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裸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夜宴

裸兰 俞今 9407 2003.04.17 16:14

    “是这样吗?”兰若云学著蝴蝶那样在屋子里扭著胯部走了一圈。

  “咦?蝴蝶,蝴蝶呢?蝴蝶你去哪里了?”兰若云惊奇的在房间里四处搜寻,发现蝴蝶倒在桌子底下笑得直打颤。

  “我早都说了不用换什麽衣服的,还有,我干嘛要插上这只羽毛?”兰若云气哄哄的把那根漂亮的不知是什麽鸟的尾巴上的东西狠狠拔下来摔在地上,帽子却还戴在脑袋上。

  他身上穿著某种动物的皮毛,发著柔和的光芒,看上去很舒服。

  兰若云的身材本就坚挺颀长,是那种穿上什麽衣服都好看的类型,蝴蝶也因此来了兴致,一股脑的弄来几十件华丽衣服,逼著他穿上脱下,挑选一副最适合的去参加晚宴。

  偏偏兰若云这一部大胡子给他整个斯文秀气的外表注入了许多滑稽因素,如果不看脑袋,倒是英俊潇洒,一旦接触到那部大胡子,马上让蝴蝶笑倒。

  此刻,兰若云唬著脸看著躺在桌子底下狂笑的蝴蝶,下定决心不再受她摆布。

  蝴蝶终於直起了腰,从地上爬起来,还忍不住笑:“我只是觉得你这一脸胡子,太那个……平时看著还好,让你扭扭怩怩的走一走,马上就……”她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兰若云心想:“要不是为了刺探兽族内部机密,鬼才愿意参加这‘百兽集会’!”想想土人在兽族领土上的地位,知道马上要接受“千夫所指,唾沫攻势”,那也是在所难免的。

  “好了,就这样吧,我是再不会走什麽‘猫步’,也不知你们兽人怎麽会发明出这种东西来!”兰若云嘟囔著,决定就穿这身兽皮了。

  蝴蝶微微一笑,捡起地上羽毛,扬起手臂,在屋子里婀娜多姿的走了一圈,动作煞是好看──还是露出两条洁白的手臂小腿,一身粉红的毛领短衫,漂亮的翅膀上点缀著五颜六色的丝线,伏贴的背在身後,眉中心画著一个小小的月芽儿,在短短的刘海儿里时隐时现。

  “真是俏皮可爱的少女!”兰若云看著蝴蝶翩翩的身姿,禁不住心中暗自喝彩。

  她走过来,停在兰若云身前,示意他坐下来,然後把那只羽毛重新插到他的帽子上,退後两步,“啧啧”的发出赞叹的声响:“不错,这样很好看!”

  “蝴蝶,为什麽我一定要穿成这样,我原来的样子不好吗?”兰若云疑惑道。

  “你真是──笨蛋!”蝴蝶拉长了声音说道,“你那身平民衣服根本就不合你的气质,明眼人一下就可以看出来了!今晚的宴会,所有兽族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参加,阿爸又特意要抬高你的身份来反击绿教,所以,你一定要表现出应有的气度来,不要堕了人类的威风啊!”

  “噢,这样也算互相利用了,只是不知道会产生什麽样的影响!”兰若云小声嘀咕著。

  “你说什麽?”蝴蝶问道。

  “啊,没什麽,谢谢你蝴蝶!”兰若云真诚的说道。

  “哟,谢什麽,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再说……哎呀,时间到了,走啦!”

  兰若云站起身,跟在蝴蝶身後走出,心里却无端的多出了一种危险的预示:“似乎哪里有不妥的地方,是哪里呢……?”

  ※※※

  精灵王的府第位於荒芜城东北角,而宴会是在城中心的“成国府第”举行。兰若云事先也向蝴蝶打探了一下,知道这成国老是兽族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动一发而牵全身──他在兽族的各个行业皆有自己的产业,尤其是垄断著盐业,使这个家族千年来一直屹立於荒芜大陆不倒,几乎富可敌国。奇怪的是,这样一个在经济上有著雄厚实力的家族,在政治上却一无建树,连普通议员都不是,这让兰若云感到很奇怪。

  自然之子在前,像是在思考什麽,却不说话。蝴蝶和兰若云走在他身後,小声的交谈著,打听著兽族的重要人物,包括那个成国老。

  到来成国府第面前,脚下已经不再是沙砾路,而是一种灰色石板铺就,两面树木繁盛,成就了荒芜城里少有的绿色景致。

  古老的巨宅,看上去似乎有至少几百年的历史,可见这个家族的繁盛是至古延续下来的。巨宅外面首先是一个大花园,因为正是冬季,显得有些破败,但不难想象,到了夏季,这里将是荒芜城里难得的美景。

  此刻,巨宅里灯火辉煌,老大的红灯笼一直挂到门口两旁的树林上,迤逦著形成一条明亮的红色光道。光道上不断有行人走动或马车前行,看到徒步前来的自然之子一群人,不断有人停下来问候,极是恭敬。

  走近花园,人声渐盛,显然很多人早已经赶到。

  自然之子命令带来的百多人的精灵卫队在外守护,特意嘱咐了那个叫七星的队长几句,然後深吸了一口气,向著兰若云点了一下头,当先走入巨宅大厅。

  大厅门口,侍者通报姓名,看见兰若云时,两人都是一愣。兰若云是惊诧那侍者竟然是个土人,没想到在这样重要的场合竟然还有土人出现。而那土人则更是吃惊,自己在这里出现是必然的,其他陌生土人的出现则绝对是──突然!

  “殿下,这位──?”侍者指著兰若云,目光中有一阵惊喜,更多的是惊诧。

  “阿若先生,我的朋友!”自然之子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那侍者忽然卯足了劲儿,蝴蝶他也是认识的,於是大喊道:“自然之子殿下,蝴蝶小姐,阿若先生,到──!”他把“阿若先生”特意加大了音量,简直盖住了“自然之子殿下”的声波,声音里还有些很自豪的意味。

  兰若云感动的看著这个侍者,能体会到他的心情:“土人被绿教排挤,东躲西藏,在这样的聚会中更不可能见到一个外来土人的影儿,所以作为一个土人侍者,报的却总是兽族人的名号,心里当然不是滋味,眼下看到自己前来,立即振奋不已!”

  那侍者看兰若云观察自己,马上微笑著向他眨著眼,兰若云也向他微笑了一下。

  大厅里众人听到名义上的最高统帅自然之子殿下驾到,立时静了一静,听得仔细的人不免疑惑:阿若先生是谁?倒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兽族里好像很少有人取这种名字!

  等到兰若云在自然之子身後一现身,大厅里立即一阵“嗡嗡“之声想起,不断有人对他指指点点,是所谓千夫所指;又有人装作不经意从他身边走过,把吐沫星子喷在他的假胡子上,是所谓的唾沫攻势──全在兰若云意料之中。

  “哎呀,殿下驾临,蓬壁生辉,成某当迎出百尺之外,实在失礼,实在失礼!”随著一个明显是狡诈商人的兽族声音的传来,兰若云向那人看去,立即呆住了,才明白为什麽成国府外的侍者竟然是土人了──这成国老本身竟然就是一个矮胖的土人。

  兰若云这下的震惊是难以名状的,不怪乎这个家族无法挤进兽族的政治圈,作为土人,那是无法被兽族人相信的。而成家竟然能千年来一直占据著荒芜大陆首富的位置,更可见这个家族是如何的优秀,那已经超出了常人想像之外。

  兰若云向身旁的蝴蝶望去,眼里闪出疑惑的光芒,意思是:“他怎麽是个土人?”

  蝴蝶眼中闪出笑意,显然看出了他的疑问,翻了一下眼睛,撇撇嘴,意思是:“我说过他是兽人吗?”

  “这位兄弟是……?”刚刚和自然之子寒暄完的成国老立即把目光盯向兰若云,也如门口那侍者一样,眼睛中放出惊喜的光芒──不管一个商人多麽狡诈,“他乡遇故之”所带来的惊喜还是很强烈的!

  “这位是阿若兄弟,一向生活在北部大漠,作的是皮毛生意,以後两位可要多亲近亲近!”自然之子早已经和兰若云商量好,用一个边荒商人的身份,不但无从查考,而且商人的身份多少让那些政治敏感的人比较放心。

  “一定一定,我一见阿若兄弟,马上就投缘了,相见恨晚,相见恨晚!”成国老伸出双手,热烈的和兰若云握在一起。

  “以後还要请成兄多多照看!”兰若云试探之下,发现这成国老只是个丝毫不会武功的普通人,而看他年纪也就五十左右,之所以称作“成国老”显然是继承祖号,那也不足为奇。

  成国老的目光中却闪过一个小小的波澜,虽只是一瞬,却让兰若云心中一怔,不知道自己哪里让对方感到惊奇。

  两人寒暄了一会儿,自然之子已经转了一圈回来,大声道:“阿若兄弟,我来给你介绍一些好朋友!”

  成国老忽然向他贴近了一些,小声道:“一会儿我在花厅等候兄弟,有要事相谈!”脸上神神秘密,又让兰若云一阵惊奇,看著对方肥胖而不显露表情的那张脸孔,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麽。

  “那麽,不见不散!”兰若云也轻声说道,大声嚷了句“告罪”向自然之子走去!

  成国老看著他的背影,嘴角现出一丝神秘的笑容,史称“成国老的微笑”就是在这个时候产生的,这副微笑在日後又出现了多次,据说每出现一次都会有大事发生。

  当下,兰若云顶著“枪林弹雨”在兽族人群当中走过。自然之子不断向他介绍著兽族政治经济方面的首要人物──这次聚会实际上是针对绿教的一次探讨会,所以只要是稍微有点名望的人都被邀请参加,而参加者也绝对不会拒绝,因为绿教的行动是与各人的切实利益息息相关的。只不过,除了主人成国老一家以外,全都是兽人族而已。这又表现出了历史的嘲讽,在异族的府第内解决本民族的内部纠纷!虽说成国府是绝对忠於兽族的,但在兰若云看来,却觉得无比怪异。

  不管怎样,在这次聚会上,兰若云认识了大部分的兽族精英,他本身博闻强记,对每个人的名字和实力以及所从事的行业立刻印在脑海里,即使是在几年以後,兰若云再次见到这些人时,也能一口叫破他们的身份,有利於自己行动的展开。

  对兽族内部几个种族的头领,兰若云尤其注意。

  “阿若兄弟,这位是爪人族的部落首领,汗思王!”自然之子指著一个高大的爪人说道,那爪人却不像兰若云想像中的倨傲无礼,反倒微笑著举起酒杯:“阿若兄弟,我们喝一杯,以後有事尽管说,殿下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多谢首领照顾!”兰若云微笑著说道,两人碰了一杯,一饮而尽。

  “这位是蹄人族的首领,鹿里盖翁!”自然之子继续介绍道。

  这蹄人首领却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令兰若云惊奇的是他的容貌像土人倒更多一些,心里笑道:“这是进化得比较好的,再过几千年这个家族的人就和土人差不多了!”

  蹄人族天生温和,这老鹿里盖翁也是个随意的人,沙哑著声音说道:“来,小哥儿,我们也喝一杯,生意上有什麽困难的,老朽能帮的一定帮你!”

  “老先生客气了,麻烦之处,尚请担待!”两人相视一笑,举起酒杯干了,都满意对方的直爽:一个说我要帮你,另一个说你帮吧,我少不了麻烦你!

  “这位是龙人族的大头领,哈里巴!”自然之子向著一个面色不善的矮胖龙人看去,叮嘱了一句:“别给我丢脸啊!”

  那龙人也不说话,拿起一只大酒碗,“咕嘟嘟”喝了下去,也不看兰若云,一转身,自顾自的与旁边一个龙人聊了起来。

  兰若云尴尬的一笑,自己也喝了一杯,还好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不可能每个兽人都对自己和和气气,尤其是这些在战场上曾经与人类拼死拼活的将军们。

  自然之子知道哈里巴一向瞧不起土人,能做到这样只是因为兰若云是自己带来的,否则怎麽肯喝那一碗酒。看看兰若云没有什麽反应,赞赏的看了他一眼,指著一个正盯著兰若云看的翼人说:“翼人族的首领,察合猜旺!”

  这察合猜旺满面阴骘之气,尖嘴猴腮,一看可知并非善类。

  “阿若兄弟是从北大漠那个城市来的?”他阴森森的问道。

  “来了!”兰若云心中暗道,早知道会有人盘问自己,却没想到是这个翼人,当下整理一下事先以归纳好的情绪,装作不经意的说道:“我一直在北六城之间来回奔跑,停留在王水城的时间比较多,因为那里有个皮货市场,货源新鲜!”

  “噢?王水城里有个‘光头记’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察合猜旺盯著兰若云的眼神说道。

  “这个,光头记……?”兰若云心中暗骂:“他XX的,谁知道光头记是什麽东西?”

  “‘光头记’可是一家很有名的貂皮作坊,阿若兄弟不会连这个也不知道吧!”察合猜旺有点疑惑又有点幸灾乐祸的看著兰若云,冷笑著问道。

  “这个?是这样的,小弟家传祖规,从来不作貂皮生意──察合兄可能听说过‘上古神貂’的故事,小弟一家都是以貂神为庇护之神的,自然不会再做貂神後代的生意,所以这光头记小弟也是从来没有接触过!”兰若云想起兽族历史上曾有过关於“神貂”这种上古神兽的记载,民间多有信奉貂神者,因此他这一下也并非胡说。

  “貂神可是我们兽族的信神啊,阿若兄是人族,怎麽会……?”察合猜旺步步紧逼,那边蝴蝶急了起来,拽了一下自然之子的衣袖,自然之子却不理不睬,想要看看兰若云怎麽应对。

  “察合兄此言差矣,小弟从祖上十代起就生活在荒芜大陆上,兽族的兄弟们可没拿阿若一家当外人啊!兽族的守护神当然也是土人的守护神,否则我们今日也不会在这成国府里聚会了,可见兽人土人皆是一家,当不分你我!”兰若云说这话当然是言不由衷:兽人兄弟可没拿他当一家人,兽人兄弟在荒芜大道上追杀土人兄弟,那可是兰若云亲见的。

  察合猜旺哼了一声,还没等说话呢,兽族人群里忽然传出一个声音:“我们只信煞尊大神,信其他神的都是异教!”

  这声音虽然不大,却极其尖锐,在人群中传出,所有的人都听见了,齐齐的一呆,大厅中立时静了下来。

  众所周知,在绿教兴起之前,荒芜大陆上大部分兽族居民信仰的是“自然女神”,而一些边境之地也有信仰其他各种与职业相关的多神,比如渔民信龙王、猎人信貂神、牧民信鹿神……也没有统一的定论。

  信仰煞尊之神的却只是一些秘密教派和种族主义者──为了维持社会安定,统治层表面上一直是禁止信仰“煞尊之神”的,而把“自然女神”当作供奉真神。

  尤其是今天这个聚会,专门为商讨对付绿教而召开,却有人在这里大喊“煞尊之神是唯一真神!”这不能不让众人惊惧──绿教徒已经渗入到统治阶层中间来了!

  自然之子目光冷峻的朝著声音发出的那个方向看去,发现那是接近门口的一处长桌,围坐著一些各种族掺和的兽人,此时,食物酒水正不断的摆上来。

  “啊哈,殿下,都准备好了,我看我们还是入席吧!”为打破这难言的尴尬,成国老只好把原定宴会时间提前几分锺,实际上他还有一个精彩的节目要准备,而现在那个人还没有来。

  “不忙,该来的总会来,不如趁现在说清楚,免得一会儿影响大家的食欲!”自然之子竟然难得的幽默起来,忽然提高声音说道:“请站出来说吧,煞尊大神的信徒难道是不敢见人的懦夫吗?”

  “哼!”人群中一声闷哼传来,接著一个矮壮的龙人走了出来──龙人的身材本来就不高,加之他又躲在长桌後面,大家竟也看不到他。

  “妈个八子的,你是谁,来这里捣乱!”暴躁的龙人首领哈里巴没想到竟然是自己族人,要知道龙人族一向低调,而且平日里哈里巴统治极其严厉,龙人族信仰多神,不但信自然女神,也信仰海龙神、山妖精和大蟒神等等,但却是严令禁止信仰煞尊之神的──哈里巴自己虽然痛恨人类,但却是极识大体的人。眼下,自己当众出糗,立即大骂起那个龙人来,而且就要上前去暴打那龙人一顿,众人赶紧拉住!

  “你没有多少日子可以威风了!”那龙人阴测测的说道。

  这句话一说出,哈里巴仿佛浑身都冒出了火,即使是自然之子在旁边拦了一把也没能阻挡住他,矮矮的身材极其快速向那人射去,一拳把那龙人打倒,一颗牙齿飞向半空,和著血液落在长桌上一大盆热气腾腾的汤水里,别有风味。

  “煞尊大神,勇猛无敌,金刚不破,百刃不伤!”那龙人虽然被哈里巴骑在地上狂殴,却依然狂呼猛喊──哈里巴号称龙族第一猛士,双拳能撕豹裂虎开碑破石,可那龙人明明是血肉之躯,全身都被鲜血染红了,却愣是不肯昏过去。

  这只是片刻发生的事情,等到那些兽族女士们想起尖叫的时候,自然之子已经命令守卫将哈里巴强行拉开了,哈里巴兀自大声咒骂著,在空中挥舞著拳脚,不过这却让自然之子放下心来,因为至少高层领导还是自己人,没有被绿教侵入。

  “煞尊大神护佑圣民,哈哈,你能耐我何!”那龙人极其坚强,吃了哈里巴几十拳竟然还能爬起来,只不过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被卫兵拖了下去。

  成国府的土人侍者们赶紧过来收拾现场,擦干净血迹,那一整席的酒菜也全都换了下去,包括那盆“人血肉牙汤!”

  哈里巴此刻虽然还在骂著,脸上却现出极其沮丧的神情──他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可是这个小插曲的主角偏偏不巧就由他的子民来扮演,这个脸可丢大了。

  自然之子几个高层领导,包括成国老都上前劝著,哈里巴更加悲从中来,竟然呜呜咽咽的抽泣起来,让大夥儿哭笑不得,兰若云也不禁哂然。

  一个侍者小跑过来,在成国老耳边说了几句话,成国老面上一喜,大声说道:“快请到花厅,人家喜欢并蒂兰花的香气,千万别点檀香,把东厅和西厅的兰花全搬过去。还有,把昨日运来的水蜜樱桃献上去,让大少爷自己亲自去招呼,那个……我还是亲自去一趟吧,可别失了礼数!”

  众人正惊诧著在这尴尬的时刻成国老怎麽还喋喋不休的说起这些来,哈里巴更是很不满意他的怠慢,这成国老却一脸喜色的说道:“众位可知道我今天特意准备了一个什麽节目吗?”看见哈里巴怒瞪著自己,忙道:“大首领,一会儿你要是看了这个节目,保管你不再难过,这个我可以跟您保证!”

  他又冲著众人神秘的笑了一笑:“失陪一下!”转身向著内厅走去。

  “这个成国老,不知道又在搞什麽?”自然之子轻声说著,他知道成国老本领极大,说不定真的能让众人忘记刚才的不愉快。

  过了一会儿,一个满面英气的青年走了出来,向著自然之子等首领鞠躬问好:“小侄奉家父之命去办一件事情,晚到这些时候,还请各位叔伯父见谅!”看到兰若云时,眼里一阵惊诧闪过。

  “定疆,你父亲这是搞什麽呢?神神秘秘的!”自然之子问道。

  那边兰若云已从蝴蝶口中得知,原来这年轻人就是成国老的大公子,叫做成定疆。

  “请各位入席,片刻後即知!”这成定疆倒颇有乃父之风,竟也玩起神秘主义来了。

  各人心中疑惑,走入首席,却是一条极其长大的石台,供几十个最有身份的人围坐,兰若云坐在自然之子身旁,蝴蝶却和另一个精灵少女坐入了女宾之席。

  成国老却一直不出现,这宴席就没法开,成定疆又进去催了几次。

  好不容易,成国老终於出来了,向众人告了个罪,脸上却洋溢著欢快和满足的神色,大声道:“众位可能早已经听说过‘子微之音’的传说了,但不知道可有谁曾亲耳听过?”

  立时,台下一片议论之声响起,声量渐大,更有人吵得面红耳赤,似乎是在争论这个传说的可信度。

  “成兄,那只是个传说罢了,难道世间还真有那种神奇的声音不成?”翼人首领察合猜旺不相信的说道。

  “况且那只在神族的土地上听说过,跟我们兽族似乎没什麽太大的联系吧!”爪人首领汗思王也有些疑惑。

  兰若云心中也是微微震动,“子微之音”在裸兰的时候也曾听一些人说起过,那是非常玄幻的一种声音,入了极高的境界,据说能动人心魄、暴露出人心底处的各种情感。在神族,那是以能听到“子微之音”为荣的,而据说,这“子微之音”又是极难听到的,不是大有来历的人也只能凭空猜得而已。

  自然之子皱著眉头,心道:“今天的宴会内容似乎跑题了…”但他也希望成国老能弄出些东西来,让大家先冷却一下“龙人事件”带来的不良风波。

  成国老看看引起了大家的兴趣,脸上得意起来:“大家之所以不相信这是真的,是因为传说中那声音太神奇了,可是仔细想想,‘子微之音’是近三年才传出来的,并不像那些上古传说无迹可寻。因此,不才颇动了一番心力,派人到神族内地去打探,没想到那声音却又在裸兰大陆传出……”

  兰若云听到这里,心中一动,原来“子微之音”已经到过裸兰城了。

  听成国老继续说道:“老夫又派人进入裸兰城搜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期间辛苦也不用再说了,终於给我找到──!”

  他说到这里,人群里立即一片“嘘”“哦”声传来,每个人脸上都洋溢著兴奋的神色,但大家也都知道,也只有他利用土人身份才能找来吧,其他兽人进入神族还可以,想进入裸兰城,那可是千难万难的!

  待到人群静一静,成国老又说道:“今日,来的都是好朋友,差不多荒芜大陆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都到了,这是极给老夫面子了……”

  在往下就是商人的客套话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费如此巨力当然不是无目的的,这也是投资的一种方式,但却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做到的,即使有能力做到也不一定能想起,由此又可以看出这成国老实在非同常人。

  哈里巴果然不再难过,早已经被这“子微之音”弄的心烦气乱──世上还没有演奏就能让人心中产生如此大反应的声音,有史以来可能只有这“子微之音”才能做到。

  当下,终於忍不住了的哈里巴大喊道:“行了老成,你赶紧把这什麽‘子微之音’弄出来,看是不是如传说中的神奇,那样才算大家感激你,你唠唠叨叨一大套,我都没心思听你说什麽了!”

  成国老兴奋的搓著手,微笑著说道:“这‘子微之音’是一位高人演奏,具体什麽样我也不知道,而且,他只能在後面演奏,还希望大家能见谅!”

  “那怎麽成?”众人异口同声的喊道“这看不到人还听什麽音乐啊,他是不是见不得人啊!”

  “老成,我看你还是让他出来吧,大不了就是人类或者神族吗?凭他的身份,我们兽族还能伤了他一根毫毛吗?”爪人族首领汗思王呵呵大笑著说道。

  众人也都想,那演奏者可能不是兽族,因此不敢出来,於是也都附和著说不介意,请他快出来让大家见识一下!

  成国老面有难色,面有惭色的说道:“高人说要见人的话就听不到音乐,他马上离开,老夫千恳万求也是无济於事!”

  “呵,好大的架子啊,我去看看到底是什麽样的人物!”哈里巴站起身就要往内厅走。

  成国老和成定疆爷俩不约而同的挡了上去,脸色变得极其不自然。

  “哈首领,坐回来!”自然之子低声说道,声音里却充满了威严,叹声说道:“高人行事,自与常人不同,如果不是这样,我倒是怀疑这‘子微之音’只不过是浪得虚名了!”

  兰若云心中深有同感:“大街上有许多卖艺乐人,倒是随便就可以看到容颜,但那音乐也是难入方家之眼的──高明的音乐自当由行事非常之人演奏!”

  哈里巴却想不透这其中关节,但既然自然之子这样说,那也是没办法之事,不满意的坐了回来,心中赌气,拿起一只羊腿大咬了起来,心道:“倒要看看这‘子微之音’是什麽鬼音乐?”

  成国老看大家再无异义,转身走近内厅,不一会儿又走了出来,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向众人“嘘”了一声,立时,整个巨宅大厅里静得落针可闻,连那些工作的侍者们都屏住了呼吸,大家忽然都发觉自己的心脏跳得有点快。皆因这“子微之音”传说得太过神奇,神奇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人们都有点害怕万一在众人的面前暴露了自己心中情感,那实在是很丢脸的一件事情,正因为如此,强烈的好奇心又让每一个人都不忍离去,倾著耳朵,伸长脖子,心头鹿撞的等著。

  片刻後,一股低沈而伤感的箫声传了出来,众人心头有如被重锤一击,巨宅中立即被一股伤感的情绪笼罩,可那箫声,依然催人泪下的呜咽著、盘旋著、揪扯住了众人的心,这个时候,他们是再也无法不听下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