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海贼王之霸者时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绝对实力

  在里恩所了解的常识里,海王类是一群居住在深海与伟大航道两侧无风带中的巨型生物。

  它们体型巨大,种类繁多,异常凶猛,被誉为海洋里的最强生物。不仅如此,海王类还拥有着与人类一样的智慧,它们拥有思考的能力,做事绝不会毫无道理。

  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如此大量的海王类现身在西海之内,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里恩上校想不明白,也不可能想明白。关于海王类的行动,恐怕也只有能够与它们沟通的人类才能理解吧。

  他在空中踏着月步,往远处的军舰飞去。

  军舰落在一头长着长胡须的巨型乌贼头顶上,远远看去,军舰是如此的渺小。当那乌贼怪物的眼珠子看向他时,他猛然意识到,人类在海王类面前就跟一条虫子一样。

  或许比虫子还要微小,也许只是一粒沙子。因为他从空中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落在乌贼头顶上的军舰,竟然还不如那乌贼的瞳孔大。

  等他落到船上时,军舰的惨状让他心里又是一惊。

  四条桅杆无一例外全都断了,白色的船帆像纸一样地碎裂开来,各种形状的碎木渣漂浮在20多厘米深的积水上。

  船上海兵的数量寥寥可数,趴在地上的比站起来的还多,那些晕过去的海兵几乎都扎堆倒在两个位置,那就是船的尾舷下或者桅杆高台的舱门附近。

  大家似乎都惊呆了,虽然嘴里没怎么惊叫,但表情几近扭曲,面容憔悴。

  其实里恩的心里明白,他们应该已经惊叫过了。现在之所以没有什么声音,不过是喊累了或是明白到即便大喊大嚎,最终都不过是徒劳罢了。

  扎瓦罗站在船头,身经百战的他脸上挂满了疑惑与惊讶。眼前这一望无际的怪物之山,不论看多久都不会令人停止震撼。

  他立刻就明白到,眼前的这副景象,他往后退役了可以吹嘘一辈子,只是不晓得还能不能活到那时候。

  “简直就是有人打开了地狱之门,把一群魔物给放出来了一样。”里恩走到扎瓦罗旁边,他的军靴踩在船上的积水里“哗哗”地响。

  扎瓦罗从西装口袋拿出一盒烟,他抽出一根递给站在左手边的里恩,“上校,来一根吧,兴许是这辈子最后一根了。”

  “嘿…,希望不是吧。”里恩接过香烟,扎瓦罗给他点火,他深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但内心并不平静,看来抽烟也无济于事。

  “部队伤亡惨重,”里恩淡淡地说道,仿佛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没几个士兵留在船上了,也许都掉到海里喂鱼了。”

  “黑甲虫的炮弹可真猛,”扎瓦罗吸着烟接过话题,“不过即便对面不进行那样的攻击,局面也不过是多几个人死在一起罢了。如此大量的海王类,我们终究逃不出去。”

  扎瓦罗吸了一口烟,吐出来的烟雾竟然还有些颤抖的感觉,他继续说道:“刚刚海王类冒出海面时上升得太猛太快了,当船随着海王类定住而停止飞升之后,因为惯性的缘故,所有人都被抛飞起来,其中有五个士兵运气不好,直接摔到了船外。”

  他再次吸了口烟,然后接着说道,“他们全部从这里,从这个高度摔了下去。其中有两个是昏睡过去了的,另外三个清醒的嚎叫不止,他们的声音很高很亮,但是渐渐地就像掉进深渊一样地变得越来越小,小到几乎跟蚊子的嗡嗡声一样,直至再也听不见。”

  里恩很清楚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有多高,虽然无法说出具体数据,但仅凭之前视觉上的印象,他保守估计也得有30到40艘军舰叠加起来的高度。

  从这个高度摔下去,哪怕最后接触的是海面,也几乎可以说是必死无疑了。

  “他们的声音过于绝望,也不知道是害怕这高度,还是害怕这群巨大的海王类。”扎瓦罗又吸一口烟,他这才发现,长长的烟只剩下烟蒂了。他想了想,意识到自己似乎才抽了三口而已,竟然就把一根烟给抽完了。

  最后他有些释然地表示到,“嘿嘿,我突然觉得晕过去的两个人似乎还比较幸运一些,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最终是怎样死去的。”

  里恩叹了口气,似乎是想故意调侃一下,他直截了当地说道,“也许那三个清醒的人才是比较幸运的,因为他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以及明白自己最终是怎样死去的。”

  “嘿嘿,”扎瓦罗面无表情地笑着,却没再说话,兀自沉默着。

  突然间,军舰晃动了一下,显然是军舰下的乌贼海王类动了一动的缘故。船上的海兵们立刻又咿咿呀呀地惊叫起来,那声音比军舰还要颤抖。

  紧接着,有一声鸣叫声响起,也不知道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此起彼伏地在海王类之间传播着。

  鸣叫声过后,军舰便开始晃动的更加厉害,甚至是180度掉了个头。如果刚刚军舰是面向南方的,那现在就是面向北方,如果刚刚是面向西方的,那现在就是面向东方。

  总而言之,可以确定,军舰是随着底下的乌贼掉头而改变方向的。

  而与此同时,可以说从各个方向看去,船上的人都能够肯定这样的一件事情:几乎在极短的时间里,绵延如山的海王类们,全部都在调转着方向,并且极其一致地朝同一个方位看去。

  这时,先前遮住月亮的那面薄云渐渐散去,冰冷的月光重新笼罩着这片大海,大海之上异动频频,一股诡异的惊恐钻进每个看到这个场景的人的心里。

  一切都裹在一缕神秘的月华之下,这些来自深海巢穴的庞然大物,为了无人知晓的理由聚集到此。

  它们行动有致,似乎目的明确,只是不为任何人所明白。

  所有人都在心里嘀咕着,海王类的行为究竟该作何解释?

  一股阴云笼罩在旁观者的心里,他们只能害怕地感受着一切,他们只能如漂浮的尘埃般地目睹眼前的壮阔场面。

  从未有人见过,甚至从未有人想象过,大海之上竟能出现如此协调一致的如军队般的行动。

  它们肯定是商量过的,它们肯定是有组织的,它们肯定是为了某种使它们敬畏的事情而来。

  黑甲虫海贼船上,邦特船长的脸再也镇定不住了,他的长缝嘴前所未有地张得跟个圈似的。

  似乎他还能因为海王类的出现而镇定自若,但却不能因为海王类的协调一致而视若无睹。

  他,或许不仅仅是他,不管是在黑甲虫海贼船上还是在军舰上的人,或是西海其他地方上此刻遭遇与他们境况差不多,见到这样的一副令人心惊胆战的场面的人。

  他们都能立刻地意识到一个令人胆寒的恐怖可能,并不得不将之奉为事实:

  只要它们愿意,只要眼前的这些巨型生物有那个意图,它们可以比任何军队都还要强大,它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毁灭所有海上的一切。只要它们想做,它们似乎随时可以毁灭人类,并宣告自己至高无上的力量与主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