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惊魂三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意料之外

惊魂三界 塞上烽火 2458 2017.01.23 10:59

  东方、西门二位大人仅仅是安排一次长老会人员与五王子见面,并未涉及推荐新任国王事宜,因为时机尚未成熟。

  司马思的探马带回的长老们要推荐慕容子齐接替国王之印的信息,实乃道听途说捕风捉影。

  不过这却使老司马气急败坏,竟作出了一个鱼死网破的举动,就是令其部下抄了鱼皮部落酋长阿拉古朗的官府,将酋长夫妇及如花似玉的公主们一齐抓走囚禁。

  还在之前,老国王慕容兴邦反复指示过,鉴于黑风帝国的不断扩张的趋势,如果圣鹿国一旦被占领,将来只有联合包括鱼皮部落在内的邻近各国各部落的反抗力量,才能将侵略者战胜,驱逐。

  尔后,首先是鱼皮部落等被黑风帝国的军队侵占。阿拉古朗等逃至达旦山避难。

  撤至达旦山以后,西门貂、东方求败及司马思决定先为避难至山区的阿拉古朗一家修建离宫,即现在的酋长府。对其妥善照料,令阿拉一家十分感激。

  司马思冲击阿拉古朗府邸,以暴力手段拘押其全家,不但违背了老国王的诏告,而且构成大逆不道的恶行。

  当然,司马思这一举动,也有一点原因,那就是,东方将军对司马虽然结束了两军对峙的形势,但仍对之保持高度的警惕,派兵占据了所能占领的交通要道,控制了一些具有战略意义的山势地形。这不能不引起司马思的神经紧张。

  一场恶战迫在眉睫?

  一旦战败就要向黑风帝国投降的念头仍在司马的头脑中存在。这样他先将鱼皮酋长一家控制到了手里。

  达旦山的形势仍旧紧张。

  司马的丧心病狂,是可忍孰不可忍?

  按东方将军主张,就要同司马开战,以武力迫使他屈服。西门大人认为,做到有备无患是对的,但应先礼而后兵方好。决定自已出面找司马谈判,必竟司马当前的行为有悖于理。

  西门大人同司马思的谈判,进行了一天一夜。

  东方将军手中握着令箭,几次要发兵,但一想到西门临行前的嘱托,又把急火压了下去。

  西门归来了,眉头紧皱。

  “他放不放鱼皮部落酋长?”东方急急问道。

  西门点点头。

  “你说话好不好?”东方跺着脚。

  “不但放回酋长一家,而且可以交出兵权,自然以火攻冰之计也可以放弃。可是他要求了一个条件。”

  “还有什么条件?这只老狐狸!”

  西门大人在官服的衣兜中抽出来一张羊皮纸的公文卡,那上面写了几行字,边递与东方边说道:

  “这是张挑战书,也是同司马谈判的最后结果。司马提出一切通过比武解决。”

  “比武?他想打擂?”东方盯着那张苍白的羊皮纸挑战书问,“要比什么?两军厮杀?”

  “不是。他明白,两军开战,他未必占得到便宜。比什么,因为他是挑战方,最后还要由他来定。但书中写明了,比武是双方一对一。输家无条件地同意赢家的一个要求。你我如果同意,就在上面签字画押;如不同意,达旦山的一切由他作主,别人不得干涉。”

  “这老东西!真是不讲道理!”

  “还提出了对比赛输了的一方的惩罚,”

  东方求败将军看到了,这次参加比赛者,败者削职为民,吃二十水火棍。败方交出兵权,并要答应胜方所提出的要求。

  “他就认为自己能赢?可是他究竟要比什么呢,难道是他参战?这个司马有什么过人的功法呢?”东方问道。

  “你认为怎样呢,答不答应他的挑战?”西门问道。

  东方求败啪地一声把那羊皮挑战书按在桌子上,顺手摸过羊毫笔,说道:

  “我去会会他!”唰唰把名字写上了。

  “也罢,咱们做好应战的准备。”西门也签了字。

  经过几天明查暗访,得知阿拉古朗一家被囚禁在一个山洞之中。几百名兵卒封锁着内外洞口,洞内外暗布土雷,洞中还存放着大量的臭哄哄的燃油。

  暂时看,无法施行解救。司马下了死令,一旦遭遇强攻,就点燃土雷,石洞将被炸成一片焦土,而且燃油燃烧,熊熊大火将波及达旦山区。

  至于比武,东方求败准备去应战。可他还不知道司马思要挑战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不可能是兵器,因为司马的十八般兵器的功夫实在是臭极了。

  这天,司马思派来了传令兵,比武的时间定于第二天天亮时分,地点在达旦山悲天禅院门前广场。

  拂晓,悲天禅院外围被兵卒戒严了。院内,不知什么时候,十名长老已被山地马车拉来,同乙虚师太一起坐在禅院门口和窗下摆设的长椅之上。

  东方求败将军、西门貂大人坐在一侧,司马思和他的手下坐在另一侧。

  忽听堂啷啷锣响,司马思走到场子中央,对众人拱拱手,拿出来那张羊皮纸的挑战书高声宣读。并请十一长老做本次比武的公证人兼裁判员。

  究竟比什么呢?

  就见司马用手向旁边一指。

  在门廊之下,摆着大小不一的四只铜鼎。但见鼎面上图形怪异,阳嵌阴纹清晰可辨,铸造年代十分周详。那鼎,三条腿,大肚子,顶上有七层宝塔浮屠。重量分别是七百斤,一千二百斤,二千五百斤和三千三百斤。

  “今天,咱就比一比这举鼎功夫,胜败在此一举。哈哈!”

  司马思说完,抱拳绕场一周。锣声堂堂,鼓声咚咚,敲得令人惶恐。

  在大院的一角,站立着二十名兵卒,一个个虎背熊腰,手持一头黑一头红的水火大棍,棍头镶着铁箍,棍重五十余斤。比武失败者要被打二十大棍。其实对普通人而言,只需一棍便可要了性命。

  看来今日,司马心中稳操胜券了。

  一听说比武的项目是举鼎,西门大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心想:坏了,凭东方将军的力气,能举起这四只鼎的哪一只呢?

  对手方又是谁能出来挑战呢?这司马真是一肚子损招阴毒。

  他暗瞅了一眼东方,见他面色沉稳,不动声色——这是久经沙场军人的气度,临阵不慌。

  “诸位,”司马发声了,“我们是挑战方,这头一阵自然应该我们打。大家把眼睛可要擦亮了,有请三王子!”

  铜锣又堂啷啷敲响。

  全场无不愕然,原来这场比武是为三王子慕容柞特意安排的。

  就见在禅院的门内,挤出来一条大汉。

  此人生得一丈五六高矮,虎背熊腰,面如重枣,头似笆斗,眼如铜铃,一双大手赛如小簸箕。

  来自京城的人都会认得,这正是国王的三王子,号称恨天无把恨地无环的慕容柞。

  走上场来,三王子嘿嘿地笑了一阵,笑得地皮直呼悠。然后冲向司马那边摆摆手,声若洪钟地大叫一声:

  “娘啊!”

  大家这才发现,在司马的队伍里,坐着一位妇人,正是国王的四妃,司马的胞妹,三王子的生母。

  只见三王子走到那七百斤铜鼎跟前,在衣服上蹭了蹭手,双手搬住了大鼎的耳朵,前后左右晃动一下,口中喊道:“嘿,嘿!起呀——”

  宝鼎被拎了起来。

  司马思带来的兵卒们一齐喝彩,敲锣打镲擂鼓吹号。

  接着又见他眼睛一鼓,憋住一口气,把那铜鼎端住,一用力便举过了头顶。

作者感言

塞上烽火

塞上烽火

迎新年日更二章,11:00//19:00时间段。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谢谢!!!

2017-01-23 10: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