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唐:开局错认皇后当岳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3章 强扭的瓜,我说甜就甜

  陈云锦太主动了,晚上私奔不说,还主动逼着苏云娶她。

  苏云无奈之下,只好把和长乐的婚约说出来了。

  “你有婚约在先?何时定下的?”

  陈云锦不相信苏云有婚约,如果真有,早该结婚了,为何拖到现在?

  苏云很认真地说道:“陈家娘子,我确实有婚约,我父母定下的,只是我预定的小媳妇还小,不能过门。”

  “等过两年,我的小媳妇长大了,我就成亲了。”

  “陈家娘子盛情,我苏某心领了,至于其他的,实难从命,还请见谅。”

  陈云锦长得美貌如花,家世也还行,但还没有好到让苏云悔婚的地步。

  陈云锦幽怨地说道:“你既然有婚约,为何抢我的绣球?”

  呃...

  苏云心里直呼卧槽,这个黑锅甩得也太溜了吧。

  我抢你的绣球?这特么明明是你硬丢给我的。

  苏云说道:“陈家娘子,我那日只是偶然路过,是你自己丢过来的,我也还给你了。”

  陈云锦被苏云说得哑口无言。

  当日的情形确实如此,苏云只是路过而已,对她抛绣球丝毫没兴趣。

  是陈云锦自己看上了苏云,才把绣球丢给他的。

  可是...人家是个女孩子呀,你怎么能这样说...

  陈云锦看着苏云双眼垂泪,幽幽地哭泣起来。

  正好黄强在外面巡夜,听到房间里有动静,就推门进来了。

  黄强和苏云关系太熟了,平时都不敲门的。

  “少爷...”

  黄强想说这么晚还不睡,推门进来却看到陈云锦坐在苏云对面流泪...

  “哇哦...少爷...你...”

  黄强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黄强脑补了一大堆情节:一个美貌的小娘子,三更半夜在房间里,然后流泪,是不是少爷太粗暴,人家都疼了...还是少爷提裤子不认账,做了渣男...

  苏云骂道:“想什么呢,这是陈家娘子,我们之间有点误会。”

  黄强笑而不语,转身要出去。

  苏云担心孤男寡女说不清楚,说道:“你留下。”

  黄强愣住了,这时候不应该让他出去吗?为什么让自己留下?

  苏云给黄强一个眼神,黄强无奈,只好站在门口当电灯泡...当蜡烛吧。

  “陈家娘子,我有婚约在先,还请另择良婿。”

  苏云推辞道。

  陈云锦垂泪道:“我一个大闺女,半夜到你房中,你让我如何另择良婿?”

  “长安城人人皆知是你苏云抢了绣球,众人皆言我陈云锦是你苏云的女人,你让我如何另择良婿?”

  “我心已经属了你,此生誓不再嫁他人,你让我如何另择良婿?”

  这一番三连问,搞得苏云措手不及。

  看来这个陈云锦铁了心要跟着自己了,这可如何是好。

  苏云无奈地说道:“可是...我有婚约了。”

  退婚悔婚,这是反派做的事情,苏云不想这么干。

  黄强看不下去了,说道:“陈家娘子,我家少爷真的有婚约,你如此逼迫我家少爷,也不太好吧。”

  看得出来,苏云喜欢长乐,而且不想悔婚,陈云锦步步紧逼,黄强看不下去了。

  陈云锦问道:“你与何人有婚约?他家女儿比我好吗?”

  论相貌,陈云锦有自信,她是长安城三大美人之一。

  论家世,她的父亲是民部侍郎,官职不算小。

  她想知道,和苏云定亲的人家是什么样的。

  苏云说道:“一个商人,我父亲定下的婚约。”

  当年苏云在大唐的父亲和一个商人定了婚约,此事无误。

  陈云锦听说对方只是一个商人,不禁说道:“我家世难道不比一个商人好?你若是娶了我,我阿耶可让你脱离商籍,到时候有希望入朝为官。”

  苏云被陈云锦逗乐了,笑道:“陈家娘子,我若想入朝为官,早就去了,何用你家举荐。”

  “我只是觉得时机未到,暂不入朝而已。”

  陈云锦惊讶地看着苏云,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话反常识,他一个商人想当官就当官?

  “苏公子不想娶我直说便是,何用如此。”

  陈云锦叹息一声,心中十分难过。

  自己大半夜跑过来兴师问罪加逼婚,结果却被苏云奚落一番。

  苏云抱歉地说道:“感谢娘子一番好意,我苏云已有佳配,您的好意,我无福消受。”

  陈云锦咬着嘴唇,眼泪像断珠般落下。

  黄强看陈云锦一片痴情,人又长得美貌,心中有些不忍,开口说道:“少爷,小荔枝跟您是有婚约,但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多正常,多一个不多嘛。”

  “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半夜进了你的房间,以后也嫁不出去了。”

  大唐时期虽说风气开放,但半夜进了别家男子的门,再想嫁个好的就难了。

  这个事情,陈云锦自己也清楚。

  苏云无奈地说道:“那你说怎么办?要我悔婚?”

  黄强小声说道:“正妻的位子没有了,做妾也可以...”

  做妾?

  陈云锦转头盯着黄强,眼里满是诧异和愤怒。

  她是民部侍郎的女儿,怎么能做妾呢?

  “你辱我!”

  陈云锦怒道。

  黄强赶紧出门,不趟这个浑水。

  苏云在房间里无可奈何,黄强这厮说的什么狗屁话,成功地激怒了陈云锦。

  “陈家娘子,我...”

  苏云想劝陈云锦回去,此事就此作罢。

  陈云锦却怒了,说道:“苏云,我一个侍郎的女儿,如何会配不上你!我定要嫁给你,而且要做正妻!”

  卧槽!这特么耍无赖了?

  苏云说道:“强扭的瓜不甜,陈家娘子你何苦来?”

  陈云锦怒道:“我说甜就甜,我不走了,我就住这里。”

  说完,陈云锦拿着绣球起身,走到了门外。

  黄强还在门口,见到陈云锦出来,赶紧走人...

  “站住!”

  陈云锦厉声呵斥!

  黄强吓得浑身一哆嗦,停下脚步,转身谄笑道:“娘子恕罪,是我说错了话,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陈云锦没有理会刚才的话,而是问道:“苏云的卧室在哪里?”

  呃...

  这是什么意思?

  黄强指了指隔壁的房间,说道:“那里...”

  陈云锦拿着绣球,怒气冲冲地进了苏云的房间,然后把门关了。

  卧了个槽,这是搞什么?

  黄强进了书房,问道:“少爷,咋回事?陈家娘子赖着不走了?”

  苏云叹息一声,说道:“造孽啊,推都推不掉。”

  黄强嘻嘻笑道:“少爷,大美人倒贴,你还不愿意?是不是在花语姑娘那里把身子骨搞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