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惊魂三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屁杀魔炮

惊魂三界 塞上烽火 2065 2017.01.29 10:00

  司空大人手持话筒,按照大元帅呼尔敖的要求向达旦山喊话。每喊一遍,便重复着说这是最后通牒,同时用手中的桦木棍向对岸一指。

  呼尔敖在后面,听着司空大人喊出的每一句话,盯着高台上的他的每一个动作,摸着胖脸,点了下头。

  同样的话已喊了三遍,司空建将话筒放下了。

  这便是呼尔敖所演出的戏的第一折。

  第二折该登场了。就见从山脚转出一辆巨型的大马车,五十匹马拽动这车向河边走来。

  车上载有一个庞大的铁球,近了看那不叫铁球,极象一副大铁屁股。中间掏空,装着百余桶水。伸着根长长的有空膛的铁脖子,溜溜直,脖子口呈喇叭状。

  一百名士兵用木杆子将大铁球从车上卸下,安在一张三只脚的大铁架上。

  大铁球下方有一炉膛,烧着火,士卒打开炉门,将几大捆沾着松油的木柈子投了进去,火苗子呼通一声冲撞出来,炽烈燃烧的炉火使大铁球里的水极度沸腾,撞击得大铁架子一个劲地摇撼。

  士卒们把一簸箕一簸箕的碎石和铁砂从铁脖子的喇叭口塞进去。

  大铁球中的水沸腾得发怒了,厚铁皮已经开始膨胀。

  呼尔敖大帅亲自指挥士兵操作这件希世罕见的宝贝。他命令司空大人继续喊话,喊话的主题是:达旦山不投降,就请尝尝“屁门魔炮”的滋味。

  这个宝贝就叫屁门魔炮。

  屁门魔炮上安有一块阀门板,拴有一条长长的铁链,百余名虎背熊腰的士卒握着这条铁链,等待发布命令。

  碎石铁砂填装完了,那些东西要从那铁脖子管中发射出去。石棱锋利,射中人体可斩筋折骨;铁砂尖锐,可击碎铠甲穿身而过。

  呼尔敖手握发令黑旗,用那铜铃般的眼珠子瞪了高台上喊话的司空大人一眼,心想道:你是人是鬼,就看这一刷子了!

  按独眼狼的计谋,根据达旦山易守难攻的情况,光靠喊话,对方是不予理会的;就算把五王子当场杀了,那里的官兵百姓也不可能投降。这次行动的目标,主要是试探司空建。

  如果向对方发动强烈的攻势,对方一定会有反击的行动。

  也就是对我方放箭。

  司空建在高台之上,是最好的射耙。如果对方不向高台射箭,就可证明司空粮务官是奸细无疑。

  呼尔敖也觉得独眼狼的计谋太恶毒,恶毒到什么程度:司空大人这一次恐怕无法生还。如果他不是奸细,能躲得开万箭齐发吗?

  黑风国大军那三百弓箭手在藤牌手的掩护下站到了河岸,这回弓上的箭都是带着尖镞的。

  呼尔敖又望了一眼台上的司空大人,举起手中的黑旗,随即喊了一声:

  “放!”黑旗落下。

  百名虎背熊腰一齐拼力,咔啦一下拉开了屁门魔炮的阀门。

  耳根呼通一声,朝天怒吼,这屁就放出去了。横空黑惨惨,石砂掠过,扑向对岸的群山。

  几百支箭雨射向对岸。

  黑水河对岸,山摇地动,惊醒了满山遍野的猛兽凶禽,掠林窜岭,声声啸唳。

  瞬间,便听得对岸山间密林里,一声声呐喊,射出的箭镞飞蝗一般凌空扑来,空气中充满了摄魂夺魄的嗖嗖声,箭镞的闪光耀人眼目。再看河岸边黑风大军的藤牌手弓箭手扑通通倒下一片,哎呀呀惨叫不绝于耳。

  呼尔敖手举藤牌,眼睛一直看着高台上的司空大人。只见司空大人那铁喇叭筒已不知去向,手中一根桦木棍上下翻飞,左击右挡,简直滴水不透。被击落的箭杆在台上堆起有二尺有余。

  呼尔敖看得呆了。突然他大吼一声:

  “撤兵!”

  一声令下如山倒,没伤着的将士惊魂失魄,呼啦啦扭头就跑。被箭射伤者无人救护,哀号连天。你踩我拥,自相踩踏而死者不下百众。黑水河边扔下了几百具尸体,呼尔敖率领大军撤了回来。

  达旦山区的军队真要把司空建射死吗?

  当然不是。

  这次守卫战,军事指挥东方求败将军曾命令士兵不许朝台上的司空大人放箭,而西门貂大人却收回了他这一命令,并告知弓箭手向司空大人多放几箭。

  东方将军也惊呆了。

  西门悄悄地告诉他,说司空大人手中的那根桦木棍就是暗号,证明了呼尔敖进攻是诈。最近司空大人少有音信,说明了他确是遇到了麻烦。看起来今日之阵势,恐怕是对司空大人的一次试探。如不向其放箭,司空朋友恐有大难临头。

  “那如果向司空建放箭,箭镞无眼,恐怕也难保不伤及性命。”东方将军无限担忧地说。

  “你不知,司空建大人善念护身咒语,只需一杆桦枝,便可抵御万箭齐发。”

  东方将军决定先向司空射几箭一试,果然见其毫发无伤,这才放心向司空射起箭来……

  “回来了,娘亲啊,老爹和子齐回来了!”

  皇甫英子眼尖,发现了黑风大军撤退的队伍,向欧阳娘亲喊道。

  这娘儿俩,已经在镇子口一连几天守候。五更开始直至子时夜半,今日终于盼得大军回归。

  欧阳手打遮阳向远处遥望,见一拨人马从那转出,遍地烟尘滚滚,空中幡倒旗歪。再近一点看清了,走在前面的正是司空老爹,端坐马上,神气抖搂,英风不减。身旁没有去时的“护兵”,金瓜将中箭已葬身黑水河边,独眼狼不知在哪里。

  撤回时后队变前队,大元帅呼尔敖押阵在后,保护着由他亲自发明、亲自督造的那尊屁门魔炮。

  子齐的木笼囚车在队伍中间,英子已跑过去,手抓木栏放声大哭。

  疲惫不堪的子齐哥冲英子笑笑,说道:“英子不哭,男孩儿有泪不轻弹。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再说还有老爹在照料着我呢。”

  军卒在哟喝,已经举起了马鞭,子齐一再规劝,英子才挥泪离开囚车。

  那边欧阳娘亲拉住司空老爹的马缰不肯撒手。司空老爹告诉她,说马上他就要回到大军草料场了,到时候不就天天在一起了吗。

  欧阳玉蓉也是热泪洗面,最后抱住小英子,娘俩站到路旁,看着大军通过。

作者感言

塞上烽火

塞上烽火

新年到好运来,祝各位朋友们万事如意,心想事成大发财!!!10:00//18:00日二更。

2017-01-29 1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