鱼,他就准备带金吒离开了。

  只是不久之后,当他和金吒两人吃饱喝足,走出店门时候,一群人抬着一个担架正好从店门前经过。

  “让让,快让让,发病了,发病了。”

  担架上躺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面色蜡黄,双目紧闭,腹胀如鼓,口中大声的呻吟着,旁边那些家人一脸焦急地抬着他往前奔去。

  “快,快,快送去大夫那里!”

  可惜他们最终还是没能来的及将这病人送到大夫那里,就在担架从李靖父子面前经过时,那个看去奄奄一息得病人猛然从担架上坐乐起来,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他的口中不断吐出黑色浓稠的黏液,腥味随风四散,让人闻之欲呕。

  然后那病人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倒会了担架之上,口鼻间再无半丝呼吸。

  好猛烈的疫病!

  李靖皱了皱眉,看着地上那些病人吐出的污秽之物,眼中有神光微微一闪。

  有些不对劲!

  趁着那个病亡着的家人失声痛哭,一团慌乱之际,李靖悄然走到那担架旁边,伸手翻了一下那个死者的眼皮,只见那死者的一双眼瞳已经变成一种诡异的深紫色。

  然后他又看了一下死者颈部那些凸起如蚯蚓般的筋脉,同样一片深紫,里面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微微蠕动。

  然后他退回到了金吒的身旁。

  “爹,怎么了?”

  金吒小声问道。

  “有点古怪,不像是普通的瘟疫……”

  李靖摇了摇头道:

  “倒像是修行之人弄的手脚。”

  “修行者的手脚?爹你的意思是说,这场瘟疫是有人故意散播出来的?那我们怎么办?”

  “先找个地方住下,等为父弄清楚了再说。”

  李靖沉吟了一下道。

  “咦?”

  金吒奇怪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这一路上,李靖总是训诫他咱们修道之人要清心寡欲,要抱心自守,要少管闲事,现在却怎么突然转性了,居然主动要伸手探究这件事情?

  “山上人的事,不是闲事!”

  李靖看了他一眼道:

  “如果有修行者在暗中散播瘟疫,为父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行如此干天和的恶毒之事,到时候我李靖倒真要管一管了!”

  这个时候,一群捕快模样的人跑了过来,来到那些死者家人身前,其中为首的一名年青捕快厉声喝道:

  “镇守府已经发过多少次告示了,让你们不要聚集在因瘟疫而死之人的身边,他们吐出来的那些污秽之物,最易将疫病传给他人,而且人死之后,必须第一时间将尸体用火烧掉,你们这样放在大街上,要害死多少人知道吗?都快给我散开!!”

  那腰间佩刀,肤色黝黑,容貌虽然普通但颇为坚毅的青年捕快,不顾那些死者亲人的悲痛难舍,命令手下强行将这些人驱散,接着又让人用白布将那死者尸体裹了,运去镇外焚毁。

  李靖在边上看着这一切,轻轻点了下头,那捕快行事看去有些不近人情,但此等情况下,确需要如此雷厉风行的手段方可。

  而且那个镇守府的告示,一是不让人接触得病而死之人,二是要求立即焚毁尸体,这两点颇有可取之处,这龙门镇的镇守,倒是颇有见识。

  而此地事情处理完之后,那青年捕快就准备离开了,这时候他发现站在旁边的李靖父子,似乎觉得这两人有些面生,于是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李靖父子,然后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

  “在下父子乃是外地游人,途经此地,略坐休息!看刚才情形,贵地似乎正在发生一场瘟疫!”

  李靖笑着拱手道。

  那青年捕快叹了口气道:

  “不错,月余之前,我们龙门镇不断开始有人得这种怪病,一旦得病,慢则两三日,短则数个时辰,必然呕吐暴毙,镇上的大夫都从来没见过此等怪疾,俱都束手无策,近一个月下来,镇上已经死了差不多千人了,唉,你们这些外地人,还是不要在此逗留,快快离去吧!”

  那青年捕快朝李靖父子俩挥了挥手,然后带着自己手下走了。

  李靖看着他的背影,微微一笑。

  这个青年捕快,居然还是个武夫!

  不是江湖上那种武者,而是修炼武道的武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