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惊魂三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秘密

惊魂三界 塞上烽火 2278 2017.01.20 11:00

  席间,司空建同胡毛的爹又说起了那个独眼狼。

  司空粮务官说,黑风郡的兵马虽然被域外或各国公认为是一支虎狼之师,但象亲兵小队长独眼狼这种心计毒辣的禽兽之人还是少见。

  胡老爹口打唉声,懊悔自己太软弱无能。说他很惧怕这头独眼狼,一怕得罪了这个亲兵小队长就等于得罪大帅,二怕他对两个孩子行凶杀人。这样才使得歹人得逞,让女儿胡娇一次次地惨遭蹂躏。说道:“我这个爹不是人啊!”举手便抽了自己两个嘴巴。

  “老哥不必太自责,”司空建劝道,“独眼狼的行径终会遭到报应,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啊!”

  胡老爹点着头,跟司空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酒,低声说道:

  “司空大人,你说这人世间的风水,真的是轮流转吗?我胡家在酋长老祖先那一代,有过辉煌显赫,富甲一方,家大业大。可传到我这,就剩下一支人了,要是毛儿没了,血脉断了就绝后了。”

  喝了口酒,胡老爹又说:“你说自作孽那事我信。当初酋长老祖宗只贪图自己风流快活,不为子孙积德。吃尽了山珍海味,府里的美女如云。你说说大人,到我这一代就这样了,是不是遭天谴了?”

  司空建为他满上酒,说道:“上神造人,让每个人有两只脚,就是告诉他,人的一生有两条路可走:一是终生荫世积德,修炼善果,最后登入极乐世界,或修道成仙;二是甘为魅界蛊惑,作恶逞暴,欲海横流,暴殄天物,必将刑祸临头,最终则被魅王世界所收,打入十八极地狱。”

  “金玉之言,金玉之言啊!”胡老爹说道。

  司空夫人摆了两张桌子,这一桌坐着两家四位大人。四个孩子在另一桌,童声笑语,高谈阔论,吃得高兴,喝得也畅快。

  欧阳娘亲担心那个小英子,那孩子喝起酒来海量而不醉,所以怕把其他孩子给拼坏了。于是在这边分别为各位满了一回酒,便过去了。

  孩子们正高兴着。她小声对英子说道:“适可而止,别让你胡娇大姐喝醉了。”

  英子笑笑说:“娘亲放心,我把握着呢。”欧阳冲大家一笑,离开了。

  黄昏来临了,一轮皎洁望月从东山后姗姗升起,满世界立即洒满了银灿灿的光辉。

  这是上天赐予人间的难得的一个晴朗的夜晚,大地涌动的薰风中充满了潮闷的署气。

  饭后,欧阳夫人想到了连日来两个孩子在斜风细雨中练功的情景,便带领他们出门去西山脚下的溪水中去洗澡,好让他们清爽一下。

  出大门后,碰上邻院胡毛的娘和他家两个孩子,也要去洗澡。六个人一起踏着银辉朝西山而去。

  傻毛现在同子齐英子更加亲切了,路上搂着这个脖子,挽着那个胳膊,嘴里嘟嘟个不停。

  少女胡娇心思慎重一些,可也跟子齐英子产生了格外亲密之感,在晚上吃饭的时候,一直没撒开他们的手。凄惋的眼神宣示出无限的感恩之情。

  这朦胧夜色,是神鬼的境界。上天帝神已预知,在这神密的夜晚,将会有启示性的事情发生。

  路上还有一些前往山溪洗浴之人,在到达那条山下溪水之前,人们自动分为男女两拨。子齐跟随一群男人向前走。

  远远望见了,山下的溪水亮晃晃地浮着一层银光;走近了,看到那轮水中的明月,在细浪中浮跃、闪烁,像个十分顽皮的孩子不肯安分。

  “水里哪来个大烧饼啊?娘啊,快捞上来,我要吃啊!”傻毛大喊大叫。

  “这傻小子,”有人说了一句,引起了一阵嘻嘻哈哈地嘲笑。

  一见到河水,子齐就什么都不顾了。连日阴雨,好长时间没正儿八经地洗洗澡了,身上都快长鱼鳞了。于是三两把抓扯下衣裤,像条小鱼扑通跳进水里,向水深的地方走了进去。

  “等等我,你咋不等我啊?你个坏小哥。”傻毛也跟着跳下了水,但他忘了还穿着条裤子,把裤脚子弄湿了,只好又爬上岸去脱裤子。

  在水中玩了一会儿,傻毛就问:

  “子齐哥,你不是说要杀了那独眼鬼吗?”

  子齐说:“我现在的功力还不够,那把紫金刀我还拉不开。等我拉开刀,一定把独眼狼一劈两半。”

  傻毛喷出一口水,说:“对,你把他劈两半,我再拿斧子把他砍成四块。”

  “哎,胡毛,这英子你看见没有?”子齐象想起了什么。

  “我说,你可问对人了。我看见他跟我姐走的,朝那边去了。”傻毛边说边向前方一指。

  那是一带河湾,沙滩上长着些影影绰绰的柳棵子,完美地遮住了那一带的溪水。在那里不时传过来阵阵女子们的说笑声。

  “傻毛,你尽瞎说。”子齐捧水泼向他,“那边都是你姐一样的人,英子和咱们一样,不可能到那里去。”

  子齐想起了,那次同傻毛在他家看到的那个场景——胡娇赤身在屋内洗澡!

  “我看见了,英子就是和我姐、和我娘、和司空大婶在一起。”

  “胡说吧你?我知道了,英子准是进树棵子抓萤火虫儿去了。”

  “进树棵子里?”傻毛引颈向女人洗澡那个地方望着,“英子,英子躲在树后,偷偷地看我姐洗澡呢。哎呀,丢人……”

  “你!”子齐把手里捧着的水哗啦抖掉,咚地一拳打在傻毛肩上。这一拳可有力道,傻毛在水中连退八步,倒下了。

  一看傻毛没了影儿,又赶紧过去把他抓了出来。

  洗完澡回来,子齐先到他住的马厩小卧室换好衣服,站在那想了一会儿,就去了英子的房间。

  灯下,英子在那梳理着湿头发。见哥哥来了,便说道:

  “看你头发乱的,让我给你梳一梳……”

  “英子,你洗澡了没有?”他推开英子拿木梳的手。

  “怎么了?”

  “你和咱娘她们在一起洗?我找不到你,傻毛就说你和他姐在一起,说你偷看他姐……”

  英子咯咯地笑,说道:“这傻毛,找不见就那么说?”

  “那你到底在哪儿?”

  “……”

  “你倒是说啊!”

  “哥,求你别再问我好吗,别听傻毛那样说好吗?你知道的,那条河有多大有多长,非得跟你们在一起,非得跟娘亲在一起才能洗澡吗?”

  英子说着,眼睛里闪着异样的亮光。

  “子齐哥,”英子抬起两手,扶住了他的肩膀,目光灼灼,猛然将头伸过来,在他的脸颊上嘬了一口。

  “你!”子齐忙抬手擦着脸颊,“你咋不回答我的话?”

  英子退了一步,坐在床上,脸色绯红。低下头,说道:

  “我,不喜欢人家对我问这问那。”

  接着英子又说出了一句话,是一句让他今生今世不能忘记的话。

作者感言

塞上烽火

塞上烽火

迎新年日更二章,11:00//19:00时间段。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谢谢!!!

2017-01-20 11: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