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刺杀教主

裸兰 俞今 12159 2003.04.17 16:20

  夜色笼罩中,兰若云小分队终来到了滦山城外。

  滦山城相比荒芜城来说虽是小了很多,可是建筑风格却显然比前者高明,隐隐有裸兰大陆上一些城市的风貌。兰若云熟读历史,知道荒芜大陆上的城有新城和旧城之分。荒芜城是兽族占领荒芜大陆以后才修建的城市,虽然规模宏大,是兽族的首都,但却属于新建之城;而滦山城则不然,还在人类统治荒芜大陆的时候,滦山城已经小有规模,因此,不论是建筑风格还是城市的细节,或多或少都留有“人”的痕迹。只不过经过兽族几百年的改造,这座城市又加入了兽族人的建筑模式,使其拥有人类和兽族两种截然不同又浑然一体的别致风味。而这座城市又是建在山地之上,是所谓“滦山之城”,易守难攻,不怪要以它作为大本营。

  借着星光看去,高耸的山地上,精致的山城如同一头择人而噬的巨兽,蹲踞在这连接荒芜城与北大陆其他城市的要冲之地,威风凛凛。

  众人仰头观察了一会儿,知道滦山城守备森严,如果几百人一起涌进去,显然立即就会被发现。只能按照事先商量好的步骤,封远带领小分队留在城外山脚之下接应,按照兰若云的意思,堂潇和臻野也要留下,刺杀的任务自己一个人去完成反倒多些把握。但堂潇是无论如何也要跟着去,而臻野,事先答应要服从兰若云的话,此刻近在滦山,立即变卦,其不守信用之小妇人之态,让周围男人大开眼界。

  兰若云没办法,知道时机稍纵即逝,如果不在黎明前杀掉教徒,消息就不可能在第二天传到荒芜大陆之上,也就无法引起队伍的混乱,而土人的千人队伍显然也无法安全到达滨城,这是一连串的连锁反映,绝对不容有失。

  臻野和堂潇兴致勃勃的像兰若云那样换好夜行黑衣,两人第一次干这种事情,心中即兴奋又觉刺激,身体还轻微颤抖,那是因为紧张。

  打扮停当,三人向着滦山城里潜去。

  “你们看,前面的岗哨——看出什么来了?”兰若云借着山路崎岖,左穿右绕,猫着腰前行,回头对紧跟在自己身后的两女问道。

  隔了半晌,臻野颤声道:“都……都是……兽人……!”

  “呸!”兰若云差点没晕过去,“用你说!”

  堂潇落后一步,抓住臻野的手,坚定说道:“臻姐姐,不用怕,其实也没什么,这些岗哨嘛……”堂潇冷笑一声,很明显,有一个共同之处:“哨兵很多!”

  “砰!”兰若云一头撞在岩石上,痛得直咧嘴,却不敢叫出声来来,气道:“如果让你们来刺杀,肯定尸骨无存!”

  两女立即低声欢呼起来。

  “我是说你们两个尸骨无存!”兰若云摇摇头,两女立即显出一脸不乐意的样子。

  “那你究竟看出什么来了,一幅小人得志的可气样子!”臻野红着脸说道。

  “嗯,你们看那里……”兰若云向一处掩体后面指去,轻声道:“这里的岗哨属于明暗交错类型,明里的岗哨是假的,摆给人看的,并没有什么实力,人数也较少,可是暗哨却不容小觑,掩体也不容易发现。所谓十步一岗,五部一哨,真正放哨的士兵是那些十步一岗的,虽然距离远,却不容易被敌人个个击破——嘿,这是很高明的布哨方式呢,教徒中竟有此能人!”

  堂潇两人顺着兰若云不断变换的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发现了一些隐在黑暗之中的朦朦胧胧的身影。

  “你又怎么知道这些了?”臻野好奇的问道。

  兰若云笑了一下,却不言语。臻野当然不知道,兰若云曾经接受过地狱式的杀手训练,而杀手想要去刺杀目标,必须要把对方的防御措施了然于胸。杀手课程里专门有关于明哨、暗哨和交错哨的识别和实体训练,兰若云能一眼就能看出这些当然绝非偶然。

  “岗哨越往上,明暗哨比例的差距越小,也就是说,明哨和暗哨的实力趋于相当——你们两个人看好了,记住他们分布的方位。我们潜进去不难,关键是退出,那时候有一大群人在前后围堵,可不像现在咱们在暗里行事这么方便!”兰若云提醒道。

  两人恍然大悟,原来识别这些岗哨主要还是为了能顺利的撤出。

  三人武功都不俗,臻野弱一些,兰如云开始对她拖拖拉拉,过了一会儿,臻野不满意了,怒道:“你别老碰我行不行!”

  兰若云也怒:“谁让你跑的这么慢,你以为我们是在散步吗?”

  臻野哼了一声,一咬牙,速度快了些,堂潇拉着她,三个人如同一阵怪风,在敌人的明哨和暗哨之间穿梭。

  到了城墙角下,兰若云掷出飞索,爬了上去,然后把两人拉上去。三人在城墙上向城中张望,黑沉沉中只有北门军营处灯火闪闪,那显然就是驻军之处。

  “潇潇,小白确实在附近吗?”兰若云忽然停下来问道。

  堂潇心里一震,颤声道:“兰大哥,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她猜想是因为兰若云心中没有把握,想在危急关头借小白逃之夭夭。

  “没有,只是……感觉有点心慌!”兰若云皱起眉头,心里有股不安的情绪升起。

  “小白肯定在附近,它……它也挺想你的!”堂潇脸一红,又想起自己和小白不顾兰大哥而去,实在不够义气,小白甚至不敢现身。

  “奇怪,怎么感觉不到它了!”兰若云心中纳闷,小声嘀咕,“走吧,跟紧我!”

  “等一下!”臻野面色一变,闪到了一所民房之后。

  “怎么了?”两人同时问道,赶紧也躲起来,向着街道上望去,空无一人,只有远处兽人巡逻队的喊更声有节奏的响起。

  兰若云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低声问道:“怎么了,发现什么了?”

  臻野不说话,脸上神色古怪。

  堂潇心头鹿跳,紧紧抓住臻野的手,发现她手掌冰凉,全是冷汗,颤声问道:“臻姐姐……看到什么了?”

  臻野牙齿紧咬,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远处黑暗中的什么东西,恨声道:“我想上厕所!”

  “天!”兰若云狠狠的拍了自己脑袋一下,心中的颓丧感如潮水般涌来,暗暗发誓,以后再有这种行动说什么也不能带其他人来,低声说道,“快点就地解决,没时间等你!”

  他一纵跳上了房顶,远远躲开。仔细打量远处的军营,发现自己心中的不安就是来自那里,不由得更想快些潜入进去。

  过了一会儿,堂潇的呼唤声传来:“兰大哥,一切搞定,可以继续前进了!”

  听得臻野在小声埋怨:“潇潇,你那是什么语气啊?”

  堂潇格格笑道:“对不起,我太紧张了!”

  臻野以蚊蚋的声音小声说道:“我……我也是……要不怎么会……”

  兰若云哭笑不得,气道:“全怪我行了吧,二位小姐,快些跟上好吗?”

  三人继续向前奔跑,终于来到军营前,躲在死角里,不断有兽族哨兵从他们面前走过,三人屏住呼吸,寻找突破口。

  这军营竟然不像普通军营那样是以栅栏围就,竟然完全由砖石累成,显然是想长期驻守在这里。

  兰若云不断的作着手势,时而用手在自己脖子上虚砍一下,直到堂潇和臻野二人都表示明白,这才猫腰而起,绕着军营跑了起来。

  片刻后,兰若云在背靠城墙处停了下来,沉声道:“是了,就这里了,逃出来可以直接跳上城墙撤退!”当先向军营里潜入,两人赶紧跟上。

  “咦?”兰若云惊呼一声,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脚下——两个高大的爪人倒在那里。

  兰若云一探鼻息,诧异道:“睡着了!”原来他成墙上一跳下来,知道这里有暗哨,手中短刀立即横劈而下,料想绝不会落空,却没想这两个兽人自己却是睡着。

  “他们竟然这么不小心?”堂潇不敢碰那两个爪人,跨了过来。

  “要不要杀了他们?”臻野举起重剑,疑惑道:“好像不太对劲儿!”

  兰若云挥手阻住她,急道:“别碰他们,砍下去他们就会叫了!”

  往前走了几步,又见到几个昏睡的兽人,两个翼人却是浑身发黑,似是火灼一般,已经死去。。

  兰若云心口忽然剧烈跳了起来,眼见越来越接近军营中的空地,兽族人的声音吵杂起来,逐渐鼎沸,竟似有很多人在聚会一般。

  “啊!”堂潇轻呼了一声,赶紧捂住自己的嘴,三人都已看见,整整一个小队的兽族巡逻兵都躺在了地上,有的昏睡着,有的浑身是血,有的身上冒着些微黑烟,死者伤口鲜血还在汩汩淌出,显然是毙命不久。

  “这已经是最后一个岗哨了,看来有人早我们一步到来!”兰若云回头轻声说道,心脏却跳得更加激烈了,暗道:“难道竟然是他们?”

  三人向前靠去,隐好身形,窥向场中空地——那里本来是中军的所在。

  坪台上还有一个挺立而起的小平台,此刻,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下的高大身影正跪在上面,向着尖柱在祈祷着什么。

  在坪台的下面,无数的教徒黑压压的跪成一片,先前的吵闹声此刻声息不闻,全场霎时一片静默,只有滦山城里偶尔的狗叫声,才给这无言的寂寞一点人世间的信号,说明这里还有这至少上万人的生命存在。

  兰若云和堂潇臻野对看一眼,心里都想道:“不会这么倒霉吧!显然对方正在举行什么重要的宗教仪式,竟然有如此多的教徒参加,想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刺杀教主,无疑是自寻死路!”

  过得片刻,小平台上的身影耸立而起,看他的身材,如果属于兽族一群,当应是爪人无疑。而此时此刻,以他的身份地位来看,当然只有教主才能如此超然。

  只见他长身而起,高举双手过顶,向天而视。

  兰若云仔细看过去,见这教主全身笼罩在一层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闪闪发光的华丽黑袍中,这黑袍即不同于希姆等人的怪袍,也不似杀手营中的黑色杀手衣,它更像是专为宗教仪式而特别缝制的礼服,实际上,只有教主一个人有资格穿这种礼服,他手下的十二大祭师却只能穿绿袍。

  “兰大哥,怎么办?”堂潇低声的问道。

  “等机会吧,等他们仪式完成之后我们在……”

  “哎呀!”臻野忽然轻叫了一声,然后赶紧捂上自己的嘴。

  “你又怎么了,不要告诉我你又要……”兰若云威胁的看着臻野,面目严肃。

  “不是,我忽然想起来……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臻野皱眉说道。

  “你生日?”堂潇笑了起来,轻轻说道。

  “不是我生日,是煞尊大神的生日!”臻野说道。

  “嘿,是煞可罗的诞生日吗?我们的运气可真好!”兰若云冷笑一声,“你怎么不早说?”

  “我也是才想起来嘛!”臻野叫道。

  “生日怎么了?跟我们杀人有什么关系?”堂潇轻声问道。

  “如果是煞尊大神的诞辰,这个仪式怕是要连续举行几天,在万多人面前,潇潇,你要是能把煞尊大神的脑袋取下来,我可真服了你!”兰若云笑道。

  这次连臻野都没话说了,如果按她往日的脾气,肯定是要说:“那算什么,不就是煞尊的脑袋吗,还不跟摘桃儿一样简单!”

  三个人面面相觑,都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儿,兰若云忽然面有喜色:“如果是煞可罗的生日,会造成一定有机可乘的空隙,你们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机会钻出包围圈!”

  “那我们还要刺杀教主吗?”臻野问道。

  兰若云四周看了一下,嘴角抻动一下,轻声道:“再等等吧,能刺杀成功最好!”

  其实他是考虑到另一股潜入的势力——肯定是友非敌,而且……

  “嗷嗷嗷~~!”

  一阵巨大的咆哮声打断了兰若云的思考,他向场内看去,只见无数的教徒忽然齐声嚎叫起来,他们跪在地上,双臂上举,仰头向天,目光看着高高柱子上那黑糊糊的雕刻,那显然是煞尊大神的神龛。此刻,教徒整齐而巨大的高声咆哮似乎要将整座军营翻个个儿,高分贝的音量震得兰若云几人耳鼓作响,天地为之变色!

  这巨大的咆哮声显出了兽人族最初的原始的冲动,仿佛他们又回到了远古时代,与敌人相斗,与自然抗争,争取独立,反抗人类,漫长历史长河里积压的民族的声音在此时毫无顾忌的爆发出来,这才是兽族真正的声音。

  “不过,也太难听了!”兰若云脸上稍稍变色,皱眉想到。

  一阵一阵的咆哮声如波浪海潮一般,此起彼伏,忽高忽低,远处驻扎在城外的教徒也呼应起来,那是更加人数众多的力量,也不知究竟有多少人一起跟着高喊,过了一会儿,连城里的老弱病残和随军家属也跟着高声呼喝起来,声势骇人,群情激愤,兽人们状若疯狂,有些人声音嘶哑,却不肯停下来,而台上的教主竟然也一直跟着大喊,即使在几万人当中,他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真是个高手!”兰若云心中一点侥幸心理终于崩溃——如果教主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平常人,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机会干掉他,眼下却已经证明,他不但会武功,而且功力不俗。

  在波涛汹涌的声浪中,几个人就如同怒海中的一叶小舟,臻海和堂潇全身微微发抖,搂在一起,强自镇定。兰若云还在四处观察——他在寻找另一个刺杀团伙。

  过了良久,声音终于渐渐低了下来,却还是呜呜咽咽的不肯停息。

  猛然,坪台上教主的目光闪电般向兰若云这个方向射来——!

  “糟糕,被发现了!”臻野大叫了一声,就要站起来,兰若云赶紧把按下。

  高台上,教主向着十二个祭师低声吩咐着什么,那些祭师也向这边看了过来,眼中神光闪闪,竟然也是武功高强之辈。

  一个祭师走下台来,双手一挥,一个小分队的兽族士兵在他的带领下向着兰若云这个方向扑了过来,而教徒的咆哮之声,却依然低沉而断续的起伏着。

  “走!”一声娇斥起自兰若云身旁三丈处,让兰若云心中一惊——这个方位潜伏有人,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出来,显然对方也是难得的高手。

  几条身影腾空而起,不理扑过来的兽人小分队,竟然也不撤退,而是直向高台上的教主袭了过去。

  兰若云凝神往当先那身穿红衣的首领看去,立即胸口有如重击,牙齿猛然合在一起,将舌头狠狠咬了一口,差点没昏过去,大喊道:“阿秀!”

  那身穿红色劲装武士服的首领竟然就是裸兰帝国的总领——清影秀女士。

  跟在她身后的是浅靖羽、斯菲、方更和望川北,除了堂峦父子,帝国的首领级人物几乎倾巢而出。

  兰若云从兽族被放倒的哨兵身上已经查出些端倪,清影秀的“赤火之炎”杀人后对方身体会被火灼烧,而斯菲的催眠术更是可以让功力低于自己的对手昏睡,至于那些一剑毙命的创伤当然是方更几个人高明武功所致。

  兰若云惊喜交加,在地上跳了一下,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清影秀,忽然回过头来,举止失措的挥舞着双手,大喊道:“这个笨蛋,她不在裸兰待着,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蠢事!”

  臻野大奇,不知道这个一向冷静的和装疯卖傻的帝国总军师此刻为何如此沉不住气,还没等她思考明白的时候,兰如云已经如腾空大鸟般向着清影秀一群人追了过去。

  就在此刻,清影秀几个人已经踏着教徒的脑袋窜上了高台。

  十一个祭师迎上清影秀五人,双方立即打了起来,而那教主却双手放在胸前,引导着教众的祝祷。

  一霎时高台上乒乓声起,十一个祭师的武功着实不弱,竟然与黑衣杀手的武功招式相类,兰若云心中明白,这些人都是希姆的杀手营一手训练起来的。

  清影秀几人却是裸兰帝国的精英,尤其是战场上生与死的实战经验远远超过这些教徒。虽然对方在人数上zhan有优势,几人却昂然不惧。

  只片刻,一名祭师被清影秀附火之剑刺中面门,惨叫声中,烧焦的气味散发开来,浅靖羽上去补了一剑,立即结果了那个祭师的生命。而方更和望川北也合伙重创了一个祭师,斯菲待要学浅靖羽上去补刺,对方已有准备,滚倒在地掉下高台,砸在一个教徒的脑袋上。

  随后而来的兰若云心中高兴:“这几个家伙竟然练成了很高明的合击之术,能够以少胜多,只不过为什么不起来围攻?”

  猛然,那教主双眼睁开,一道冷光从其眼中射出,看向激战的双方,他低声说了句什么,一个祭师退出战圈,接替他的位置开始主持祷告。而那教主却腾空而起,全身衣衫无风自起,一股凛冽之势缓慢凝结,双手由外向内紧紧拢住,猛然放开,一个巨大黑色的气体波浪排山倒海般向着清影秀几个人推去。

  几人只觉罡风暴起,冷风割面,衣衫飘扬中,无比霸道的气势涌来,全身齐齐的一震,来不及对付祭师们的围攻,身形左摇右晃,斜步向高台边缘避去——

  “轰隆!”一声巨响,高台中央被这巨大的气浪击破了一个大洞,有两个祭师受到波及,往那大洞中落去,那人身形电闪,飞快纵过去抓住两人抛向高台,转身向气血翻涌的清影秀几人攻来。

  五人已退到高台边缘,无处可避,都惊诧对方的霸道气势,暗凝内力,准备合力与对方硬拼一记。

  无声无息中,清影秀忽然大叫了一声,一口内力立时松了下来,她感觉自己腰上被人搂了一下,这一惊直让她冷汗直冒,以为对方来了超级高手,竟然能欺到自己身边而己方却茫然不知,这份功力,恐怕要让帝国精英们命丧与此。

  回头一看,兰若云笑嘻嘻的站在身后,伸出手指轻轻点了她额头一下:“傻瓜,你们来这里干嘛?”

  “啊,若云!”清影秀眼圈一红,脸上春花灿烂,猛然扑在他怀里,不顾强敌在侧和万千兽族祷告的神圣庄严场合。

  兰若云抚了她柔软的肩背一下,猛然半转身体,将她让在一边,手上紫光大盛,狠狠的与趁势偷袭的教主对了一掌。兰若云肩膀微晃,对方却连翻三个筋斗,倒退五六步才拿桩站稳。

  兰若云冷冷向教主看过去,发现对方眼中也是同样冷漠的光芒,一股仇恨的火焰猛然窜射出来,在兰若云脸上烧啊烧……

  久违的记忆在彼此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眼神中猛然激射出来——!

  “老朋友,好久不见了!”兰若云语气冰冷的问道,他这一生很少痛恨什么人,即使是对叛国的迪斯罗利父子也是仁至义尽,可是眼前这人,他却是恨不得立毙掌下。

  同样,对方何尝不是此种心情,想当年……他一想到自己深受此人的耻辱,差点命丧大漠,如果不是希姆王子……他心中的恨意简直快要将他烧着。

  “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我所受的耻辱除了你的生命再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补偿,没想到你今日送上门来,真是老天长眼!”

  “我早该想到,除了你还有谁能做出这样的坏事呢?在荒芜大陆上兴风作浪,我真恨当日没有取你性命!”

  “废话少说,我们间的仇恨似乎不应该牵涉到其他人,你敢不敢跟我单挑?”

  “手下败将,还敢言勇!”

  教主全身颤抖,气怒以极,大喝道:“兰若云,我不取你性命誓不为人!”

  兰若云嘿然冷笑,咬牙道:“嘎力,你本来就是个畜生!”

  “嗤啦啦……!”双方的目光在空中激烈碰撞,立即燃烧起来。

  不错,这教主正是当日大漠里杀手训练营中头号种子选手、兰若云的同学——嘎力先生。当日最后的杀手淘汰竞争,嘎力将离人倾置于屠刀之下,逼得兰若云发狂,叛出杀手营,将嘎力打倒,并且倒拎着他的身体当作武器,在大漠里疯狂追赶狼克等黑衣杀手们,直达一天一夜,嘎力在他手中早已经口吐白沫昏了过去。兰若云昏迷之前却记不起究竟把嘎力扔到了哪里,似乎并没有害他性命,或者以为他已经死了。

  谁知这嘎力生命力极其顽强,兰若云随手大力一抛就将他大头冲下插入了大漠之中,腰部以下都被黄沙掩埋。当他清醒过来以后,眼前一片昏黑,一张嘴,吃了一口沙子,而且异常憋闷,呼吸困难,知道自己给活埋了。还好他是“埋沙闭气”的高手,立即收敛内息,转入半昏迷状态,直到几个小时以后希姆的手下鹰先生经过,才将他拎了出来。当时鹰先生自然是去执行追杀兰若云的任务,没想到却救了嘎力一命。

  杀手营里,如果一切进行正常的话,显然嘎力将是胜出的一方,因此,希姆将他当成正牌,而兰若云两人就分别成了一号和二号叛徒,列入必杀名单。

  而嘎力,自认这是自己毕生最大的耻辱,发誓要用鲜血来清偿。想一想,自己杀手营头号正牌杀手,一代教主,何等尊荣,可是当年竟然被兰若云倒提着在手中挥舞,不但挥舞,还不拿自己当人,随手丢弃,不但丢弃,而且竟然想不起丢弃在哪里?如此漠视,让心高气傲的嘎力先生一想到此中情节,就忍不住气愤填胸,恨不得立即将兰若云也倒提过来在空中挥舞一圈。

  “我好恨……!”他咆哮着,吩咐身后的祭师们,谁也不要插手,煞尊大神让我亲自动手,歼灭来敌。

  台下忽然响起了一片欢呼之声,声势如何骇人那也不用说了,想一想上万人的同时大叫,当真是山崩地裂一般——不知何时,教徒们正眼巴巴的看着台上的争斗。此刻听说教主奉大神之命要亲歼来敌,降妖伏魔,立即大声高呼、群声赞扬起来:

  “唯我煞尊大神,统御八荒六合,赐予教主神力,歼灭跳梁小丑!”

  “教主攻无不胜,战无不克,教主小指一伸,敌人大呼糟糕!”

  “教主身体健康,精力赛过不老神仙,教主随口呼吸,妖魔灰飞烟灭!”

  “煞尊圣佑教主,我等大开眼界,煞尊亲临天下,与教主合二为一,教主英俊笑容,让敌人闻风丧胆,我爱教主!”

  “……”

  这时堂潇和臻野也紧跟在兰若云身后窜上了高台,大家一起担忧的看着他,都为台下的狂热呼喊震慑了心神。

  “若云……!”清影秀轻叫一声。

  兰若云温柔的看着她,又向斯菲、浅靖羽、方更、望川北、堂潇和臻野脸上一一看去,露出一个潇洒的微笑,以只有几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放心,他不是我对手,一会儿听我口令,趁着混乱的一瞬逃出去,否则这上万人一起涌上来,我们可就都得变成肉泥了,虽然味道会不错,但得不偿失,大家一定要听我指挥!”说完不放心的看了臻野一眼,臻野向他点了一下头,实际上这大胆姑娘也已经震撼得心惊神荡了。

  兰若云又看了眼清影秀,见她漂亮的大眼睛里全是担忧,低声道:“准备行动!”

  转身向前走到高台中心,看着眼露凶光的嘎力,昂然道:“好,我们来单打独斗!”

  嘎力也不答话,在疯狂喊声中,厚背刀离鞘而出,半空中抓住,毫无阻滞的向兰若云斜劈而去,速度之快,令兰若云大吃一惊——嘎力已经不是当年的嘎力。

  他当然不知道,这许久以来,嘎力心中的仇恨不但没有随时间而变淡,反倒越来越深刻,他本来就是心胸狭隘这人,怎受得了这种耻辱。因此,每日里以兰若云为假想敌,在练功的木人上“深情”的刻上兰若云的名字,狠狠的劈击,练功成了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事情,而报仇则已经超越了组织成为他人生最高的理想。加之希姆对他的刻意指点,功力与日俱增,早已非当日嘎力可比。

  兰若云凝神看着这快刀的轨迹,瞳孔变细,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经过这次与圣龙的大战,在失忆中潜心思考,恢复功力的同时,也想明白了紫气决往日似是而非的东西,功力又有增进,即使是希姆,他也有信心一博,何况是嘎力。从他这一刀,兰若云已经看出,怒气冲冲的嘎力虽然势头强劲,其实已经落了下层——高明的刀法是不应该参夹任何情绪的。

  “呛啷啷”一声抽出腰间早已准备好的长剑,紫光起处,点向嘎力刀幕中常人难以发现的那一丝空隙。嘎力侧身一让,刀势不变,却借着身体的移动,将那处空袭让到了一旁,心中大惊:“他竟然看出了我这惊天一刀唯一的破绽,如果不是鬼上身,他明明是不如我的呀!”

  还没等思考完毕,兰若云身影连变,快速无比的跟了上去,长剑如附骨之蛆,紧紧缠着嘎力的大刀,竟是片刻不离那处空隙。

  嘎力大怒,刀光一淡,终于忍不住变招,依然是紧密的刀幕,似乎泼水难进。兰若云一声冷笑,长剑又找到了他的空隙,奇快的袭了上去……

  电光火石之间,嘎力连连变招,兰若云却紧紧跟随,不让他把刀法施展完全,每一刀都在半途之中被兰若云的长剑破去。

  嘎力咬紧牙关,心中暴怒和沮丧交织,一双巨目如欲滴血,额头青筋暴起,口中呼呼喘气,空有全身力气深厚内功,却毫无用武之地,精妙刀法被对方紧紧封住,原封退还,那种浑身武功无法使用的窝囊感简直让要让他爆炸。

  台下不明所以,见教主刀光霍霍,神威无匹,高出对方一个多头的身高有如天神降临,仿似煞尊重生。而对方,却有气无力的一剑一剑向前挺刺,没有一剑能刺到教主身前三尺之处,不知道他搞什么飞刀。

  眼见敌“弱”我“强”,教徒们禁不住加高声音分贝,狂呼乱喊,似乎要用声音将兰若云生割活剥:

  “人类孱弱小丑,也敢虎口拔毛,教主轻挪尊臀,也能将你撞死!”

  “教主此刻微露神功,其实是猫戏老鼠,教主虽然不杀死你,乃是心地善良!”

  “我等信心大增,全仗煞尊显灵,教主功敌当世,少女们早已备妥鲜花准备敬献!”

  “教主必胜,人类小子必败无疑,我等身为教主属下,浑身充满青春期的骚动,仿佛年轻十岁,教主面容冷酷,当世美男之楷模!”

  “煞尊无敌,教主凶猛!”

  “……”

  猛然乒乒乓乓之声大作,高台上紫气萦回,片刻间双方武器连击上百次,强大的气势呼啦啦有如实质般的响起,震耳欲聋的兵器交击之声立时掩盖了高昂的称呼赞颂之声,“叮!”的一声,尖锐而刺耳的一下兵刃巨撞之后,广场所有人耳朵深处仿佛都被一根尖针狠狠戳了一下,片刻的失听过后,万籁俱寂!

  木屑纷飞中,高台上的木板啪啪落地,兰若云长剑平举,遥遥指着高台另一侧的嘎力,而嘎力,黑袍微颤,双手握刀,也虚劈着远处的兰若云,仿佛两个石雕,一动不动。

  台下不明所以,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教主,张大着嘴,双手握拳,准备欢呼。

  猛然,嘎力大刀“呛啷啷”坠落地上,身体一晃,四仰八叉的倒在高台之上,形成一个残酷的“大”字形,整个高台随着他的仰倒猛烈的颤抖起来,尘土飞扬……

  “走!”兰若云一声高喝,惊喜中的清影秀几人马上随在他身后,飞快的向着靠着城墙的那处营地扑去。

  广场上还是寂静一片!

  “被煞尊大神庇护的‘无敌’的教主竟然会输?煞尊怎么会输?”人人都傻了。

  就在兰若云几个人快要纵上城墙的时候,台上的祭师们才清醒过来:“快截住他们,煞尊大神今日闹肚子,刚才忍不住去了趟厕所,圣民们抓住来敌作为给大神的礼物才能医治好大神的微恙,煞尊无敌!”

  亏他能想出这种借口来,不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不容易了。

  “原来煞尊大神肚子不舒服,那也情有可原,可是……大神也会……???”

  一边想着一边冲向了兰若云几个人,军营之中处处都是教徒,一旦他们清醒过来,立即向兰若云几人围了上来。

  几人苦笑一下,挥舞刀剑向前冲杀,教徒纷纷倒地,气势已经大不如从前,毕竟煞尊大神的突然生病让每个人心里都充满了奇怪的感觉。

  血雨纷飞中,几人冲到城墙边,正要往上纵跃的时候,两个黑衣蒙面人猛然扑了下来,兰若云一剑刺去,为首那黑衣人“哎哟”大叫一声,险险避过,功力竟然不低,口中急道:“自己人!”劈手向随后潮水般赶来的人群中投去了什么,火光起处,浓烟升起,兽人们立即大声咳嗽起来。

  “成先生果然言而有信!”清影秀纵上城墙,高声说道,同时向兰若云点了一下头,证明对方确实是友非敌。

  兰若云嘿然一下,已经跳落城外,心中纳闷:“阿秀怎么跟成国老合作上了?这成国老到底想干什么?”一眼就看出了乔装得并不高明的成国老,他忽然向腰间的辰山之匙摸去,硬硬的还在,放下心来。

  站在城墙底下,兰若云掩护己方人员都撤了出来,众人向山下急奔,山体上的明暗岗哨不断出来围追堵截,但兰若云等人都是武功高手,这些哨岗又是分而散之,自然无法堵截到他们。

  眼见将要闯出包围,一大队的教徒忽然出现在山脚下正前方,这是赶回来参加煞尊大神祭日的一对外地教徒军队。

  双方同时大惊,更不打话,立即战在一起。

  兰若云抽出怀间竹哨高声吹了起来,竟然有两个声音,往旁边一看,显然是成国老的黑衣人也正在鼓大了腮帮子拼命的吹着,两人同时一愣,心里都想:“他吹的真难听!”

  片刻后,封远带领的兰若云小分队从西面杀了过来,另一队神秘的土人队伍从东面攻了过来。后方教徒的大队伍打开城门从城里涌出来。

  兰若云放眼向那对土人队伍看去,竟然是装备精良,人数众多的一队精兵,现在他终于明白成国老的想法不简单了!

  “风紧,扯呼!”成国老试探着向兰若云叫道。

  “好,你们人多先顶一会儿,我们走先!”兰若云也不顾成国老的反映,朝着杀过来会合的封远下达了撤退命令,小分队立即后队变前队,保护着清影秀等首领,向外突击出去!”

  “混蛋,你们答应我的条件……!”教徒包围圈中传来成国老凄厉的叫声。

  “若云,我答应了他的!”清影秀拽住兰若云的手臂轻声说道。

  “我知道,你放心!”兰若云一笑,脚下加速,回头大喊道:“滨城会合,有你的好处!”

  片刻后,茫然无序的同时,教徒部队一阵骚乱,土人也开始撤退,霎时满山遍野的飞跑起来,喊杀声响成一片,其中传来成国老渐去渐远的声音:“混……混蛋……竟然抛下我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