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大清良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通房宫女嘉树(二更)

大清良人 尤妮丝 2028 2021.01.15 18:03

  吃饱喝足之后,卫嘉树想着这几日竹韵貌似是值夜班的日子,便去隔壁院子,敲开了旧日宿舍的房门。

  果然见竹韵揉着惺忪睡觉走了出来,宫女宿舍低矮昏暗,午后的阳光过于刺眼,竹韵有些睁不开眼,良久才终于适应了,她缓缓睁开眼,却见是一个眉目如画的女子。

  “嘉树?”竹韵瞬间困意全消,她一把拉住卫嘉树的手,“你在太后那边,一切还好吧?”

  卫嘉树一怔,是了,她被太后送到御前,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便道:“我还好。咱们一块去洗澡吧。”

  竹韵郁闷:“又洗澡?”——这个嘉树哪哪儿都好,就是太爱干净了。宫女十日一休,所以大多数宫人都是趁着休沐日才去洗澡的,正好一个月三次免费洗澡的机会。

  换了以前在家里,一年到头都洗不了几回澡呢。

  这个嘉树倒是好,到了夏日,简直恨不得天天洗。

  卫嘉树凑近了,在竹韵身上嗅了嗅,“你都馊了呢。”

  竹韵脸微微发胀,“夏日天热,难免出汗。”三五日不洗澡,自然是有些酸的。

  卫嘉树笑靥如花:“那就去洗澡呗,咱们互相搓搓背,也能舒坦舒坦。”——其实这才是卫嘉树的目的,她可以自己洗澡,但没法自己给自己搓背啊!

  竹韵看着嘉树那动人的笑靥,脑子一迷糊,就点了头。

  这宫里给宫女洗澡的澡堂子有点像前世上个世界的老旧澡堂子,可以淋雨,也可以泡在大池子里。

  不过卫嘉树嫌弃池子里人多不干净,所以从来都是只洗淋雨。

  哗啦啦的热水浇灌在洁白温软的胴体上,竹韵手里拿着搓澡巾,蹲在卫嘉树身后给她搓着后背。

  大约是澡堂子里太热的缘故,竹韵一张小脸红得跟煮熟了似的。

  卫嘉树美滋滋享受着竹韵轻重合宜的力道,这丫头,还真是搓澡小能手!

  “嘉树,瞧你美得……”简直不似凡人女子,竹韵看着眼前婀娜有致的玉体,又是羡慕又是害羞,甚至浑身气血都上涌了。

  卫嘉树一愣:“什么嘛,我待会儿也会给你搓澡的啊!”

  竹韵一呆,半晌才弄明白嘉树话里的意思,她可不是抱怨嘉树!

  竹韵急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生的真漂亮,肌肤白得跟牛乳似的。”

  卫嘉树“噗嗤”笑了,旋即却又叹了口气,“有时候,漂亮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竹韵呆呆看着她,“怎么了?难道寿宁宫那边有人欺负你?”

  卫嘉树摇了摇头,她转身从竹韵手上拿过搓澡巾,并且挪到竹韵身后,开始给她搓背。

  竹韵虽说进宫吃胖了些,但也只是个不胖不瘦的女子,她骨架偏小,看上去仍然十分小巧,十七岁的竹韵个子甚至比她还要矮一些。

  卫嘉树一边搓着竹韵软和的后背和肩膀,她小声道:“我……被太后送去御前了。”

  竹韵瞪大了眼睛,她飞快回头,“你见到皇上了?”

  卫嘉树苦笑了笑,其实早就见到了。

  竹韵眼睛睁的大大的,满是惊喜之色,她飞快扫了一眼四周,今日不是休沐日,又是大白天,所以澡堂里人很少,但竹韵仍然压低声音附耳问:“是不是……你要做娘娘了?”

  卫嘉树哭笑不得:“我这样的出身,哪里有哪个福气?”——娘娘,那至少得是嫔位,才能被尊称一声娘娘。与她出身相当的吴美人,生了四皇子、肚子里还怀了第二胎,尚且只是三等世妇。

  竹韵笑着说:“那做小主也是极好呀!恭喜你了,嘉树。”

  卫嘉树低声道:“竹韵,我真的没想过……我只想做满五年宫女,然后回家嫁人。”

  竹韵道:“回家难道就能嫁得好人家了?你父亲,似乎对你不大好吗?你若是做不成小主娘娘,回了娘家,难道就能嫁得如意郎君了?”

  卫嘉树一时无言,她自然明白卫渣爹不是好东西,所以原打算自己找个靠谱的小帅哥的……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啊!

  “转过身去,后背还没搓完呢。”卫嘉树拍了拍她的肩膀,催促道。

  竹韵笑嘻嘻转过身子去,她小声嘀咕:“这可是日后的娘娘小主给我搓背呢……嘻嘻!”

  卫嘉树:“……”

  折腾了小半个时辰,二人才走出了女澡堂。

  倒不是搓澡费时间,主要是洗头太费时了。

  这个时代的女人,个个长发及腰,而且还特别费肥皂!

  她刚买的肥皂,转眼就用掉了三分之一!

  嘉树虽然洗澡频繁,但洗头已经努力降低频率了,亏得这个时节天气暖,头发干得快。

  饶是如此,嘉树还是足足在在园子里晒了半个下午,才把那及腰长发晒干。

  若是冬天,真的就只能忍着了!

  幸好她这辈子不是油性头发。

  因为肥皂是碱性的,所以卫嘉树不敢等头发完全晒干,就赶紧给自己擦了桂花头油。

  然后慢慢晾干,最后把三千青丝挽成一个大大的螺髻。

  螺髻,顾名思义,就像个海螺倒扣在头上,算是比较简单的发髻了。

  但是,看久了的话,竟有点像……粑粑?

  卫嘉树被自己的想法给恶心到了。

  可没办法,宫女只能梳这种发髻,要么就用头绳扎两个包包,没错,就是那种哪吒头。

  在哪吒和粑粑之间,她也只能捏着鼻子选粑粑了。

  拾掇好发型,已经天色向晚,卫嘉树草草跑去食堂领了晚膳,飞快填了肚子,就往乾清宫去上夜班了。

  o(╥﹏╥)o,最讨厌熬夜了!

  啊,现在是要熬通宵了!

  熬通宵就罢了,而且还要身体安全方面的忧虑。

  唉,悲伤。

  卫嘉树明白,自己如今的身份,大约就相当于通房丫头,随时都有被睡的风险。

  全看那个狗皇帝色心有多重了。

  抵达乾清宫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下,晚霞的余辉照在玻璃窗上,一片金红灿烂。

  “哎哟喂,嘉树姑娘,您可算是来了!万岁爷都等急了!”

  卫嘉树笑了笑,却笑得跟哭似的,这色鬼是等不及了吗?!

  要不要这么快啊!

举报

作者感言

尤妮丝

尤妮丝

今天上了手机端的免费新书封推,所以加更到……六千吧。

2021-01-15 18: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