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惊魂三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生死一线

惊魂三界 塞上烽火 2712 2017.01.16 19:00

  独眼狼向上一纵,没想到子齐已随机跃起,他手勾空。

  落地时还未站稳,子齐在空中一翻手腕,借着下落之势,刀刃朝上,刀背朝下就砸了下来,嘭地一下正击在独眼狼的右肩头。独眼狼咚咚咚连连后跃几步方才站住。又见寒光一闪,英子手中的剑锋直刺到他的前胸。

  英子出剑,力道不凡,这一剑正该给那个禽兽来个透心凉。可是宝剑刺到他的前胸,噗地一响,剑尖被挡住了。这一剑没刺进,是因为他的身上穿着件护心软甲。

  正在这时,随着一声凄惨地哭喊,傻毛的姐姐胡娇发疯般从门里跑了出来。

  “老爷,大人啊,求求你了,放过孩子们吧!啊……”

  胡娇扑过来,扑通跪倒,双手死死地搂住独眼狼的大腿,哭喊着。

  就见这不幸的倍受凌辱的少女,披头散发,一身被撕扯得七零八落的衣裤,目光惊惧,面色如土。外面发生的一切,她在屋内听得一清二楚。尤其他弟弟傻毛叫两个朋友快逃的那一声叫喊,让她感到了几个孩子性命俱危。

  孩子是为救她而来,她岂能视而无顾呢?

  要救这几个孩子,还得她自己——她这样想。只好豁出去了,哪怕豁出性命也得把亲爱的弟弟,还有弟弟的小朋友救出去。

  她草草整束一下衣饰,慌忙哭喊着跑了出来。

  胡娇女的跪地哀求,又岂能让恶魔禽~兽顿生慈悲心肠呢?

  再说方才子齐和英子的一刀一剑,则使独眼狼吃惊不小,原来自己太低估了两个小孩的功力。若不是自己有些功底,刚才那一劈刀击在肩头就是不死也得伤残;若不是随时穿着的护心软甲,那一剑足可要了性命。两个孩子配合进攻,恰到好处,没有武术修炼,决不可能。

  这两个小家伙是谁?难道天上的哪吒兄弟下界了?看来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要杀这两个小鬼,就得用这个——他从腰后那骆驼皮刀套中拽出那把残月弯刀。

  “傻毛啊,你们几个快点跑吧!”胡娇见状大喊。

  子齐手握朴刀,怒发冲冠。他喊道:

  “胡娇姐姐,你让开,快点让开!不要求他,让我宰了这个恶棍!”

  独眼狼哼了一声,腿一弓,啪,把胡娇踹倒在地,一脚就踩在她的胸上,疼得她啊地一声惨叫。

  这边子齐挥刀正要冲上去,又见傻毛疯了似的扑向那独眼狼,结果被一脚踢飞一丈开外,摔到院墙边,哼了一声一动不动了。

  倒地的胡娇又去抱独眼狼的腿,凶狠已极的独眼狼将脚抬起,猛地一落,蹬在她的下腹。她口吐白沫,浑身抽搐,昏迷过去。

  独眼狼手持弯刀哇哇怪叫。那只毒眼,望望左边,瞅瞅右边,寻找着下手的机会。

  子齐双手握刀,猛地向对方的头部刺去,口中大喊道:

  “瞎鬼,看你的镰刀头快,还是某家的刀好使!”

  来势之猛,独眼狼只好向旁边一撤,躲过锋利的朴刀刀尖。

  英子这时上前一步,抡剑向对方的双腿砍去。独眼狼又是朝后一跃,朴刀已向他的头上扎来。

  独眼狼左避右闪,象只猴子在地上腾跳。

  子齐和英子改变了战术,长柄朴刀不再劈砍,而是直刺。那异常锋利的刀尖,对独眼狼构成了致命的威胁。

  英子的剑不再刺他那穿着护心甲的胸膛,而是左右横扫其下路,专剁对方的双腿。

  面对左右夹击,独眼狼真有点慌了手脚。

  这院内乒乒乓乓地拼杀,惊动了隔院的司空夫人。

  欧阳玉蓉还是在洗碗之时,眼见子齐英子拿着刀剑同傻毛出了院门,还以为三个孩子出去玩耍。

  时间过了好一会儿,孩子们还没回来,欧阳想出去看看,还没等她走出大院,便听见隔院传来的阵阵异常的声音:喝骂声,打斗声,男人女人的哭声。

  她急急来到傻毛家的大门外,便看到了子齐、英子和另一个丑鬼般的男人绞在一起拼杀的场面。她本想上前去吆喝住孩子,可一看这阵势,恐怕自己无力化解。于是跑回家,牵出菊花骢,跨上马背,奔大军草料场而去。

  不断响起的兵器碰击声传了过去,蜷缩在院墙角落休克半天的傻毛的腿动了一下。

  一两声低吟从他口中发出,身体也开始一下一下地颤动。

  傻毛苏醒了,嘴里喃喃地呼唤:“姐,姐……”

  他躬起身,猛地坐直,睁大眼睛朝这边望着,望见了倒伏在地上的他的姐姐胡娇。

  “姐姐啊!”他扬起手臂,大声喊叫道。他挣扎着,但始终没能站起来,便朝这边爬行。

  傻毛的惨叫更激起了子齐的愤慨,他拼尽全力向独眼狼劈砍、刺杀,一次比一次猛烈,一次比一次疾速。英子配合着,一剑一剑劈向对方两腿。

  独眼狼在抵挡,使用弯刀的刀背叮叮当当磕开柳儿刺来的朴刀和英子砍来的宝剑。这弯刀的刀背抵挡进击来的兵刃还有一点便利,弓形的刀背可使对方兵刃顺势滑开,避免被刺中。

  狂傲的独眼狼仍没把两个小对手放在眼里,现在杀人利器在手,杀机毕露。不过他还认为,杀这两个娃娃,如果使用手上的兵刃,岂不是对我这亲兵小队长最大的蔑视?

  他在寻找制对方于死地的时机。

  可是,对手的又一次进攻,终于激怒了人面兽心的独眼狼。

  子齐英子的攻势突发凛然,逼得独眼狼在后退。一时大意,竟发现没了退路,他的后身已经是房屋的墙壁。

  岂有此理!真是恼羞盛怒。这时朴刀的刀尖刺了过来,直逼他的颈嗓咽喉,只听得一声怪叫:

  “哇——呀!”

  他抡动残月弯刀,这回改刀背为刀锋,砍向朴刀。

  就听得咔嚓一声震响,兵器被折断了。

  再一看,人家的残月弯刀仍在手中,刀未损刃未卷。只是朴刀刀头被砍断,落到了地上,朴刀成了如意金箍棒。

  英子挥剑奋力攻击,独眼狼又一声嚎叫,抡刀搂向宝剑,又听见咔嚓,嗖地一响,再一看,宝剑也被残月弯刀拦腰削断,剑尖飞向一边,长剑成了无尖的匕首。

  这鬼刀也能削铁如泥?子齐大吃一惊。就听得那丑鬼独眼狼口中不知叨咕些什么鬼语,就见那残月形弯刀唰地从手中飞出,天空闪亮千万道刺目的魔光,晃得人晕头涨脑摇摇欲坠。说时迟那时快,弯刀在空中转了个弯直向两个孩子杀来。

  子齐一见,急喊了一声:

  “英子,退!”

  英子会意,同子齐腾步跃出,转瞬间躲开一丈多远。若不是炼修一冬的凌波微功,很难躲开头上的弯刀。

  弯刀在头顶,呼呼风响,又一次击来。

  危机中,子齐的脑海忽现一条符箓、一句咒语,赶忙祭起三重金钟功法。

  空中的弯刀如风砍下,只听得咔嚓——轰!金属相击一声震响,那弯刀被崩回空中,在那旋转起来。

  独眼狼也是一惊,接着大吼一声:

  “气刹我也!”

  从他口中又传出几声鬼语,忽见一片黑雾自空而降——此乃折戟沉砂魅法,空中的那残月弯刀在旋转,又听得独眼狼念动一句人语:

  “金木水火土,”

  旋转的弯刀仍在旋转。

  独眼狼大吼道:

  “错了,错了!娘的,改过来,改过来!金,土土土,土火水木金!金,金!金——”

  子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魅道高手那些诡异之术,令凡人难躲。果然见空中的残月弯刀如一条黑线直击过来。

  “准备,退!”

  子齐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哗啦一声响,祭起的金钟罩破碎了。

  三重金钟是前世午子齐的功法,三重为一铁二铜三金。可现世的慕容子齐之躯还未达到完全的童子之身,因此方才只祭起首层金钟,乃铁罩外层。残月弯刀销铁如泥,自然可击破。

  子齐和英子飞速逃退躲避锋芒,多亏修炼踏雪无痕功,能使今日之速达到可避飞镝。

  然而头上的弯刀之速也在加快,两人的性命危在旦夕。

  恰在这时,在门口,一人高声断喝:

  “亲兵小队长,住手!”

作者感言

塞上烽火

塞上烽火

朋友们请注意,迎新年日更二章,11:00//19:00时间段。求收藏、求推荐、求点评。叩谢!!!

2017-01-16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