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惊魂三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世事男女

惊魂三界 塞上烽火 2144 2017.02.05 19:00

  五王子十三岁。

  那一年北部无极大陆的春天来得早,肃杀的严寒倏然离去,冰雪开始销融,向阳山坡石缝间乳黄色的冰凌花在怒放。

  正午的阳光照在身上,暖融融地使孩子们十分惬意,素性甩下沉甸甸的棉衣,蓬勃朝气在心胸内激荡。

  大街上是猫狗的世界,它们看好了这大好春光,在做着它们的营生。

  猫儿喵喵,躲在房屋的暗影里。

  黑狗黄狗在撒欢儿,奔突,相扑,撕扯,摇晃着尾巴,结伴而去。

  大街上是孩子们的世界,他们又唱又跳,在欢叫,在玩耍。

  三王子找出一只绒布足球,这只远古时代的足球,里面有个铁盒,内藏银珠,踢起来哗啷啷响起,清脆悦耳;外面包着的绒布缝成虎头的形状,所以又叫虎球。

  慕容柞拉着五王子,非要到外面去踢虎球。本来可以在王宫内玩的,也许跟外面世界相比,这王宫还是太狭隘,三王子才要出去踢球。

  “嘭!”

  一出王宫,三王子一脚将球踢飞,上空响起一串动听的银铃声,慕容柞哈哈大笑。

  五王子跑过去将球捡起,那里冰雪在融化,土地在解冻,球上沾着一片稀泥。

  “嘭,嘭,嘭……”

  兄弟二人在尽情玩耍。

  街对面走出两名少女,是莺莺姨娘牵着另一位女孩的手,两人一路谈笑风生。

  慕容柞又是一脚,虎球飞出,听得对面“哎呀”叫了一声。

  那球落下时,打中了同莺莺一起走来的那位女子。

  但见她穿了一身粉红衣裤,罩了件蛋青色的束腰罗裙。那罗裙上沾染了一片污泥。

  女孩望着被弄脏了的裙摆,白皙的圆脸蛋气得变了颜色。

  莺莺拾起球,走了过来,说道:

  “你们两个看看,这么脏的球,怎么往人家身上踢啊?”

  三王子一把将球夺过,喊道:

  “用不着你管!”

  “我是姨娘,管你们还不行吗?”面对二潮潮不通情理的三王子,莺莺也有些生气,“把人衣服弄脏了,不应该向人家道歉吗?”

  三王子哼了一声,眼睛一瞪说道:“她算什么东西!我是王子,就不给她道歉!”

  莺莺还想说什么,子齐这时走了过去。他掏出一块绢帕,去给那女孩擦拭,口中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了。”

  “你行了!”那女孩躲开了,“这是能擦得干净的吗?”

  五王子想了想,从衣兜中掏出一锭纹银,递了过去。

  “这位姐姐,我们实在对不起你了。这点钱,拿去换件衣服吧。”

  那女孩略显惊诧地望着子齐,把噘起的嘴唇舒缓了。息了怒气的一张俏脸十分娇好,尤如一轮十五的满月,靓丽,丰润。听她说道:

  “这位王子,能听到你一声道歉也就够了。若是还能尊敬我,就请你把那银子收起来……”

  恰在这时,莺莺姨娘走了过来,对子齐说道:

  “五王子,这位是我认识的姐妹,杏花楼的小蝴蝶。既然人家不收,就别难为了。”

  接着又拉住小蝴蝶,说道:“跟姐姐来,到我那帮你洗干净吧。”

  她们进了王宫。

  三王子慕容柞哼了一声,拿起虎球走了。

  五王子自然知道,杏花楼是什么地方。不爱钱财的窑姐,可是少之又少。

  这件事平息了,可是却在慕容子齐的心中,引发了一阵澎湃波澜。

  那是后来,六姨娘莺莺向她吐露了小蝴蝶的身世。

  这杏花楼跟其他行乐场不同的是,她们本来在中洲大陆营业,后迁至圣鹿国都城的。

  小蝴蝶祖籍中洲,自幼孤苦伶仃,被老鸨收养,十二岁破瓜。

  悲苦的女孩身世,让五王子产生极度同情。自谙世以来,他第一次为一个女人——沦落风尘的女人——而魂牵梦绕。

  不爱钱财却孤守尊颜,这不同凡响的风尘女孩,值得他相识。

  杏花楼座落在京城一处相对偏僻的地带,这是与其他行乐场又一不同之处,似乎老鸨也不在乎生意而看淡银钱。

  可鸨母的眼光是毒辣的,慕容子齐那天一入门,便被认了出来。

  “哎哟喂!哪阵香风把你五王子大老爷吹过来了?蓬荜生辉了!姑娘们,快快上最好的香茶,最香的瓜子,最甜……”

  子齐推开鸨儿的拉扯,向一堆浓妆艳抹望去,不见小蝴蝶。便说道:

  “老妈妈,我是来见小蝴蝶的。”

  “哎哟,我说小蝴蝶这死丫崽子咋这么有眼光,把蜜巴巴抹到人家五王子嘴里去了。哈哈——王子老爷,请随我来……”

  拐上一道楼梯,来到一处房间,敲开屋门。

  小蝴蝶安静地坐在梳妆镜前,在看一本羊皮纸的书。

  老鸨把子齐向屋内一推,冲他做了个鬼脸,在外面悄悄把门关严了。

  小蝴蝶坐在那,冲他点了下头,向旁边一把椅子一指。

  他没有坐,站在那望着她。

  终于将书放下,青铜镜里终于现出了她的粲然一笑。

  “五王子,”她说道,“你们王侯之家的人,可千万别往这种地方跑。”

  “蝴蝶姐姐,”他的眼珠转了转,在搜寻措辞,“我今天来,是来为你赔偿的。”

  “赔偿我什么呢?”她问道。

  “那天我们踢球……”

  她终于站起,打断了他的话:

  “五王子,衣裳有了污垢,洗干净就是;可是人心有了污垢,还能洗干净吗?拜托了,不要再提那件事了。”

  他再说话的时候,手中已握着一个物件。

  “这是,”他其实在路上就想好了应对的答语,“我应该赔……”

  话又被她打断了:

  “尊敬的五王子,见到你的臭银子,就是把你赶出去的时候!”

  “可这不是,”他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一只香囊。

  不仅是香囊,更是从中散溢出来的那种奇异诱人的芳香之气,让她一双柳眉蹙了一蹙。

  “拿走,快把你的东西拿走!我不会收你的任何东西!”

  他还是笑了,冲她点点头,退了出去。

  那只香囊,已躺在她的床上。那是只装有奇特香料的不同凡响的香囊,而在其中还暗暗藏有一颗价值连城的东海龙珠。

  她当然不知道。

  就这样,没有白费心机,给她的礼物送到了。

  是第几次去她那里,他们有了那种事——男女间惊天动地的那种事呢?

  现在他无法记起了。

  是战争,撕碎了他们间的一幅纯美的图画!

  ——此事,他,要对清纯无比的另一位女孩——阿水仙,永远隐瞒。

作者感言

塞上烽火

塞上烽火

转世功修险路长,斩妖屠魔灭虎狼。道修三界惊宇宙,终得三花非吾狂。但得一统山河后,偷看美人伴牙床……保按时更新。恳请收藏推荐热评!!!

2017-02-05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