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惊魂三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残忍预谋

惊魂三界 塞上烽火 2066 2017.01.27 18:00

  中途,独眼狼小队长让士兵停了下来。

  路旁是一家挂马掌的铁匠铺,炉中火焰熊熊。看来现在没什么活计,马掌师傅坐在院子当中悠闲自得地摇着大蒲扇。

  独眼狼让士兵把那口鱼鳞紫金刀放到院子中间的一块青石板上。

  “老头,”他喊道,“把这上面值钱的东西都给我抠下来。要快!”

  老铁匠欠身、站起,来到刀前认真观看,之后说道:

  “军爷,这玩艺可不好收拾。”

  “怎么?”

  “你看,值钱的这些物件,哪个能抗铁呢?不等抠下来,就都零碎了。我能包赔得起吗?您老人家还是另请高明吧。”

  独眼珠在眶中转了几转,说道:

  “把你的家什都给我拿出来,我试试。”

  师傅进工棚翻找,拎着出来,把所能用上的摆了一堆。

  独眼狼当然担心这刀鞘上的珠宝的抗击能力。他先摸起一把又尖又细的铁锥,这锥锥,那探探,没见有任何效果。随手挑了一把小型号的铁锤,叮叮当当凿了起来。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那令人垂涎的宝贝们仍纹丝未动。

  独眼狼无限沮丧地喘着气,擦下狼头上的汗水。想到:就这样交给大帅了?

  他一咬牙,对铁匠师傅说:

  “麻烦你老人家,把这上面的宝贝给我凿下来,或者砸下来!坏了、碎了不用你赔。听明白了?”

  老人还是摇了摇头,最后拿起一把扁铲,举起一把较重的锤子砸向扁铲,试图将下面的一颗宝珠摘下。

  当!

  咔咔!

  哧啦啦——

  铁器相击,那刀鞘上一道银亮亮的光柱突然随声窜出,直冲天空有十余丈高。

  老铁匠被这灵异之象吓得扑通栽倒在地上。

  珠宝们仍旧纹丝未动,再看那把铁铲,刃头崩裂。

  地上的老师傅口鼻涌血,神志昏迷。

  “真是废物!”独眼狼骂了一声,让士兵把那口刀又抬起来。

  在路上,他的心中敲开了边鼓:这刀,交不交给大帅呢?大帅并不知道有这么一把刀啊……

  在进入大帅行辕之前,那口鱼鳞紫金刀就被抬进了他独眼狼的家。

  亲兵们进了王宫,要向大帅复命。

  “那他娘的证据,你找到没有?”呼尔敖一看小队长回来,便开口问道。

  “回禀老爷,那些证据被隐藏起来,很难一下子找到。把那司空建吊起来,抽他一百鞭子,他一定会交待的。”

  “你,”大帅用手指着他道,“你个独眼鬼,想不出什么好道儿!”

  “是,请老爷恕罪。”

  “下去,滚!”

  大帅把亲兵小队长赶走了。

  呼尔敖拿起书案上的鹅毛笔,蘸上用锅底灰特制的香墨,在给狼主呼尔统统写信。

  在黑风帝国,他是狼主的叔叔,辅佐狼主应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不过,这两年他率军先后攻克了鱼皮部落和圣鹿帝国,可一直未遭到过狼主的只言片语的表扬,这让他很不满意。

  他开始担忧:年轻的侄子会不会对自己已产生怀疑,功高往往震主啊。如果那样,功名利禄,未来前程,以至身家性命都将面临威胁。如何能使狼主对自己放心呢?

  所以他在处理一些重大事情的时候,不忘向狼主汇报请示。

  对慕容五王子如何处置一事,他已深思熟虑。

  圣鹿的百姓及民团将士逃离了,这实在是心腹之患。冰尜山人答应来摆冰雪大阵,不知为什么还没消息。

  就算大阵成功,后果又会如果呢?

  慕容子齐的出现,让他那残暴而黑暗的心灵中滋生了一份灵感。假如用慕容国王的儿子当人质,来迫使达旦山的百姓回归圣鹿腹地,迫使民团官兵放下武器投降,这该是多么有意义的大事啊。

  若是达旦山不答应这个条件,那再撕票,一刀宰了那个小王子。

  他给狼主写的就是这样一封信,请求狼主亲笔御批。

  同时,他又在考虑如何处置那个让他闹心的司空建。

  这个司空建,其与狼主有着与众不同的关系。

  当年的老狼主十分爱马,派人四下搜罗天下的宝马良驹。什么顿河马伊梨马汗血宝马以及马兽杂交非兽非马等的马,数以百万计,整个大草原上奔腾着的都是狼主的马。

  种群繁杂,各种疫情突发性地泛滥了,疾病使那些价值连城的爱驹一匹匹倒下。老狼主爱马心切,无心部落的诸事,终日痛哭。

  狼主得到手下献计,便从遥远的圣鹿国聘请来一位圣手神医。这神医的主攻项目是专治马病,他便是司空建的老爹。

  老司空一到草原,手到病除,不愧为圣手之称。

  老爹成了老狼主的座上佳宾;司空建从小就和统统一起念书,一起习武,一起长大,成了一对少年朋友。

  这就是,司空建虽然是圣鹿国的祖籍,但可不是一般的圣鹿国的人。

  如今,司空粮务官与慕容王子的案子搀杂在一起。要依照呼尔敖的性体,干脆一刀一个,管他谁跟谁呢。但现在,他必须得请示狼主。

  信写好了,塞入信封,火漆封口。派上两员将官,骑着快马,一路飞奔,去给狼主送信。

  接着就要去见见司空大人了,他认为这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哪怕是一次虚头巴脑的会见。

  司空正坐在后栋房的一间小屋子里。里外没有看押的兵卒,对深明大义的粮务官来说那实在是没有必要。

  “哈哈,司空大人,实在报歉了,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一进门呼尔敖就抱拳说道,“不过请放心,关于慕容王子的事,很快就要水落石出了,到那时你就可以回大军草料场去了。”

  司空建说道:“我看,你大可不必考虑我,我随时等着让你给我一刀。”

  “哪里,哪里啊。司空老兄,”大帅呼尔敖的胖脸,笑成了美丽的百褶裙,“请相信我,本帅对你没有半点恶意。”

  今天呼尔敖的表现,让司空建感到意外,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什么时候学会巧舌如簧了?

  “既然大帅还舍不得杀我,那我就请示了,求你陪我去看望一下我那收养的孩子,行吗?”

  “可以,可以。”呼尔敖笑容可掬,接着说,“我就不必去了。”

作者感言

塞上烽火

塞上烽火

雪草挥泪感激读者和朋友们的支持!誓将呕心沥血撰写华丽佳作以回报!感谢品读收藏推荐!!!节日为方便活动提前一小时10时18时两次更新。

2017-01-27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