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日月终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初临流芳

日月终风 弋西戍 2312 2019.05.16 22:13

  跟着女子一路走,陆千尘也只是沉默不语。这种下午日照较足的时候,这潮州好歹没有雾气缭绕,可以观得兰宫全貌。

  倒是没有鸟语花香的庭院和如同金月楼的华丽楼阁,但也没有陆千尘想的那般神秘阴沉。一路走着,除了数不尽的高大古木和层层树荫所带来的一些寒意,并无其他,甚至连多余的人影也没有看见。

  陆千尘脸一副淡然,内里已经觉得有些意外和古怪。

  他没有想到,这与金月楼不相上下的留芳殿竟是这种荒林的去处。尤其是一想到前者是一个那么充满市井人气和装潢考究的地方,他就更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阿笠跟在身边也是沉默的走着,陆千尘想,这一回他倒是很听话嘛,走了这近有十几分,他也是连叹息都没有一声。

  然而,两人心里都在想,这到底还要走多久才能见到那个千面月影。

  带领他们的那个女子也是个游魂一般,不声不响的,陆千尘偶尔看她几眼,表情和动作都是一层不变。

  就这样有过了近半柱香的时间,陆千尘有些不耐烦了,一路下来他注意到,这些景致根本就没有变化。

  莫不是带着我们转圈圈,糊弄人?

  “请问,你们宫主真的见到那块碎纱了吗?”他问道。

  女子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说:“宫主确实已见到公子所奉上的残纱。”

  女子说话的时候瑞然没有感情,但也不是冷漠无情的样子。陆千尘倒觉得心里也没刚才那般烦躁了。

  他说到:“既然如此,姑娘你为何还不带我去见你们宫主呢?这绕来绕去的,恕在下无礼,妄自揣测姑娘你在捉弄我们,一直兜着圈呢!”

  听他这么说,女子也没有生气或其他的情绪反应,只是淡淡道:“公子误解了,我自是奉宫主之命带你们前去正殿。而且兰宫处处皆此景,十里无所变,你见到的景致没有变化,并不能说明我们一直在原地。还请两位耐心跟我走吧!”

  陆千尘瞬间居然有些惭愧,这女子的谈吐也甚为有礼,翻到叫他觉得自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劳烦姑娘了。”他说,也拱手以示歉意。

  女子睁着大眼睛看着他,朱唇微微上扬,便拂袖转过身继续为他们带路了。

  果然如女子所说,不多一会儿,身边的古树数量开始骤减,宽阔的大块青石板铺就的地面开始显露,等到树荫全部退去,陆千尘他们的眼前便是一座高耸如云的独幢楼阁,楼阁与他们所站立的地方之间,有一片开阔到足以来回奔马的空地,这块空地全部是又一路走来的那种青石板铺成的。以陆千尘的的看法,这些石板的厚度,肯定不止几寸那么简单。

  “请。”女子朝他们做出一个请进的手势,便停在了那里,不再带领他们朝前走了。

  “剩下的路还请两位自行前去,宫主已在大殿内等候。”

  陆千尘还是有些担心,他问到:“姑娘不为我们带路了?”

  女子摇了摇头,便自顾的一个人从一旁的小道离去,留下他和阿笠站在那里。

  “公子,我可以说话了吗?”阿笠走到陆千尘的右手边,小声的问道。

  “你要说什么?说吧。”

  阿笠于是开口问道:“从这到那里,至少有两百米的距离,我们直接这么走去,感觉不妥啊!”

  陆千尘当然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他说:“你怕他们埋伏偷袭啊!真要是那样的话,我们肯定死定了。我又不会武功,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恐怕是连这里的随便一个女子都打不过的。”

  虽然阿笠知道这里的人不简单,但被陆千尘这般瞧不起,还是有些不服的说:“谁说的,我功夫是不好,但也不至于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打倒我吧!”

  陆千尘看都不看他一眼,便说:“我可不是吓唬你。你想想看,我们刚才从大门走到这里用了多久?”

  阿笠回想了想,说到:“嗯,前后有近半柱香多一点吧!”

  “那你想想,我们刚才在门外等了多久?”

  阿笠一脸疑惑的看着陆千尘的侧脸:“也就几句话的时间吧!几分钟?可这能说明什么?”

  ”这就对了,如果她们的功夫不厉害,怎么可能那么长的距离只几分钟就可以来回呢?”

  “那刚才?”

  “人家是故意带着我们慢慢用走的。”

  阿笠恍然大悟的说到:“这么说,这女子带我们走路是故意隐瞒自己的功夫了?”

  “也不是,大概是她的主子吩咐的吧。”陆千尘说道:“不管怎么说,她们要在这里弄死我们实在太简单了,之所以采取这种方式,想必是还摸不准我们的来意和底细,指不定她们还以为咱们是什么武林高手呢!”

  “她们会那么笨?”

  陆千尘笑到:“所谓疑心病就是这样了。不过,至少我们知道这些女人的轻功了得,若是有事,逃跑的话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走吧!”陆千尘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说道:“只好试试运气了!”

  他确实也摸不清千面月影的用意,既然答应了见自己为何又多此一举。不过,陆千尘心里倒是很坦然,本来自己就是来试试运气的,不然也不会随意相信一块来历不明的纱上所写的话了。

  他刚才所说的,也是心里真实所想的。只不过,这个阿笠估计还以为自己是说着玩儿的呢。

  陆千尘迈开步子大步向前,行走的风带起衣角微微飘起,半下午的光打在他的脸上,没有一定儿的温度。脚下的青石板也是又湿又滑,走起来挺费劲,但他还是用力踩稳了。这倒不是他怕摔着,只是以前在山庄里听那些习武的侍卫说,习武之人的脚步是又重又稳的,和他这种普通人是不同的。既然不知道对方是否也是摸不清自己,不如装装样子,让她们误以为自己是练武之人,说必定真出事了,还可换一点转圜的余地。

  登上几米的阶梯,陆千尘和阿笠都站在了流芳殿的正门外,这流芳殿的们都关着,也看不清里面如何。两人正犹豫着要不要不请自进的时候,从里面传来了一声软糯的女声。

  “两位请进吧!”

  这声音听起来,陆千尘便想到了昨日的那个女子,她便是千面月影了吧。

  陆千尘伸手推开关着的木门,抬脚跨过有些过高的门栏,走进了流芳殿。

  “我就知道是你。”

  女声盈盈,传到陆千尘的耳朵里,宛若丝绸柔滑。他抬头定睛仔细看了看前方,只见台阶之上有一宽榻,一个女子斜卧于上,她一席茜色华衣,衣裳绣着开得正盛的无叶芙蓉几朵,一手支着脑袋,浅笑盈盈的正看着自己。

  陆千尘与她还是有些距离,但凭着那一头青丝,他认出,这正是上次见到的那个紫衣女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