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大清良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英落姑姑

大清良人 尤妮丝 2434 2021.01.19 18:00

  皇帝忽的抬手抚了抚她的鬓角,“这个随云髻甚好,配的簪子也相宜。”

  卫嘉树一怔,方才英落姑姑给她梳头的时候,她还困倦着,倒是不清楚自己的脑袋被捯饬成了什么样。

  “是英落的手艺吧?”皇帝侧脸看了英落一样。

  英落屈膝道:“是,奴婢许久不曾梳这样的发髻了,技艺生疏了许多,幸亏卫小主不嫌弃。”

  卫嘉树趁机偷偷往侧面的镜子里瞥了一眼,只见她还是那身红配绿的衣裙,只不过发髻不是温婉柔和的桃心髻,而是若随云卷动、甚是飘逸优雅的旋拧式发髻,看上去生动灵转,整个人都添了几分雅致气度。

  那随云髻用一双卷云纹簪子固定,又斜插一只青鸾步摇,步摇下垂着珍珠流速,直垂至耳畔,玉色珠光映面,端的是相称。

  卫嘉树看在眼里,极是欢喜。

  见她露出笑靥,皇帝便道:“你既然喜欢,朕就把英落赐予你了。”

  卫嘉树一惊:“可英落姑姑是御前的教引嬷嬷……”——人家前途似锦,何苦去伺候她一个低级嫔妃?

  英落连忙朝她深深屈膝:“能伺候卫小主,是奴婢的福气。”

  卫嘉树一怔,怎么英落自己好像是愿意的??

  这倒是奇了怪了。

  御前教引嬷嬷,诚然到了别处,谁都得客气三分。

  但御前的教引嬷嬷太多了,英落只是其中之一,除了梳头,便没有拿得出手的手艺。而皇帝梳头,又不需要那么多花样,英落的本事自然就显示不出来。

  若是别的小主侍寝,都会带上陪嫁心腹宫女,梳头这差事,也都是交给自己的宫女,自然也没有英落上手的机会。

  只有宫女出身的嫔妃,才没有陪嫁。

  而若是皇帝一时临幸的寻常宫女,英落又不敢轻易托付。

  这位卫小主虽是宫女出身,却不是等闲宫女,一则她是太后赏赐之人,二则,这几日在御前,英落也亲眼瞧见这位小主是何等国色、何等得万岁爷宠爱。

  再加上这位卫小主秉性温和,而且还读过书。

  所以英落才主动求了姜永福,来伺候卫小主更衣梳头。

  卫小主得宠,身边有没有陪嫁心腹,皇上极有可能会给她指派一个御前老人服侍。

  当然这只是有可能而已,即使没被指过去,也能结个善缘。

  皇帝还有许多政务要处理,当然不可能把卫嘉树留在御前,他有些不舍地道:“你先去长秋宫住下,日后……若有什么地方受了委屈,便叫英落立刻来禀报朕。”

  凭她这出身,不被挤兑才怪。

  若是等闲小事,卫嘉树自如不会不识趣地叫英落来告状,但她还是柔声应了,并谢过皇帝。

  乾清宫外,早已停了一顶小小的肩舆,采女这个级别,当然无法乘坐华美的仪舆,但有人抬着,已然是难得的待遇了。

  英落姑姑在前引路,两个小太监稳稳抬起卫采女,便朝着东六宫而去。

  英落一路上与她道:“小主,长秋宫分属东六宫,就在夏贵妃娘娘长安宫的东面。”

  卫嘉树脸色有点苦:麻蛋,她这是要跟夏贵妃做邻居??

  这位可不是什么好邻居。

  “长秋宫没有主位,不过东偏殿住着一位白婕妤。”英落姑姑压低声音道,“白婕妤的姑母嫁给了夏贵妃的叔父,所以,白婕妤是贵妃的表妹。”

  卫嘉树:坏消息+2

  英落继续道:“长秋宫从前还住着两位选侍,不过自从白婕妤封了婕妤之位后,那两位选侍便搬出了长秋宫,别宫而居了。”

  卫嘉树:别宫而居?只怕十有八九是被白婕妤给挤兑出去的吧?

  坏消息+3!

  英落小声道:“贵妃娘娘将您安置在长秋宫,所以小主稍后最好先去给贵妃请个安,白婕妤那里最好也拜见一下。至于别的娘娘小主,以后慢慢自会熟识。”

  卫嘉树揉了揉眉心,“多谢姑姑提点,我省得了。”——身边有个老人,的确是如有一宝啊。

  虽然这英落姑姑不过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但比起那些小宫女,的确是经验丰富、熟知宫事的老人了。

  光天化日之下,英落姑姑有些话不便说,因此只陈述了一下长秋宫的状况。

  过了一会儿,肩舆缓缓停在了长秋门,里头,便是长秋宫了。

  卫嘉树深吸一口气,罢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怕个毛啊!

  “小主小心门槛儿!”英落顺势扶着她的手臂。

  嗯,宫里门槛的确都挺高的。

  幸好不是那个鞭子清朝,不用穿那诡异的花盆底鞋。

  映入眼帘是宽阔的殿前庭院,又大红大紫的花木,看上起很符合老人家的审美,嗯,这位白婕妤审美……

  正殿甚是华丽宽敞,不过如今没有主位,所以正殿的大门紧紧闭着。不过正殿外的廊下却搭了帘子、设了桌椅。

  那椅子上赫然坐着一位身穿桃红色织金袄子的宫妃,那宫妃手中摇这一把绣了朱红牡丹的团扇,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摇曳着。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就是白婕妤了。

  果然,英落姑姑附耳道:“小主,这就是白婕妤了,既碰了面,还是去请个安为好。”

  卫嘉树叹了口气,只得信步上前,屈膝见礼:“采女卫氏,给婕妤请安。”

  那白婕妤生得肌肤白皙,颇有几分颜色,一身鲜艳的桃红袄子,更衬得她美艳逼人。

  只是,好巧不巧,卫嘉树也穿了一件桃红百蝶穿花圆领衫,鲜艳的衣衫衬得她肤白貌美,却又毫不俗艳。

  白婕妤,与卫嘉树一比,这份美艳,生生有些俗艳了。

  白婕妤凤眼扫了卫嘉树一眼,当即脸色就不大好看了。

  卫嘉树:撞衫这种事儿,怪我咯?!

  白婕妤打量着卫嘉树那桃红的衫子、白皙无暇的脸蛋,瞬间气得鼻子半歪,她一甩扇子,鼻孔哼了一声,起身、一跺脚、一扭身子,气呼呼便回了东偏殿。

  卫嘉树:乃今年才三岁吗??

  见状,英落姑姑忙扶着自家小主去了西偏殿。

  这里果然已经拾掇一新,里头还候着两个眼生的丫头,一见小主驾临,二人立刻磕头请安。

  卫嘉树知道,这是夏贵妃安排的人,也不敢信任,问了名字,便打发去外头候着了。

  英落小声道:“小主,奴婢还是去一趟针线局催一催吧。”

  皇帝昨儿吩咐针线局给她赶制两身衣裳,要不然光身上这一套,哪里够穿?

  卫嘉树忙从袖子里掏出一沓银票,从里头抽出两张十两面额的银票,递给英落。

  英落忙道:“打点针线局,十两就够了。”

  卫嘉树道:“另外那张是给你的。”

  英落怔住了。

  卫嘉树叹息:“你原是御前的教引姑姑,如今来伺候我,已然是委屈你了。”

  英落急忙道:“能伺候小主,是奴婢的福分,说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实在太折煞奴婢了!”

  卫嘉树道:“你只管收着吧,还有这些银票,你也替我好生打理着。我呀,就这点儿家底了,以后……咱们怕是要省着点用了。”

  人家是御前教引姑姑,肯来伺候她一个低级嫔妃,怎么也得付出点儿信任和重任。

  英落是卫嘉树如今唯一依靠得上的人了,自然不能吝啬这点小钱儿。

  英落眼圈微微泛红,“小主放心,奴婢绝不辜负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