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蝴蝶

裸兰 俞今 8458 2003.04.17 16:14

  兰若云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堂潇,堂潇耸耸肩膀:“请便!”

  於是,他找到一个背风的旮旯,去解决他人生三急中的某一急。

  小白就是趁这个机会把唐潇拐跑的──一人一兽多年不见,遥想当年灵光大道上的英雄相惜,禁不住泪流满面。堂潇又蹦又跳的大叫著,虽然几年不见,她还是能认出如今长大的独角兽正是当年的小白。

  之前,兰若云一直害怕太过惊世骇俗,所以禁止小白在人前抛头露面,即使是堂潇,独角兽也只能可怜巴巴的在远处看著,不敢过去亲昵!

  可它老是像幽灵一样跟踪著兰若云和堂潇,两人到劳森,它就在劳森;两人回到裸兰,它也率领一群手下飞去裸兰;等到兰若云去黄湖支援前线,小白也偷偷摸摸的尾随其後;到兰若云登上逢泽岛的时候,它更是如影随形的回到了老家;当兰若云收服了迪斯番的军队,它还发动手下帮著解决军队的粮食问题;而後他们重新返回荒芜大陆探险,小白若即若离的吊在後面,终於让它逮住个机会,跟堂潇见了一面。

  不住的用头拱著堂潇,在她面前昂著头走来走去,似乎很著急的样子。

  “这双翅膀可真漂亮!什麽时候长出来的呢?”堂潇揉搓著小白雄壮宽敞的雪白翅膀,“你要做什麽啊,小白?看你好像很著急的样子,是不是也像兰大哥似的要方便呀,那你请随意好了!”

  堂潇娇笑著,忽然看见独角兽两条前腿一弓,跪了下来,不断回头看著她:“啊,你想让我骑你,我可不敢!”堂潇歪著脑袋看著小白,面露惧色。

  “噅~~!”独角兽不满意的冲著堂潇大叫起来,站起来拱了她一下,之後又跪了下去,还不断朝著兰若云“办事”的方向看去,很显然是怕他突然回来责怪自己──想想那小子手指尖冒出来的可怕紫气,它全身就打了个颤,那可不是当初给它挠痒的“日光浴”了!

  “哎呀,你看你做贼心虚的样子!”堂潇笑骂著独角兽,心惊胆战的跨上它柔软宽厚的脊背:“你可慢点飞啊,我还没体验过当‘飞人’的感觉!”

  毕竟是战场上杀敌不眨眼的勇猛女将,好奇心也战胜了恐惧心理,堂潇决定满足小白的某种心理!

  展翅飞起,小白脸上竟然现出得意的神情──终於把堂潇拐跑了,还不把那个男人气得暴跳如雷!况且,可以向老友展示一下自己多年来经营三山五岳的成果,那实在也是蛮有成就感的一码事!

  如今的小白早已经非吴下阿蒙,当日向兰若云炫耀的时候,只有劳森山附近才是他的地盘。今天,它不但收服了黄湖壁垒,更打回了自己的老家苍奇山,而且,荒芜大陆纵深五百里的怪物全都听它号令,或者是结成了联盟,哪一个敢妄自尊大,不服从独角兽的领导,立即与它大战三百回合!如今它已经是这一带方圆几千里的“怪兽军团”的首领,“噅”声一出,谁与争锋啊!

  小白选了一处宽广的大山谷停了下来,堂潇倒是记得这个地方,正是当日迪斯番军队驻扎的那座秀美山川的後面──当初就是在这座山上,兰若云的“四面楚歌”计策大获成功!

  “噅~~噅~~~噅噅~~!”

  小白扯开嗓子大叫了起来,震的堂潇耳鼓一阵疼痛,赶紧运起内力相抗,顺便狠狠的抽了小白的屁股一下,让它轻声些!

  小白屁股一痛,不满意的冲堂潇打了个响鼻儿,停止了叫唤。

  顿饭功夫,天空中,山体上,丛林中……一阵阵的异动声响传了过来,霎时风云变色、飞砂走石,空气中弥漫气了浓浓的动物猩气,薰得堂潇直欲作呕。

  鸟儿飞的较快,首先是一只大白鹭,长长的嘴角滴著血水,叼著一颗血淋淋的东西,飞到小白身前,把那东西扔了下来,堂潇定睛一看,竟然是一颗奇大无比的心脏,还在“砰砰”的跳著……

  “呕~~!”她终於忍不住吐了起来,不知道哪个动物这麽倒霉,看来也绝非善类,否则不会有这麽强劲巨大的心脏,却被这大白鹭给弄死了,可见这家夥儿凶狠异常。

  堂潇害怕的躲在小白的身後,随时准备跳上马背逃之夭夭。

  接著是逢泽岛上的金眼雕,又弄来了一只大海龟,它好像对这东西情有独锺,也有可能是它自己喜欢吃龟肉──甩在独角兽面前,巴结的冲它“呷呷”的叫著。

  独角兽却上去踢了它一脚:“每次都拿这种东西,不知道我是吃素的吗?”

  之後又飞来几只大鹰和秃鹫,也有小个子的食人鸟,面目不善的盯著堂潇看,流著口水……

  又等了一段时间,陆地上的动物才赶过来,不外是熊精山怪巨虎苍猿一类的东西,年深日久,不怪堂潇一个劲儿的嘟囔:“全都成精了!”

  渐渐谷地上的怪物多了起来,围成一圈,把小白和堂潇圈在中心,或伏或蹲的看著独角兽的脸色,不知道老大巴巴的叫这麽多兄弟来开会是为了什麽,是不是要去偷袭人类,那样可就热闹了。不过看堂潇那幅样子,显然把老大当宠物看待,形势似乎有点不大对劲。

  怪物们都是带著礼物来的,大概都是一些山鸡野猪食蚁兽和跳跳鼠什麽的,一股脑儿的扔在小白面前,冲著它大叫。

  “噅噅~~!”小白也叫了一嗓子,似乎在声明些什麽东西。於是怪兽们都冲著堂潇嘶号起来──早已经浑身发软的堂潇看著几丈长的大蛇,眼睛都收不回来了,七魂少了六魂,此刻被怪物们一喊,“普通”一声坐倒在地,向著小白看去。

  却见这家夥满眼都是得意洋洋的表情,炫耀的看著自己,然後又瞅瞅那一堆的动物尸体,意思是:请您享用!

  堂潇又一阵呕,结果怪物们对她无视自己的孝心几乎要痛哭流涕了,不满意的大声叫唤著,敦促堂潇快点挑一样“美味”来食用。

  震天价的叫喊让堂潇一阵眩晕,之後胆突突的在那堆淌著血水的尸体当中找寻著能吃的东西:江湖好汉,怎麽也得给道上朋友一点面子!

  可惜人类学会了用火,习惯了吃煮熟的东西,否则堂潇也不用这麽愁眉苦脸了。

  忽然一只大猩猩窜了进来,把一只大桃子向著堂潇丢来。

  这桃子能有独角兽脑袋的半个大,白里透红,底下还趁著两片绿叶,显然是刚刚摘下来的,很是惹人喜爱。

  堂潇接过桃子,感激的看了一眼那只大猩猩,张嘴咬了一口,霎时一股香甜的蜜汁流进嘴里,甜得她从口舌到心肺,全都麻酥酥得舒服透顶。

  当下一股作气把整只大桃子全部干掉,发现里面几乎都是蜜水──她当然不知道这可是千年蟠桃树所产的禀天地灵气十年才熟一次的仙桃,猩猩怪守在这株桃树底下已经有五百多年了,今日特地挑了最大的一个来孝敬首领,没想到首领却把自己最喜欢的食物让给了眼前的这个小姑娘,令她凭空增添了几年的修为!

  独角兽看著堂潇吃掉了桃子,终於失望的收回了口中的馋涎,实际上它也很想吃。

  没想到堂潇吃完以後,吧嗒吧嗒嘴,忽然抱住独角兽的脖子,不停的摇著:“我还要──!”

  小白虽然听不懂她说什麽,但见她一个劲儿的指著那只大猩猩,明白了是希望再吃一只。

  小白心里犯难,知道这桃子为数不多,是整个猩猩家族共同守护的,自己也只吃过一只而已,实在没想到大猩猩今日会再献上一只,这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显然猩猩是有求於自己,堂潇吃了这个桃子,自己就得去给猩猩办事,可能又是“老大出马,争夺地盘”一类的事情。

  “噅~~!”它冲著猩猩高声叫了起来──虽然知道很难,但好友面前,自不能堕了威风,实在不行只好去硬抢了!

  果然,大猩猩的叫声里充满了不愉快。两只怪兽互相叫喊著,像是在讨价还价。

  最後,那只猩猩跑了出去,再没有回来。

  小白又冲著剩下的怪兽发布了一个什麽命令,然後驮起不依不饶想要吃桃的堂潇,在群兽的恭送叫声当中,飞向天空──!

  而此时,兰若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堂潇的马还在,人却没了。在这种敌人随时可能出现的敌方领土上,堂潇的突然失踪,无疑是最糟糕的一件事情。

  还有一日的路程就到荒芜城了,兰若云却不敢再向前走,左近搜寻著堂潇的痕迹,发现她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地面上连一个脚印儿都没有!

  他尝试著大声呼唤独角兽──知道他一直跟踪著自己。结果独角兽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他心急如焚的走来走去,大声呼唤著:“潇潇~~小白~白~白~~!”

  远处,一群人影渐渐清晰,那正是荒芜城的方向。如果兰若云不停下来,现在已经和他们相遇了,在地广人稀的荒芜大陆,这还是几天来第一次遇见这麽多的人。

  饶是如此,在堂潇大啖仙桃的同时,那些人的面貌也被兰若云看清楚了,竟然全都是人类,足足有五六十人,赶著十几辆的马车,急匆匆的向著自己这个方向赶来。

  快要接近的时候,身後影影绰绰的又是一队人马赶来,速度要较前面那一辆快得多了,显然是在追赶前面人群。

  两队人马一追一逃,兰若云牵过马匹让过一边,远远的避开这些人。看清了後面那队人有十几个人,却是全副武装的兽人。

  “站住,你们逃不掉了──!”兽人们大喊著,加快速度,两个翼人已经飞到了土人队伍的前面,兜头截住他们,狠狠的向著一个赶车的车夫射了一箭,那车夫惨叫一声,倒地而亡。

  “违抗煞尊大神命令者,杀无赦!”一个统领模样的兽人挥刀砍死一个老年土人,红著眼睛大叫著,“教友们,动手啊!”

  立即又有几个人倒了下去。

  兰若云掏出一块面纱蒙在脸上,正准备上去救助这些同胞。

  “你们又在乱杀人,快给我停下!”一声轻斥传来,半空中一个小巧的人影如电般飞掠过来,随手射出一箭,将一个正要行凶的爪人的大刀打掉,劲力强劲,显然此人功力不俗。

  兰若云定睛看去,竟然是一个精灵少女,一身粉红的短衣,露出白净的小腿和上臂,两扇五颜六色的翅膀慢慢的挥舞著,定格在半空中,不断射出铁箭,打落屠杀者的武器。

  “这个精灵很厉害啊!”兰若云这样想著,矮了矮身形,躲在一边。

  “小女娃子,又是你,老跟我们捣乱,你下来,我们在地上打过!”兽人首领大声的咆哮著,在地上暴躁的蹦跳著。

  “你当我是傻瓜啊,有能耐你上来!”精灵少女调皮的忽闪著翅膀,躲开几个翼人的进攻。

  “快给我干掉她!”兽人首领发怒了,扬起手中大刀,发出一股烈风,向著空中的精灵砍去。

  兰若云心里一惊,没想到这兽人有如此功力。精灵少女果然受到影响,身形一滞,立即被翼人围了上来。她抽出腰间短剑,剑势凌厉,却也不输於弓箭上的功夫,虽是以一对几,还是逐渐占了上风,把几个翼人逼得连连倒退,一边嘴里还娇斥著:“我会怕你们这些窝囊废!”

  地面上的兽人看精灵被翼人绊住了,又狞笑著举起了屠刀,向著正打颤的土人们走过去。

  兰若云拾起地上小石子,运力向兽人丢去,他用的是巧劲儿,打在兽人手腕关节上,让他们握不住武器,或者是踉跄跌倒。

  “又是谁?”兽人首领紧握住手中大刀,手腕已经被打得发麻,警惕的向著兰若云躲著的那个方向看去。

  “老大,他在沙丘後面!”一个空中的翼人看见了兰若云的马匹,向首领报告著。

  “好家夥,今天也不知道是什麽日子!煞尊大神与我们同在!”他大叫著,向著兰若云藏身的沙丘後面冲去!

  兰若云怕他伤到自己的马匹,赶紧收拾了一下蒙脸的面巾,跳了出来,空手入白刃,施展擒拿功夫,干净利落的夺下了兽人首领的大刀。

  兽人首领一呆的功夫,兰若云已经窜进了兽人人群,拳打脚踢,将这十几个大块头掀翻在地。

  “!~~!”天空中几个翼人也被精灵少女打败,一剑一个,刺落地面。

  精灵少女把短剑插到背後,“咯咯”娇笑著,又拿起长弓,向著地面上的兽人们乱射,却不伤他们地性命。最後,兽人们“噢呼”一声喊,从地上翻起来,一群人向著来路狼狈逃窜回去。

  “你给我记著,你已经被列入大神奴仆名单,本教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兽人首领向著天空喊叫,不提防一支铁箭擦著脸庞飞过,带走了他半个耳朵,痛叫声中逃之夭夭。

  土人们正在哭哭啼啼,把被杀害的亲人的尸体放在了马车上,向著兰若云不断的致谢,兰若云安慰著他们,让他们赶紧上路,逃离此地。

  精灵少女飞过来,看著兰若云,说道:“你功夫不错嘛,早知道有你在我就不必出手了,害我还与他们直接发生了冲突,嘿嘿,不过我也不怕他们,什麽‘大神奴仆名单’,想杀我就只说嘛!”

  “啊,这个,我可不是和他们一夥儿的!”兰若云指了指那些土人,“我只是路过,姑娘要多管闲事那好的很哪,还应该发扬这种风格,不过以後你的注意安全了,这些人似乎很凶狠!”

  土人们又不断的向那精灵少女道谢,却惹得她一阵不耐烦:“快走快走,奸诈的土人们,宁死也不放弃财务,留著到阴间花用啊!”

  兰若云皱了一下眉头,看了一眼那十几辆的大马车,心里也是一阵别扭,如果抛弃了这些马车,能上马前行的话,那自然快了不少,兽人速度虽快,却也追不上奔跑的马儿!

  一个老土人拿出几枚金币,要送给两人,又惹得他们一阵不快,精灵少女甚至就要口出恶言,吓得那土人赶紧跑到队伍里,马车队急匆匆的远去。

  “哎,什麽叫我多管闲事!?”精灵少女不满意刚才兰若云的回答,气乎乎的说道,“看你蒙著块黑布,人模狗样的,你们土人怎麽就有这麽多说头!”

  “嘿嘿,小心为妙,安全第一!”兰若云扯下!巾,讪讪的笑著。

  “咦,大叔,你是哪里人,这口音我怎麽没听过?”精灵少女从天空中落下来,坐在兰若云一匹马的马背上,扯著马的耳朵问道。

  “大叔?”兰若云第一感觉不是口音不对引起的“露馅恐慌”,而是被人叫大叔的兴奋和新鲜。

  他摸著满腮又长又硬的假胡子,苍老著口音尽量模仿土人的语气,说道:“大叔今日火气太大,嘴上起泡泡,说出来的话都不像了,嘻嘻,乖侄女,侄女乖!”

  “真是个怪人,不过你的声音还蛮年轻的!”怀疑的看了兰若云一眼,“看在你帮我打走教徒的份儿上,我决定请你喝酒,来表达精灵的谢意!”

  “那很好啊,侄女真是有礼貌!”想了一想,

  他们为什麽要追杀那些土人!“

  “你脑袋让马蹬了?连这个都不知道?”精灵少女满面惊诧,“当然是为了抢夺他们的财物,扩充规模,可恶的什麽煞尊大神,跟我们精灵族可没什麽关系!”

  兰若云刚要惊呼露馅,却发现她并未追究自己的“愚蠢”,放下心来,又问道:“在荒芜城的地界里,他们也敢这麽做?”

  精灵少女叹了一口气,满面忧色:“老百姓吃不饱,这样做也是无奈的,最怕被有心者利用,连荒芜城都很危险啊!”

  兰若云心里也是一震,似乎又捕捉到了某种不安定的气息,兽族的情势看来很不妙啊,虽然不像人类“外忧”不断,他们的“内患”才更可怕!

  “说了半天,还不知道你叫什麽名字,精灵族的名字听说都很别致!”兰若云蛮有兴趣的打量著正忧心忡忡的精灵少女。

  “我叫蝴蝶,也算不上什麽别致的名字了……!”精灵少女嘟著嘴说道。

  “蝴蝶?你叫蝴蝶,那可是史前一种异常美丽的生物啊,今天可是找不到了!”

  兰若云大叫著,想到自己可能不是神秘学的唯一传人,异常兴奋。

  “咦,你怎麽知道?”蝴蝶同样很惊诧,“这正是家父参照‘文明断垣’上的图形文字给我取的名字!”

  “我只是偶然发现的,这个,没什麽啦,不过,‘文明断垣’又是什麽?”

  “是一处神秘的废墟,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不过你说得也不完全对,家父说,在神族的土地上,还有幸存的蝴蝶存在,我一直很想去看一看呢!”蝴蝶满是向往的陶醉著,不知道美丽的蝴蝶究竟是什麽样子,图画上倒是很漂亮。

  “哎呀,我也是很感兴趣呢,什麽时候你去的话,一定要叫上我啊!”

  两个人找到到了共同话题,距离立即近了许多。

  “没问题,到时候带上你好了”蝴蝶眼睛笑成一弯月芽儿,略尖的耳朵动了一下,模样娇俏可爱,“不过,我们还是快走吧,我要请你喝酒,这里可没有酒店!”

  “可是我还有一个同伴,突然消失了,这个……!”兰若云踌躇道,担心著堂潇。

  “哦,你在这里等也不是办法,跟我走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你说一下他的特征,我帮你找!”蝴蝶充满自信的说道。

  “嘿嘿,她是个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小女孩,是我的……嘿嘿,我的小侄女,这可麻烦你了!”兰若云坏坏的笑著,毫无顾忌的冒充起堂潇的叔父来,不知道堂峦知道後会怎麽想。

  “好了,知道了!”蝴蝶踢了一下马肚子,“走吧,那个……喂,你叫什麽名字?”

  “我,我叫阿若!”兰若云脸上一红,怎麽有点暧mei的名字,可是,还能叫什麽呢?总不成是“兰兰”或者“云儿”吧,“呕~~”连自己都想吐呢!

  ※※※

  两个人纵马狂奔,半日就到了荒芜城。

  老远的看去,荒芜城不像裸兰城,裸兰城四季常青,总是给人一种蓬勃的生机盎然的感觉。而荒芜城却是黄色的,虽然雄伟高阔,却充满了沧桑感,每一寸墙壁都显得那麽的陈旧──当他们走进城里的时候,脚下踏著的却是黄沙,不像裸兰城那干净的青石路面,这座城市给人一种很沈重的感觉,似乎千年前“伤心之地”的冤魂一直盘踞在这里,兰若云的心中并不舒坦。

  城里几乎见不到土人的踪影,所以兰若云的出现立即让街道上行走的兽人们频送注目礼,而对蝴蝶,他们又很恭敬的打著招呼,蝴蝶只是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蝴蝶逮住一个兽族小混混,跟他说了些什麽,形容起堂潇的容貌,兰若云才放下心来,知道她正设法寻找堂潇,心里一阵安稳。

  虽然没有裸兰城繁华,街道上的人流还是很多的,也有各种商贩叫卖著,拦街做著生意,而各种琳琅满目的异国情调的店铺却也颇养人眼,乞丐倒是远远超过裸兰城,表明今年的荒芜大陆确实是灾荒之地。

  不断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高大的兽族贵妇人,坐著马车在街道上招摇,惹来一阵阵的口哨声,甚至当街打情骂俏,民风也较裸兰开放,在裸兰城里可是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不过那些贵妇人?兰若云不禁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些贵妇人难道也算是“美女”吗?

  更有打架的兽人挥舞著片刀在街上追逐,一忽儿的满身鲜血的龙人就被抬到了医院,嘴里兀自大喊大叫著:“他XX的,十几个打老子一个,算什麽英雄!”

  揭起自己身上的鳞片,向看热闹的人群丢过去,完全无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随意丢弃”的传统美德,也说明了这个城市的治安实在有够糟糕。

  蝴蝶脸上毫无表情,似乎已经见怪不怪,部落联盟形式的松散政府,内部工作乱七八糟一团,各个部落都有自己的权利机构,各自为政,能维续目前表面上团结的局面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不像裸兰城,如果有人在街道上斗殴,立即就会被治安巡逻队带走,罚款关禁闭那是在所难免的。

  片刻时间,兰若云已经明白了,为什麽兽族在万年来会一直被人类欺压,而为什麽身强力壮的他们又总是打不赢人类,就是因为他们虽然都是兽族,但内部却又按照生理特征分成了几个有差异的种族,让他们始终无法互相信任,从而团结在一起,共同对抗敌人。不像人类和神族,只是单一的种族,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兽族想要强大起来,除了要消除种族间的隔阂,一个必要的伟人的出现也是至关重要的,否则,他们永远都得维持这种局面,直到人类或神族来把他们消灭。

  这样想著,蝴蝶已经把他领到了一座高大的酒楼面前,显然是荒芜城里首屈一指的消费场所。

  两人走进大厅,一个精明的蹄人老板立即迎了上来:“哟,是蝴蝶小姐,今儿个来点什麽?”看到蝴蝶後面的兰若云时,脸色立即一变,又道:“这位是蝴蝶小姐的朋友吗?”

  “怎麽,有什麽问题吗?”蝴蝶脸色不善的看著蹄人老板,心里显然已经明白是怎麽回事了。

  “哎呀,您老也不是不知道,他们现在对土人下手,那是不分场合的,昨天我这里就死了两个土人,我看您还是让他躲一躲吧,现在土人都不敢出门啊!”

  蹄人老板哭丧著脸说道,其实是害怕打架斗殴影响自己的生意。

  “我带来的,就算是一只蟑螂,在这荒芜城里谁还敢动它一根触须吗?”蝴蝶发怒的喊了起来。

  “这种形容,嘿嘿,您能不能换一下!”兰若云用手指悄悄捅了蝴蝶一下,不满意的小声说道。

  “哎呀,只是做个比喻嘛,走啦!”当先向楼上走去,不顾蹄人老板龇牙咧嘴的苦脸相。

  走到楼梯上的兰若云忽然心头一阵烦躁,感到身後一双眼睛正在看著自己,阴森森的光芒,很熟悉的感觉……

  猛的回转头,一个黑色的人影晃了一晃,消失在酒店门口,空气凝滞了一下,让兰若云不得不苦笑出声。

  “老对手终於出现了!”他心里这样想著,听见蝴蝶在楼上大喊著:“阿若,快上来,你干嘛在那里傻傻的笑,白痴啊!”

  “来了来了──!”兰若云答应著,向楼上走去,心里知道,好戏就要开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