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惊魂三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暗流

惊魂三界 塞上烽火 2231 2017.01.18 11:00

  大家一齐来看子齐意外地得到的那把刀。

  就见那刀身彩光灿灿,哧啦啦地耀人眼目。

  做为单刀,这尺寸是够长的,分量是够重的。金钩头银什件,鞘镶宝珠,白鲨皮刀鞘,赤金刀盘,黄澄澄的挽手带。

  司空建说,江湖中一直在传说有一口鱼鳞紫金刀,已失传千年。那是连一些世外高手都未曾见过的宝刀,是不是此刀呢?如果是,此刀乃真正的切金断玉削铁如泥。据传此刀非人间之物,乃天界赐与的至宝。

  可是又一个问题出现了,刀是好刀,可就是拉它不开。众人说,世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东西太多了。

  司空老爹笑笑说:

  “大家有所不知,要是那鱼鳞紫金刀的话,可有一种传说,”

  “老爹,说说那传说吧!”英子喊道。

  “削金断玉太一般,横扫乾坤无枉言。万马军中抖一抖,叫他地覆天也翻。”司空老爹念道。

  “这刀如此玄妙,可怎样才能拉它开来?我看是多年不用,锈住了。”英子说道。

  “孩子,不能这么说啊。宝刀怎么能生锈呢?要想拉开此刀,得找识刀之人。”

  “究竟谁能拉开这刀?子齐哥哥,司空老爹,还是我呢?”英子问道。

  “孩子们,刀是子齐得到的,也应该是子齐能拉动这把刀。可是,世事皆由天定,就看你们谁有这般造化了。”

  造化无门,慕容子齐想到在仙人山获得的那些天材地宝,使自身功力又有升级。应该达至人寰境高端品级,再修炼一层便可达地元之境。难道这口宝刀,只有达到地元境界的功行,才能抽刀断水吗?

  子齐早就想过,有一天,一定要把大门口那块千斤上马石搬起,原来他想挪都挪不动。

  有了这次仙人山的功力升级,他想试一试。

  往手心吐了口唾沫,把双手插到那长方形石头的中间,一叫力,啊地一声喊。

  石头动了一下,再一喊,那石头轻飘飘地被搬起,被举了起来。

  力举千斤!

  千斤重的石头被放下了。

  子齐长舒了一口气,此次得宝升级被确定了。

  仙人山的宝贝——他想到了那神奇莫测亦真亦幻的仙人山。

  想往仙人山啊,然而到哪里去寻找那座仙人山呢?

  他想到了山猫爷爷,他老人家,一定会知道仙人山的。

  他去找山猫爷爷。

  信步走在曾经熟悉的京城大街上,看着那房屋树木,陌生的人影,不禁感慨万端。父王兄长离开已经个把年头了。

  不知不觉中,过了王宫,来到附近一栋他熟悉的房屋前。

  突然间,他想到了一件事,他不该来这里。

  粮务官叫他改姓司空那次就告诫过他,不要轻易在城里露面,更不要到王宫那里去。

  他赶紧转身往回走,这时被一个人叫住了。

  “子齐”那人叫道。

  那屋门前,一位两鬓霜白的老婆婆坐在一截烂木头上晒太阳,就是她在招呼他。

  他停了下来,看清了那位老人,是猫奶奶。

  “奶奶,”他笑着,打了个招呼。

  “哎,孩子,你在那还好吗?”

  子齐点点头,说道:“好,好。奶奶,我走了。”说完,大步离开了猫奶奶。

  他离开了,在另一家房子的院内,那个人从墙后又探出了头。方才他曾在墙头上目睹了奶奶同五王子在说话。

  那是一张倒三角形的丑脸,一脸黑乎乎的麻子坑,一只绿豆小眼睛,另一只眼上捂着块黑布眼罩。大门关着,他就在墙头探头探脑。

  “瘫老婆子,方才跟你说话的那个小子你认识?”那人问。

  “军爷,你在问我吗?”猫奶奶抬头望着墙头的人说。

  “我问你是不是认识刚才那个孩子。”

  “唉!不认识,不认识。造孽啊!”

  “不认识?你跟他说什么话呢?”

  猫奶奶说:“都是乡里乡亲的,为啥不能说话呢?”

  一只独眼瞪了老人一下,把头缩回去了。那门开了,出来的是独眼狼,他跑上街道,朝着子齐走去的方向追去。

  那个孩子突然在这里出现,引起了他的怀疑。

  他看见了前面的子齐,又在同另一个人说话,那是一位总在街上拾马粪的老头。他追到跟前时,孩子不知转向了哪里。

  “喂,老家伙,你认识刚才说话的那个小孩?”独眼狼冲拾粪人问道。

  “啊?说什么?要给我点劈柴?”

  这老人肯定耳背,看他眼圈红红,双眼虹膜各有一块明显的白翳。独眼狼有些恼火。

  “又聋又瞎的东西!我说你一定不认识刚才跟你说话的那个小孩!”独眼狼使了个激将法。

  “你才不认识!”拾粪老人被激怒了,回敬道,“全天下人都知道,慕容老国王的五公子,名叫子齐。哼!”

  老人背起粪筐走了。

  独眼狼暗笑,他知道了一个新的情况:这个孩子,原来是慕容兴邦国王的五王子。

  那天在傻毛家,他正要挥刀砍杀这个孩子,被司空建拦阻。无奈他向粮务官假惺惺地道歉,灰溜溜地逃走,可是在他心里,开始对破坏了他的好事的粮务官竟是恨之入骨。

  “原来,粮务官司空建在保护、收养慕容国王的孩子,应该被处死的五王子。”

  他那一只独眼里,闪出了恶毒的目光。

  那拾粪老人向这边费劲地望着,挥一挥铲粪的铁锹,又忿忿不平地嘟哝道:

  “哼!说我瞎?你比我也好不哪去!”

  傍晚,有两个男人跟司空建来到了粮务官府,欧阳娘亲又多做了些菜,司空老爹又捧出来那樱桃露酒。

  席间,慕容子齐听着他们谈话。大综的话语他是不懂的,可有些话却让他耳根发热。

  那个黑大个名叫西门貂,他说的是达旦山里的一些事,一次次地提到了父王的名字。

  还有,比如说起屯垦自强、复兴大计、联合反攻之类也着实令他费解。但是当说道“冰雪大阵”这件事情时,他的心又悬了起来。

  去年冬季,呼尔敖进剿达旦山,因积雪太大而受阻。可是他并不甘心,又决定在下一个或春或夏或秋之季再进攻达旦山。

  怎么过黑水河呢?

  冰冻!

  这不是开玩笑,西冷鬼国的冰尜山人正在修炼冰雪大阵的阵法。呼尔敖的老婆就在他那陪孩子学武,呼尔敖已修书请冰尜出山,前来冰冻黑水河。

  这样就没有大雪阻挡了。

  达旦山将面临严峻考验,而且危在旦夕。西门貂象是为此事而来。

  那个小个子,一张古铜色的脸,两眼不大但特别有精气神儿,司空老爹叫他于哲赫。他说的话句句离不开鱼皮部落,说前酋长阿拉古朗也流亡在达旦山,黑水边还有一万鱼叉军等等。

作者感言

塞上烽火

塞上烽火

迎新年日更二章,11:00//19:00时间段。求推荐,求收藏,求评论。谢谢!!!

2017-01-18 11: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