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九界有点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跨越前夜

九界有点乱 有光时就亮 3323 2018.10.12 22:10

  讲解完最基础的理论课程,谭耀‘师性’大发,又开始对新徒弟们进行更深层次的提点。

  而考虑到张启超的现实问题,不得不将他跳过,直接对马邦德道:“老九,你是单一的金属性天赋,开启了对应的‘捷鼎’。日后只要好好从金属性的魂晶石中吸收魂力,达到一阶水准后,为师再将源自玄天宗的‘八坛奇决’传授与你,到时……至少你从山门到总坛应该只需一炷香时间即可。”

  “哈哈,那不就成灵活死胖子了嘛。”

  王伟强就粗线条这一方面跟二师兄有得一拼,不分场合的笑起来,而接下来就轮到他了。

  “伟强徒儿你是‘火’跟‘土’双属性天赋,对应的是‘力鼎’和‘御鼎’。这两个鼎搭配起来修炼,应该比你九师兄要简单。”

  众人都听得糊涂了,尤其是王伟强本人,以他的智慧来分析:明明自己的天赋属性比马邦德多了一个,修炼起来怎么反而更容易了?这跟小学里老师教的加减法口诀可是大相径庭。

  看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谭耀解释道:“你们要记住,五种属性的天赋进行修炼时,也需要遵循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火能生土,所以当伟强徒儿你修炼‘力鼎’的时候,‘御鼎’也会得到相应的增强,可以说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原来是这样,那如果双属性天赋相克的人又会怎么样?”

  谭耀捋了一把胡子,笑道:“哈哈哈,那就会麻烦一点,就拿‘命鼎’和‘力鼎’来说,一个属水,一个属火,当你修炼‘命鼎’时魂力值增加了100,那么‘力鼎’的魂力值就可能会下降20,具体下降多少因人而异。”

  闻言,王伟强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大为吃惊的喊道:“师父,照您这么说,八师姐五种属性一起练的话岂不是难如登天?”

  对于这个问题,谭耀并没直接回答,而是默默地伸出右手的食指在左手的手掌上轻轻划了一下,瞬即就有一条血线出现。

  在场最纳闷的人是张启超,他觉得上课到现在为止,该自残的应该是自己才对,怎么着,师父也好这一口?

  可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就出现了,谭耀手掌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完了连血迹跟疤痕都没留下一丝。

  “我刚才调用命鼎中的水属性魂力,治愈了这一道小小的伤口。如果再将这种属性配合相对应的玄术法门,其效果可以几倍甚至几百倍的增加,你们还会在意修炼难不难吗?”

  “哇靠,不难、不难……”

  在三位初来乍到的新徒弟看来,刚才那一幕简直跟神仙无异了,还有谁因为累或者苦而不想当神仙的?要是有人昧着良心说他不想,那么始皇帝他老人家第一个跳出来表示不服。

  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谭耀意犹未尽,刚想接着往下说。可就在这时,一位身穿特殊制服的中年男子就在佣人的陪同下,急匆匆地走进了食堂。

  来到众人身前,他向谭耀行了一个礼并拿出来了一块同样也是半边黑半边白的令牌。不知道这块令牌贵不贵,反正谭耀是当即站起身,示意对方有事到外面说。

  看着来人身上那件左半边白、右半边黑的服饰,跟当初赵城虎穿的一模一样,张启超大概能明白对方的身份应该也是位阴阳司。

  时间过去了将近二十几分钟,二师兄都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谭耀才回来。

  见他走进食堂时那副忧心忡忡的模样,谁都猜得出来应该是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没等众人开口,他就先叹了口气,对徒弟们作出了安排:“老九,你跟伟强徒儿从明天起,去你们三师姐的分堂暂住学习。为师需要出一趟远门,一时半刻不能回来,期间你们要勤加修炼不可倦怠。”

  “好嘞,可我兄弟呢?”王伟强一边点头,一边担忧地看向正无所适从的张启超。

  “启超徒儿无法修炼魂力,他得跟随我一同出行,你们不用担心。”简单解释过一遍,谭耀又对着张启超招了招手,“你随我来,为师有一些要紧的话得跟你说。”

  总算是轮到自己出场了吗?张启超麻溜的站起身和王伟强相视一笑,跟着师父的步伐出去了。

  两人穿过聚英殿后头的一片树林,沿着山间小路前行,一直到了一座竹制凉亭处才停下。

  感知过四周确实没有人了,谭耀这才转身,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启超徒儿,那本书你带在身上吗?”

  “当然!”点了点头,张启超随即取下一只可以背的破旧布袋,摸索一阵后掏出了那本堪称神奇的《绝世秘籍》。

  见状,谭耀险些不顾宗师身份,想翻白眼来着。也多亏了戚天华多年来的死缠烂打,才将他的耐心开发到了极致,此刻还能保持得体的微笑,提醒道:“这本秘籍固然重要,但我说的却是一本无字书。”

  此话一出,张启超就奇了怪了。

  他从小被人间二界的师父收养,有关无字书的事情从来没跟别人提起,倒是有几次跟王伟强讲过,但那家伙更关心哪里能抓到强壮的蟋蟀,哪里只要花4毛钱就可以买到甜筒,对凡是关于书的话题向来左耳进右耳出。

  “师父您是怎么知道的?”张启超拿出无字书后,抵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哈哈哈,我还知道这本书伴你而生,刀劈不破、水火不侵。”

  “我的乖乖,原来您什么都知道。昨天我出贡院的时候就想问有关这本书的事情,只是怕你没心思搭理我,这不今天我也带着,就是想找机会问问它是怎么来的。”

  取过书本,谭耀将它放在手上拂了拂封面处沾染的一些零星尘埃,回忆了一阵往事后才语重心长的讲道:“有些东西对你来说,过早的知道并不是好事。包括你能来绝魂宗,也是一种冥冥中早已注定的安排。但现在局势变化得非常快,老夫也只是沧海一粟难有作为,不得不提前让你开始修炼。”

  “好啊,师父你早该这么干的,我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作好刻苦修炼的准备了。”松了松筋骨,张启超摆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欣慰的点了点头后,谭耀用平和的语气,说出了一句骇人听闻的话:“好,既然你已经完全准备好了,那明天我就送你去‘人间炼狱’开始修炼吧。”

  “什么?人间炼狱?!”张启超当场就怂了,别人修炼只是去三师姐的分堂而已,怎么着?轮到自己了就非得跨越上百个等级去炼狱了?不带这么坑人的吧。

  不过人家谭耀也是有备而来,不怕你不去,他先礼后兵,解释了所谓的‘人间炼狱’其实只是对眼下人间六界所处环境的一种简要概括,完全是有所夸张的修辞手法而已。

  这种听着就不怎么靠谱的解释不管用?没关系,接着他又拿出了一组照片交给徒弟,真可谓是用心良苦。

  接过照片一张张往下看,张启超的眉头锁得越来越紧,到最后忍不住用质问的语气说道:“他们怎么可以干出这种事情?!一人做事一人当,有本事他们可以冲我来啊。”

  原来,照片上的人是赵城虎,看情形他的一条胳膊好像是被火给烧没了,正躺在病床上休养。不用说也能猜到,这肯定是那陆炳勋干的好事。

  “咳!”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谭耀微微仰起头惋惜道,“其实这并不是别人所为,而是赵城虎他自己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

  谁还能心甘情愿把自己的手给活生生烧没了?张启超就算被打死了也不信啊。

  可谭耀却知道的一清二楚,他讲出了一个残忍的事实:“赵城虎身为阴阳司,在执行护送任务期间,公然伤害护送的对象,按律是得受断臂之苦。”

  “这是哪门子律法?踢人一脚就得用一条胳膊来还?!”张启超语气显得有些过于激动。

  可谭耀并不介意,依然用他标志性的柔和声音说道:“孩子,你还不明白吗?赵城虎他所做的这一切,并不是为了你们,而是一种坚持。就像你爹一样,不也是为了那一份坚持,不惜身败名裂,不惜被人唾弃也要去完成吗?”

  “师父,你怎么会知道……”

  看穿了徒弟的心思,谭耀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宽慰道:“还是那句话,很多事以后你自然会知道。哈哈哈,其实你跟你那个创派祖师爷终葵正南很像。不,应该说他比你还胆小,出门逛个街都会有十个八个花钱雇佣来的保镖跟在身边,生怕有人抢他家产似的。有一次被我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也就是那一天我们相识了,他肿着张脸给我道歉……”

  是夜,张启超辗转反侧不能入眠,他脑海里反复出现两个人的身影。

  一个是双眼失明站在月下的父亲;另一个是为了让世人明白众生平等,而坐在绝魂宗观星台上参悟道理,直至骨瘦嶙峋的终葵正南。

  他们身上好像都有着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执着。与之相比,自己又是何等的软弱。

  张启超已经决定独自前往人间六界修炼了,谭耀告诉他,他的体内蕴藏着一种特殊的属性力量。

  那是完全脱离魂力系统的存在,跟终葵正南一样,每逢九界乱世将至,这种力量就会再次降临,只不过这一次它潜藏在了张启超的体内,那本无字书是最好的证据,因为它只因这种力量而生。

  除此之外,也只有极少数人还依稀记得这种力量的名称,叫‘暗属性天赋’。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