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惊魂三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粮务官

惊魂三界 塞上烽火 2218 2017.01.12 10:59

  司空府虽说是处官邸,却很空旷。

  门楼连着一圈不算太高的院墙,门口两侧各踞坐着一只石狮子,旁边摆放着一块巨大的青色上马石。

  尽管司空建官至骑尉,整个官府却不但没有兵卒把守,也没有看门仆役。也许这是主人的习尚。

  迎门一面素白的影壁,转过去便见一正两厢的一套房屋。

  大挎院,一看便知这是练武的人家,院中器具齐全。

  司空接子齐,特意为他备了一匹马。到家后,他在外拴马,让子齐自己先进院。

  子齐绕过影壁,正然观看,眼前人影一闪,噗,一位少年不知从何处跳到眼前。

  少年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手指子齐喝道:

  “呔!,你是何人?竟敢私闯粮务官府!给我滚出去!”

  敢情这位不认得五王子。

  子齐在门口,就听到了院中武步腾挪,金风响动。现在这少年跳至眼前,手中果然一口单刀,原来他在练武。

  “英子,休得无礼。”

  司空大人进院,带着子齐进了上屋,来至客厅坐下。门帘响处,一位手端茶具的中年妇人走了进来。

  子齐抬眼望去,见这妇人衣饰华丽,气质端庄,面容和蔼,知道这不是仆从之辈。

  “你就是慕容王子吧?”

  夫人放下茶具,望着子齐问道。爽朗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吐出。

  子齐忙站起。

  司空大人对子齐说道:

  “这就是你的欧阳玉蓉阿姨,”

  子齐见面前的就是司空夫人,忙鞠躬施礼,口称阿姨。

  欧阳夫人给献上茶,便在旁边坐下,陪着说话,一派温文尔雅的风度。

  晚饭就是夫人准备的,让子齐无限感慨的是,这一家不仅没有男仆,连女仆也没有,真是简约、淡泊之家。

  席间,司空大人把那位少年介绍给子齐。

  “五王子,前国王近卫军皇甫强教头,你熟悉吧?”

  “大人,那是我的皇甫叔叔。”子齐说。

  “这孩子,”司空指着那少年说道,“他名叫皇甫英子,是皇甫强的孩子。来来,英子,他是五王子慕容子齐,比你长三岁,今后,就叫他哥哥吧。”

  子齐一笑,握住了英子的手。

  英子眼睛一瞪,把手抽了回去。柳眉倒竖杏眼圆睁。

  子齐笑着说道:

  “怎么了英子兄弟,不欢迎我?”

  “别叫我兄弟!”英子嘴一撇,把脸扭向一旁。

  司空大人悄声对子齐说:“英子的老爹在保卫你们都城的时候,战死在战场上了。这孩子成了孤儿,被我找到把他带回来。到现在,他心中的悲伤还没消失……”

  悲伤!

  子齐心头呼啦飘过一片乌云。战争,给多少孩子的心头创下了多少的悲伤啊!

  饭后,在同子齐的谈话时,司空大人提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即使住进了粮务官的官府,可子齐的处境仍是存在着危险。五王子被投毒后,不见了踪影,不能确定他已经死亡。因此呼尔敖大帅还未解除追杀令。

  “我们对外宣称,你和英子是我们收养的孤儿,要改换姓氏,从现在起你们就只能姓司空了。千万不要透露出原来的姓名。”

  并且,司空大人说,收养孩子一直也是他们夫妇的心愿,因为他二人这些年一直未生育过。

  慕容子齐对司空大人的安排十分高兴,当场跪下,向司空夫妇磕了三个响头,口喊老爹、娘亲。

  夫人欧阳玉蓉忙将其拉起。

  “五王子这孩子,真是善解人意。”又对英子说,“小英子,向你哥哥子齐学习吧,别太倔强了。”

  英子斜眼看了一下子齐,把嘴一撇。

  司空老爹想要调和一下英子的过于冷淡的态度产生的尴尬局面,于是想了想故意大声说道:

  “孩子们,大事不好!”

  大家都惊愕地看着变了脸色的粮务官,不知是什么事,被他称做大事不好。

  “你们不知道吧,你欧阳阿姨,可是一位毒道高手,炼药魔头。你们吃了她做的饭,中没中毒啊?!哎哟!”

  子齐眼珠转了转,于是说道:“我说这肚子咋这么疼!哎哟,哎哟!”边说边蹲在了地上,叫声不止。

  欧阳阿姨偷偷笑着。

  可是英子没有笑,他大声对子齐说:

  “你烦不烦人,别装蒜了!哪有给自己家人下毒的?”说完走了出去。

  一场不成功的闹剧结束了。司空老爹和子齐都笑了。

  乘着夜色未降,子齐把司空府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仔细观察了一遍。

  前后两大栋正房自不必说,见西厢房辟出一大间做为马厩。子齐十分喜爱司空大人那匹座骑,便向马厩走去。

  以前在王宫,宝马良驹上百,皆为战马,但没见过司空大人骑的这种马。

  这是一匹号称菊花骢的战马,蛋青色马的外貌,衬托着暗灰色的大块斑彩,给人一种深沉奇幻的感觉。

  “这马在战场上,奔跑起来,就象一道青色的闪电。”慕容子齐想,由此又想起了自己父王的那匹战马,那匹青鬃马。

  他走进了那厢房,见厢房内还设有一个小房间,可能将来粮务官家马养得多了,这里便要睡下一位牧马人了。

  菊花骢正在安祥地咀嚼着香甜的草料,闻见来人,立即竖起耳朵,两只大大的马眼射出来犀利的目光,张开的鼻孔中“呼”地喷出一股不友好的气息。

  子齐冲菊花骢招招手,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在料槽中捧出些黑豆黄豆绿豆香糟麸子掺拌的熟料,小心地递到它的嘴下,并保持着警惕。

  菊花骢没有一口咬下他的手指,而是抽动着鼻孔,闻嗅着,渐渐低下马头,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一下。

  子齐这才一手捧着马料,一手抚摸着它的马鬃。

  它“咴儿”地叫了一声,将那一捧马料吃下了。

  子齐从小就喜欢马,王宫中再凶的烈马他都能驯服。

  可喜欢归喜欢,骑马作战的功夫他还差一大截。所以他想,一定跟这位新认下的司空老爹学学骑兵作战的本领。

  皇甫英子的房间有两张大床,司空老爹搬过去一套铺盖,找到子齐说道:

  “让你跟英子住一起吧,一回生,二回熟,时间长了,他就欢迎你了。”

  傍晚,子齐打算去休息。半年多的时间,他住在山洞,无时无刻不在怀念那舒适的床铺。

  英子的房间内亮着灯烛。当他走到屋门口,正想敲门时,屋门一开,呼地一团东西飞了出来,砸到他的脚下。

  门响处,传过一句凶狠的话:

  “滚一边睡去!”

  被扔出来的是给他的那套被褥。

  他笑了笑,弯腰将行李抱起,口中说道:

  “兄弟,哥哥喜欢你!”

  他进了马厩,住进那小房间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