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惊魂三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鱼鳞紫金刀

惊魂三界 塞上烽火 2048 2017.01.30 10:01

  大帅升堂,喊道:

  “传小队长!”

  独眼狼被亲兵传来,上堂后扑通跪倒。

  “我问你,什么时候偷了二姨娘的玉佩?”呼尔敖单刀直入喝问道。

  独眼狼一愣,摇着头说:

  “大帅明鉴,小人不曾偷过。”

  “让他看看这个,”

  随身亲兵把一块玉拿到小队长眼前。独眼狼一看,吃了一惊,他当然认得,这是二妾橘豆令他抛之茅坑的那物件。

  “说!”大帅喝道,“你偷没偷?今天敢撒半个字的谎,我就把你的脑袋剁下!”

  独眼狼吓坏了,但说是偷可真冤枉。事到如今,只有如实交待了。

  “大帅饶命!都怪小人贪财,该死,我该死。那一天……”就把橘豆让他找个茅坑抛玉的事撂了出来。

  呼尔敖沉吟半晌。

  二小妾橘豆说是独眼狼偷了她的玉佩,而独眼狼则说出了是橘豆让他把包有玉佩的小包裹扔掉。这究竟孰是孰非呢?

  呼尔敖对他二姨太尖酸刻薄的脾气是一清二楚,独眼鬼是不敢当面撒谎的,橘豆是怕事情暴露后被责怪,故先发制人。

  说慌的是二小妾。

  “就算是那样,”大帅沉着脸说,“你把玉佩私藏了,为什么二姨娘的玉佩又到了戈什哈老婆手里?说清楚!”

  “啪”地一声惊堂木响。

  “饶命,大帅!”独眼狼脸都吓白了,暗中的丑行恐怕再难隐瞒,“小人有罪,大帅饶过小人吧!小人也是吃五谷杂粮,也有那七情六欲。我不是人,我派戈什哈去监视司空建,就乘他家中只有大白熊,便调戏了他的老婆,把玉佩送给了她……”

  原来竟是如此。呼尔敖当然十分气恼,本应杀了这独眼鬼,尤其是最近他瞎出主意,致使黑水河损兵折将;但又一想,他必竟是跟随自已多年又是忠心耿耿的一个娄罗,杀了他不太心甘。

  “你,听好了,”大帅开始对他发落,“根据你干下的这缺德的事,死罪虽免,活罪难逃。罚你离开亲兵小队,把那王宫中男男女女大大小小的马桶屎盔子,每日涮洗干净。改造得让本帅满意,还可重新使用。记住了吗?”

  独眼狼见死不了,赶紧磕头,口中高呼:

  “谢青天大爷爷!谢大帅不杀之恩!”

  “滚吧!”

  独眼狼又磕了几个头,爬起来走了。

  “报!”又一声亲兵喊报,“粮务官司空大人求见。”

  司空建来了,说的还是独眼狼的事。独眼狼领着一队亲兵曾查抄过他的家,掠走了一些物品。

  呼尔敖喊过一名亲兵,让他领着粮务官到库房,把凡是司空建家的东西如数归还。

  司空大人向大帅道了谢,跟着去了库房。很快他去而复返。

  “司空大人,你,这是……”大帅对粮务官问道。

  “启禀大帅,在查抄我那些兵器中,还少了一口鱼鳞紫金刀,”司空说,“请大人为下官查明。”

  “司空大人,上次搜查贵府实在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向你全家道歉。你先回去等待,此事本帅一定为你查个水落石出。”

  “多谢!”司空建走了。

  呼尔敖在想:这个独眼鬼,尽他奶奶的捅娄子。看来那刀也被他私藏了。于是喊再传小队长。

  捅了半天屎盆子的独眼狼边擦着手边往大堂走,进来后又扑通跪倒。

  “请大帅吩咐。”

  “哼!大胆奴才,你查抄司空大人家时,都私藏了什么好东西?”

  “大帅,”独眼滴溜溜一转,“让小人想想……”

  “想什么想?你偷拿了一口刀没有?说!”

  独眼狼一听,心中叫苦不迭,看来又有事露了馅,忙磕头如捣蒜,说道:

  “大帅饶命,小人一时贪心,就把那上了锈的刀拿到家里去玩了玩。小人这就交回。”

  “上锈的刀?”大帅问。

  “是的,我费了十牛八虎的劲,也没拉开啊。不过大帅您的神力,一定是能轻松拉动的。”

  呼尔敖心想:这都生了锈的破刀,司空建还值得一要?这老小子也太小心眼了吧。可又一想,不对。司空可不是那种人。

  “取来!”呼尔敖要亲眼看看那口刀。

  “是!”独眼狼麻溜地跑出去,喊过两名亲兵回家去抬刀。

  鱼鳞紫金刀抬上大堂。

  大元帅呼尔敖一看,当时眼神都直了。“这,难道是生了锈的刀?”

  都见那刀鞘上珠光宝气金光耀眼,原本阴森森的大堂上都在流光溢彩。

  呼尔敖立刻明白了,独眼狼为什么要私藏这口非同寻常的刀。

  “说,为什么要私藏这口刀?”大帅手指独眼狼喝问。

  独眼狼又跪倒,口呼:

  “饶命啊!大帅!小人想把这上了锈的刀身上的值钱的东西撬下几块,可是连一个渣儿都没撬动啊。”

  “你还要说这是上锈的刀吗?”

  “是啊,大帅,那刀根本就拉不出来。”

  “给本帅抬过来!”

  呼尔敖突然引起了兴趣,往手心处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左手握住刀鞘,右手攥住刀柄,“嗨!”一用力。

  没拉动。

  这才知道独眼狼真没说谎。

  “哇呀!”一声大叫,憋得脸肿脖子粗,还没拉开。

  呼尔敖喘着气,满脸绯红。突然一指独眼狼,吼道:

  “好你个独眼鬼,敢拿这上了锈的破刀戏弄本帅!”

  独眼狼忙磕头,口喊饶命。

  “他奶奶的,”大帅骂道,“尽给老子找麻烦。从现在起,就别当小队长了,专门给我抠屎桶子。滚!”

  独眼狼小队长的官衔给撸了,大帅命令那位被欺负的戈什哈当了亲兵小队长。后来,当独眼狼自告奋勇去押解时,被慕容子齐击毙归西。而后某天的夜晚,就是那位曾经软弱无能的戈什哈,竟也钻进了独眼狼老婆的香被窝。

  可谓报应有灵。

  大帅呼尔敖骂了一通,撸了独眼狼的官,实则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鱼鳞紫金刀绝对不会生锈,精通兵器的他自然明白。可为什么就拉不开它呢?他的心中惊骇不已,他是信奉地下魅王的,知道万物皆有鬼有神有灵性。

  这口绝非平常的刀,该有什么样的灵气呢?

  看来,这口刀,先不能交还给主人司空建。

作者感言

塞上烽火

塞上烽火

新年到好运来,祝各位朋友们万事如意心想事成,发大财!!!10:00//18:00更新

2017-01-30 1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