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剑典魔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长社之会(8)

剑典魔踪 弓九巷 3110 2019.03.15 23:21

  高继玄望着法渊此刻的神情,脑海之中终于浮现出熟悉的身影。

  “大哥!”,高继玄望着法渊此刻猩红的双目和那股弑杀之意,情不自禁开口吼道。

  “没错!继玄,你大哥正是习练了泣血玄功,才被沈卿儒害死的!”,法渊一听高继玄的话语便明白原委。

  “法渊!你不要以为修了魔功便可以为所欲为!沈韦两家同气连枝,你把刀朝向沈家,就是跟我们两家不死不休!”,韦充此时眼见法渊依旧在蛊惑着高继玄,不禁出言打断了法渊的话语。

  “老三,你莫以为老夫不知。当年你们两个也学了石壁上的经文,只可惜你们两家的功法排斥这玄功罢了。别再假模假样的了,老夫今日敢出手,就不怕与你们两个为敌”,法渊话音刚落,只见大殿角落忽然出现四道神秘身影。

  大殿之外,此时忽然传来四先生那似笑非笑的嗓音,“法大人,我幽罗山庄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接下来就有劳法大人了~”。

  “法先生,上府派我们几人特来助你一臂之力”,黑暗之中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此时率先踏出阴影,沉声道。

  “嘿嘿嘿~,各位大人,小鬼又见到你们了~”,紧随中年男子身后的竟是之前逃离的游魂小鬼。游魂此时正扭着头望向沈继宗和韦俊两人,似笑非笑的盯着二人。

  二人之后,一名黑衣剑客正怀中抱剑缓缓自阴影之中走出,最后停在中年男子身旁。两人略一对视,黑衣剑客便不再有任何动作。

  “好,韦充和两个小子就交给你们三个了”,法渊望着从黑暗之中踏出的三人,丝毫不敢到惊讶,只是随口吩咐道。

  “法大人,幽罗自有幽罗的行事规矩。上府既然安排我等出手,便不会留下活口”,中年男子回答道。

  “好,幽罗中人果然非同一般”。

  大殿之上,此时沈卿儒一方五人正对向法渊四人,而高继玄此时被夹在两方之间。陪着高继玄的只剩下文始先生一人了。

  就在三方互相警戒之时,殿外却忽然变得混乱不堪。

  “渊伯,你对殿外做了什么?”,高继玄听到殿外的动静,此时望向正一脸得意的法渊说道。

  而就在高继玄开口之际,大殿的大门被轰然撞开。数道人影直直地飞向众人所在的殿中央。

  “大长老,法家的人突然对我们出手,咱们的人都被杀了!”,飞向殿中的几道人影之中,此刻只见一名已经奄奄一息的祖家族人向着祖元铁恨恨地说道。

  随着几道人影摔落在大殿之上,沈卿儒和韦充五人直接甩开法渊等人,飞奔向殿外。高继玄听闻法家之人暗中出手,担心高家族人,此刻亦是紧随五人身后朝着殿外疾驰而去。

  大殿之外的广场之上,此刻五家队伍散乱一团,数十名黑衣人正同沈家白衣、韦家棍阵斗在一团。祖元铁身旁此时一名祖家亲信正哭述着刚才发生的惨案。

  “大长老,我们一直都跟着法家的人,他们突然出手。兄弟们都死了,他们用的不是法家刀法!”。

  祖元铁此时脸色铁青,法渊毫不犹豫的出手结果了他带来的亲信,显然是铁了心帮祖孝武。而依然成为孤家寡人的祖元铁此时没有理会身旁亲信的话,只是向着沈继宗和韦俊身后靠拢。

  “沈家主、韦家主,祖家出此祸害,实在是家门不幸。老夫坚决拥护五家誓约,还请两位大人为我祖家做主啊”,祖元铁已经没了反抗法渊的能力,只得将期望全部寄托在沈家和韦家身上。

  “大长老,不必惊慌。父亲大人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韦俊此时虽然也震惊于法渊的雷霆手段,但眼看自家长老并未有伤亡,心中不免镇定下来。

  广场之上,沈家白衣秀士四队护卫眼见自家家主出了大殿,此刻正护卫在沈继宗身前。而韦家诸位长老此时也是结了棍阵,将韦俊等人牢牢护在阵中。

  而法渊带来的一众黑衣劲服的高手,此时依旧同沈韦两家高手缠斗在一起。“继玄,你还不出手?沈卿儒既然告诉你真相,便不会放你离开。你的人还不出手?”,法渊此时望着正被沈韦两家压着打的黑衣高手们,终于向高继玄提醒道。

  高继玄见过法渊运转泣血玄功后,便认定了自己大哥是被沈卿儒害死的。此刻听到法渊的话,不再犹豫,随即开口道:“高家族人听令!沈家害死老家主和我大哥,韦家亦同流合污。三家之仇,不死不休!出手!”。随着高继玄一声怒喝,高家众人虽然疑惑,但他们都是高继玄绝对的亲信,一众高手顿时涌向沈家剑阵和韦家棍阵。

  四兄妹此刻依旧护卫在高继玄身旁,而高继玄此刻正红着双目望着沈卿儒和他身旁的沈继宗。

  “继玄,沈家小子交给你。老四就交给我吧!”,此刻正站在高继玄身旁的法渊见高家人已经出手,连忙动身袭向沈卿儒。

  韦充此刻正紧盯着法渊,见法渊长刀随风。韦充手中接过长棍,便冲着法渊跃出的身形而去。

  “你的对手是我们!逢兄动手!”,就在韦充手中长棍欲要接近法渊之时,来自幽罗的中年男子终于出手了。

  韩英和袁逢二人同时出手,韩英双臂运力,掌中内力喷薄而出。一击硬接韦充手中长棍,两人瞬间落地。袁逢手中长剑此刻亦已出鞘,长剑剑身漆黑,毫无生息,宛若蝎尾之针突然刺向韦充背心。

  韦充此时终于显露出了数十年内功修为的恐怖。手中铁棍被韩英一掌接下之后,铁棍顺势向身后劈去。长剑划过铁棍,火星迸射而出。

  韦充虽已年老,但武道却未曾落下一日。借着长剑划过手中长棍之际,转身便是一脚,欲将袁逢一脚踹离身后。

  剑棍交接,韩英见袁逢快被韦充击中。掌若盘蛇,一掌止住铁棍向后的去势,一掌直奔韦充腋下。韦充此时腹背受敌,却没有丝毫的慌乱。掌中内力运出,铁棍抖动,将韩英缠绕在棍上的一臂震开。转向身后的一脚此刻已经击中袁逢,袁逢以肘御脚,堪堪摆脱了韦充的一击。

  韩英此时左掌与韦充右掌相击,韦充体内浑厚的内力登时宛若洪水一般涌向韩英。

  顺利拦下韦充,韩英和袁逢此刻正遥遥相视,一前一后围住了韦充。

  不远处,高继玄亦同时向着沈继宗出手,而祖元铁和韦俊此刻正在沈继宗身侧。两人见高继玄出手,同时出招拦向高继玄。而体内正澎湃着文始借给他的浑厚内力,高继玄竟然同时双掌齐出。祖元铁本就长于高继玄等一众小辈,此刻与高继玄拳掌相接,竟然一掌便被击飞,倒地不省人事。

  韦俊手中长棍此刻亦已与高继玄的一掌相接。铁棍劈下,高继玄运掌直上。掌棍向撞之下,乾天掌法伴随着纯阳内力仿若鳌首一般,咬向铁棍。

  棍止人落地。此时韦俊正吃惊地望着手中的铁棍,棍身此时被两人的内力直震的不停发颤。而棍身前端,此时已经断裂一截。而高继玄此刻正红着双目望向韦俊身后的沈继宗。

  沈继宗此刻也已抽出腰间长剑,望向混乱的广场,沈继宗手持长剑却不知向谁。一向骄傲的他,自幼便以正道自居,他虽然喜欢欺负他人。可却从没有遭到过报复,而此刻,他望着眼前这位打小便跟在众人屁股后面的小跟班。高继玄赤红的双目刺痛着沈继宗的身心。

  “小玄子,你不要逼大哥出手。我爹杀人必有他的道理,等今日过后。大家再坐下来把话说清楚可好?”,沈继宗难得的将火爆的脾气收敛了起来,望向同样是五家家主且一起长大的高继玄,他还是难以出剑。

  “你们杀我大哥的时候可曾与我们高家坐下来商谈吗?过了今日,我就要为我父亲和大哥报仇!”,高继玄丝毫不给沈继宗再次开口的机会,一记乾天掌法便袭向沈继宗身前。

  沈卿儒此刻正面对着法渊的天衡刀,而在他身后,游魂小鬼那诡异的身影正缠绕着他的影子。

  游魂小鬼早已尝过沈卿儒的儒家,此刻只是帮助法渊掠阵,阻止他离开战圈罢了。

  法渊天衡刀诀此刻已经欺身上前,儒剑正气诀与天衡刀气相拼,威势一时之间竟盖过了不远处广场之上的数十人的混战。

  韦充、沈继宗、韦俊、高继玄、韩英、袁逢等人同一时间竟一同望向两人的交手。

  “老四,你是第一个试到我泣血玄功的人。你亦可以自傲了!”,法渊体内血色内力此刻全力爆发,配合手中天衡刀诀,此刻正不断的蚕食着沈卿儒长剑的威势。

  “异域魔功,怎敌的过我煌煌正道!法渊,你不配做五家之人,背主弃义,偷练魔功。今日正气不消,你便休想离开此地!”,口中呵斥着法渊,沈卿儒一直隐藏于长袖之中的左手忽然抽出。双手双剑,竟然是一人两意!

  韦充等人正惊讶于沈卿儒竟然一直隐藏着左手剑的奥秘,但不远处的一声惨叫却将被沈法二人之战吸引的众人重新拉回广场之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