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突围

裸兰 俞今 7835 2003.04.17 16:19

    黑衣人转瞬间撤了个精光,就连尸体也全部带走,不剩一具。

  山村里,提心吊胆的村民们走出来,围在营地周围,面色如土,默然的看著血泊中的土人士兵,然後,从老村长开始,一个个走过来,自动帮助他们料理尸体,治疗伤员。

  黑衣人全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杀手,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杀人,就算是身有武功的高手,也难逃他们的围杀,何况是这些不久前还只是普通百姓的土人们──虽只是片刻的时间,土人伤亡者已达百人。

  兰若云知道,杀这些士兵并不是杀手们的主要目的,他们想消灭的是荆文正这些领导人,因为从根本上来说,如果没有这些人的领导,老实的土人是不敢揭竿而起的。

  就像一个恶梦一样,当他们决定起义的时候,这副场面就已经是命中注定的,自由和生命,同样那麽宝贵,而为了大多数人的自由,一部分人宁愿献出自己的生命──世界上的高级生命有很多缺点,但这却是他们少有的几个优点之一。

  臻野把兰若云拽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双手捧起他的脸庞,臻野身材极高,几乎快赶上兰若云,此刻二人离得极近,双眼几乎平行而视。

  火yao的味道愈来愈浓,兰若云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

  良久,臻野吐出一口长气,显然极力隐忍著心中的翻腾,咬牙道:“你好,好啊,好的不得了,你这一身俊俏的功夫可比我高明多了,八成我们所有的人一起上也不是你对手──於是你可以毫不顾忌的偷看我洗澡,又装成可怜兮兮的样子混在我们队伍里,我每次打你你都不屑跟我动手,你真是个英雄啊,你玩弄人的本领高得很哪,这样演戏你才实现你人生的价值了吗?你才达到你生命最高的理想了吗?你……!”

  “臻……臻姑娘……你别这样!”兰若云看见她破天荒的把眼泪在眼圈里转,心里害怕,颤声道:“我真的是很多东西都不记得了,你洗澡时我也没看清,而且,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打我骂我,我都是心甘情愿的!”

  “那你不是很贱!”臻野声嘶力竭的喊道。

  “我很贱!”兰若云忍不住笑了起来,看见臻野也想笑,“我真的不记得很多东西,也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原因,只是,你可能无法相信──你难道会相信我们这个世界上有一条几十米长的巨龙吗?而我,正是被他的唾液吐了一下,就变成了这副稀里糊涂的样子!”

  “我为什麽不信,你瞧不起我的智力,我偏偏要信!”臻野狠狠的捏著兰若云的脸庞,痛得他大叫饶命。

  “你和枝儿对我这麽好,我有什麽事情也不会瞒著你们的!”兰若云真诚的说道,双手抓著她的手腕拽离自己的脸庞,心底松了一口气。

  “不用你来拍马屁,只有枝儿那小丫头对你好,我可是一直想给你动手术的!”臻野恨声说道。

  兰若云尴尬一笑:“你心地善良,否则我在伤病昏迷之中,那个,那个什麽早就不保了,你只不过是吓吓我,看到我害怕的样子你就很满足!”

  “不要脸!”臻野骂道,“你这小贱人!”

  “嘿,真新鲜,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骂我!”兰若云顿了一下,“不过你是不是该到你朴伯父尸体前哭几声,你们两家不是有过命的交情吗?”

  “胡说,飘伯父还没死呢!”臻野这样说著,却转身飞快向村里跑去。

  “等你到了就差不多了,你当我的杀手同学是草包吗,那一刀砍不死他我跟你姓,我叫臻若云,咦,若云是我的名字吗?”

  朴自星倒在血泊里,手指指著兰若云,低声叫道:“他……率领……”脖子一扭,就此咽气,与兰若云所算的时间刚刚相符。

  这朴自星虽然武功不高,也从来没有率领部队的经验,但作为这支土人部队的领袖,他能够有胆量在兽族人残酷统治下第一个率领土人揭竿而起,就凭这副胆量,也证明了非常人可比的优秀品质,可惜却於是役中命丧杀手之手!

  朴当跪在尸体旁边号啕大哭,从此後他也成了没爹没娘的孩儿了──数月前他的母亲惨死於绿教徒的刀下,而像他这样的孤儿,荒芜大陆上已不知有多少。

  枝儿心软,此刻也早已哭倒,还是兰若云把她拉起劝住。

  “你怎麽还不哭两声?”兰若云碰了臻野的胳膊一下。

  “我……!”臻野酝酿了一下,猛然跪下大嚎起来:“朴伯父啊,你死的好惨哪!”

  “噢,我的天,我干嘛要让她哭呢?”兰若云一拍额头,听著臻野杀猪般的毫无感情的难听哭声,立即後悔了自己的煽情。

  朴当见臻野“真情流露”,心中感激,猛然抓住臻野胳膊,声音嘶哑的喊道:“叶儿,这世上我就剩你一个亲人了!”

  臻野哭声立止,却也不忍心斥责他,一句“滚开啦”憋在喉咙里愣没说出,那种尴尬的表情,看得兰若云想笑,赶紧忍住。

  众人掩埋了死难的战士们,悲伤的情绪却依然难以夷制。

  村落里近百个青壮年猎手受著激烈情绪的影响,立即决定参与起义队伍。

  臻海跳上一个土包,双臂挥舞,大声道:“朋友们,亲人们,战士们,兄弟们……朴,已经远离我们而去了,带领著我们几十个英勇的儿郎,我相信,他们将在另一个世界里与敌人斗争,朴,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晚风轻抚,冷月高照,哀莫大於心死,逝者如斯,让我们化悲痛为力量,继续朴留给我们的事业,我宣布,伟大的臻海将继续老友朴未走完的路,带领你们去攀登另一个人生的高峰,向前进,向前进……!”

  忽然看见朴当满脸怒气的看著自己,臻海一愣。

  “臻叔叔,你能不能先从家父的坟头上跳下来再继续前进呢?”朴当尽量隐忍,如果他不是臻野的父亲,恐怕就要上去一顿老拳伺候了。

  臻海看了脚下一眼,只想著在腹中打的演讲草稿了,竟然没看见自己的“演讲台”其实就是刚刚埋住朴自星尸体的坟包,也不怪朴当生气。

  赶紧跳下来,大声道:“大家不要伤心了,睡觉吧!”

  “噢,我的天,他还有心情睡觉!”荆文正心里这样想著,对臻海说道:“大叔,朴老死前好像说让这位小兄弟率领我们!”荆文正指向兰若云。

  “唉,朴死的时候老眼昏花,竟然想起了我年轻时候的样子,还以为这位小兄弟就是我呢?”臻海摇头叹气,老泪纵横。

  “我只是外人,大家别误会,臻老德高望重,谁不服从他领导,我第一个不服气!”兰若云笑呵呵的说道。

  众人稀里糊涂,同时也不确定朴自星死前那句“……他……率领……”到底是什麽意思,都见臻海是众人中年纪最大的,也就由他了,反正出谋划策还是要听从荆文正的意见。

  荆文正见兰若云这样说,知道他是感念臻野的救命之恩,不愿意坏了臻海的兴头。

  “不过,现在可不能睡觉,我们要突围出去!”兰若云说道。

  众人都见过他力抗黑衣杀手的高明功夫,又有人透漏出“连环坑”的计策也是他出的,不禁已经对他十分佩服──这是一个抢著的时代,弱性势力都期待抢著的保护,那也没什麽说道。

  “什麽突围?难道还有人要杀我们吗?”臻野问道。

  “你不觉得海东青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这是很奇怪的现象吗?”兰若云说道。

  “是啊,平日不管怎样它也会回来跟我亲热一番的,今天却一直没见!”臻野齐道。

  “翼人和精灵也是飞不过海东青的,难道他们有办法躲过它的监视,这匹黑衣人的到来竟然是无声无息的!”荆文正皱眉说道。

  “要对付这样一只扁毛畜生也不是什麽为难之事!”兰若云看了眼臻野,见她脸上有不服气的神色,又道:“只要倒在地上装死,海东青会很好奇,或者因为饥饿,它就会扑下来,而武功好手,完全可以用内力将其击落;又比如在一只鸽子的羽毛皮肤间下上剧毒,却故意在海东青的眼皮底下放生,它如果捕食这只鸽子的话就会被毒死!”

  众人听他这样一分析,心想果然,先前一直倚重为“秘密哨兵”的海东青竟然有这许多缺点。

  “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马上离开呢?”荆文正问道。

  “马上集合,趁著绿教徒兵力还不是很强大的时候突围出去!”兰若云早已经由乌云教官那里知道了进出山村的东西两个谷口都有绿教徒把守,想要给他们来个甕中捉鳖。

  “集合集合,新兵躲在後面,老战士靠前,我们由东谷口冲击,突围去者!”臻海适时的大叫起来,颇为威风凛凛。

  兰若云一笑:“这样往出硬闯的话我们能剩下多少人呢?荆大哥,你觉得应该怎麽做呢?”兰若云看向荆文正。

  “这个……如果能找到另一条路就好了!”荆文正叹口气说道。

  “是了!”兰若云打了个响指,“这山村里猎人四处捕猎,刚才那个小夥子不是说他还去过对面那座山吗?”

  “小夥子,你过来,快点,跑步!”已经成为队伍一员的那个见过仙女的小夥子被臻海大叫著传了过来。

  “小夥子,你叫什麽名字?”臻海严肃问道。

  “我就拉斯!”小夥子答道。

  “拉屎?”臻海齐道。

  “是拉斯!”小夥子不满意的纠正到。

  “拉斯,我看你面目也还算英俊,你和那个王二丫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吧,说来听听!”臻海笑呵呵的说道。

  “哎呀,说起那个王二丫,得从十五年前开始,那时候我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兰若云和荆文正对看一眼,同时怒道:“都什麽时候了,干嘛说这个!”

  臻海也立即暴怒,语带威吓的斥道:“拉斯,谁让你说这个的,快点告诉我出谷的另一条路,奶奶的,怎麽才能登上对面那座山!?”

  “明明是你……”看了眼“不怒自威,一怒更威”的臻海,不敢在说下去,“我带路,跟我走吧!”叹口气,当先往山下纵去。

  “再见了,何日君再来,请你喝一杯,你一杯我一杯……!”老村长领著剩下的老弱妇孺用歌声为队伍送行。

  ※※※

  山里小路崎岖难行,知道曙光微现,前方才空旷起来,渐渐现出一片小平原来,整支队伍精神一振,知道已经出得山来。

  “嗖~~!”

  尖锐得哨声猛然响起,天空中一小队翼人队伍兴奋的大喊起来:“在这里了,快调大队伍过来!”

  “唉,还是被发现了!”荆文正看著兰若云,“这可怎麽办?”

  “不用担心,所有人,有马的全上马,大家准备往前冲,他们只是一小部分队伍,不足为虑!”兰若云使用了队伍里最好的一件武器,是一个土人铁匠精心打造的长矛,虽然份量不够,却也强过其他人所用的锄头铁锤大木棒什麽的。

  当下,兰若云一声令下,左边臻野,右边荆文正,臻海保护枝儿躲在三人身後,直向谷外冲去。

  这条山间野路本来极难发现,如果不是翼人的高空优势,在这样难行的山间小路上,绝对无法发现他们的踪迹。

  而绿教徒的大部队都守在前後两个谷口处,这里只有一个百人小队,立即被土人的千人队伍冲散,兰若云一马当先,先诱惑翼人们低飞用铁剑击杀自己,猛然长矛暴起三丈长的紫光,在翼人十人小分队中爆裂绞杀,立即将十人全部击落,後面自己队伍见兰若云日此凶猛,震天价的叫起好来,士气大震,虽然手里拿著的是镰刀斧头这种粗浅工具,但依仗人多,几乎将兽人这百人小队全歼。

  队伍踏上平原,正待舒缓一口气,猛然地面一阵震动,远处泥水纷飞,尘土飞扬,绿教徒的大部队开了过来,怕不得有二千多人,而且後续部队还在继续支援。

  这支土人队伍经过九死一生,又食不果腹,全仗一点求生的意志在支撑,此刻见敌方远远超过己方的兵力,立即军心动摇,有的人就想撒腿开溜。

  兰若云擎起长矛,追上那要逃跑的土人,一矛将他戳下马来,大喊道:“谁再逃跑我就杀了他!”

  “哇,好有英雄气概啊!”枝儿眼睛中无数个心形波纹接连涌出。

  “杀自己人算什麽能耐!”臻野骂道。

  “没有组织纪律的军队永远也打不了胜仗!”兰若云面容凄厉,往日的温文一扫而空,骑马在队伍前来回小跑,土人们都见识过他的勇猛,被他淫威威慑,立即谁也不敢乱动。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土人想要逃跑的话,肯定逃不过天空中翼人的眼线,而且这支队伍又累又饿,逃跑的话不久就会被绿教徒追上,并且各个击破──眼前除了战斗没有别的办法。

  “後面有弓箭的猎户排上来!”兰若云大叫道。

  有百多个带著土制弓箭的猎人们一声不响的走到队伍前面。

  “不用怕,第一次打仗难免如此!”兰若云看著几个小夥子得得嗦嗦的连弓箭都拿不住,出言鼓励,“听我口令,准备射箭!”

  那些年轻猎人,看著兰若云的年纪竟然和自己差不多,甚至比自己还小,却沈著冷静,面不改色,不禁心中佩服,他们当然不知道,兰若云第一次打仗的时候不禁吓得双腿发软,而且呕吐不止,连胃液胆汁都吐了出来。能有今天这种大将气质,那不禁是杀手训练的成果,同时也是多场战争实践的磨练。

  当先,兽族队伍渐渐接近,翼人的箭枝已经射了过来。

  “弓箭手们不要往前去,有马骑的千万不要离开我,大家拧成一股绳,这些兽人跟本就是豆腐做的,哈哈!”大笑声中,兰若云已经冲了出去,臻野和荆文正赶紧跟在他身後,此时此刻,兰若云那种经过战场磨练而来的大将气质让这些土人们诚心信服,心中都想:“大不了把命卖给他了,唯死而已!”

  猎人的箭虽然是土制,却异常准确,克服最初的恐惧之後,天空中的翼人也不敢过分逼近他们,土箭威力虽不大,速度却异常快捷。

  兰若云带领这支冲锋队伍,自己作为刀剑,他知道,这一冲一定要给兽人以致命打击,要冲出成果,否则土人队伍就会丧失信心,将溃不成军。

  因此,虽然胸腹间还有些许不适,却是拼了老命,长矛因为受紫气激荡,发出呜呜的声音,形成两丈直径的紫色光圈,向著兽人队伍中推去。

  首当其冲的是爪人部队,显然也是没有经过训练的老百姓,被这种要命的打法吓的呆了一呆,刚想起喊一声:“煞尊大神……”脑袋已经被紫气击碎。

  狼奔豸突,支离破碎,就像是一把尖刀插入巨人肥厚的肚子,立即引起连锁反映,在鲜血汩汩流淌的同时,巨人或者吓得掉头而去,或者发起狂来拼命。

  很不幸,兰若云带领的这把尖刀扎进了一个会发狂的巨人肚子。

  这很容易理解,因为宗教的力量,兽族老百姓们不相信煞尊大神会如此不堪一击,他们相信冥冥之中,伟大的煞尊在守护著他们,即使是死,那也是煞尊的召唤,他们情愿为煞尊为奴为仆,死亡对他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你喜欢死亡吗?那也没什麽可怕的,让我们一起死吧,噢邪,杀啊!

  “生有何乐,死有何哀,万象皆幻,唯法为真!”

  “煞尊大神,守护兽民,异类邪端,唯血以清!”

  “天日回渊,玄水濯升,混沌世界,煞尊为名!”

  “煞尊怒,大神愁,为圣民,杀杀杀!”

  “……”

  呼唤著各种口号,这两千多绿教徒第一次让兰若云领教到了他们的厉害,如果来得及在挖几个连环坑的话,即使是绿教徒想拼命,也只能跟巨坑过不去,如今连环坑没有,兰若云小命有一条你要不要?

  “好,你们想去见煞可罗,我就送你们去见他们,这两千多人我还砍的过来!”兰若云这样想著,紫气源源涌出,他撇开土人,自己挥舞著铁矛冲进兽族队伍,立即让很多人如愿以偿的去见了煞尊,也因此分散了兽人对土人部队的压力。

  饶是如此,队伍後面,土人的惨叫声还是不断传来──兽人拿起武器就是优良的战士,土人可没这种能力。

  兰若云暗叫糟糕,这绿教徒全是拼命的打法,明明知道你要砍他脑袋,他不但不躲开,还高声大叫:“欢迎砍头!”遇见这样的队伍,除了暗叹倒霉还有什麽好说的呢?

  猛然,绿教徒後方一阵躁动,煞尊大神的口号立即响亮了起来,却夹杂著高高低低的惨呼声。

  “咦?”这种情况只有对方後方遭袭才能出现,可是在这个地方难道还会有己方的援军出现吗?兰若云苦笑一下,用力向前杀去。

  压力一轻,他已经在两千人的兽人队伍中杀出了条通路,前面一个浑身浴血的黑衣人影猛地扑了过来,一柄大砍刀兜头劈下。

  “来的好!”兰若云大叫一声,横举长矛架住,手臂一麻,那人却上身巨晃,差点跌下马来,忽然惊呼起来:“兰军师!”

  兰若云定睛一看,一个名字在嘴唇徘徊了半天,终於废力的吐了出来:“封远,你要死啊,连我也砍!”

  这人正是帝国护卫军副统领兼任下议院议长的封远同志。

  兰若云的记忆力被他这一刀又震醒了一点,居然立即认出他来。

  放眼望去,封远身後是同样身穿黑衣的“兰若云小分队”成员,此刻是帝国护卫军里的超级特种兵,他们跟著封远收服了逢泽岛,於战争中练成诸般马上马下武艺,冲锋陷阵正是拿手好戏,绿教徒虽然有精神力量支撑,却哪里是他们这些武功高手的对手。

  “废话少说,给我干了他们!”兰若云一指那些杀红了眼睛的绿教徒,几百个见到兰若云以後乐得裂开大嘴的黑衣人立即扑了上去。

  封远也大叫了一声:“得令!”後背大砍刀从兰若云身前转移方向,挥向敌人。

  立即响起了一阵如同切瓜砍菜般的声音──嚓嚓嚓嚓嚓!

  在逢泽岛的悠闲日子里,兰如云小分队已经扩充到五百多人,封远此次神不知鬼不觉的领他们来荒芜大陆完全是被一个人所逼,而那个人此刻……

  兰若云回头配合这五百黑衣疯狂斩杀绿教徒,窝囊的感觉一扫而空,开始担心起臻野和枝儿来。

  “噢啦啦!”一声痛叫,兽人终於抵挡不住,剩下七八百个暂时还不想去见煞尊大神的教徒,往两边逃窜出去,丢盔卸甲,狼狈而去。

  兰若云疲惫不堪,无力的说道:“穷寇末追!”

  等再往前看去,气得差点没吐血,只见臻海父女和荆文正领著千人土人队伍躲在山体上,手中武器全都当成投掷物撇到了战场上,而猎人们却躲在最後,箭桐里的箭枝早已射得干干净净──感情只有他老哥一个人在拼命,这些家夥竟然临阵脱逃!

  “你们可真对得起我啊,枉费我为你们拼死拼活!”兰若云大怒说道。

  “不是的……这个不要误会……其实……!”荆文正结结巴巴的说道,而臻野和枝儿脸上却满是古怪的表情。

  她们身後,一个绿衣少女欢快的跑了出来:“──兰──大──哥──!”

  绿影一闪,快步奔到他马前,一下子窜到马上,扑入他怀里,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

  “好……好奇怪的感觉……是……?”兰若云忽然想唱歌:你的拥抱,我不想要,我只想你对我轻轻笑,问我你哪里好,问我你是不是我的宝……!

  “潇潇?”他推起怀中少女的身子,看见她娇美的面容,挂上了些风霜之色,一霎时所有的记忆全都恢复了……

  “潇潇,你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担心的要死,你要是出了什麽事,我怎麽向你哥哥交代,你也太调皮了,我问你,是不是小白,那个蠢货,看我不阉了他……!”说道这里,忍不住好笑,不由自主的看向臻野,发现她正狠狠的瞪著自己。

  堂潇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格格轻笑,趴在兰若云怀里不肯起来,心里舒畅的感觉却非言语所能形容出来的。

  而兰若云,更是灵台清明,由於堂潇的出现,刺激得他终於摆脱了圣龙涎的控制,而心中那一直担忧堂潇的难受感觉也消失不见。由於堂潇的安排,土人队伍伤亡减小到最低,他看著山脚下一只大蛇正把自己的粗壮的身子消失在草稞里,知道是小白的“怪物军团”救了土人队伍一命。

  正当他志得意满的时候,猛然一个念头袭上心来,狠狠的一拍脑袋,惨叫道:糟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