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精诚

裸兰 俞今 10542 2003.04.18 11:46

    清影秀取出身上请贴,那自然是自然之子派使者送到裸兰去的,只不过请贴上写的是希望裸兰能派一名使臣来荒芜城详谈,而来的却是帝国总领和总军师。

  兰若云将请贴交与守城兽兵,说了两人身份,这兽兵大吃一惊,即使他只是一个普通士兵,也知道千年来人类和兽族绝没有这种首脑级的会晤,而此刻一来就是人类帝国里数一数二的两位大人物,眼见两人既没有护卫士兵,更无良驹代步,服侍并不华丽,又都年纪轻轻,实在跟两人所报身份大相径庭。

  士兵张大了嘴上上下下打量了两人一会儿,猛然向著城楼里跑去,一面跑一面大喊:“队长,快出来看看,新鲜!”

  兰若云和清影秀对看一眼,心下暗怒:“什麽叫新鲜哪?”

  过了一会儿,那队长率领一小队兽族士兵从城楼里跑了出来,拿著那份请贴,大喊道:“殿下确实交待了人类可能要派使臣来,只不过,怎麽来的这麽快?”

  还是那个高大的爪人,兰若云却是认得的,当日就是蜻蜓逼著他四处搜寻兰若云的下落,而那时候,兰若云以为蜻蜓与蝴蝶只是一个人呢!

  “阁下二位……真的是裸兰的总领与总军师?”他恭敬的鞠躬行礼,诧异问道。

  “当然是,巴林科将军,请您去放我们进去,也不用通知殿下了,我们知道精灵王府的位置!”兰若云笑著说道。

  这队长见对方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心中更是惊奇不已,摇头道:“那怎麽行,二位是大有身份的人,我们兽族一定要隆重接待……”

  “巴将军,军情紧急,耽误了你可承担不起啊!”巴林科一愣,知道****两族合作必将有重大图谋,其中关键确不是自己所能承担的。

  当下回身派了几个翼人先去精灵王府通报,然後又向著剩下的士兵大喊一声:“列队!”

  上百个城门哨兵排成一队,清一色的爪人队伍,倒也整齐好看。

  回身向清影秀和兰若云敬了个兽族的军礼,朗声道:“城门一队巴林科率所属官兵护卫贵宾!”

  兰若云一笑,让清影秀走在前面,忽然以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向清影秀说道:“还不如让封远领著那几百黑衣过来护卫了,也显得威风一点,堂堂帝国总领,只有一个光棍军师伴随,实在太也寒酸!”

  清影秀妩媚一笑,哂道:“你又有什麽紧急军情了,片刻前还在天上闲逛,却来吓唬这老实的爪人!”想起天空中两人的亲热,禁不住脸上一红。

  兰若云正待取笑她一番,忽然听见天空中“沙沙”之声大作,天空为之一暗,日光透过斑驳的缝隙在地面上形成一道道黑斑──竟是满天的精灵遮住了太阳,只留下条条缝隙,阳光城线状投射下来,倒也是一番奇景。

  两人放眼看去,怕不是有上千精灵,列队整齐,衣甲鲜明,煞是好看。精灵族族规极严,人数又少,一向团结紧密,族内更是互相友爱,加之出了一个优秀的统军将领自然之子,更是在兽族中受人尊敬,地位崇高,绿教之中就没有一个精灵参加,可见他们的民族向心力是何等之强。而人类历次与兽族的战争中,精灵所派与参加的部队最好,但往往就是他们屡屡让人类大吃其亏──这是一个优秀的民族。

  而此时,竟然有近千的精灵部队近在二人眼前。

  兰若云抬头看去,发现自然之子领著蝴蝶和那个七星队长飞在最前面,却不见蜻蜓。

  兰若云此时已经能分辨出蝴蝶和蜻蜓的不同之处,蝴蝶的脸上经常挂著微笑,而蜻蜓则是整日里面罩寒霜,两人恰是两个极端,却各有风味。

  就在兰若云仰起脸来对著蝴蝶微笑的时候,精灵部队已经在自然之子的带领下一丝不乱的降落地面,整齐的排成了一个方阵。

  自然之子看向兰若云,惊诧之色一闪而过,渐渐嘴角露出微笑,显然是认出他来,本来对人类这麽快就做出反应还存在的一点怀疑立即瓦解冰消,远远的伸出双手,兴奋的大叫道:“阿若老弟,我早就知道你吉人自由天相,怎麽会那麽容易就死,我这宝贝女儿还为你哭了几场呢!”

  “灵格大叔,这个‘老弟’可实在不敢当,先前伪装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若云心中好生惭愧!”与自然之子两手紧握,这翻握手,比之先前的互相猜忌更别有一番滋味。

  “阿若……阿若大……”蝴蝶红著脸,看兰若云竟如此年轻英俊,浑不是先前那个苍老的络腮胡子可比,这个“叔”字就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了。

  兰若云哈哈一笑,柔声道:“蝴蝶妹子,就叫兰大哥吧,骗了你那麽久,可千万别生大哥的气!”

  “怎麽会,兰……兰大哥救过蝴蝶的命,蝴蝶绝不敢生您的气的!”开朗的蝴蝶此刻却羞答答的,用蚊蚋般的声音说著,先前与那大胡子阿若说话是何等毫无顾忌,可眼前大胡子变成了一个俊俏青年,那感觉就完全不同了,心中不禁突突直跳。

  兰若云看著她又笑了一下,转过身来给清影秀双方介绍,这也算是双方最高领导人第一次会晤,按理来说,自然之子只是兽族联合军队的最高统领,却不是兽族政府的首脑,况且兽族也没有一个统一政府的首脑给他当,实际上,他只掌握精灵一族的实权,相比於军政大权掌握一手的清影秀来说那是差了一个等级。

  他早就听说过清影秀年轻,而且战场之上,双方多次交手,知道这女子不简单。当下便欲向清影秀鞠躬行礼,清影秀赶紧抢著先鞠了一躬,甜甜的叫了一声:“灵格大叔!”

  自然之子一愣,心道:“我与兰若云军师出生入死,他知道我的本名,叫一声灵格大叔,那是瞧得起我。可是你是裸兰帝国的总领,身份何等显赫,自当我向你行礼,怎地却也叫我灵格大叔?”

  他人老成精,仔细看过去,发现清影秀叫了这声“灵格大叔”之後,眉角一扫,喜滋滋的看著兰若云,心中一下就明白了:“这小妮子原来跟兰军师关系大不简单,显然兰军师当我是朋友,将我们之间的种种患难之情说与她听了,她才这样尊重我,不愿与我行国家礼仪!”心中大喜,不禁对清影秀好感大增。

  蝴蝶在旁边暗自赞叹:“这位姐姐真是神仙般的人物,美貌竟不让云山那位子微姐姐,只不知她和兰大哥是什麽关系,看二人神态间似乎很亲密!”

  “总领阁下,兰军师,事情紧急,我们这就到敝府去详谈”自然之子做了个请的姿势,双手一挥,千人的精灵部队立即高奏迎宾曲乐,将两人迎进精灵王的府第。

  双方才刚刚坐定,蹄人族的首领路里盖翁到来,然後是翼人族首领察合猜望以及新上任的爪人族首领小汗思王,他是子承父职,老汗思王被黑衣杀手刺杀身亡,那是不久前的事情,龙人族首领哈里巴伤愈之後便率领军队与绿教徒周旋对抗,此刻却是不在。

  精灵王命令几千名精灵战士将府第层层包围,七星队长亲自指挥,不见任何外客。

  兽人族其他几名首领得自然之子通知,知道来的是裸兰最高首领,全都不敢怠慢,一接到通知便立即赶来,老路里盖翁手里还拎著一只袜子,尴尬的笑了笑,转身穿上。

  几人也曾听说人类的总领是一个年轻女子,此刻一见之下却还是难免大吃一惊,心中不免暗存轻视之意,都想:“这样一个女娃子能成得了什麽大事,我族中随随便便派出一个年轻战士也要强过其甚多,打架她是不行了,不知智力如何,看她年纪轻轻,想来还能成精不成?”

  接著又瞄向兰若云,又都想道:“总领也还罢了,即使智力和武略不行,只要知人善用,那也能成为一代名帝!可是作为国家智囊的总军师,好比大脑之於躯体,这麽一个毛头小夥子……”几人都摇了摇头。

  自然之子忽然说了一句:“这位兰若云军师就是前些日子的阿若兄弟!”

  众人面色齐齐一惊,心下诧异:“这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混到我兽族核心,怎的我等竟丝毫不觉?自然之子殿下又是怎麽知道的?”

  “还有,各位在战场上不是经常念叨‘红玫瑰’吗?就是这位总领大人本人!”自然之子再次补充道。

  几个首领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仔仔细细的打量清影秀,都摇头道:“不信!”

  清影秀和兰若云面面相觑,满头雾水。

  自然之子解释道:“劳森会战以来,我们和人类有过无数次交锋,很多次都功败垂成,其中不少次都是因为裸兰军事学院的学生军的突然插入,领头者就是总领大人本人了,总领喜欢穿红色战甲,常常冲锋在队伍的最前面,当真是勇猛无敌,所向披靡。可能你们自己还不感觉到怎样,我手下这些军官和士兵可是一见到这千百人的学生军团就大皱眉头,对於领头的总领大人又敬又怕,就取了个称号作‘红玫瑰’,那是夸奖您功夫漂亮,却是轻碰不得的,否则就要被刺伤,我手下的高级军官们,凡是想升官的都在战场上找机会去挑战红玫瑰,能支持十招以上者立即提升一级,那是即快速又危险的升官之道,你们当然不会知道!”

  清影秀和兰若云对看一眼,哭笑不得。

  小汗思王猛然把衣服往两旁撕开,露出胸前精状肌肉,上面赫然是一条两尺来长的红惨惨的伤口,从左肩直到右胸,虽然早已愈合生出新肉,看上去却触目惊心!

  “嘿,这就是红玫瑰所伤,看这伤口边缘的烧伤痕迹,可不就是红玫瑰的独门功夫吗!”小汗思王说这话时竟然带著一丝自豪,“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个功绩,我还真不一定能争过我的两个哥哥而当上汗!当初他们跟我比试武勇,我只是冷然一笑,嗤的一声撕开衣襟,露出这伤口,我说:‘我也不跟你们比,只要你们在红玫瑰手下全身而退,这位置我也不来争,自然让给你们!’两人一听就傻了,乖乖的不敢再说话!”小汗思王得意至极,接著撇嘴看了看清影秀,说道:“我不相信这位柔弱的总领大人就是红玫瑰,打死我也不信!”

  察合猜望点头表示同意,路里盖翁却微闭著眼睛点了点头。

  清影秀也不争辩,微微一笑,轻声道:“我们还是商量一下合作的具体细节吧,早一天进攻早一天对我们有利,否则我也不会只身付会如此匆匆了!”

  自然之子看著还想求证红玫瑰身份的小汗思王,笑道:“本王怎麽会看错,红玫瑰就是这位总领,再不用怀疑!”

  自然之子说这些话当然是有目的的,眼见清影秀和兰若云年轻,其他几族的首领就不太看得起他们,谈判就不会顺利,他是在替清影秀二人立威。

  “还有这位兰军师,别看他年纪轻轻,当年就是他潜到我们後方,一把火烧掉了我们百万大军的粮草,导致我军大乱;还有我们的那次攀越劳森山准备里应外合的计策,也是给他一个人破坏的;黄湖平原上火攻之计,烧得神族大败而归,自然也是他想出来的!”顿了一顿,沈声道:“大家最好端正态度,人家总领亲自来与我们商量合作,那是极有诚意的,我们切不可失了礼数!”

  兰若云心道:“原来这些事情他都知道了!”

  几位首领这才将信将疑的、心甘情愿的与清影秀和兰若云见了礼,双方围坐在精灵王府的会议长桌之畔,开始讨论合作的具体细节。

  “其实还有什麽讨论的,干脆你们人类从昌桥,我们从格丹高地,双方约定个日期,同时进攻,那岂不是痛快!”小汗思王年轻气盛,站起来大嚷著说道。

  自然之子挥手让他坐下,严肃说道:“你知道我们这麽多年来与人类交战,却为什麽难进寸土,一再落败吗?”

  小汗思王大声道:“我们的士兵不够卖命,或者是我们的赏赐不够丰富,还有……”

  自然之子摇摇手,向著路里盖翁说道:“路翁,请您指点一下!”

  路里盖翁睁开似乎睡著了的眼睛,甕声甕气的说道:“那是因为我们老是中了人类的计策,我们兽族不善用兵,只知道勇猛冲锋,往往人类挖了几个坑,我方上万的士兵就没了,或者对方放把火,也杀死我们几万人──我们虽然有满腔热情,战士戮力效命,却也打不过人类!”

  自然之子满意的点点头,说道:“人类的战争经验远远要强过我们,又不断与更加厉害的神族战争,自然磨炼得精明善战。此次我们与神族作战,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们从来没有与神族打过仗,不了解对方的战略战术,很多时候难免吃暗亏。而人类则不然,对神族知之甚祥,我们这次虽然是合作,但联军的统率是一定要以人类充就,在策略上我们要绝对服从人类的指挥,希望各位能真诚配合,千万不要阴奉阳委!”

  兰若云暗自点头,心道:“这自然之子自知在战争经验上不是神族的对手,很有自知之明,但他怕兽族的其他几位领袖存有轻敌之心,不会服从人类的指挥,因此先在会议上提醒他们──他声明把指挥权交给我们,这是很有诚意的,自然之子真是个不简单的人。要知道,如果我在战场上和他捣蛋,只要一个故意错误就可以搞掉他几十万的兽族军队,他却对我这样相信,这叫做‘用人不疑’,真正的优秀将领该有这种大度!”

  果然,察合猜望眉头一皱,尖声道:“要我们的精锐部队都交给人类指挥?嘿嘿,我可信不过他们!”

  自然之子刚要说话,兰若云哈哈笑了一声,说道:“察合先生误会了,并不是我们人类直接指挥你们的军队,而是在策略上,我们双方的进攻方向不同,战略部署不同,打击侧重点不同──神族广阔的土地上,我们总不能一窝蜂似的冲进去乱砍乱杀一通吧,我们需要有目的、有缓急、有轻重、有计划的一步一步前进,这就需要一个总体的调度,至於具体的领军上阵打仗,还要多多依仗各位,借重各位的勇猛!”

  “可是,你故意把我们派到最危险的地方,所有的重量级战争全交给我们兽族,那麽即使打败神族,我们也将伤亡惨重,到时候你人类不费吹灰之力就灭了我们兽族,我们岂不是糟之糕矣、後悔莫及!”小汗思王神情有些激动的问道。

  “这个请各位放心,因为自然之子殿下虽然把此次合作的指挥权交给我们,但殿下自己也将是总指挥的监军,所有的策略将由殿下点头同意才执行,难道你们不相信殿下的人品和指挥吗?”兰若云笑问道。

  几个人赶紧接连摆手,以前他们吃过不听自然之子劝告的亏,自此以後,再不敢对他怀疑──自然之子曾经说过,你们再怀疑我一次,我就撂挑子不干了。因此,一听兰若云如此说,都吓了一跳──此时此刻,他们实在离不开这位优秀的精灵王。

  自然之子感激的看了兰若云一眼,心道:“你这是君子之行,投桃报李,我如此信你,你自然要给我些好处,我说让你当指挥,故意不和你争权,那是显示诚意,同时也确信你有这个能力。如果你不让我也参与决策制定,那是你心怀鬼胎,如果真是这样,你也就不是兰若云了,因为那样我们的合作将无法继续下去!”

  “就是这样,你们人类负责制定策略,指挥全局,我们兽族从旁协助,参赞军机,双方的最高策略制定人分别是总指挥和监军,由双方内部自行推出!”自然之子这样说著,看了眼清影秀,勿庸置疑,己方这个监军肯定是自己了,对方的总指挥十有八九就是兰军师。

  兰若云也看向清影秀,轻声问道:“总领觉得这样可以吗?”

  清影秀温柔一笑,说道:“可以,很好,我现在就正式任命,我们人类派出的总指挥就是兰若云军师!”

  兰若云赶紧离座向清影秀敬了个军礼,朗声道:“领命!”

  清影秀回了个礼,兰若云回座坐下。

  兽族几个首领看得新鲜,同时也对人类这个总领的干脆暗自佩服──她竟然这麽快就决定了,毫不拖泥带水,而且显然对这兰军师无比信任。

  “我方派出的监军自然就是自然之子殿下了,那也没什麽说的!”路里盖翁闭著眼睛说道。

  自然之子向几个首领点头表示感谢,向著兰若云问道:“至於该怎麽样进攻神族,总指挥是否已经定下策略,事不宜迟,我们已经耽误很多天了,其他程序可免则免,这就开始商量下来吧!”

  “正合吾意!”兰若云点了下头,问道:“不知兽族正规军现在具体数目是多少?”

  自然之子看了几个首领一眼,说道:“精灵族可动用士兵大约七万人!”

  小汗思王微微迟疑了一下,沈声道:“爪人有三十万兵力可用!”

  察合猜望目光略闪:“翼人族可出兵十五万!”

  “五十万!”路里盖翁带死不活的说道,又补充了一句,“实在不行还可以添!”他蹄人族人数几乎是其他几族的总和,但战斗力却最低,当兵的比例也远远低於其他几族,因此才有此一说。

  “嗯,龙人族差不多能派出二十万士兵,我们实质上有一百万左右的士兵可用!”自然之子略有羞愧的说道。

  兰若云心中冷笑:“每次兽族与人类战争,都号称至少二百万以上,其实他们顶多也就这百多万的人数,增也增不了多少,减也减不去很多!”

  当下也不点破,却看向清影秀,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清影秀道:“人类可派出精锐骑兵二十万,普通骑兵十万,步兵三十万,神弓营五万,步兵中包含步弓兵和精武营!”

  “嘿,人类竟然还有这麽多士兵!”小汗思王大吃一惊。

  众人也都暗想:“我们兽族一直虚报兵数,他们人类却隐瞒兵力,与神族大战之後还有如此强盛军队,不怪这许多年来一直打不过他们!”

  其实他们不知道,人类还是留了一手,保卫裸兰留下五万帝国护卫军、十万的绿领铁骑和十万的弓骑兵,微山堡为了显示诚意虽然只留驻一万士兵,劳森壁垒却还留有二十万的海军,是为了守护逢泽岛,兼顾西线,虽然留守部队都是刚刚参加训练的新兵,但与神族战争非短日间可结束,这些新兵在战争期间将逐渐变成老兵,将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而兽族方面,小汗思王瞒下了五万爪人士兵,察合猜望却隐瞒了十万的翼人部队,而龙人族,自然之子却非刻意的隐瞒了二十万部队,这是他们用来对付绿教徒,防止在攻打神族期间对方进攻荒芜城,那也无可厚非。

  总体来说,双方的精锐部队是全部参加了,完全达到了“精诚合作”的程度。

  人类的这几十万部队虽然是凑了出来,但大部分却是短期突击训练的成果,战斗力远不如与神族交锋时的部队,而兽族,因为一直没有进行过战略性的决战,主力精锐依然存在,部队中是与人类身经百战的优秀士兵,因此,双方联军的主力是兽族部队和人类中与神族战争残留下的老部队,比如逢泽岛上的十五万帝国护卫军。

  “首先我们应该作些什麽呢?”兽族的几个领袖全都摩拳擦掌,既然现在与人类的目标是一致的,而双方有这麽容易就达成了共识,显然各有各的苦处,人类不想丧失与兽族合作的千古难逢的好机会,神族战败的阴影短时间无法恢复,正是进攻良机。而兽族现在与绿教徒打的一团发烧,格丹高地哈里巴天天送来告急文书,形势严峻。因此,当达成合作共识後,几个兽族领袖不约而同的问了起来,连自然之子也看向兰若云,自然之子以外的几个领袖还存著看你怎麽应付的心理。

  “马上给哈里巴将军下令,立即撤出格丹高地,让出通道,让绿教徒通过!”兰若云说道。

  “什麽?”几个人同时大叫,自然之子皱眉道:“那不是打草惊蛇了?我们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神族还不知道兽族竟然敢进攻他们!”

  “嘿嘿!”兰若云得意的冷笑起来,“让他们给我们开道,不用担心会打草惊蛇,你以为绿教徒会一直往前推进吗?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将停留在格丹平原上掠夺粮食,甚至在那里修建城市,长期占据,这是农民战争的局限性,他们不知道做长远的打算,总是为眼前的利益所动,一旦取得些优势,就会原地打转!”

  自然之子几个人看了看,眼中有疑惑神色。

  “放心,就算让他们往前推进,神族在最初也打不过他们,绿教徒初期的锐气会让神族疲於应付,让他们为我们打前锋不是很好吗?节省了我们许多兵员,减少了初期的伤亡,我们的精锐部队要留待後期与神族决战!”兰若云解释道。

  几个人这才舒了口气,小汗思王笑道:“绿教徒最好死光光,否则战争过後我们还要出兵来平定他们!”

  自然之子轻轻点头,问道:“我们什麽时候出兵呢?”

  “也是马上,不过你们不要与绿教徒发生冲突,让他们去往格丹平原上进攻,吸引一些敌人的主力,格丹城就让给他们吧!至於正规军,蹄人部队先留在後方,善於山地战争的爪人、龙人和翼人部队,从格丹高地向北横穿……”

  “向北横穿?”自然之子讶道,“那不是望天大陆的方向吗?那是人类的进攻方向啊!”

  “确切的说,是昌桥方向。我们的精锐部队在正面向昌桥进攻,而你们从後面抄他们的後路,嘿嘿,这样的话……!”兰若云笑了起来。

  “妙极!”自然之子一拍桌子,向几个还懵懂不知的兽族领袖解释道,“山地战争正是我们不善於骑马的兽族人的拿手好戏,而且神不知鬼不觉的打到神族的後方,这个大便宜我们占定了!”

  兽族几个领袖一听不用正面与神族战斗,也都心中高兴──他们敬奉神族有若神明,此刻攻打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不仅如此,当敌人发现後方被兽族占领,他们当然会明白,格丹高地已经被突破,神族守军战败,在心理上会打击他们的信心,再加上人类在正面进攻,神族军队再多,也坚持不了多久!”兰若云自信的说道,看看清影秀,後者正用赞赏和略带崇拜的眼光看著他,让他心口一热,在桌下握了握她的手。

  “我们蹄人部队就躲在後方望风吗?”路里盖翁也兴奋起来,终於睁开那对死人眼,有点不高兴的问道。

  “当然不是,蹄人族长於运输,请路翁派出几个万人队,接手我们人类提供给你们的粮食,大部分的蹄人族士兵要和我一起进攻清风大陆,我们双管齐下!”

  众人听他说支援粮食,心中都是一喜,兽族目前最缺的就是粮食,在山地行军去抄神族的後路他们不怕,但粮食不敷使用却是头疼之极的大问题。待听说人类要进攻清风大陆,又都是一惊,要知道,清风大陆位於荒芜大陆与格丹大陆之间,与荒芜大陆接壤,包括格丹大陆在内,两块大陆都通过海峡与荒芜大陆相连,人类要进攻清风大陆,那是一定要经过兽族的土地的。

  “可是人类不是在正面进攻昌桥吗,还那里来得及穿过荒芜大陆?那不是贻误战机吗?”翼人族首领察合猜望皱眉说道。

  “嘿嘿,我们在逢泽岛上布有十五万帝国最精锐的骑兵,在平原上奔驰,绝对会在你们达到昌桥之前踏上清风大陆,众位可以放心!”兰若云得意的笑道。

  众兽族领袖面面相觑,心道:“好家夥,他在我们後方布置了这样一支精兵──当时逢泽岛只有几万兽族守军,人类完全犯不上用十几万最精锐的部队去进攻,他们这样做,显然是没安什麽好心,说不定已经预料到了今日形势,如果真是这样,眼前这姓兰的小子可真不简单!”

  清影秀也嗔怪的看了兰若云一眼,用力在他手上掐了一下,心想:“原来他一直不把部队派回去,让方更心中颇不舒服,竟然是为了这个!”

  好一会儿,几个人都说不出话来,兽族的领袖包括自然之子在内心中又都想:“我们竟然忘了逢泽岛这个漏洞,如果人类在微山堡佯攻,後方却用骑兵突击,我们该拿什麽去阻挡?还好他们刚跟神族打过,否则……!”一阵冷汗。

  “我们这十五万骑兵进攻清风大陆的时候,神族会怎麽想呢?”兰若云弹了下指甲,忽然问道。

  “他们当然知道我们已经联盟了!”小汗思王叫道。

  自然之子低头沈思,轻声道:“我看不见得,一开始只要我们安排妥当,他们应该不会想到兽族已经攻破格丹高地,如果兰军师的队伍能与绿教徒同步的话,则清风大陆的敌军一定没有时间知道格丹大陆在被兽族绿教攻击!”

  “嗯,绿教徒的速度会很慢,他们要掠夺粮食嘛,哈哈,我们的骑兵完全可以赶上他们!”兰若云笑道,“神族军队会这样想;‘糟糕,我们的昌桥竟然被人类给攻下来了,他们竟然打到了这里,岂不是望天大陆都很危险?’”。

  “妙极!”自然之子又拍了一下桌子,大笑道:“昌桥的敌军知道格丹被攻破,军心动摇,而清风的敌军又以为昌桥被攻下,同样信心受挫,我们两族交叉进攻,可比各打各的强多了!”

  “我们现在所占的优势就是神族不知道人类竟然和兽族联盟,所以我们的速度一定要快,在他们知道之前尽量取得压倒性的战略成果!兵不厌诈,饶是神族再聪明,又怎能想到我们三个方向一起进攻,他们不乱成一团才怪!”兰若云微笑说道。

  “偏是你们人类,就有这麽许多的鬼心眼,不过,我不得不承认,这样确实比直接打硬仗强得多!”小汗思王佩服的说道。

  几个兽族领袖一起点头。

  兰若云笑了一下,又道:“骑兵并不是百战不败的,所以路翁的蹄人部队还需要在後方配合人类,而自然之子大人的精灵部队,是否也可以拨一部分与我们的骑兵配合,争取空中优势呢?”

  自然之子心中暗暗叫好:“这兰军师真会做人,他知道在望天大陆是人类和兽族一起进攻,那麽清风大陆就不能被人类独占军功,蹄人的部队可是说是帮助人类,名义上却是****两军共同占领清风大陆,军功当然也是双方共有,而精灵部队的派取,自然是方便昌桥的监军自然之子与清风的总指挥兰若云之间的联系,而且精灵部队是自然之子的嫡系部队,这是兰若云在向自己表示诚意来了──花花轿子人抬人,自然之子无限感激!”

  “多谢兰军师!”自然之子诚心说道,“我派小女蝴蝶和七星队长率两万精灵部队供阁下调遣!”

  兰若云心中暗笑:“来不及时间调神弓营过来,只好让你精灵部队来替我对抗对方天使部队了,看你还感激成那样儿,嘿嘿!”嘴上却正声说道:“我们既然诚心合作,以後就不能有隔阂了,否则内部争斗只能让神族占了便宜!”

  众人一起称是,兽族的领袖此刻已经对这年轻的人类军师佩服不已,况且他答应了己方最著急的粮食,更使群兽欢心,感激涕零。

  之後,双方又商量了一些诸如行军路线和联系方式等战争细节的问题。

  虽然****两方事先通过声息,又都各自仔细研究过,但是能在这麽短的时间内就达成合作意象并制定下战争策略,如果双方不够诚心也是不可能的。等到会议结束,已是黄昏时分,众人竟然连中饭都没吃。

  直到蝴蝶进来了几次,说是一个叫堂潇的人类小姑娘来找她的兰大哥,已经到了急不可耐的程度,众人这才意犹未尽的站起身来──如果继续商谈下去,这类重大军事会议远非几天所能够结束的,而且牵涉到下级将领,可人类的堂天方更等人却不能来参加,因此,双方只就大方面制定了一个大概的合作框框,至於战後的诸类问题则没有讨论。

  一场大的战争,就在这仓促的会议中决定下来,格丹高地的神族百姓们,将在第二天陷入无休无止的恶梦当中,而命运,将从此後渐渐在七大陆上浓一笔淡一笔的慢慢改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