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大清良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4章、酸贵妃

大清良人 尤妮丝 2279 2021.01.14 18:00

  夏贵妃语气不善,是因为卫嘉树身上的衣料可比御前宫女的衣裳次了一筹,因此夏贵妃立刻觉得这肯定是别的嫔妃派来的人。

  姜永福急忙道:“贵妃娘娘,这是御前新来的宫女。”

  一听是御前的宫女,夏贵妃立刻挤出个笑容,做出和善的样子:“是吗?御前何时添了这样标志的宫女?而且……还鬼鬼祟祟的!”

  卫嘉树无语,你才鬼鬼祟祟,你全家都鬼鬼祟祟!

  见状,卫嘉树也只得连忙上前,屈膝行礼:“贵妃娘娘万福。”

  夏贵妃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个宫女,一身粗糙的袄裙,通身的皮子却白嫩得胜过牛乳,夏贵妃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蛋,那是被脂粉一层层精心粉饰的容颜,竟还是不及这宫女的脸蛋白皙。

  宫里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姿色卓绝的宫女了。

  夏贵妃再跋扈,也终究不敢在皇帝眼皮子底下欺负御前的宫女,她强行挤出个笑容,“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卫嘉树只得回答:“奴婢卫嘉树,十六岁。”

  一听这个名字,夏贵妃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似乎……当初顺康太妃身边那个宫女也叫嘉树来着?

  “你从前是伺候顺康太妃的?!”夏贵妃忍不住发出惊呼。

  卫嘉树硬着头皮称“是”。

  “这怎么可能?”夏贵妃一脸不可置信,太妃身边的宫女怎么会调到皇上御前?!

  姜永福见状,只得忙解释道:“贵妃娘娘有所不知,前些日子,嘉树姑娘入了太后的眼缘,所以去了寿宁宫伺候。又因皇上病了,所以太后做主,让嘉树过来为皇上侍疾。”

  “太后……”夏贵妃更是不可思议,怎么太后还插了一手?!竟还把这个宫女送到了皇上御前?

  如此一来,这个宫女便是太后钦赐,平白别的宫女出身的嫔妃高了一筹!

  正在此时,张五德快步跑了出来:“贵妃娘娘,万岁爷刚刚醒了,请您进去呢。”

  一听皇帝传召,夏贵妃立刻顾不得旁的,连忙整了整仪容,满怀希冀进了殿中。

  卫嘉树松了一口气,总算可以脱身了。这个夏贵妃娘娘,身上的酸味可真大!干脆改姓叫酸贵妃得了!

  进了殿中,夏贵妃哪里还有素日里那高高在上的模样,瞬间便是百般温柔,先是关心了一下皇帝的龙体,然后,才忍不住酸意,提及了那个叫嘉树的宫女。

  宣承熠瞬间眼神发冷,“怎么?你管着后宫还嫌不够,连朕身边的人也要管一管?!”

  夏贵妃忙低下头,“臣妾不敢,臣妾只是问问,问问而已……”夏贵妃的声音越说越小,说到最后已经几乎不可闻。

  “好了!”皇帝摆了摆手,“朕乏了,你退下吧。”

  夏贵妃咬了咬嘴唇,她才进来一小会儿,皇上就嫌她烦了……

  夏贵妃满腹委屈,瘪着嘴退了出去。

  德馨嬷嬷见自家主子面带委屈之色,便晓得在皇上面前又吃了冷言冷语了,她立刻道:“主子,皇上病着,难免心情不好,您要多谅解才是。何况,今日前前后后嫔位以上的都来请安了,皇上只让您一人进殿,可见唯独对您高看一眼。”

  听了这话,夏贵妃心里瞬间就好受了,“是了,皇上身子不舒服,心情自然也不佳,并非是故意给本宫脸色看。”

  一想到别的嫔妃,如今都见不得龙颜,夏贵妃心里就平衡多了。

  但是,那个叫嘉树的宫女……一想到这个宫女今日八成伺候了皇上一整日,夏贵妃又忍不住酸了,她登上贵妃仪舆,才离开乾清宫,便低声吩咐:“去查查那个宫女的来历!”

  贵妃娘娘发话,不过一两个时辰,卫嘉树的履历立刻送到了贵妃案前。

  来历很简单,举人之女、小选入宫,先是在顺康宫做了好几个月的莳花宫女,然后被谧嫔瞅上,谋取失败,再然后被贵妃惦记,也还是没能弄到手。

  最后,竟被太后瞧上了,调去寿宁宫。

  今日一早,太后才命其前往御前,为皇上侍疾。

  作为一个宫女,有这等过往,着实不一般啊!

  一想到当初在寿颐宫碰了一鼻子灰,夏贵妃脸色就很是难看。

  德馨嬷嬷忙劝慰道:“只是个姿色略出众些的宫女罢了,就算是太后所赐之人,也终究只是个宫女。何况,如今不正是需要新人来分宠么。”

  “可是,她的模样,也太狐媚了些!”夏贵妃满腹酸意。

  德馨嬷嬷叹道:“娘娘,这宫里永远不缺美人。有朝一日兴许还会有选秀出身的世家之女,这个卫氏,出身摆在那儿,日后再得宠,也终究上不了台面。与其是旁人,还不如是这样的人得宠。”

  这些道理夏贵妃当然懂,只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泛酸,“这些出身卑微的东西,到底是哪里好了?表哥怎么偏偏喜欢这样的?!不就是、不就是……长得漂亮了些么……”

  说到最后,夏贵妃的语气又酸又涩,好似打翻了陈年醋坛子。

  德馨嬷嬷满是怜惜,“男人,终究是喜好美色的。只是咱们皇上更念旧情,娘娘要从长远考虑,面对这些一时新宠,娘娘要贤惠大度一些,这样皇上才会欣慰,才会考虑让您继任中宫。”

  夏贵妃吸了吸鼻子,忍下心头的酸涩苦楚:“嬷嬷,我知道了。我就是心里难受,我这般全心全意对表哥,表哥的心思却总不在我身上……”

  德馨嬷嬷忙柔声道:“这六宫上下,若论皇上最厚待之人,莫过您了!不消说这位份最高,还手握六宫大权,甚至还让您抚养四皇子!”

  说着,德馨嬷嬷压低声音:“奴婢之前的那些算计,以皇上的英明未必看不出来,但皇上还是让您抚养四皇子,可见皇上对您,真真是没得说!”

  听了这番安慰,又看了一眼在碧纱橱中已经熟睡的可爱的孩子,夏贵妃眉宇的郁结终于舒展开来,“是啊,皇上对本宫已经很好了……”

  这会子,卫嘉树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小窝,还没来得及用晚饭,锦书姑姑就来了。

  锦书姑姑亲自过来,主要是跟她询问了一下龙体状况,卫嘉树自然不能说皇帝看上去根本不像个病人,只得捡着好听的说皇上气色还不错,胃口也不错,想必过不了几日就能康复了云云。

  锦书姑姑这才安心,叮嘱她早些歇息,便离开了。

  送走了锦书姑姑,卫嘉树这才掀开裙子,撸起裤腿,露出洁白纤细的小腿和微微发青的膝盖。

  唉,今天一直都觉得膝盖酸乏得很,看样子果然是白天那一踉跄,膝盖触地,给磕伤了。

  这个身子,着实娇贵。

  不过问题不大,过两日应该就能消了。

  这个时候,忽然飘来一个熟悉的男声:“膝盖怎么受伤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