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鲜鬼超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哭丧棒

鲜鬼超市 一头鸡蛋 2223 2018.09.15 06:10

  以巨汉气力,如果这一拳打瓷实了,二宝的脑袋估计会直接爆掉吧,他被巨汉提着衣领架在烟柜上的身体开始疯狂扭动,刺啦一声,二宝的上衣彻底碎裂,他光着上身从烟柜上跌落,巨汉扔掉手中写有鲜果超市字样的上衣,踏步就要上来继续攻击,二宝疯狂抓起身边能抓到的东西胡乱的朝巨汉扔过去。

  巨汉挥手把扔来的东西挡到一边,而其中一个挎包被巨汉挡飞后,从里面甩飞出了一个扁木盒子,盒子撞在烟柜上一弹,一黑一白两把密匙不偏不倚的又砸在了二宝的脸上。

  二宝一手一个从脸上扣下密匙,随手就要扔过去,可看着一脸杀意的巨汉,他是又无力,又憎恨,他狠狠攥着手里这毫无用处的密匙,心想这煞笔到底是从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就没个人过来管管吗。

  刚才巨汉的架势,明显就想要他命,法治社会,杀了我你不用偿命?再说,到底是有多大仇恨能让你二话不说就要暴起杀人?就因为一箱爽歪歪吗?自己的命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说一千道一万,二宝也只能是无奈的瞪着仿佛要喷出火来的眼睛盯视巨汉。

  不待巨汉上前,二宝感觉手里的两把密匙突然涨大了几圈,他下意识向手里的密匙看去,只见刚才还是小小的两把钥匙,此时突然快速生张起来,短短两个呼吸,手里的两把密匙就长成了一黑一白两根半米长的棒子,黑棒上闪过星星点点的白光,白棒上闪过星星点点的黑光。

  最后一些细穗条纹居然慢慢成形,附着在了两根棒子上,二宝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两根黑白相间的棍子,这个样式?不会是两根哭丧棒吧?

  巨汉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身形突然一顿,紧接着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二宝眼神一亮,他怕这东西?

  二宝俯身跳出,挥起棍子狠狠一棍抽在巨汉的小腿上,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只听巨汉惨叫一声,刚才被二宝打中的地方,刺啦一声冒起了一团雾气,巨汉疼的翻滚再地,两条胳膊举起好像想去摸一摸被打中的小腿,可拿下放下,拿起放下,根本不敢碰触伤处。

  二宝缓缓站直了身体,呸的吐出一口血沫子,眼神阴冷的看向了翻滚不停的巨汉。

  他猛然跳近巨汉身前,抽头就是一棍子砸下,只听砰的一声,巨汉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大量的雾气从巨汉头顶涌出,二宝看着巨汉的惨样,心中却升不起丝毫怜悯之心,要知道他刚才可是差一点点就死在这巨汉手中了,神经病杀人不偿命,但是当你行凶的一刻起,你就要有被人杀死的觉悟。

  “爽歪歪是吧?”二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随即就是一棍子抽了上去。

  “神经病是吧?”

  “下死手是吧?”

  “砸我店是吧?”

  随着二宝一棍子一句话的喊出,两根棍子挥动的频率越来越快,最后如同雨点一般,噼里啪啦的开始在巨汉身上落下,超市里响起了巨汉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随着二宝的抽打,巨汉的惨呼声也是越来越虚弱,二宝心中积蓄起来的怒过也渐渐发泄了出去。

  他喘着粗气看着地上半死不活的巨汉,咣当一下将手里的两根棍子扔在了地上,此时的超市如同仙宫一般,雾雾霭霭一片,几乎达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二宝将四扇玻璃门全部打开,雾气也飘飘散散往门外走,他一瘸一拐的走到冷藏柜前,从最里面掏了一瓶冰冻矿泉水,瘫坐在了地上。

  看着地上如同哭丧棒的两根棍子,二宝有些惆怅,如果没经历洪福齐天丸,可能也没法这么快接受这两东西,没想到这东西打人会直接打出烟来,而且能把人打成这样,难道像小说里说的那样,这东西是直击灵魂的?那这么说,这两东西应该算是两件法宝了吧,但是为什么法宝会是哭丧棒的形态?要知道哭丧棒可是孝子在父系长辈去世时,用来跪灵稳固身体用的……意思是用来撑起哀痛之人的身躯的,有文化的人叫它‘哀杖’,没文化的就直接叫‘哭丧棒’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一辆闪烁着红蓝警灯的警车缓缓停在了鲜果超市门口。

  一老一少两名警察从车上下来,年轻的警察朝超市里看了一眼,见里面狼藉一片,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就站在门口道:“谁报的警?”

  二宝坐在地上,手里拿里一瓶冰冻矿泉水压着嘴角的伤口上。

  “我报的警。”

  年老的警察手里拿着一个记录本,另一只手加着一根笔道:“你这什么情况啊?怎么成这样了。”

  二宝有气无力的指着爬在地上的巨汉道:“那煞笔要买爽歪歪,我刚给他搬出来一件货,他就跟疯了似的,开始打我、砸我店。最后我没办法出于自卫就把他先制服了,然后我店就成了这副鬼样子。”

  两名警察听二宝这么说,稍有些愣神,二人面面相觑,最后年轻警察有点不确定道:“你说什么?谁把你店砸了?”

  二宝眼睛一瞪,狠狠点向地上的巨汉道:“他啊。”

  两名警察同时向二宝所指看去,可半晌后,两人又是对望了一眼,年轻警察还有点疑惑,他又来回张望了几眼,最后不死心,又走进超市里面,向着超市内部瞭望了一圈。

  二宝脸色开始难看起来,他脸一沉道:“不是,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这么大个活人挺在这,你两跟我玩视而不见是不是。”

  中年警察歪嘴吸了一口气,缓缓退后了几步,他还没说话,年轻警察已经开口道:“你没事吧?要不然我先送你回家去,或者去医院看看?”

  二宝扶着冷柜缓缓站起身,他拧着个眉头对年轻警察道:“你们什么意思,不想处理吗?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样的出警态度,我可以去告你们的知道不。”

  年轻警察一听二宝这话,整张脸瞬间沉了下去,他一脸正色的对二宝严厉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你店里除了你自己哪还有人,你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中年警察赶紧拉了一把年轻人,低声在他耳边嘀咕道:“神经病杀人不偿命,他脑子有肯定问题,要注意安全。”

  年轻警察一听这话,赶紧退后了两步,还不忘拉了一把年老的警察。“那我们要不要呼叫支援。”

  二宝根本没注意两人的小动作,他如遭雷击,满脑子都是年经警察那句,‘你店里除了你自己,哪还有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